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安盛夏权耀〕〔从观众席走向娱乐〕〔邪帝缠宠:神医九〕〔三国之巅峰召唤〕〔傅先生,你被挖墙〕〔绝品狂少系统〕〔亲子鉴定师〕〔嫁一送一,总裁别〕〔星光璀璨:慕少宠〕〔都市神级强者〕〔镇阴棺〕〔首富悍妻有空间〕〔重生之先声夺人〕〔修罗神帝〕〔总裁大人,又又又〕〔1号傲妻:宫少,别〕〔老子才是富二代〕〔三世独尊〕〔混沌丹神〕〔重生国民女神:冷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野蛮老祖 第607章 殷真人的来意
    金串儿打开了话匣子,便索性说个痛快,她之前每日都要被殷真人唤去问话,说是询问楚大当家的伤势。其实殷真人说话旁敲侧击,涉及的内容却是极多。开始时,金串儿念着殷真人是楚家的恩人,还能有问必答,后来听说殷真人竟然狮子大开口,从十七叔那里勒索了大笔的灵石,金串儿才算看清了此人的真面目!

    那可是十枚高级灵石啊!金串儿在皇城时,也曾仗着楚后的势,进出过深宫,算得上见多识广,哪怕是宫里的宝贝,绝大多数也用不了那么许多灵石。

    金串儿见楚阿大静静地听着却不置可否,嘟起嘴巴道:“我听前院儿的仆役们说,那姓殷的除了好打听,还颇能生事,最爱挑眼。仆役们干活,他常在边上指手画脚,胡说八道呢。”

    楚阿大抿嘴儿道:“他在花狸峰上弄了个老祖办,仗着得了花云裳的赏识,给自己封了个主任的差事。其实就是个管事的活计,不过听说前些日子这差事被花云裳给免了,他在花狸峰上管不了别人,就跑到我这儿跳刺儿过瘾来了?”

    “我说咋看他那做派那么熟悉呢!”金串儿眼睛一亮道,“被您这么一说,他那行为做派可不就像在老家看院儿的胡麻子!”

    楚阿大噗哧笑出声来:“你这丫头,在皇城待的久了,也学得牙尖嘴利了呢!人家好歹是花狸老祖的座下真传,那胡麻子满脸的坑不说,还是个瘸子,怎好与人家相提并论?”

    “那姓殷的腿脚虽然没毛病,却也生的又黑又丑,也不见得好到哪去。”金串儿不服气地撇嘴道,“而且他还敢笑话您呢。”

    “他笑我什么了?”楚阿大随口问道,心中却隐隐地觉得哪里不对。她当年在野狼镇可是见过殷勤的真面目的,虽然不是个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却也是个身材高壮的俊朗小伙子。而且,在她心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她还见过殷勤的另外一副模样,一副让人忍不住就要摸摸捏捏的样子。

    金串儿没有留意到楚阿大的怪异神色,自顾自道:“他问我的名字是不是钗钏的钏?我说是一串儿两串儿的串儿。谁知他听了哈哈大笑说,给我起名字的是个财迷,还说不如干脆改了钱串儿,更直白些。我这名字可是当初进院儿时,大先生您给起的,您说,他这不是笑您么......”

    楚阿大皱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她不待金串儿发完牢骚,便挥手打断她道:“你去请十七叔过来,就说我已醒了。”

    金串儿偷窥楚阿大的神色,见她颜色冷峻,不敢多言,忙垂头应是,转身匆匆去了。

    楚阿大背手在屋里转了两圈,眉头拧成一个疙瘩,半晌,她仿佛下了决心,两手掐出一个指诀,口中念念有词,渐渐的她的面孔变得模糊,片刻的功夫,便成了一个样貌寻常的小厮模样。

    一番血脉幻体,足足行了半炷香的功夫,幻体之术乃是楚家秘传的血脉天赋。楚阿大行功完毕,眉头稍展,通过全力激发血脉,识海中模糊的记忆星星点点地恢复了一些,而且经她仔细检视身体各处再没有别的异常。

    楚阿大的神色稍微舒展开来,门外也适时地传来十七叔的声音:“大先生身体尚未完全复原,不该冒然催动血脉的。”

    “十七叔久候了。”楚阿大坐回椅子,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她招呼李天蝎进屋道,“我青丘血脉,越是逆境伤时,反而越要勤加催动,反复淬炼。倒是十七叔,当日不惜损耗精血,破了昏鸦的围攻,虽得龙髓相助,半年之内却是不能妄动血脉呢。”

    门帘挑起,十七叔与金串儿一前一后进来屋中。李天蝎乃是楚家老祖亲自指派,保护楚阿大的蛮王级别的高手,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与楚阿大的感情比寻常的叔侄之情,还要深厚得多。他虽然担心楚阿大妄动血脉,但听她如此说,也只能苦笑摇头道:“看来大先生对于当日之事,已经恢复许多记忆。”

    “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楚阿大亲自给十七叔让了座位,神色凝重地沉声道,“我的神识怎会受了被人动了手脚?可是花云裳,还是万兽谷的李墨鳞?”楚阿大此刻已经记起了当日飞舟的定星盘被章八爪动了手脚,偏离航向,乃至先后被大群昏鸦围攻,又被唐相,武青衫以及万兽谷三方势力围困在荒丘之上的种种情形。

    唯一就是记不起,她驾驶飞舟金蝉脱壳之后的事情。在她想来,十七叔既然平安归来,她本人又是被殷勤护送回来的,云雀阁这一队人马,多半是被万兽谷一方拿住了。

    李天蝎沉吟片刻,缓缓摇头道:“大先生血脉通玄,神识之强,当世难有匹敌。莫说花云裳和李墨鳞,就算是铁翎亲自出手,也动不了大先生的神识。”

    楚阿大默默点头,十七叔所言与她的推测一般无二,莫看她的血脉距离蛮王尚有半步之遥,但青丘血脉本就位列七大,再经过武氏秘术的调理淬炼,蛮荒之上,金丹级别的修士,能够伤及她记忆神识的,不过是顶尖的两三人而已。而万兽谷的五大金丹,并不在此列。

    李天蝎心中其实也是存了诸多疑问,他不紧不慢地将当日的情形与楚阿大重新温习一遍,直说道楚阿大金蝉脱壳,驾舟逃遁。而他则掘了好大的一个地洞,带着一种云雀阁修士,躲在其中,与李墨鳞驱使而来的无数虫蛇纠缠了许久。

    好在李天蝎本身的血脉,也是五毒之一,李墨鳞所聚来的这些虫蛇被他血脉克制,加之地洞之内空间狭小,大批的虫蛇围堵洞口,只有少数能够挤进洞里,最后云雀阁这边的修士,只是伤了十几个,较之前被昏鸦围攻,反而损失颇小。

    在李天蝎以为,既然两队宿舟已经去追楚阿大,剩下一个李墨鳞,便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恶斗。哪知等他们清理完围堵的虫蛇,回到地面的时候,李墨鳞却早就不声不响地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网游之生死劫〕〔九星毒奶〕〔伏天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这号有毒〕〔元尊〕〔当医生开了外挂〕〔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