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冲出穹顶〕〔我在同一天活了千〕〔影后的咸鱼男友〕〔福满农门〕〔医武兵王〕〔豪门甜婚:给总裁〕〔总裁爹地超凶的〕〔都市雄杰〕〔我的光影年代〕〔黎隐传奇〕〔夏日生花〕〔我的1982〕〔直播手术室〕〔第一侯〕〔我的佛系田园〕〔重生之神极兵王〕〔隐形学霸超A的〕〔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我真的长生不老〕〔天后的绯闻老爸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野蛮老祖 第707章 校场上 (求月票)
    殷勤没想到楚阿大竟然与这帮王府护卫如此熟悉,被她唤作“顾爷”的是几个王府护卫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修为也是炼气大圆满,距离筑基只差半步,闻言也是呵呵笑骂着解释道:“你这猢狲,不要信口胡说,咱们王府铜墙铁壁,哪里能有什么奸细?这位.......呃......”顾爷说道一半,停下来看着殷勤。

    殷勤赶紧接茬儿,顺嘴编了个名字道:“我叫李十七。”

    顾爷拿人手短,接着道:“这位李十七,乃是咱们王府的客人,是受老王爷之邀请,随花狸老祖过来赴宴的。”

    这小蛮子竟敢拐弯抹角占姑奶奶的便宜!楚阿大知道殷勤暗指十七叔李天蝎,在心里啐他一口,脸上却笑容不减地赔不是:“是我胡说呢,十七哥可别往心里去。我就说吗,十七哥长得虽然不像好人,可若真是奸细,早被顾爷绑了,哪有大摇大摆坐着的道理。您这是......吃的太多,撑坏了肚子?”

    顾爷心道,这猢狲今儿吃错了药,往日见他伶牙俐齿很会说话,怎么遇到这花狸峰的丑蛮,就成了杠头?他可是知道这丑蛮也是个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向的火爆脾气,生怕被这聚香斋的小猴儿气着,再打起来。

    他赶紧将眼睛一瞪,佯怒着冲楚阿大呵斥道:“你这猢狲嘴碎的紧,膳疱还等着你们的材料下锅呢,在这儿磨叽什么,还不赶紧送去?”

    楚阿大所扮作的小伙计,也不敢再闹,他的嘴巴极甜,与诸位护卫一一打了招呼,才带着身后那些提了食盒的杂役继续往膳疱那边去了。

    原来是送食材的,看起来临渊城的这位老王爷还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呢,明面上与四皇子来往紧密,私下里与皇嫡子也是暗通款曲。什么了不得的食材,非要从聚香斋采购?临渊城里最大的饭庄不是尹阀的醉仙亭么?殷勤望着楚阿大的背影,眼中闪过玩味的神色,不知道这位老王爷与皇长子那边的关系如何?

    只不过,云裳现在临渊城,殷勤不想与楚阿大过多纠缠,凭借男人并不算敏锐的第六感,他也能感觉出云裳和楚阿大之间的不对付。再加上在蚁丘见过楚阿大真正面容的事情,鬼使神差地竟没有向云裳禀报,殷勤觉得最近一段时间,楚阿大那边还是少联系的好。

    他在青石上小坐了片刻,墙角那边传来唯唯诺诺的声音说是洗好了。殷勤笑骂一句“丢人”,站起身来在几位王府护卫的“护送”下从王府的侧门出来。

    这边距离云裳的小轿子还有一段距离,殷勤见那浑身湿淋淋的怂蛮还跟着他,气得一脚兜过去,让他赶紧滚回去,换个抬轿子的过来。

    打发走了怂货,殷勤绕着王府的围墙走了小半圈,来到王府外间的校场门口,诸位老祖的车辇大轿全都停在里头。

    相比王府里面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校场这边仅靠悬在半空的几颗大火球照亮,光线就黯淡了许多。殷勤掏出准入符牌交给校场门口的看守军卒,那军卒翻来覆去仔细查验无误,忍不住问他,怎么这么快便吃完了宴席?

