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进化之眼〕〔伏天氏〕〔女总裁的终极保镖〕〔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我要做门阀〕〔武极神话〕〔都市之仙帝奶爸〕〔你的眼神比光暖〕〔霍少宠妻超高调〕〔我的冰山总裁未婚〕〔相思随你入心间〕〔恶毒下堂妻〕〔幸得余生终遇你〕〔永恒国度〕〔叶玄叶灵〕〔姜小姐今天也不乖〕〔亲爱的鲸〕〔待墨上花开可缓缓〕〔穿成赘婿文男主的〕〔我能回档不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野蛮老祖 第811章 图腾印入血脉之后
    “天上的月啊,无论朔望,大雪龙就在那里。”莲花宝好像能听到殷勤的心声,小声嘀咕一句。殷主任心虚地低头看去,莲花宝抬起小脸儿,望着夜空中那一丝月牙儿,脸上仿佛有层圣洁的光。

    这孩子说到底还是有些道行的。殷主任听到这话,稍稍安心,按照莲花宝的吩咐调整了坐姿。或许是圣者身份的关系,莲花宝没有让殷勤采用跪拜的姿势,也没有像人族修士打坐那般五心朝天的双盘,而是让殷勤散盘,坐得随意一些。脑海中也不用观想大雪龙之类的,只需以心神守住体内的血脉源头,也就是后腰肾俞穴一片区域。

    此时,一阵清风吹过山岗,天上那一弯月丝儿也彻底从云朵里钻了出来。莲花宝忙将右手食指伸入口中,闭着眼睛狠心咬破一个小口,苦着脸用力挤出一滴鲜血,将小手在那“堆”树枝上抖了几下。指尖的鲜血滴落,落在枯枝上,便“噗”地一下燃了起来,说也奇怪,明明只有四五根树枝,却升起好大一团火光,宛如篝火。

    难怪这孩子说不用很多树枝,殷勤距离那火焰不过三尺远,竟然感觉一股热浪迎面扑来,他心中若有所觉地抬头望天,空中那一弯月丝竟然成了鲜红之色。

    这孩子的一滴血竟然能够整出这般动静儿,还真是个大蛮巫啊?!眼前异像,让殷主任对莲花宝的信心大增,心中对涂山蛮的图腾更多了几分期待。

    莲花宝紧绷着小脸儿,口中念念有词,殷勤听不懂她念叨的是啥,却能从其腔调推测应该是某种上古蛮语。他被莲花宝的情绪所感染,忙收敛了心绪,虽然还是散盘,却也坐得笔挺。

    莲花宝念了一段古蛮咒语,便围着那堆火焰转开来了。殷勤没有被要求闭眼,便好奇地看着篝火边的莲花宝,不知这涂山族的大蛮巫,一旦跳起来,会不会引来什么样的天地异像。

    莲花宝不再叨么古蛮咒语,而是哼起一种旋律奇特的调子,只见她光着小脚,双臂张开高举冲着天上那弯血月,先用左脚单足跳往左边颠了几步,又换个方向,右脚单足跳往右颠了几步。如此这般,莲花宝像个提线木偶一样,来回跳了三趟,然后并拢了两脚,一下跳进殷勤所在的圈子之内。

    来了!殷勤的心脏突然砰地猛跳一下,莲花宝又换成左右单足跳的姿势,在殷勤面前颠来颠去,殷勤的心脏也随着她的节奏砰砰地用力搏动起来,腾蛇与玄龟两股血脉也随之腾然而起。

    “至尊宝,阿爷的图腾即将印诸你身。”莲花宝还在左左右右不停跳着,语气显得异常严肃,“至尊宝,一定会带着涂山人回到故乡吧?”

    “我保证。”殷勤的心脏砰砰地猛烈跳动着,周身上下血流越来越快,渐渐地眼前的世界仿佛蒙上了一层淡红色的纱。他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滋味,仿佛血脉的深处有一股磅礴无匹的巨力在不断地升腾着。这种血脉激荡的巨力,要比他使用血符时所激发的那种力量还要强上几分,此刻的殷勤甚至有一种能够撕裂天地的感觉。

    “至尊宝,要永远记住此刻的承诺啊。”莲花宝的脸上也仿佛笼罩了一层血色的纱,她一下子跳到殷勤的面前,双手捧起殷勤的脸颊,迎着他的目光,一边小声吟唱着奇特的旋律,一边慢慢凑过来,直到她的脑门儿顶住了殷勤的脑门儿,鼻子抵住了殷勤的鼻子。方寸之距,殷勤的眼中只剩下莲花宝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至尊宝,要永远记住咱们涂山人对你的好,世世代代的好。”这句不是咒语,而是莲花宝的呢喃细语,方寸之遥,莲花宝的眼中是至尊宝怒睁着的鲜红的眸子。

    此刻的殷勤血脉贲张,两股血脉相互交错,激荡纠缠,他感觉血管随时会炸裂一般,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吼声:“快将图腾印来!”

    他的话音未落,眼中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弯成了月牙儿的形状。莲花宝笑了,她的身材太过矮小了些,她捧起殷勤的脸,用力踮起脚尖,终于将唇瓣印在了殷勤的额头上面。

    “至尊宝,一定要记住啊,咱们涂山人世世代代对你的好。”莲花宝完成月牙儿的眼中有泪滴滚下,落在殷勤的脑门上,她使劲儿吸了口气,退开两步,松了口气,“好了,图腾印入至尊宝的血脉里了。”

    殷勤一动不动,没有回她。他耳朵里那巨浪排石般的血脉咆哮一下子退去了,周身血管里那种暴裂的膨胀感也在瞬间消失,额头上一股清凉在身体里蔓延开来,好像在沸汤里灌入了清凉的泉水,那种血脉激荡的感觉很快就被平息下来。世界终于一片寂静,殷勤却还愣愣地定在某个境界里,他能看莲花宝嘴唇的开启,却听不到她在说些什么。又或者,他其实是听到了,却又轻易地任那些声音从耳根滑过。

    好半天,陷入定静中宛如雕像的殷勤终于轻轻地吁了口气,回过神儿来。他迅速地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血脉与灵根,却又狐疑起来,经过刚才一番折腾,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感觉出来?

    莲花宝已经捧着脸看了他大半天,见他终于能动了,不由轻轻叹了口气:“至尊宝的图腾印好了,莲花宝也该回家了。”

    “这就要走了?”殷勤心中忽然升起一丝难舍的情绪,他瞟了一眼已经烧成灰烬的树枝,岔开心绪道,“你确定这图腾已经搞定了么?我现在咋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了?”

    “应该是吧。”莲花宝撇撇嘴,“反正是我都是按照阿爷交代的做的。”

    殷勤不死心地问道:”“那你们涂山人印入图腾之后,是啥感觉的?”

    “我也不知道。”莲花宝摇摇头,“每个人都不一样的,有的人要瞌睡一段时间,有的天天缠着婆娘转,有的会热的不得了要跑去冰川上,不过至尊宝和他们不一样。至尊宝是圣者,圣者的感觉会咋样,没有人知道。”

    殷勤忽然感觉脑壳疼。上刀山下火海啥的他倒不太在乎,唯一那句“缠着婆娘转”,让他有点儿心虚。花狸峰上的婆娘倒是有几个,殷主任在男女之事上也不是那种拘泥迂腐之辈,问题是铁裤裆该怎么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网游之生死劫〕〔第一序列〕〔剑来〕〔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九星毒奶〕〔黎明之剑〕〔白月光作死日常〕〔神都猛虎〕〔元尊〕〔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