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LOL之掉落系统〕〔归灵〕〔不一样的1994〕〔诸天召唤成神记〕〔武御玄黄〕〔小怪飞升指南〕〔修真界的小混混〕〔笑傲不群〕〔我用树枝造大炮〕〔说是有病其实是觉〕〔我是林加德〕〔圣道禁区〕〔南唐节度使〕〔万武之王〕〔无限逃生指南〕〔你好,神棍〕〔妖怪请听好〕〔天下第一邪修〕〔我娘子天下第一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万层梯 fate之第八位(30)
    . ,最快更新快穿之万层梯最新章节!

    “蓝姐姐这么多年依旧这样的美丽。我都老了。”一名老妪躺在年轻的女人的怀里,缓慢地看着面前的这位散发着那种温暖气息的女人,战战巍巍的伸出手,被女人握住,“真好呢,这么多年,我再也没有让蓝姐姐流下一滴泪呢。”

    “啊!是啊。”女人温柔地低下头,光洁的皮肤摩擦着alisa粗糙松弛的脸蛋,“该道谢的是我,六十多年的陪伴。”

    “姐姐真的很温柔呢,让我看见的世界的美丽。只可惜我并没有成为能够保护姐姐的骑士,反倒是姐姐你一直保护着我。”alisa幸福的微笑着,眼神涣散的望着面前的女人。

    “alisa的陪伴才是对我最大的保护。”时紫蓝露出那抹幸福的微笑,没有悲伤,那种恬淡的脸上散发着的是那个名为满足与幸福的笑容。

    “姐姐,你会再找到我么?我还想下辈子与姐姐再相遇。”

    “会的,但是姐姐的耐性只有100年,如果alisa淘气的话,姐姐可是会生气的呢。”时紫蓝温柔的伸出手,抚摸着老妪的脸庞。

    “好。”

    时光飞逝,那个叫时紫蓝的女人以shizer的名字踏遍了几乎世界的每个角落,救治了不计其数的百姓,拒绝了金银财宝的邀请,依旧独自一人,风餐露宿。直至死亡。

    ……

    时紫蓝猛然睁开了眼睛,她竟然看见了原剧情时紫蓝的生命。原来,原来,神镜之前给她的记忆,只是部分外加些许的混淆,时紫蓝缓缓地坐起来。原来她之所以对saber这么的照顾,只是因为saber与alisa长得是那样的相似罢了。

    “这里是?”时紫蓝不解地环视着周围陌生的房间,散发着恶心的令她不喜的气味,是间桐家。

    “啊,caster,你终于醒啦。”从外面突然推门走进来一个小卷毛穿着校服的男生,后面则缓缓地走进来穿着黑色运动衫的吉尔伽美什。时紫蓝感受了一下什么,轻皱眉。

    “就算你现在是我暂时的供魔者,进门敲门这个道理还是知道的吧。”时紫蓝淡淡地开口,那个小卷毛被时紫蓝那平淡的语气给吓唬住了。

    “那个,真的不好意思啊,caster,我只是一时太激动了而已。”间桐慎二没有想到神父竟然还有两个如此特别的servant,不过都拥有自用行动的能力。

    时紫蓝已经确定自己身体没有任何问题,随后拿出神镜,心神一念,画面上突然出现saber与caster他们第一次碰面的场景,间桐慎二看见这神奇的宝具,面露惊讶。

    “哎?这就是caster你的宝具么?”间桐慎二满是好奇地看着那看起来就很厉害的镜子。

    “闭嘴。”时紫蓝的眼睛紧盯着竟然与saber对战的master葛木宗一郎,而saber竟然处于弱势。间桐慎二见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吉尔伽美什不知道何时站在她床边,一起观看着这场对决。

    “caster的master竟然能够与saber打斗!这怎么可能。”间桐慎二瞪大了眼睛。

    时紫蓝表情平静:“在更早的圣杯之战中,master的战斗力可不如现在这种连半吊子都算不上的垃圾相比,而现代竟然称之为魔法师。”间桐慎二听了,表情一噎。时紫蓝的视线紧盯着这场对决。突然注意到了那个叫卫宫士郎的男孩突然凭空出现了两把刀。

    时紫蓝挑眉:“哦~竟然会这种高级别的投影魔术。”时紫蓝微眯双眼,“其他的魔术都不擅长,却偏偏有着这样的技能。”

    间桐慎二可非常听不惯自己的servant对卫宫的表扬,捏紧了双拳:“这算什么,他连正统魔术师都算不上。”

    “正统?!”时紫蓝收起了神镜,走下床,走到了落地窗外,“无聊。”而靠在时紫蓝原本躺着的大床上的吉尔伽美什已经从时紫蓝的契约中看到了她的前世,自然是清楚,这位举世闻名甚至是至今流传的最为顶级的大魔法师shizer,谁都不知道那个竟然剑术毫不逊色于saber的大魔法师。

    间桐慎二一脸沉醉地凝望着自己的caster,而沉浸在时紫蓝美貌中的他,没有看见他面前另外一位servant那危险而冰冷的眼神。好在间桐慎二其他不咋地,但是直觉也不算是特别差,他抖了一下,低下头,看见archer吉尔伽美什那泛着冷光的眼神。间桐慎二突然想起了神父告诉他,若非必要的事情,不要去接近archer的caster。

    “archer的caster,难道你们的关系……”间桐慎二面色一红一绿,显然他没有想到这买一送一的两个servant竟然是这么一个关系。而刚才他竟然还盯着caster看了那么久,连忙尴尬地摆摆手撇清自己,“那个,没有的事儿,我只是不小心的。”

    时紫蓝听着后面的声响有些无奈,转过身看着间桐慎二:“虽然你是我暂时的供魔者,但是我并不承认你是我的master。懂么。”

    间桐慎二愣了愣:“供魔者?”

