刚刚更新: 〔神棍甜妻:相公你〕〔封神大混子〕〔我是一个浪子〕〔万界签到开局亿万〕〔我在时间静止的世〕〔柯学验尸官〕〔我在冥王星上做巨〕〔猛兽博物馆〕〔华年时代〕〔为了道侣去修仙〕〔我真不是废柴啊〕〔网游之战圣归来〕〔我的爸爸很有钱〕〔双魂纪〕〔我有两个聊天群〕〔跨界新人生〕〔凌辰苏静〕〔全民领主之最终浩〕〔清除师兄计划书〕〔红楼之快活人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狗血满天下 5 五个回收桶:胆小的他
    少女从放下那瓶饮料后,就撑着下巴在座位上闭起了眼睛。

    至于对方究竟有没有睡着,宋良月就不知道了。

    等到车子再次停下,少年照旧推开车门,站在车外撑起那把黑色的小洋伞,十分恭敬的等着御翎走出来。

    一高一矮的身影逐渐走远。

    只是从被轻轻阖上的车门缝隙中看过去,车内那瓶被开了头的饮料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

    而跟在大小姐身后的少年裤子口袋位置,有一团似瓶装物体形状的东西微微鼓起。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

    这份难得是对于少女而言。

    因为御家只有御翎一个孩子,所以大小姐早早就接过了继承家业的担子。

    尽管宋良月接受的是和对方一样的教育,可真正比较起来,还是后者更为吃力一点。

    当然少年知道,这吃力仅仅是对于外人而言。

    他看的很清楚,就算御家布置再多的任务,少女也始终是游刃有余的姿态。

    好像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难道她的。

    御翎不知道,她板着一张脸投入到家族中的事物时,比起她平时笑眯眯的样子要更加令少年那一颗心颤动。

    高傲的,美丽的,尊贵的大小姐。

    她天生就应该坐在高处,俯视着他们。

    很多次,有很多次,被少女迷惑到失去神志的时候,宋良月都会想,他愿意就此臣服在她的脚下,心甘情愿当她唯一的奴仆。

    他是如此卑微而虔诚,只希望能够得到高高在上的少女随意的一个眼神。

    这是不对的。

    宋良月撇开了自己的视线。

    余光中少女露出来的纤细而白皙的颈脖和黑色的长发相互交应,莫名带上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诱惑。

    青涩懵懂的小女孩早就长成了令所有人暗自垂涎的模样。

    想起平日里在学校的时候其他同龄人看着御翎的眼神,少年垂下眼皮,暂时住里面一闪而过的厌恶。

    凭那些人,也敢妄想少女美好的身姿。

    他们的眼神和思想都是一样污浊,令他每次看到都想要狠狠的,狠狠的教训他们。

    最好,这个世界上的人统统消失。

    所有人都不复存在,只有他跟少女相互依偎取暖。

    可这种念头只会升起极为短暂的时间。

    因为很快,宋良月就会从心底里鄙夷自己。

    御翎长时间的教导在这种时刻就会发挥应有的作用,它们牢牢的提醒着少年,产生任何觊觎心思的本身都是一种亵渎,一种罪恶。

    ——

    少女从放下那瓶饮料后,就撑着下巴在座位上闭起了眼睛。

    至于对方究竟有没有睡着,宋良月就不知道了。

    等到车子再次停下,少年照旧推开车门,站在车外撑起那把黑色的小洋伞,十分恭敬的等着御翎走出来。

    一高一矮的身影逐渐走远。

    只是从被轻轻阖上的车门缝隙中看过去,车内那瓶被开了头的饮料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

    而跟在大小姐身后的少年裤子口袋位置,有一团似瓶装物体形状的东西微微鼓起。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

    这份难得是对于少女而言。

    因为御家只有御翎一个孩子,所以大小姐早早就接过了继承家业的担子。

    尽管宋良月接受的是和对方一样的教育,可真正比较起来,还是后者更为吃力一点。

    当然少年知道,这吃力仅仅是对于外人而言。

    他看的很清楚,就算御家布置再多的任务,少女也始终是游刃有余的姿态。

    好像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难道她的。

    御翎不知道,她板着一张脸投入到家族中的事物时,比起她平时笑眯眯的样子要更加令少年那一颗心颤动。

    高傲的,美丽的,尊贵的大小姐。

    她天生就应该坐在高处,俯视着他们。

    很多次,有很多次,被少女迷惑到失去神志的时候,宋良月都会想,他愿意就此臣服在她的脚下,心甘情愿当她唯一的奴仆。

    他是如此卑微而虔诚,只希望能够得到高高在上的少女随意的一个眼神。

    这是不对的。

    宋良月撇开了自己的视线。

    余光中少女露出来的纤细而白皙的颈脖和黑色的长发相互交应,莫名带上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诱惑。

