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为婿〕〔田园福妃〕〔学霸少女的八零日〕〔变臣〕〔神医仙婿〕〔超级兵王归来〕〔嫡女为后:世子爷〕〔我真的是捡漏王〕〔境王妃〕〔宠妃撩人:摄政王〕〔人间杀神〕〔寒门狂婿〕〔豪门佳婿〕〔王妃她每天都想被〕〔白手起家之后被大〕〔快穿之拯救黑化bo〕〔替身甜妻:韩少套〕〔重生八零最佳再婚〕〔陆少,你老婆又想〕〔赘婿:我家背景通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野蛮老祖 第738章 主任又双叒叕闯祸了(求月票)
    傍晚时分,斜阳将一道道的光洒在临渊湖上,微风徐来,吹散了湖面蒸腾的雾气,只剩下一片波光粼粼的金色。每天到了这个时刻,湖边的游人就会更多一些,有人说,只有在傍晚才能看到临渊湖最美的一面。

    武传芳祖传的宅院就建在临渊湖边上,甚至将一段七八里的水岸包围在院墙之内,花狸峰的弟子们只需在暖云别院之内就能欣赏到临渊湖景。甚至云裳老祖兴致好的时候,也会带着座下仙子们来到这湖畔,一边欣赏湖景,一边对弟子们传授一些道法心得。

    金丹老祖亲自,这可是极其难得的机会,每天到了傍晚时分,就有许多花狸弟子早早来到这边侯着,希望能够亲耳聆听老祖的教诲。

    只不过今日的情形却与前几日大不相同,不但湖边寥寥无人,就连别院之内偶尔有弟子行走,也是脸色凝重,脚步匆匆。至于那些仆役杂役,行动更是小心翼翼,全都默默做活,连说话都是压低了嗓音。整个暖云别院,全都笼罩在一片沉闷而又紧张的气氛当中,而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只有一个——殷主任又双叒叕闯祸了!

    按理说,大家对于殷主任闯祸这种事情应该早就习惯了的,但是殷主任竟然连累老祖被雷劈,再一次刷新了花狸弟子们对于殷主任闯祸能力的认知。谁都想不到,这才过了几天,殷主任又闯祸了,而且从云裳老祖“咆哮暴怒”的态度来看,这回殷主任闯的祸,比害老祖挨雷劈还要严重的多。

    更让大家心中惴惴的是,这一次连老祖身边的女修仙子们都不知道,殷主任到底闯了何等祸事,大家只能从云裳老祖的绝无仅有怒火中揣测一二。甚至有些弟子已经悲观地认为,殷主任多半已经被云裳老祖收回功法,逐出山门了。

    整个暖云别院之中,只有蓝雀、莺儿以及孙阿巧等少数几人知道,今天一早,云裳老祖可是兴冲冲地被殷主任领着去了南门坊市的。临走时,云裳老祖还笑嘻嘻对蓝雀提过一嘴,要让殷主任买些新鲜当令的蔬果土产回来,给大家尝鲜呢。

    哪知道还不到晌午,云裳老祖便脸色铁青地一个人回来了,不但撞碎了暖云丹室的大门,连她屋中的几件精美茶具全都扫到地上,摔得粉碎。闻声赶来的蓝雀和莺儿全都吓傻了,她们服侍云裳许多年了,极少见她发怒摔东西,更不用说将大门一掌拍碎的情形。

    蓝雀提心吊胆地试探着,只问了一声“主任”便被云裳以老祖威压横了一眼,吓得她赶紧将剩下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蓝雀与莺儿一个字儿都不敢多说,默默收拾了地上的三碎瓷片,见云裳竟然将盛了大半雷芽子的茶罐儿全都摔碎了,两人对望一眼,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殷主任这回怕是在劫难逃了!

    蓝雀与莺儿还想在暖云丹室门口侯着,却被云裳干脆赶出了院子。两人心事重重,刚刚回到所住的宅院,便被早就等候在此的肥满,灵鹊等人围住了,大家纷纷打听,老祖到底因何动气?

