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神王〕〔魔王大人快跑〕〔我有无数神剑〕〔诸天辅助戒指〕〔我家房客不是人〕〔网游之大招法师〕〔超神学院天使之王〕〔谜之档案〕〔毁灭纪元〕〔肖少的蜜宠萌妻〕〔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灵武逆天记〕〔末日帝皇〕〔禁墟迷城〕〔我家女友是巨星〕〔弱渣的逆袭人生〕〔亲爱的,你最美〕〔才女成长策略〕〔最美不过小时光〕〔少帅老公找上门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野蛮老祖 第814章 圣血归一,图腾入海
    “原来如此。”黑暗中有人在沉声低语着。

    弯细如丝的月影,渐渐沉落于西荒茫茫草原的尽头,取而代之的是东方天际泛起的一抹鱼肚白,再过一半个时辰,天光就该亮了。

    “殷勤!老四!”头顶上黏着几片草叶枯枝的殷公丑从山岗青石后边的草从里爬出来,左顾右盼不见殷勤的身影,一边在山岗上下疾步奔走,一边大声喊着殷勤的名字。

    没想到竟然在蛮荒草丛里昏睡一宿,殷公丑心里暗道一声命大,从之前在飞舟上的时辰估算,此处距离临渊城当有三千多里。已经脱离了临渊城护城阵法的威压范围,换句话说,此处不但有三四级大妖出现的可能,运气不好碰到个妖王也说不定。

    不过,等他在山岗上下奔走一段,心中却升起一个疑问:跟这乱石岗上转悠半日,莫说大妖,就连血脉一两级的妖兽也没见到一只。不仅如此,寻常草坑里石头下边那些蛐虫儿的鸣叫,也没听到一声。殷公丑心中纳罕,忽听不远处传来潺潺流水之声,他忙寻声过去,越过一条长满荒草荆棘的山坳,就见殷勤正呆呆地坐在水流不止的山涧里,如同木雕石刻一般,愣愣地一动不动。

    “殷勤!你怎地了?”殷公丑纵身越过山坳,快步来到溪水边上,他的修为低下,又有没许多蛮人血脉传承中自带的夜视能力,借着微亮的天光与殷勤一照面,不由得愣住了。

    殷勤此刻的样貌竟然恢复成了他最为熟悉的,在小仓山上看了十几年的那个蛮小子的模样。当然,殷勤此时无论是身材还是气质,都与小仓山上那个傻乎乎的呆小子有着天地之别,在殷公丑的心中,眼下的殷勤让他有种更加亲近的感觉。

    “二哥,你无恙吧?”宛如石雕泥塑般的殷勤忽然扭回头儿,瞟了一眼殷公丑。

    “我、我没事。”殷公丑感觉心脏忽然一紧,殷勤的目光里就好像有一双巨力大手,仅仅一瞥,殷公丑就仿佛被这双无形巨手掐住了命门要害,让他有种血液骤凝,浑身僵硬的战栗之感。

    好在这种感觉只是一刹,随着殷勤脸上绽开一丝笑意,殷公丑那种深入神识血脉的禁锢感也猛然一松,恢复了正常,他有些疑惑地望着殷勤:“勤哥儿的样貌变回从前了。”

    “是么?”殷勤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吁了口气,反问他道:“和小仓山时一样了?”

    “嗯。”殷公丑点点头,又略带迟疑道,“看起来一样了,可感觉上,却、却像是......”

    “像什么?”殷勤一边随口问着,一边从山涧里站起身来,轻轻一抖水珠儿抖落一地,不但身上的道袍不带一丝水迹,就连头发肌肤也都光洁干燥如常,没有半点水痕。

    “老四这修为竟然到水火不侵的地步么?”殷公丑心中吃惊,却又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他的修为虽低,却也知道人族修士只有达到金丹境才能真正做到水火不侵,至于金丹之下,哪怕是筑基大圆满,也必须借助水火类的法器法宝才行。或许是老四最近得了某种可辟水火的法宝?

    殷勤见他发呆,忍不住又问一句:“二哥还没说,我比小仓山的时候,到底是变了还是没变?”