    青涩懵懂的小女孩早就长成了令所有人暗自垂涎的模样。

    想起平日里在学校的时候其他同龄人看着御翎的眼神,少年垂下眼皮,暂时住里面一闪而过的厌恶。

    凭那些人,也敢妄想少女美好的身姿。

    他们的眼神和思想都是一样污浊,令他每次看到都想要狠狠的,狠狠的教训他们。

    最好,这个世界上的人统统消失。

    所有人都不复存在,只有他跟少女相互依偎取暖。

    可这种念头只会升起极为短暂的时间。

    因为很快,宋良月就会从心底里鄙夷自己。

    御翎长时间的教导在这种时刻就会发挥应有的作用,它们牢牢的提醒着少年,产生任何觊觎心思的本身都是一种亵渎,一种罪恶。

    少女从放下那瓶饮料后,就撑着下巴在座位上闭起了眼睛。

    至于对方究竟有没有睡着,宋良月就不知道了。

    等到车子再次停下,少年照旧推开车门,站在车外撑起那把黑色的小洋伞,十分恭敬的等着御翎走出来。

    一高一矮的身影逐渐走远。

    只是从被轻轻阖上的车门缝隙中看过去,车内那瓶被开了头的饮料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

    而跟在大小姐身后的少年裤子口袋位置,有一团似瓶装物体形状的东西微微鼓起。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

    这份难得是对于少女而言。

    因为御家只有御翎一个孩子,所以大小姐早早就接过了继承家业的担子。

    尽管宋良月接受的是和对方一样的教育,可真正比较起来,还是后者更为吃力一点。

    当然少年知道,这吃力仅仅是对于外人而言。

    他看的很清楚,就算御家布置再多的任务,少女也始终是游刃有余的姿态。

    好像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难道她的。

    御翎不知道,她板着一张脸投入到家族中的事物时,比起她平时笑眯眯的样子要更加令少年那一颗心颤动。

    高傲的,美丽的,尊贵的大小姐。

    她天生就应该坐在高处,俯视着他们。

    很多次,有很多次,被少女迷惑到失去神志的时候,宋良月都会想,他愿意就此臣服在她的脚下,心甘情愿当她唯一的奴仆。

    他是如此卑微而虔诚,只希望能够得到高高在上的少女随意的一个眼神。

    这是不对的。

    宋良月撇开了自己的视线。

    余光中少女露出来的纤细而白皙的颈脖和黑色的长发相互交应,莫名带上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诱惑。

    青涩懵懂的小女孩早就长成了令所有人暗自垂涎的模样。

    想起平日里在学校的时候其他同龄人看着御翎的眼神,少年垂下眼皮,暂时住里面一闪而过的厌恶。

    凭那些人,也敢妄想少女美好的身姿。

    他们的眼神和思想都是一样污浊,令他每次看到都想要狠狠的,狠狠的教训他们。

    最好,这个世界上的人统统消失。

    所有人都不复存在,只有他跟少女相互依偎取暖。

    可这种念头只会升起极为短暂的时间。

    因为很快,宋良月就会从心底里鄙夷自己。

    御翎长时间的教导在这种时刻就会发挥应有的作用,它们牢牢的提醒着少年,产生任何觊觎心思的本身都是一种亵渎,一种罪恶。

    少女从放下那瓶饮料后,就撑着下巴在座位上闭起了眼睛。

    至于对方究竟有没有睡着,宋良月就不知道了。

    等到车子再次停下,少年照旧推开车门,站在车外撑起那把黑色的小洋伞,十分恭敬的等着御翎走出来。

    一高一矮的身影逐渐走远。

    只是从被轻轻阖上的车门缝隙中看过去,车内那瓶被开了头的饮料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