    “是的,因为与你契约的是archer,而我虽然是附属契约,但是并非是正式的契约。”时紫蓝直视着间桐慎二,“因为我自身的缘故,所以魔法师是无法成功契约作为ccaster的我。也就是说,不管是何种形式的契约,在我面前都是绝对无效化。但是若是以caster的辅助身份与非魔术师的servant契约,那么与它的master则会通过咒令也会相应成为我的供魔者。”

    “怎么会,servant不就是圣杯召唤的么,那么怎么可能会出现连圣杯都无法……”间桐慎二已经无法用震惊来描述此刻的心情,他究竟是拥有了怎样厉害的两个servant。

    “那么caster你与archer……”

    “是的,其实契约我的应该是archer,而本应该提供给我魔力的也应该是archer,但是你应该知道servant是需要战斗的,而若是要提供给另外一个servant魔力的话,在战斗中自然是一个必然的损耗,为此我选择从现在你的身上获取魔力。还有我的宝具的问题,若非特殊情况下,我并不会使用它,若非魔力充足的魔法师供魔,所有的供魔者都会有生命危险。而若是从servant的身上获取魔力,那么战斗中的servant的对魔力则会变成e。”时紫蓝诚实地开口。

    “好厉害啊。”间桐慎二虽然没有全部听明白时紫蓝的话,但是,听着就觉得真的很厉害。

    “慎二,看来你是完全没有听明白呢。”吉尔伽美什觉得有些好笑,撑着下巴翻了一个身,看着站在窗边的女人,缓缓地开口,“她的意思是,如果你有危险,她也不会保护你的安危。你也没有办法用咒令将她召唤到你的身边,更不用想着她会保护你的。”

    ……

    吉尔伽美什坐在一旁的长椅上,看着正在打棒球的间桐慎二,而时紫蓝则坐在一旁喝着矿泉水的时紫蓝。不得不说,间桐慎二的棒球打得不错呢。

    “archer、caster你们要玩吗?”间桐慎二打得很是激动。

    “本王对这种无聊的活动不感兴趣。”吉尔伽美什品着红酒。

    时紫蓝倒是放下了手中的水瓶,活动了一下筋骨:“我许久没玩了,那我就来试试吧啊。”时紫蓝抬手将头发往后一拨,然后用魔法固定。伸手接过间桐慎二手中的棒球棍。

    差不多30秒后,间桐慎二吃惊地看着那个姿势优雅,百发百中的caster:“哈~好厉害啊,没想到caster竟然这么厉害。”

    时紫蓝愣了愣,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似乎想到了什么,抵着棒球棍:“是啊……”突然,时紫蓝察觉到庞大的魔力,来自于远处。是caster。时紫蓝立马召唤出神镜,咬破自己的手指,在神镜上速速留下一个痕迹。很快,在caster的结界内,时紫蓝看见了正在与saber他们对峙的caster。

    时紫蓝看见被夺走了咒令的saber,无意识地捏紧了双拳,而她看见那个卫宫士郎竟然这么的愚蠢,心中正憋着一窝火。而时紫蓝的怒火一时没有控制住,以脚下为中心,直径100米的距离全部塌陷,似乎心中的那份失望又是怎么回事。

    “呵呵,这又不是八点档无聊电视剧。竟然以身去挡剑。”时紫蓝看着镜中的卫宫士郎。

    “哦呀,卫宫同学这么快就已经被出局了么。”间桐慎二在旁边哈哈的笑着,“亏我还想好好地教训一下那个卫宫呢。”而时紫蓝没有说话,她看着镜中呈现出saber的对魔力竟然可以抵抗令咒。时紫蓝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继续沉默皱着眉头看着镜中的战况,似乎是透过这场战斗,她看到了似曾相识的那一幕。就连间桐慎二多次喊她,她都没有回声。

    “啊?怎么了?不好意思,刚才没有听见你的话。”时紫蓝回神,诚实的回答。

    “caster,你似乎有很多心事呢,你的过去究竟是怎么样的呢?还有那个saber是你的熟人?”间桐慎二不解地看着这个总是沉默看着天空发呆的caster。

    时紫蓝的视线回到了神镜上,看着迟到了的archer,眼中划过一抹疑惑,缓缓地抬起下巴:“archer,你觉得这个archer是弓兵么?archer这一阶级对于你来说是最熟悉的吧。”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吉尔伽美什托着下巴,他能够清晰的看见时紫蓝神镜中的情况。

    “那个红色的archer,虽然他手中拿着弓,但是,那是真的么?”时紫蓝的眉头皱起了一个小山丘。

    吉尔伽美什起身,抬脚缓缓地走到她身边,伸出食指摁下她的眉峰,俯视着那个红衣archer,冷哼一声:“不管如何,杂种终归是杂种,这种结界都要花这么长的时间。你根本没有必要为了这种杂种费神。”随后当着间桐慎二的面,抬起时紫蓝的下巴,留下一个深吻。间桐慎二瞪大了眼睛,而时紫蓝对于吉尔伽美什的亲吻,没有任何的反应,那双黑色的眼睛,看向近在咫尺犹如宝石般的眼睛。

    “你只需要服侍本王,享受本王赐予你的宠爱就可以了。”吉尔伽美什松开时紫蓝,抚摸着她略凉的脸蛋。

    时紫蓝淡笑出声,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捧着肚子,弯着腰笑得连眼泪都冒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伏天氏〕〔剑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无上龙神陆鸣〕〔颤栗高空〕〔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