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收集系统:女王驾〕〔盛唐女探〕〔六合白水阵〕〔陆爷,夫人又去碾〕〔虎山行〕〔超强兵王在都市〕〔千亿新娘:总裁大〕〔顾少的独家挚爱〕〔宝贝儿〕〔都市绝品狂尊〕〔奔跑的高跟鞋〕〔荣耀的华娱〕〔狂妃当道:摄政王〕〔书中游[快穿]〕〔明媒正娶厉先生〕〔首席的掌心至爱〕〔一吻成婚:腹黑总〕〔星河逆转之日〕〔乱晋我为王〕〔城姬三国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野蛮老祖 第591章 天机子的往事
    大鹦鹉见阿蛮竟然从乾坤袋中追了出来,吓得上窜下跳,都说法不传六耳,他没想到殷勤竟然将开启乾坤袋的法诀也告诉了那花脸狸猫。

    殷勤以为大鹦鹉是怕了铺天盖地而来的君蚁才躲入乾坤袋,殊不知真正的原因却是大鹦鹉看到了楚阿大飞舟上的雀梭标志。

    当年的天机子名头虽响,性情却十分古怪孤僻,极少与人来往,甚至他入赘旁氏也是少有人知。更少有人知的是,在天机子尚未进阶元婴之前,曾经有过一次长达百年的的深入南荒的历练,在茂密丛林的深处,天机子邂逅了一位让他魂牵梦绕的来自青丘的蛮族女子。

    天机子少时模样奇丑,小时没少因为样貌被人嘲笑讥讽,更谈不上什么女人缘。天机子孤僻的性格也与这段经历有着莫大的关系,甚至当他筑基之后,已经有了改变容颜的手段,却还是执拗地保持着本来面目,不屑“整容”。

    直到他从炼器入道,金丹大成,才有无数女修如同逐花的蜜蜂,主动踪上门来,天机子对于这等女子自然是瞧不上。直到他历练南荒时,隐去金丹修为,以筑基期的修士面目行深入南荒,救下了一个血脉只有的二级的楚姓蛮女。

    楚女天真烂漫,对天机子的丑陋容貌毫不在意,却为他胸中所学倾倒,竟然一路追随,缠着他学习炼器阵法之术。

    天机子也因楚女的天资聪颖,善解人意而情愫暗生,他也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卫道士,干脆拐带了小楚女,结伴游历南荒一十六年。直到楚家蛮皇级别的老祖亲临,不但棒打鸳鸯抢走了被天机子拐带的小楚女,还差点生撕了天机子。多亏小楚女苦苦哀求,才让楚家老祖升起一丝怜材之意,饶了天机子一条性命。

    天机子灰溜溜逃出南荒,并将此事引为奇耻大辱,从此后奋发图强,竟被他闯出一条炼器入道的法子,晋级元婴。

    三百年后,天机子揣了无数杀伐宝器再临南荒,准备杀上青丘,不但要一雪前耻,还要将当年的小楚女抢回来。

    哪知,三百年的时光早就物是人非,青丘楚家百年前的一场劫难,被南荒三大蛮族合力袭杀,不但族中蛮皇老祖陨落,族人也不得不北迁,离开世代繁衍的青丘之地,通过联姻的方式,求得蛮武四大门伐之一的凌阀的庇护,在蛮武南境暂时找到一处栖息之地。

    至于当年那天真烂漫的小楚女,那时已是执掌楚家门户的家主。青丘一族的寿数绵长,三百年的时光,凡人已经是十几代人的更迭,而小楚女却正是女人最美的年华。她凭借着绝世姿容,与无人能及的心机手腕,终于为楚家在蛮武南地打下一片基业。

    天机子与小楚女再见面时,正是她回绝了凌阀老祖的婚约,准备嫁入皇城的前夕。身负家族兴衰重任,楚女只能含泪说声“珍重”。有情人天各一方,天机子也因为这段孽缘,最终引来了皇城深处的杀机。他不得不辞别万兽谷,远走坠星海避祸,才有了他与旁氏结缘的种种后事。

    天机子两段姻缘尽毁,全与蛮皇武氏有关,这也是他为何铁了心,非要将改朝换代作为与殷勤合作的条件。若说这世上他最恨的人,自然是武氏族人,可他最纠结,最不想见到的却是楚家人。当他看到楚家飞舟上雀梭的标志,便起了逃避的心思,钻入殷勤的乾坤袋中求个眼不见,心不烦。

    让他想不明白的,那头疑是“白泽”的狸猫坏兽,明明在乾坤袋里睡的正熟,与他相安无事,互不干扰。却因殷勤被那楚家的小丫头迷了心神,而一下子惊醒过来。问题是,狸猫坏兽也是个不讲道理的,起床气应该撒在殷勤身上才是,大鹦鹉却是城门失火,做了被殃及的池鱼,在乾坤袋里被阿蛮好一顿折磨。

    大鹦鹉的血脉虽高,战斗力实在太渣,加之乾坤袋里空间有限,腾挪不开,遇到疾如闪电的阿蛮,只有被她撕咬拔毛的份儿。

    好在阿蛮跳上殷勤的肩头,注意力就全都转在了楚阿大身上,殷勤头次见到阿蛮如此“凶狠”的模样,她低头躬身,浑身的绒毛乍立起来,做出一副随时要扑过去的样子。

    楚阿大正纳闷殷勤为何如此快就从她的幻容媚惑中清醒过来,要知道就连金丹老祖若是不小心着了道,也会被她迷惑的五迷三道呢。

    待到殷勤腰间的“坎离”袋中钻出一只羽毛凌乱嘎嘎乱叫的大鹦鹉,楚阿大忍不住想笑,没料到殷勤竟然选了这么个蠢东西作为灵宠。

    直到阿蛮随之窜上殷勤的肩头,楚阿大的瞳孔微缩,笑语盈盈的脸上马上笼罩了一层寒霜,撇嘴讥讽道:“野狼镇和仓山郡城里都在传,说殷大真传名头好听,实际上不过是个给老祖抱猫的使唤小子。今日一见,传言非虚啊。”

    “殷勤,你千万莫要被她花言巧语骗了。”阿蛮朝着楚阿大呲牙裂嘴地做出凶狠表情,一边急匆匆地在殷勤识海里不停唠叨,“她的血脉乃是青丘蛮族,最会以媚术纠缠男人。”

    殷勤心中嘀咕,没想到阿蛮对楚阿大竟然了解颇深,而且云裳对他与聚香斋合作之事也是态度冷淡,或许云裳与楚阿大之间早有嫌隙?

    不过现在去不是纠缠这些的时候,殷勤皱着眉头,指着不远处嗡嗡而来的一群君蚁道:“君蚁来袭,当务之急还请楚大当家移驾去我那飞舟暂避。”

    “不许她上飞舟!”阿蛮啾啾反对。

    “小蛮子,少安毋躁,我看这君蚁的情形不太对劲儿。”大鹦鹉站在船舷之上,歪头看着对面,一边传讯过来。

    楚阿大却是冷笑连连道:“殷大真传的飞舟,门槛实在太高,小女子可是不敢高攀。咱们青丘楚家,血脉寻常,一点点气节却是谁也夺不去的,楚阿大今日就算死在这万花谷,也不会登你花狸峰的飞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明朝败家子〕〔最豪赘婿〕〔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在万界送快递〕〔元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幻想世界大穿越〕〔第6666次重生〕〔伏天氏〕〔奉旨成婚,皇后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