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收集系统:女王驾〕〔盛唐女探〕〔六合白水阵〕〔陆爷,夫人又去碾〕〔虎山行〕〔超强兵王在都市〕〔千亿新娘:总裁大〕〔顾少的独家挚爱〕〔宝贝儿〕〔都市绝品狂尊〕〔奔跑的高跟鞋〕〔荣耀的华娱〕〔狂妃当道:摄政王〕〔书中游[快穿]〕〔明媒正娶厉先生〕〔首席的掌心至爱〕〔一吻成婚:腹黑总〕〔星河逆转之日〕〔乱晋我为王〕〔城姬三国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野蛮老祖 第655章 虫王的预言
    燕自然距离令狐若虚三丈距离,他的脸上失了血色,原本白皙的脸庞透出一抹淡青颜色。李代桃僵乃是剑修以其剑丸幻化出身外化身的一门道法,因其剑丸全凭本人精血灵力孕育温养,其所幻化的人形与本主一般无二,金丹老祖若不详查也难免被他骗过。

    只是这门道法一旦祭出,就要消耗三成精血,修士本身的损耗也是相当巨大。

    若非老虫王成名已久,虽然无法进阶金丹,但其杀人于无形的手段却是层出不穷,燕自然也不会一上来便用了拼命的招式。这两人都是笑里藏刀的深沉人物,令狐若虚的三千飘渺道意虽能夺人耳目,却终归是年老体衰,无论体力还是灵力都已接近油尽灯枯的境地。

    时光若能倒流三五十年,以令狐若虚鼎盛时期迅如鬼魅的身手,便是遇到铸剑谷的剑修也是丝毫不怵。有人甚至对这种情形做过道法上的推衍,得出的结论竟然是令狐若虚的胜率更大,原因在于他的三千飘渺道意,迷人耳目,乱人心神,正是对付剑修最有效的一种手段。

    奈何,时光的河水滚滚前行,永远没有倒流的时候。当令狐若虚真正对上剑修的时候,所能施展的手段却连他巅峰时期的一半都赶不上。

    饶是如此,燕自然却绝不靠近,始终警惕地保持着与令狐若虚的距离。他一刻不敢放松地紧盯着老虫王的每一举动,脸上做出谦逊之色道:“令狐老刚才那一下,若是快上半分,我便躲不过去,是我占了岁数上的便宜。”

    “令狐平生与人斗法,从来不留余手,出必尽全力,哪有便宜与你?你胜了便是胜了,我......”令狐若虚听燕自然不再以师叔祖相称,脸色也冷淡了许多,只是他的话未说完,身子忽然猛地抽搐起来,腹中巨大的痛苦,让他额角渗出一片细密的汗珠。

    令狐若虚挺直的腰板,微微弯下,大口喘了半天气,才稍稍恢复一些气力,抬起头惨笑着对燕自然道:“看来道友今日是不想给老朽一个痛快了?”

    “我从小就被令狐老谆谆教诲,无论道法丹诀还是虫巢的种种手段,都是全无保留,倾囊而授。咱爷俩这么多年的交情,怎舍得就此别过?”燕自然的语气中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亲热与客套,他的嘴角浮起一丝狰狞之色,探出手指朝令狐若虚隔空虚点,那枚停留在令狐若虚小腹中的剑丸随之猛然一转。令狐若虚再也坚持不住,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他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撑着地面,努力使自己不至于跌倒尘埃。从外表看,他肚子上只有碗大的伤口,其实里面的脏器早就被剑丸搅碎了。

    更狠的是,下丹田乃是绝大多数修士灵脉的根基所在,燕自然的剑丸不但从肉体上搅碎了令狐若虚的脏器,其所散发的剑气更是将令狐若虚的灵脉齐根而断。

    对于剑修来说,最干净利索的杀人手段,应该是用剑丸爆头,不过在实战中,剑修却往往将对方的小腹下丹田作为最优先的攻击方向。其中的原因在于,对于人族修士来说,下丹田乃是灵根所系的根本所在,对于蛮人来说,小腹乃是血脉发起的源头。

    剑丸攻入此处,除了能够彻底断绝对方的生机,还有很大的希望,摄取到一丝修士的先天灵气,或者蛮人的本命精血。剑丸虽然无法吸收这种先天灵气或者本命精血,却会承受其滋养之力,对其本身有莫大的好处。

    第655章 虫王的预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剑丸攻入此处,除了能够彻底断绝对方的生机,还有很大的希望,摄取到一丝修士的先天灵气,或者蛮人的本命精血。剑丸虽然无法吸收这种先天灵气或者本命精血,却会承受其滋养之力,对其本身有莫大的好处。

    燕自然任凭令狐若虚艰难挣扎着缓缓坐于地上,脚下却如同钉在地上一般,绝不向前移动分毫。

    “我没那么好心。”令狐若虚坐在地上喘了一阵,脸上不但血色进退,而且已经显出一层淡淡的金色,这便是高阶修士即将尸解的前兆,他瞟了一眼燕自然,一字一句道,“实话说与你听,自打你十岁上入山门那一天起,我对你便极其不喜。我授你道法丹诀,教你虫巢秘术,全是受你师尊所托,不得已而为之。如今看来,我当初并未看走眼。”

    “你放屁!”燕自然被令狐若虚说中痛处,面色忽然变得狰狞无比,他远远地点着令狐若虚道,“你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若非你这老鬼在师尊面前对我百般诋毁,师尊怎会受了那殷蛮子的蛊惑?那贱种分明就是个只知坑蒙拐骗的小人,若非你老眼昏花,识人不明,向师尊极力举荐于他,他又怎能得了师尊的信任?花狸峰又怎会变成如今的模样?”

    令狐若虚淡淡瞥一眼声色俱厉的燕自然,忽然嘿嘿笑道:“今儿再与你交个底儿吧。我虽传你道法丹诀,授你虫巢秘术,但我平生最引以为傲的观人望气之术,你却连皮毛都没摸到。”

    “观人望气?!”燕自然狠狠啐了一口道,“你就观出这么个奸滑坏损的贱人?”

    令狐若虚脸上的淡金之色又浓重了一些,他脸上萎靡的神色却忽然一扫而光,竟然哈哈大笑道:“你说的都没错,那蛮子的确如你所说又奸又坏,又滑又贱。奈何,他却生了一副与你那师尊天作地配的夫妻模样,此乃姻缘前订,道侣天成,哈哈......”令狐若虚笑声未绝,身子便直挺挺地往后躺倒。

    “放屁!放屁!”燕自然却被他一番话,戳在了肺管子上,直气得双目尽赤。云裳乃是他情窦初开之时便魂牵梦绕的存在,岂容令狐若虚胡说八道?他手指一挑,便要趁着令狐若虚还有最后一口气在,将其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只是,他的剑丸刚刚旋转起来,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豪气冲宵的笑骂之声:“令狐老虫儿,你个背后嚼舌头的老不修,被人揍惨了,就胡说八道拉我下水?!”

    “殷蛮子!”燕自然瞳孔猛然一缩,手指勾处,剑丸在令狐若虚的身体里画了个圈,撞碎了他的心脏,才破了他的胸腔飞旋而出。

    燕自然顾不得奄奄一息的令狐若虚,天边,一道白线,宛若撕破苍穹的彗星,朝这边飞撞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明朝败家子〕〔最豪赘婿〕〔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在万界送快递〕〔元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幻想世界大穿越〕〔第6666次重生〕〔伏天氏〕〔奉旨成婚,皇后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