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守望先锋入侵美漫〕〔佞妃成凰:重生符〕〔美女总裁的铁血狂〕〔长生五千年〕〔斩清愁〕〔侯府娇宠〕〔王牌自由人〕〔爆笑王妃:邪魅王〕〔极品朋友圈〕〔灵武帝尊〕〔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极品贴身家丁〕〔神级大明星〕〔总裁霸爱,老公请〕〔无敌小刁民〕〔朱颜祸妃〕〔惹谁都别惹医圣大〕〔特种医王在都市〕〔无敌副村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野蛮老祖 第681章 暖云别院
    那武青元的法相消失之前,忽又回头望向飞舟这边,脸上浮起一丝笑意。狂沙文学网

    “老祖!”

    “师尊!”

    飞舟之上,花狸峰一众弟子正被武青元与铁翎真人的法相震慑得心动神摇,忽然有人看到云裳的(身shen)影不知何时竟然立于飞舟。同为金丹,以武青元的修为地位,坐镇西荒已经几百年了,他能朝金丹成就不过几年的云裳微笑颔首,便算打过了招呼。

    云裳面色如水,也只朝那金丹虚影翩然施礼,目光转向跪满一地的花狸弟子,尚未来得及说话,便听飞舟之下鼓乐丝竹齐响,有人在下面高声请安:“万兽谷,花狸峰,弟子殷勤,携蓝雀,灵鹊诸弟子恭迎师尊法驾。”

    紧接着几个踏剑而行的(身shen)影出现与飞舟之侧,一(身shen)崭新玄袍的殷勤一马当先,抢步跨上飞舟,推金山倒玉柱般地朝云裳伏拜行个大礼道:“弟子接驾来迟,还请师尊恕罪。”说着殷勤双手捧起一枚翠玉镶金的符牌,“此乃入城之关防符牌,师尊法舟可以入城了。”

    莺儿见云裳瞟了一眼殷勤,脸色漠然,忙上前接下符牌,神色古怪地请殷勤指引方向。云裳老祖这些(日ri)子一直寒着脸,大家虽然不知具体原委,却能百分百地肯定,是因为殷勤而起。此刻总算是要揭开谜底,莺儿等人看着殷勤的目光里,便有了几分同(情qing),几分戏虐之意:师尊一贯节省,你可到好,在一行园里投入海量灵石,哪有这般败家的?幸亏临渊没有寒潭!

    殷勤被云裳一言不发地淡着,面色稍显尴尬,好在这货也是个皮厚的,献上关防符牌之后,便拍拍袍袖从地上爬起来,凑到云裳跟前嘿嘿笑道:“师尊这一路过来,飞舟可还平稳?那章八爪((操cao)cao)舟没走错路,绕了圈子吧?”

    云裳见他没话找话,嘴角冷冷抽动两下,扭头对蓝雀道:“你来带路。”

    蓝雀偷偷瞟了一眼被云裳凉在一边的殷勤,眼神中充满同(情qing),她可是知道殷勤为了武传芳那(套tao)院子下了多少功夫,可看老祖这个状态,殷主任这马(屁pi)怕是要拍在马腿上了。

    飞舟虽然有了入城的关防符牌,也要降低到距离地面百余米的高度,先是绕着城墙转了大半圈儿,这才按照符牌中所指示的入城之处,匀速低飞,进入了临渊大城。

    临渊城中人口超过三千万,许多关系凡俗修士衣食住行的重要物资也由专门载货的飞舟从各地运来。为免庞然大物飞掠城池时惊世骇俗,临渊城中专门为飞舟设有入城的通路。只不过,飞舟进入外城之后,未入内城之前,又被符牌指引着来至一个面积极广的校场之处。按照临渊城的规矩,此处便是飞舟统一停靠之地,除了临渊城主武青元的座驾飞舟,其他飞舟无论下人还是卸货都要在此停泊。