    殷勤撇撇嘴,干巴巴地回了一句“吃过了”,便朝云裳的小轿走去。

    “蠢蛮!”看门的军卒望着殷勤的背影冷笑连连,连他都知道,王府招待下人杂役的流水席也要上四轮菜,一共是十八道菜品。眼下时辰尚早,估计连第二轮的菜式还没上来呢,这蠢蛮就溜达出来了,估计这傻货根本就不知道四轮菜式这码子事情。再看殷勤走到一顶小轿边上,几个看门的军卒便全都恍然,难怪别的杂役没有提醒这蛮子还有菜式未上来的事情,原来他是花狸峰的人,连他家老祖的轿子都如此寒酸,估计这蠢蛮在饭堂那边也没少受人白眼。

    提到花狸峰,大家的话题自然就扯到了花狸老祖的身上,几个看守校场大门的军卒正小声窃笑,忽听啪地一下,蠢蛮那边的空中爆出一个小火花。

    领头的看守吓了一跳,赶紧飞遁过去,大声喝道:“干什么呢!谁让你施用道法?”

    第707章 校场上 (求月票)-->>(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领头的看守吓了一跳,赶紧飞遁过去,大声喝道:“干什么呢!谁让你施用道法?”

    “我、我就发了个传讯符。”那蠢蛮似乎吓傻了,结结巴巴地解释道,“都、都出了王府了,咋还不让用传讯符?”

    “出了王府了也不行!”领头看守指着不远处武晟靖的巨大飞舟,厉声吓唬他道,“看见没有?那里停的是四皇子的飞舟!飞舟所在如同四皇子亲临,此地的禁卫规矩,比王府里面还要严格。”

    去你娘的严格!殷勤懒得与他辩解,干脆装出傻憨的表情,呆呆地看着那军卒。

    领头看守见他这幅模样,只当对面是个傻子,又骂了几句,这才扭身回转,与其他学说一遍,大家又都笑了起来。

    过了一阵,又有巡视校场的护卫小队经过,见他们聊的欢畅,便也过来打听,几个人一边说,一边朝着花狸峰的小轿指指点点。

    只见那蠢蛮无精打采地靠在轿子边上,想是要打瞌睡,过了一会儿似乎觉得不太舒服,竟然跨过轿杠,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一手托着腮帮,身子歪歪斜斜地靠倒,像是睡了。

    一众看守吓了一跳,心道:这蠢蛮是活腻歪了,连老祖的位子都敢上?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有人提议,千万不要惊扰了那蠢蛮,最好让他睡沉些,等会那花狸老祖散了宴席,便有好看的了!

    正嘀咕着,从远处街上径直过来一小队人,当先一位玉面修士,生的相貌堂堂,一派仙风道骨,在他身后跟着七八个人,每个人手中提了一个大盒子,也不知盛放的是什么东西。

    一个看门的守卫见这伙子人直眉瞪眼地过来,忙上前拦阻,询问符牌。

    只是没等他说完,便被那玉面修士一脚踹在心窝子上,莫看这修士生了一副好皮囊,一张嘴却全是无赖腔调:“瞎了你的狗眼,连老夫都敢拦?你们可知老夫是谁?去叫武青元出来,看他让不让我进这个门?”

    有见过此人的看守,连忙上前,将那挨踹的看守拉到一旁,点头哈腰道:“原来是芳王爷驾到,是在是天太黑,小的们没看清楚。再说了,王爷府上的宴席也不在这边儿,您老怕是走错了方向。”

    “谁跟你说是我来吃武青元的席的?”武传芳被这守卫的一番话说得心里酸溜溜,干脆借题发挥道,“我与他虽然同宗同祖,却也未必就要买他的面子。我只问你,你这门我进得进不得?”

    “您老严重了,小的们哪敢拦您的驾啊?您请,您请。”那看守的军卒虽然知道这是个过气的王爷,但人家在临渊湖畔诺大的宅院还在呢,这等皇亲国戚也不是他能拦下的,好在这边只停了些老祖们的坐辇,并非什么要紧所在,哼哼,大爷且放你进去,倒要看看这老小子,能不能上四皇子的飞舟!

    出乎众人的预料,武传芳带着一众提着大盒子的人进了校场,并未往四皇子的飞舟去,而是直奔花狸峰那顶小轿,离了老远就听武传芳换了一副甜腻的嗓音高声呼唤:“勤哥儿,饿坏了吧?老哥哥给你带酒菜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序列〕〔剑来〕〔伏天氏〕〔网游之生死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九星毒奶〕〔黎明之剑〕〔元尊〕〔神都猛虎〕〔封神之我要当昏君〕〔超神机械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