    殷公丑回过神儿来,嘿嘿苦笑道:“勤哥儿的模样没变,不过刚才被勤哥儿瞥了一眼,却让我有种面对妖王凶兽的感觉,差点儿就尿了裤子,哈哈。”

    “是这样么?!”殷勤没有解答殷公丑的疑问,仿佛自言自语地嘀咕一句。他其实比殷公丑更加清楚自己身上的变化,用六个字来概括的话便是——“厚水消,幽焰灭。”殷勤身体里的那一水一火,一阳一阴纠缠交织的两股血脉已经不复存在,那条由两股血脉所孕育的不灭灵根也随之隐去。

    一切都仿佛回到了他小仓山时的情形,若是有人以道法神识探索他的血脉,哪怕是元婴真人般的存在,所能感知道的也只能是殷家那种不温不火的老龟血脉而已。

    “原来如此。”殷勤望着天边越来越亮的鱼肚白,又将这四个字重复了一遍。他一直以为所谓玄武血脉,便是一龟一蛇两股血脉交织缠绕,互为作用之象。直到他仰面朝天躺在溪水里,望着天上那弯血色月痕,忽然觉得那弯月牙儿好像是个眯缝起来的眼睛。哪知他这念头刚在心中升起,识海中便睁开了一直血色巨瞳,一下子将殷勤的神识牢牢摄住。

    “图腾秘术!”殷勤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下一刻识海中便幻化出无数龟蛇虚影,或颈背缠绕,或上下纷腾,层层虚影在殷勤的识海中纷至沓来,又凝滞成为道道图腾烙印在他神识之上。

    不知过了多久,更不知在他的神识之上烙印了多少龟蛇图腾,那些图腾虚影才渐渐隐去,殷勤心中泛起一丝疑惑:“莲花宝为我烙印下的应该是涂山族的图腾才对,为何我识海所限却全是龟蛇所化的玄武图腾?”疑心刚起,识海中便想起莲花宝捧着他的脸颊落泪呢喃的声音:““至尊宝,要永远记住咱们涂山人对你的好,世世代代的好。。。。。。”

    原来如此!殷勤心下恍然,难怪涂山人会被武朝视为眼中钉追杀万年,莫非他们的图腾里,暗藏又玄武传承?殷勤想到同样在蛮荒之上流传了不知多久的四句歌谣,正要仔细寻思,那神识中烙印下的层层图腾忽然此起彼伏地“动”了起来。

    紧接着他体内的两股血脉以及由此而孕育出的不灭灵根也随之激荡运转开来。殷勤感觉中,体内的每一根血管都清澈透明,而他神识中每浮现出一道图腾,便有一道龟蛇虚影闪耀而出,映入血脉之中,他周身的血脉便如同贪吃的龟蛇,将这些图腾虚影一口口地吞下,其血脉之颜色也随之,先耀然而亮,再杳然隐没。

    如此这般,又不知过了多久,神识之中虚影终于不再出现,殷勤体内两股血脉无论主脉还细若发丝的枝节末端,全被图腾所染,幻化出赤、黄、黑、白四色光斑。殷勤正觉奇怪,体内那条淡绿色的不灭灵根骤然亮起,那光至强至亮,刹那间便将他内体每一丝灵根血脉全都照映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纤毫毕现!殷勤內视这身体里诸多闪着四色光斑的灵根血脉,正自为那强过一切光斑的绿色赞叹不已,不灭灵根所放之至强绿光也终于升至顶点。“啪!”殷勤忽然听到身体里传出一声清脆的爆响,不灭灵根随之爆裂成无数细碎的碎片,向周围激荡着印入他的每一条血脉分支,将其血脉染出了第五种颜色。

    最后,随着绿色入了血脉,殷勤血脉里五色幻光猛地一亮,又有无数图腾虚影从他粗细不等的血脉中反射回归神识,下一刻,殷勤体内的血脉便恢复成了祖传那种再熟悉不过的老龟之血。

    原来如此!殷勤嘴角含笑,他一直以为所谓玄武乃是一龟一蛇两种圣血和合而成,就如他体内的玄龟厚水与腾蛇幽焰,从来都是一阳一阴,一水一火,彼此扶助,各有各用。

    经过这一番血脉与灵根之间奥妙无穷之幻化,他才终于晓得,所谓玄武,龟即是蛇,蛇即是龟,玄武圣血本是纯然一色,强分彼此好比头上安头。

    圣血归一,图腾入海。蛮人的血脉传承从来不靠经卷典籍,就如莲花宝所说,图腾才是蛮人血脉世代相传永不湮灭的真正传承。

    殷主任抖掉浑身水痕,觉得腰间不大舒服,随手一扯,那掺入精金的铁裤裆被他一把扯下来。没有给面色讶然的殷公丑多做解释,殷勤缓缓转身面向着东方,此刻朝阳已经映红了天际,也将他的眼眸里染了一抹血色。

    。。。。。。

    没想到,一直到八百多章,才算是把殷主任的传承与血脉搞定了,下一章就看主任一脚打爆星球,一脚踏破银河!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明朝败家子〕〔九星毒奶〕〔我在万界送快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最豪赘婿〕〔幻想世界大穿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元尊〕〔五千年来谁著史〕〔第6666次重生〕〔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