    好在殷勤也是早有安排,神舟一号缓缓降落以后,范猴子等人早就带着临时雇佣的百余名能够往内城运输货品的蛮人在此等候。加上飞舟随行的一种花狸峰弟子,大家就在老祖办诸人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往下卸货。

    至于云裳老祖,自然不必在此等候,殷勤一招手,十几台小轿便赢了上来,殷勤指着其中一顶装饰最为豪华舒适的小轿道:“临渊城中车马一律(禁jin)行,只有蛮人抬的小轿可以代步,委屈师尊了。”

    云裳看着弯腰点头,满脸堆笑的蛮人汉子,微微皱眉,正要上轿子。殷勤抢上几步,先与那轿首的抬轿蛮人低语几句,打发他走开,旋即亲自为云裳掸了掸丝绸座椅道:“弟子请为师尊抬轿。”

    云裳上下打量他,脸沉如水,一言不发地上了轿子。

    蓝雀等人在一旁看着,都为殷主任捏了一把冷汗,看老祖这个架势,等会儿到了地方,怕是要唤主任单独入室,亲自检验他的修为境界了吧?

    时至今(日ri),大家对于殷勤这位老祖真传,已经不太羡慕了,毕竟每次从寒潭处传来的主任那种鬼哭狼嚎般的惨叫,让人听着小心肝儿都打颤呢!以殷勤玉润脱胎的(肉rou)(身shen)都被老祖啪啪得哭爹叫娘,这若是换作别的,还不得更惨些?

    殷勤对于云裳满脸(阴yin)沉恍若未觉,亲历亲为地抬着轿子,一路之上滔滔不绝地介绍着临渊湖畔的种种建筑风光。

    云裳垂着眼皮坐在轿中不发一言,前面抬轿子的殷勤,态度却是始终如一,说到某些好笑的趣闻,还会哈哈大笑一阵,就连后面坐轿的莺儿等人都替殷主任感到尴尬。马(屁pi)拍在马脚上不算个啥,可主任竟能一直坚持拍,这份毅力和决心真是让人难及啊。

    总算是到了武传芳的府院,经过这些(日ri)子的打扫布置,府院的里里外外已然是焕然一新。云裳站在院门口,仔细看过武祖亲笔手书的“永镇仓山”的匾额,脸色似乎好看一些,不过当她看到门口立柱上新挂的“暖云别院”四字时,小脸儿马上又紧绷起来。

    至于莺儿等人,早被这处坐落于地渊湖畔的深宅大院深深地震撼到了,大家虽然都没来过临渊,却听来过这边的师兄们介绍过临渊内城的食宿行(情qing)。燕自然作为花狸峰的首席真传弟子,曾经来过一次,以他的(身shen)家当初也只是在湖畔的客店中租了一(套tao)小间,在内城里游玩三五(日ri)便大呼吃不消,匆匆退了房间,为这几(日ri)所耗费的灵石心疼不已。

    莺儿忍不住凑到蓝雀(身shen)边打听,这处暖云别院租上十(日ri)八(日ri)需得多少灵石?

    蓝雀得意地撇撇嘴道:“此宅是当朝皇叔武传芳的祖传老宅,不知主任用了哪种手段,武传芳竟然答应将此宅院借与咱们花狸峰百年之用。”

    “真的?!”莺儿惊得合不拢嘴巴,看向前面对向云裳满脸讨好之意的殷主任,心中升起大片的疑云:那武传芳莫非是个女的,被主任玉润脱胎的俊俏模样迷了心思?可是,蓝雀刚才明明是说,那武传芳是当朝的皇叔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长生十万年〕〔末日乐园〕〔人生交换游戏〕〔副人格的魔法生活〕〔大明小书生〕〔偷香高手〕〔超神学院的宇宙〕〔地下城次元聊天群〕〔美漫杀手日常〕〔帝姬来袭:相爷,〕〔孙大仙儿〕〔第6666次重生〕〔明末不求生〕〔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