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同一天活了千〕〔黎隐传奇〕〔我的人生变成了通〕〔任女〕〔婚不由己:沈少请〕〔倾心已久:总裁的〕〔千金女首席〕〔全能千金帅炸了〕〔四世至尊〕〔混在诸界〕〔行踏天涯〕〔天价契约:慕先生〕〔萌狐悍妻〕〔都市最强魔尊〕〔流年不负笙情〕〔长生三千年〕〔永恒心语〕〔未来兵王在都市〕〔万灵苍穹〕〔暗恋娇妻难自控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野蛮老祖 第664章 当朝皇叔
    “你、你这人怎言而无信?!”

    殷勤与武成真刚走到那处仙家院落的门口,冷不丁听到里面传来女子的怒斥之声。

    紧接着侧门处人影闪动,谢灵鹊扯着蓝雀从里面气冲冲地出来,走出几步,又忍不住回头斥道:“你这宅院我们不租总行了吧?不但我们不租了,我们还要告示天下修士,都不来租你这破院子!”

    殷勤见两女气的发昏,只顾与里面人说话,连他这近在眼前的主任都没看见,不禁苦笑不得地摇摇头。

    他正要唤她们过来,就见院门口不紧不慢地跟出一位中年修士,朝着灵鹊二人嘿嘿冷笑道:“临渊城里谁不知道,我这宅院的租金从来都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哼哼,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上门胡搅蛮缠不说,还好大的口气。想告示天下?告示贴哪里?贴在你花狸峰的山门上给猴儿看么?”

    听着人的口气,便是武成真口中的当朝皇叔武传芳了!殷勤凝神望去,却感觉武传芳与他心中所想像的样子大相径庭。他之前听武成真说起武传芳如何吝啬小气,如何奸懒馋滑,便下意识地将其想象成一个尖嘴猴腮的猥琐样貌。

    如今见了真人,才知道武传芳也是样貌堂堂,白面玉颜,很有几分仙风道骨的范儿。唯一就是嘴损了点儿,虽然字正腔圆,正经的武朝官话,对蓝雀二人却是极尽刻薄挖苦之意,哪有半点当今皇叔的前辈风范?

    谢灵鹊听他拿野猴岭暗讽花狸峰,不禁气极,甩开蓝雀的拉扯,扬起下巴就要冲过去理论,猛然听到身后男人重重地咳了一声,紧接着便是殷主任慢条斯理的声音:“谢主任不是已经谈好价了吗?怎又不租了?”

    灵鹊猛地转过身来,看着殷勤笑呵呵地站在身后,不知为何,胸中憋着的那股子怒气竟然一下子全都泄了出去,剩下满腔酸涩委屈,她的鼻尖一酸,竟然险些落下泪来。

    蓝雀也正气着,看见殷勤也一下子有了主心骨,她顾不得与武传芳计较,拉着灵鹊快步奔来,没等她解释,灵鹊已经竹筒倒豆子般地诉苦道:“那姓武的好没道理,昨儿说好的三枚中级灵石一天,今儿过来经改成五枚中级灵石一天了。我们问他为何不受信誉,他反倒问我们昨日付了订金没有?还说没付订金,便是未成契约,又说他这宅院一天一个价,明儿来说不定还要涨价呢。”

    谢灵鹊与蓝雀二人昨日看过这间宅院,觉得无论地点还是规模大小都符合云裳的要求,虽然里面的家具陈设稍显破旧,但院子里尽是些几百年上千年才能长成的奇花异草,仅凭这点,便是许多新建的宅院比拟不了的。

    对于三枚中级灵石的每日租金,殷勤倒是发下话来,只要院落看着何意,贵些也无所谓,不要因为些许小钱,影响了老祖的心情。

    蓝雀与灵鹊却是抠搜日子过得久了,不甘心当冤大头。两人偷偷合计,今日一早便往这边来,争取在殷勤过来之前,再仔细检查一番这宅院,争取多挑些毛病出来。这样殷勤说不定便能因此狠狠划价下来。

    哪知她俩在园子里转了半日,临了却被武传芳拦下,告知今儿的租金变了,昨儿谈的三枚中级灵石不算数了,改成五枚中级灵石了。

    第664章 当朝皇叔-->>(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哪知她俩在园子里转了半日,临了却被武传芳拦下,告知今儿的租金变了,昨儿谈的三枚中级灵石不算数了,改成五枚中级灵石了。

    武传芳坐地起价,就连一贯好脾气的蓝雀都觉得气不过,待灵鹊说完,她又将前因后果仔细念叨给殷勤。不想她俩的话音未落,屁股上便挨了殷主任的巴掌。

    殷勤佯怒着教训俩人道:“昨儿说好的三枚灵石,谁让你俩多事今早又来?也不想想,你们检查的越细,挑的毛病越多,岂不正是告诉人家,你们越想租这宅院么?”

    幸好武传芳的宅院地点清幽,周围并没有游湖的修士,饶是如此,蓝雀与灵鹊一人挨了一巴掌,全都颊染红云,似嗔似怒地瞪着殷勤,窘得说不出话。

    武成真在一旁却是看傻了,心道:这殷蛮子真是胆大包天,吃着碗里的,还敢往锅里捞一把?就不怕花云裳知道,女人可没有不吃干醋的!

    殷勤瞪着眼睛“教训”过蓝雀二人,也不给她们发作的机会,径直走过去,冲着武传芳抱拳道:“这位前辈便是临渊武皇叔吧?晚辈殷勤,刚刚两位师妹言语轻率,得罪之处,还望前辈海涵。”

    武传芳哼了一声,不搭理殷勤,他的眼神却往武成真身上瞟,暗道:这小混帐怎也跟来了,看他那架势与眼前这丑蛮该是一路的。

    武成真随着殷勤过来,见状忙装模作样地要给武传芳跪下施礼道:“叔祖在上,成真给您老请安来了。”

    武传芳皮笑肉不笑地道:“少城主礼数周到,咱这西荒闲人却是当不起少城主的请安。”

    武成真嘻皮笑脸,他本就不想行叩头的大礼,虚比一下就势站直道:“我刚才听叔组说您这园子的租金,好家伙,可比咱们亲王府的宅院还要贵出许多,这都翻了番儿了,您老可忒敢要价了。”

    武传芳正色道:“我怎没听说临渊又立了新规矩了?听少城主这口气,以后临渊城里所有人租售宅院,都不能高过武青元的产业么?”

    武成真之前在殷勤面前话说得挺满,被武传芳噎了两句,感觉好没面子,他干脆翻脸道:“我教你一声叔组,那是看在你也姓武的份儿上。刨去这份同宗同祖的情分,就冲你这漫天要价的胡搞,我就能告你一个奸商的罪过!”

    “告去,告去!”武传芳一脸嫌弃,挥苍蝇般地朝武成真甩手道,“我自个儿的宅院,又没强迫他们来住,我怎么就奸商了?真是莫名其妙!你这信口雌黄的小儿,我不与你说话,去喊你祖爷武青元过来,我倒要问他怎么调教的后辈,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哪知,武传芳话音未落,武成真已经怪叫一声抢上前去,一拳捣在武传芳的脸上,啐道:“去你娘的,跟我这儿倚老卖老,装老祖来了?咱临渊武家的家谱上,还真没你这一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明朝败家子〕〔第一序列〕〔我!巨龙领主〕〔苍青之剑〕〔伏天氏〕〔超常少女正在全力〕〔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神格:九世界冒险〕〔末日乐园〕〔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在杀戮中崛起〕〔超神机械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