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豪赘婿陆枫纪雪〕〔女神的合租神棍〕〔回到原始社会做酋〕〔桑旗〕〔我真的是土豪〕〔娇妻归来:宝贝叫〕〔美漫之道门修士〕〔我在诸天群直播〕〔这个世界有点诡异〕〔吞噬雷神〕〔龙族序列〕〔拜见大魔王〕〔天地战记〕〔魑鱼外传之雾洇鬼〕〔我被八个大佬争着〕〔豪门重生:神医娇〕〔混在帝国当王爷〕〔超奥特传记〕〔好想有个系统掩饰〕〔我在古代写书追男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野蛮老祖 第821章 老娘锤死你这泼皮
    云裳丹室的小院儿里,蓝雀正趁着日头初升在院门口浇花,听见院门口有人来,扭脸儿看到逆生长的殷勤,吃了一惊:“殷、殷勤,你怎么......啊!”蓝雀刚结巴着问了半句,屁股上便挨了一巴掌,气的叫出声来。

    一旁的莺儿见殷勤竟然敢在老祖的院子中偷袭姐妹,不由得瞪大眼睛,刚启了樱唇,下巴上便被那货顺手勾了一指头。

    “你!”莺儿臊得满脸通红,惊叫的声音也好像蚊子哼哼,她与殷勤不熟,前两日被他在私卖会上拍了屁股,这几日处处躲着他,没想到还是便被这小子偷袭撩了一把。

    “殷勤来了。”云裳正在屋中掐算时辰,听说这小子昨儿一早便出门,一夜未归,也没传递任何消息回来。虽然知道那小子在临渊城里不至于出事,云裳却止不住地惦记,不知为何,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临渊城里,身边少了殷勤,竟然让她有种不太踏实的感觉。

    “弟子给师尊请安来了。”殷主任呵呵笑着,也不等云裳招呼,直接推门入了丹室。

    云裳眉头微皱心道:臭小子还是少教训,越来越随便了。她目光迎上殷勤,微微一愣,不知道那蜥蜴人怎会忽然变回原来的模样?

    “师尊昨儿晚上睡的可好?”丹室之内,一股云裳特有的清幽暗香,让殷主任本就有些浮躁的心思又是一漾,竟盯着云裳的眼睛嘿嘿笑道,“弟子昨儿个一夜没回来,怕师尊惦念,一早儿便向师尊请罪来了。”

    “你怎变成这幅模样?”云裳按捺住性子,觉得殷勤的表现实在怪异,若非她与殷勤血脉相通,早就怀疑眼前这货是别人假扮的了。

    “师尊问我这样貌?哈哈,一言难尽啊!”殷主任抄起桌上云裳刚刚用过的茶壶,对着嘴儿喝了一口,“弟子在外面可是为了山门奔忙一宿,师尊也不先赏赐个座位给弟子么?”

    “我这儿就一把椅子。”云裳靠在椅背上似笑非笑地指着对面的软塌问道,“不知你打算坐那儿啊?师尊的软塌可好?”

    “软塌虽好,却是离师尊远了。”殷主任反而凑得离云裳更近了些,正色道,“师尊教诲,弟子半个字儿都不敢错过,我怕坐那边儿,万一听漏了什么,岂不是......”

    这小混蛋不知招惹了什么鬼东西,连自己的血脉都控制不住了!云裳见殷勤满脸真诚地竟然想挤到她的椅子上来,不禁脸色一寒,攥起粉拳便抡了过去。

    此方世界,再没有比云裳更了解殷勤的血脉底细。他这玄武血脉固然位列四圣,强横无比,却也有着本性难移之弊。说白了,这玄武与青龙一样,皆是天性奇淫之兽,青龙固然处处留娃,玄武与之相比,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要不然玄武也不会被后世凡人奉为真武圣兽,还安了个执掌万物繁衍的名头。

    殷勤前世阅历丰富,穿越而来的种种遭遇,更是时刻提醒着他只有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能在这蛮墟荒原上立足生存,他没走双修的路子,自然也不会将精力浪费在这上面。血脉上对他虽有影响,殷勤的克制功夫也很不错,平日里处处低调,只是偶尔管不住手,会甩一巴掌出去,除此之外,他出对身边这些女修从未有过什么过分的举动。

    唯二两次没能控制住血脉躁动的情形,全都发生在他血脉刚刚进阶,尚不稳定的情况下。好巧不巧,他每次血脉不稳以至于情难自禁的时候,竟然全是面对云裳。其中又以头一次在小寒潭时最险,差点儿毁了云裳的金丹。相比之下前几天这货被雷劈的血脉进阶,情欲发作的情况倒是轻了许多,只与云裳滚了半日地板,最后便被云裳生生打灭了。

    云裳一见殷勤这种真诚脸儿就知道这小子又犯了血脉病!好在有了上回的经验,云裳老祖也是驾轻就熟,粉拳在殷勤眼前一晃即收,下面一肘子捣在殷勤的胸口上。等会儿还要参加拍卖会,这真传的徒儿也算师尊的脸面,可不敢把小脸儿给打肿了。

    “咦?!臭小子长本事了!”云裳本以为她势大力沉的一肘,便能将殷勤怼到院儿里去,哪知这货胸口软绵绵一团,生生受了她一下,竟然只是闷哼一声,身子只打了个趔趄,马上在认真脸儿上加了个疑惑眼儿:“弟子做错了什么?师尊何故不教而......而那个?”

    “哪个?!”云裳老祖被这货异常丰富的表情气着了,眉毛一竖,合身而上!

    “你可穿着礼服呢!”殷勤只来得及提醒一句,便被云裳连打带踢锤了十几下,好在这货的图腾术瞬时激起,一步一退一图腾地招架着,硬是顶住了没被云裳一顿老拳打出去。

    殷勤手忙脚乱,狼狈不堪,殊不知,云裳心里已然对他的表现震惊无比。上次是被这小子使赖,与他滚到地上撕打,云裳受限于身材矮小的限制,又没有使用法力,纯靠肉身相搏,以至于费了不少功夫才把殷勤按住了臭揍。

    可今儿却是面对面地拳脚相搏,虽然屋里地方狭小,云裳却已在拳脚上灌入了三五成的灵力,连着轰几拳,竟然还没能将这货解决掉。不但如此,殷勤虽然被她锤的步步后退,可这货每退一步,身上的劲道就是一变,云裳感觉仿佛是一群各不相同的蛮荒凶兽轮流顶上来接她的拳头。

    臭小子从何处得了血脉道法?!云裳肯定殷勤此刻绝非像以前那样只凭血脉蛮力与她较量,莫看他被逼的步步后退,与云裳硬碰硬地对了数拳,竟依然韧性十足!

    就在她稍微走神儿,只听撕拉一下,后腰裙裳竟被他扯下一角儿。

    “哎呦喂,可惜了师尊这身裙装。”殷主任痛惜脸儿刚摆了一半儿,眼前一黑就被云裳老祖暴一记老拳捣在了眼眶上。

    混蛋!老娘这身裙装,连王府夜宴都没舍得穿去,老娘、老娘锤死你这泼皮!云裳老祖暴怒之下,再不留手,宛如受了伤的小豹子,低吼一声揉身窜上,拳拳到肉,招招打脸。饶是殷主任的小图腾嗖嗖嗖地往脸上飚,也不济事,片刻的功夫便被揍了个乌眼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仙王的日常生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神秘复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当医生开了外挂〕〔第一序列〕〔诸天尽头〕〔圣墟〕〔伏天氏〕〔相府嫡女:王爷宠〕〔超神机械师〕〔绝对一番〕〔九星毒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