    而跟在大小姐身后的少年裤子口袋位置,有一团似瓶装物体形状的东西微微鼓起。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

    这份难得是对于少女而言。

    因为御家只有御翎一个孩子,所以大小姐早早就接过了继承家业的担子。

    尽管宋良月接受的是和对方一样的教育,可真正比较起来,还是后者更为吃力一点。

    当然少年知道,这吃力仅仅是对于外人而言。

    他看的很清楚,就算御家布置再多的任务,少女也始终是游刃有余的姿态。

    好像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难道她的。

    御翎不知道,她板着一张脸投入到家族中的事物时,比起她平时笑眯眯的样子要更加令少年那一颗心颤动。

    高傲的,美丽的,尊贵的大小姐。

    她天生就应该坐在高处,俯视着他们。

    很多次,有很多次,被少女迷惑到失去神志的时候,宋良月都会想,他愿意就此臣服在她的脚下,心甘情愿当她唯一的奴仆。

    他是如此卑微而虔诚,只希望能够得到高高在上的少女随意的一个眼神。

    这是不对的。

    宋良月撇开了自己的视线。

    余光中少女露出来的纤细而白皙的颈脖和黑色的长发相互交应,莫名带上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诱惑。

    青涩懵懂的小女孩早就长成了令所有人暗自垂涎的模样。

    想起平日里在学校的时候其他同龄人看着御翎的眼神,少年垂下眼皮,暂时住里面一闪而过的厌恶。

    凭那些人,也敢妄想少女美好的身姿。

    他们的眼神和思想都是一样污浊,令他每次看到都想要狠狠的,狠狠的教训他们。

    最好,这个世界上的人统统消失。

    所有人都不复存在,只有他跟少女相互依偎取暖。

    可这种念头只会升起极为短暂的时间。

    因为很快,宋良月就会从心底里鄙夷自己。

    御翎长时间的教导在这种时刻就会发挥应有的作用,它们牢牢的提醒着少年,产生任何觊觎心思的本身都是一种亵渎,一种罪恶。

    少女从放下那瓶饮料后,就撑着下巴在座位上闭起了眼睛。

    至于对方究竟有没有睡着,宋良月就不知道了。

    等到车子再次停下,少年照旧推开车门,站在车外撑起那把黑色的小洋伞,十分恭敬的等着御翎走出来。

    一高一矮的身影逐渐走远。

    只是从被轻轻阖上的车门缝隙中看过去,车内那瓶被开了头的饮料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

    而跟在大小姐身后的少年裤子口袋位置,有一团似瓶装物体形状的东西微微鼓起。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

    这份难得是对于少女而言。

    因为御家只有御翎一个孩子,所以大小姐早早就接过了继承家业的担子。

    尽管宋良月接受的是和对方一样的教育,可真正比较起来,还是后者更为吃力一点。

    当然少年知道,这吃力仅仅是对于外人而言。

    他看的很清楚,就算御家布置再多的任务,少女也始终是游刃有余的姿态。

    好像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难道她的。

    御翎不知道,她板着一张脸投入到家族中的事物时,比起她平时笑眯眯的样子要更加令少年那一颗心颤动。

    高傲的,美丽的,尊贵的大小姐。

    她天生就应该坐在高处,俯视着他们。

    很多次,有很多次,被少女迷惑到失去神志的时候,宋良月都会想,他愿意就此臣服在她的脚下,心甘情愿当她唯一的奴仆。

    他是如此卑微而虔诚,只希望能够得到高高在上的少女随意的一个眼神。

    这是不对的。

    宋良月撇开了自己的视线。

    余光中少女露出来的纤细而白皙的颈脖和黑色的长发相互交应,莫名带上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诱惑。

    青涩懵懂的小女孩早就长成了令所有人暗自垂涎的模样。

    想起平日里在学校的时候其他同龄人看着御翎的眼神,少年垂下眼皮,暂时住里面一闪而过的厌恶。

    凭那些人,也敢妄想少女美好的身姿。

    他们的眼神和思想都是一样污浊,令他每次看到都想要狠狠的,狠狠的教训他们。

    最好,这个世界上的人统统消失。

    所有人都不复存在,只有他跟少女相互依偎取暖。

    可这种念头只会升起极为短暂的时间。

    ------题外话------

    重复部分一小时内修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精灵掌门人〕〔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