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尽头〕〔我有无敌复制系统〕〔冷王爆宠:倾城凰〕〔抗日烽火之狙神〕〔重生之仙帝下凡〕〔抗日小妖孽〕〔幸孕嫡女:邪王,〕〔邂逅大小姐:情感〕〔重生之剑神〕〔我不是CBA队友〕〔天降大富翁〕〔ff14两人的龙诗〕〔末世宠婚:反派bo〕〔将军他怀了龙种〕〔疯狂特种兵〕〔英雄天路〕〔玄天神院〕〔厨娘有点田〕〔自带bgm的修仙男人〕〔神医狂妻:国师大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野蛮老祖 第201章 身边人的待遇
    殷勤吓了一跳,赶紧将茶杯往桌上一撂,起身就跟着狗丫儿往后院快步走去。

    庞大尼还沉浸在突然开脉的喜悦中,倒是蓝雀,眼中露出震惊的神色:老祖竟然呵斥殷勤“滚出来”!

    她在云裳身边多年,深知云裳的性格,对人的态度多是淡如云烟,冷若清风。只有特别亲近的身边弟子,才会因为犯错被她强行安上各种令人啼笑皆非的名字。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几位服侍云裳和阿蛮的内门女修才有幸得此“殊荣”。

    甚至连从小跟随云裳的燕自然,云裳对他一向都是端着师尊的架子,斥责有之,褒奖也不少,但从未像今天呼喝殷勤那般说过半句“粗话”。

    蓝雀不由得想起那日,云裳递给她们印有殷勤影像玉简之时咬牙切齿的可怕表情......好半晌,蓝雀的脸上浮起古怪的表情,她还是想不通,为何老祖一沾殷勤的事,就很容易控制不住情绪?

    殷勤被狗丫儿引领着一路小跑,来到后院的丹室门口。狗丫儿站在门口,低声禀报,尚未听到云裳的回应,里面就已经响起阿蛮兴奋的啾啾叫声。

    殷勤心中暗自嘀咕,老祖将他和阿蛮全都唤来,怕是要问刚才窥探符文的事情。他尚未想好,该如何向云裳解释,他能够窥探到法器符谱的能力。或许严格说来,是他与阿蛮配合,才能将完整的符谱从人家的法器中剥离出来。

    殷勤仔细回想过之前的情形,他开始还有些担心,阿蛮通过梦境将他所感知的那些符文全部吞下是否会对法器本身造成影响。

    直到飞舟被庞大尼仔细检查过,并没有任何异样,殷勤方才彻底放心。据他推测,从飞舟中感应的漫天符文,应该只是通过冰凉感知在自己识海中的一个投影。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阿蛮可以强行将它的鱼腥果果园融合进来。

    那个阴云面孔的法器禁止,想必也是与法器符谱一同投射到他的识海之中,至于后来的种种不适与险情,并非发生在法器之中,而完全是由殷勤识海本身幻化出来。

    殷勤想起前世,佛家有个说法,叫做一切唯心造。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比如一朵盛放的花,其本身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意义和情绪的物体,只有当某人看到它的颜色,嗅到它的香气,被它枝干上的尖刺扎痛,才有了关于这朵花的种种情绪和随之而来的喜怒哀乐,那个毫无意义的物体,也通过人的情绪感知成了活生生的花。

    具体到飞舟上面,里面押入的符文,就如同一片花海,被殷勤的感知投射到他的识海之中,进而引动了所谓的符文漩涡,以及触发了后来的法器禁制。所谓的符文漩涡和法器禁制并非是说法器中真的藏有什么恶毒咒语,或者其他能够伤害到神识感知的东西。一切的一切只是某种能够引动人们心思情绪的符文组合而已。

    阿蛮叫过几声,屋里才传来云裳冷冷的声音,她让狗丫儿退下,只宣殷勤进去。

    狗丫儿留给殷勤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转身走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明朝败家子〕〔九星毒奶〕〔我在万界送快递〕〔最豪赘婿〕〔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幻想世界大穿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元尊〕〔五千年来谁著史〕〔第6666次重生〕〔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