    蓝雀与莺儿对视一眼,只有苦笑摇头,虽然不知道老祖为何动怒,但肯定是与殷主任脱不了干系的。

    “莫非是殷主任只顾着自己逛街,与老祖走散了?”灵鹊猜测问道。

    “那样的话,殷主任肯定早回来了。”肥满摇头道,“而且即便是走散了,老祖也不会发这么大的火儿。若我说,八成是老祖看上了某件宝材,主任财迷没舍得买。”

    “应该不至于。”瓜皮沉吟道“你当老祖与你一样,买不到东西就发好大脾气?再说了,以老祖的修为眼光,在那等凡仙混杂的坊市之中,能有几样东西能入的了老祖法眼?”

    肥满眼珠儿转了转,又想出一个可能性道“要不然便是殷主任在坊市里看到了哪家貌美的小娘子,被迷花了眼,惹的老祖不高兴了?”

    此言一出,院子里便宛如被人施展了静音术一般,七嘴八舌的女修们全都不说话了。

    “老祖那屋碎了茶具,我去再备一套。”蓝雀与莺儿忽视一眼,率先走了。

    “我去闭关。”石葫芦自始至终只说了这一句。

    谢灵鹊与鸭蛋也全都找个借口走了,只剩下与肥满最为交好的瓜皮,忍不住埋怨她道“我看你是这几日吃那九阳酒吃得多了,啥话都敢往外说呢!”

    肥满也是一脸后怕的表情,扯着瓜皮的衣袖小声嘀咕道“老祖正在气头上,应该不至于听咱们说话吧?”

    肥满刚才那话,分明是在暗示老祖吃了殷主任的飞醋,问题是在场的每位仙子都曾在心里闪过这个念头,却是谁都不敢明说。老祖神识何等强大,万一真被她听到,怕是要被罚回后山喂猪。

    肥满不小心说走了嘴,自己将自己吓得够呛,隔了几幢屋宅的殷主任的小院儿里,孙阿巧从谢灵鹊那里听到老祖独自归来,大发雷霆的情况,更是脸色惨白,身子止不住地微微发抖。

    谢灵鹊见孙阿巧六神无主地在屋中转悠一阵,掏出青珠就要激活,连忙拦下她道“此处距离暖云丹室太近了,稍有法力波动,难保不被老祖感应到。还是将消息封存于白羽之中,找个可靠的人偷偷带出别院。”

    两人想来想去,悄悄去找前院的刘守道,他那儿子虽然话不多,却是少年老成,办事十分稳妥。打发走了刘有诚,孙阿巧高悬着的心总算稍微放下一些,灵鹊心里也乱,便干脆一起回了殷勤的宅院,一边听孙阿巧讲述殷主任这两日的情况,一边讨论殷主任到底咋惹得祸?

    眼看日影西沉,前院儿总算传来动静儿,几个在内城里专司运货的蛮子拉了两辆大车回来,里面装满了临渊土产以及时令鲜果。

    这小子,竟然没跑?同一时刻,云裳老祖在丹室中也听蓝雀禀报了门口的情况,不由得放下手中的残卷,她刚才心中所想的却是另外一宗事情这孟极的血脉气息,当真是古怪的紧呢。

    蓝雀在一旁偷窥老祖的神色,感觉比之前,好像气儿消了些,忙继续道“殷主任还说,等后续的货品全到齐了,便亲自押车回来。”

    云裳只是冷哼一声,不置可否。蓝雀见状,忙躬身退下,刚走到院门口,却见莺儿急匆匆迎面而来,离着老远便出声问道“老祖已经下座了么?快快通禀老祖一声,亲王府的两位公子来了。”

    “亲王府的哪两位公子?”蓝雀一时有点懵。

    莺儿连忙解释道“便是那武亲王的两位嫡孙。”

    蓝雀这才恍然,她与武成真兄弟在醉仙亭见过一面,知道那二位都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蓝雀在心中便有些埋怨莺儿那两个货色此时上门多半是来寻殷勤胡闹的,能有什么好事?莺儿直接捅到老祖这里,岂不是火上浇油么?

    哪知莺儿紧接着又补充一句道“是两位公子亲自将殷主任给架回来了。”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仙王的日常生活〕〔神秘复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学魔养成系统〕〔圣墟〕〔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诸天尽头〕〔当医生开了外挂〕〔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