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界基因〕〔我是传奇BOSS〕〔剑仙在上〕〔哥哥万万岁〕〔怪物乐园〕〔东线别动组〕〔四世至尊〕〔我能存储幸运值〕〔股神崛起〕〔一棵海草的神级进〕〔谋断星河〕〔秘密的森林〕〔胜天传奇〕〔四重分裂〕〔平民富豪养成系统〕〔从全球高武开始〕〔我是夸雷斯马〕〔次元幻想家〕〔万兽朝凰〕〔修真狂少混都市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野蛮老祖 第797章 吓坏了
    跟随管事御剑而来的,全是筑基期的高手,也是护卫车马店的主要力量。几个人脚踏飞剑在低空往来穿梭,宛如箭矢一般,对于那些逃窜出来的生蛮下手毫不留情,全是祭出飞剑一剑洞穿。

    转眼间各条巷到里血花飞洒,十几个生蛮全被当场斩杀。又有几十个褐衣杂役,沿着个条巷道奔跑过来,在那停在半空的管事的指挥下,一半在各处清理生蛮的尸体,另一半则将那铁笼团团围了。

    此时笼中已经消停下来,那些只顾着争抢尸身没能逃出的生蛮挤在笼子四周,一老一少两个褐衣杂役陈尸笼子内外,血肉模糊,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实在是惨不忍睹。倒是那古姓执事,虽然是被生蛮攻击最狠的一个,竟然没死,被两个杂役从笼子里架出来,浑身上下鲜血淋淋,就连耳鼻全都因为生蛮的啃咬,以至残缺不全。

    古姓执事从笼中出来,见那指挥的管事阴沉着脸站在笼边,原本只是微微发抖的身子一下子便抖似筛糠。

    “废物!”指挥管事冷冷横他一眼。

    古姓执事心中害怕,奈何话都说不利索,想要解释求饶也是无从说起,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指挥管事,满脸乞怜。

    指挥管事却不多问,挥手让杂役,将其架了下去。这才将目光瞧向一直站在铁笼边上,袖手旁观看了半日热闹的殷勤。

    殷勤对指挥管事那凌厉的目光浑然不觉,将一张从生蛮册子上撕下来的扉页,在鼻子前面扇个不停,似乎对于眼前的血腥骚臭,颇为嫌弃。

    指挥管事的目光在殷勤那边飘荡半日,无奈那货根本就不跟他对眼神,无奈只能重重了清了下嗓子,主动挪动脚步,走到殷勤面前,态度敷衍地拱手道:“在下孙不易,乃是负责车马店护卫安全的管事,不知贵客如何称呼?”

    “原来是孙道友!”殷勤满脸假笑,装腔作势地拱手道,“我姓殷,久仰道友大名,今后还要多多亲近。”

    孙不易心道:这人只说了个姓氏,连名字都不报,还如何亲近的了?他干脆连敷衍都懒得敷衍。开门见山直接问殷勤,这边到底发生了何事?

    殷勤满脸无辜,指着地上一老一少两副骨头架子道:“我与这二位过来挑选生蛮。哪知那古执事,一开笼门便发生了此等凶事。这二位跟曾我说,此笼中所生蛮皆是丁等,血脉混杂,等级低劣,咱也是贪图便宜,才准备挑几个好摆弄的,回去做些粗使的活计。哪知此笼中的生蛮竟然如此凶暴,不但袭击了贵店两位伙计,连那古执事也险些丢了性命。不过,我看到古执事修为不浅,怎会连几个丁等的贱蛮都斗不过?”

    殷勤唠唠叨叨讲刚才的经过叙说一遍。

    孙不易的脸色却越发阴沉,他想听的重点,殷勤一样也没提,只有强压下怒气,沉声道:“让道友受惊了,不过在下有几个疑问,还要请教道友。”

    “刚才的确是吓着我了。”殷勤点点头,却没有接茬儿的意思。

    孙不易脸色难看,忽然上前一步,一股气势笼罩住了殷勤,一字一句地问道:“道友可知,这笼中的生蛮为何突然发凶?”

    “也许是饿的吧,我听说这笼子里的生蛮已经大半月没吃东西了。”殷勤信口胡说。

    孙不易冷冷一笑,突然提高了声调,以一种上位者的态势逼问道:“在下还有一事不明,请道友务必给我一个解释。这笼中生蛮即便发凶,为何只向我店中杂役执事下手?又为何道友明明近在咫尺,却能安然无恙?”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殷勤脸色微沉,“难不成我也应该像那几个蠢货一样,被人掏了肚膛,方才合了你的心意?”

    “我可没说这话。”孙不易脸上泛起一丝狞笑,伸手拿向殷勤的肩膀,“不过道友今日若是不能给咱家一个解释......”孙不易话未说完,便被殷勤飞起一脚,踹飞撞到了铁笼的锈柱上。

    孙不易修为已达筑基后期大圆满的境界,自认为只要在他气势威压之下,拿住对面一个血脉顶多只有两三级的蛮人,应当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当然,作为斗法经验极其丰富的护院管事,孙不易也没有轻敌到,毫不防范的地步。

    问题是殷勤的速度实在太快,两人之间的距离又太近,他连激起防御道法的念头都没来得及升起来,就被人一脚蹬在两腿之间,惨叫着上了笼柱。

    直到这时,几个随他一道过来的护院执事方才反应过来,纷纷祭起飞剑,将殷勤围在当中。

    殷勤对四周剑拔弩张的杀气恍若味觉,扬起下巴对“挂”在笼子上的孙不易道:“老子英明神武,法力通玄,那些生蛮怕了老子,这个解释孙道友可还满意?”

    “放肆!”正对殷勤的是个祭起飞剑的年轻执事,忍不住怒叱一声,手指一点,飞剑便定在距离殷勤脖颈三尺远的地方,只要他指尖再往前送,殷勤的脑袋便要搬家了。

    殷勤淡淡地瞥一眼那闪着寒光的剑尖,忽然咧嘴笑了,那飞剑若是直接激射过来,他还要费力躲避,偏生这傻货竟然将飞剑定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只要殷勤愿意,以他鬼魅般的速度,伸手就能把那柄飞剑“没收”了。

    “不可妄动!”远处传来一声大喝,一个胖大身影人随声至,许多人只觉眼前一花,车马店大掌柜的身影便挡在了殷勤与那筑基护卫之间。

    “胡闹!怎可以飞剑指着贵客?还不给我都收了?”冯掌柜回身怒叱一句,围在四周的护卫执事忙都收了飞剑。他这才堆起满脸笑意,朝殷勤施礼道,“下人们没有规矩,惊扰了贵客,还请殷兄弟海涵。”

    小哥儿改了兄弟了?殷勤似笑非笑地将册子扉页在鼻前扇了扇,不紧不慢地道:“海涵没有问题,只是刚才先被你家生蛮吓唬,又被那孙管事吓唬,最后还被这些个飞剑吓唬,冯掌柜这车马店可真比龙潭虎穴还要吓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在万界送快递〕〔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我给万物加个点〕〔我真没想出名啊〕〔玩家公敌〕〔伏天氏〕〔神级弃少在都市〕〔超神制卡师〕〔西游之白莲妖圣〕〔末日乐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