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袭王者〕〔联盟之无敌进化〕〔人仙百年〕〔喜欢你我说了算〕〔五零的平凡生活〕〔江三爷的心尖宠〕〔无限先知〕〔老婆大人有点拽〕〔大道逍遥〕〔我见观音多妩媚〕〔万界大佬都是我徒〕〔重生从狼堡开始〕〔凡人是怎样练成的〕〔练体硬汉〕〔江湖独孤〕〔洞天之主〕〔我要逃成杀帝〕〔从武庚纪打开洪荒〕〔诡探黑小川〕〔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万层梯 fate之凑齐麻将桌(6)
    . ,最快更新快穿之万层梯最新章节!

    “欺骗算不上,毕竟,远坂时臣曾为你提供了魔力,甚至是其他更多的吧,只不过用这一切的投资来换取你最后的自我了结而已。”紫蓝温和的开口回答,看着archer吉尔伽美什那不正常的反应,越来越觉得这个王,脑子确实是有些不太正常,明明很生气,竟然还这么愉快,莫不是有精分不成。她在吉尔伽美什史诗中也没提到过有这么个事情。

    archer吉尔伽美什看着面前的女人:“那么你的目的呢?本王可记得你对圣杯不感兴趣,那么是什么让你又想要争夺那种东西了。”

    “对于圣杯我依旧不需要,只不过,我只是很想看看,对圣杯有着强烈渴望的saber,近在咫尺的那种表情,是不是会让我产生些许的痛快呢。”紫蓝诚实的回答,“当然了,我更想知道,saber与berserker的战斗,若是知道了那位竟然以berserker的职阶,那么saber会不会更加痛心呢。”

    archer吉尔伽美什被她的话成功的逗笑了,显然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紫蓝竟然潜在是如此有趣的一个存在:“哈哈哈,有意思,那么caster呢。毕竟他可曾是你过去的servant吧。本王可不介意替你清理门户呢。”

    紫蓝的脑海里浮现出caster梅林的那张娃娃脸,摇了摇头:“不,我做他的对手。”紫蓝的指尖微动,对于caster梅林的心情,是复杂的,她对caster梅林究竟怀着的是怎样的感情,她并不知道,这种情绪称之为什么,也许之后会明白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她不能原谅caster梅林。并非是他将他的剑指着自己。

    archer吉尔伽美什似乎是察觉到紫蓝对那个caster有着不太一般的情感,眼中划过一抹冷笑,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与那个家伙,究竟会如何,还希望不要让他太失望了才好。

    “也好,那么本王倒是好奇你接下来要怎么做?!”archer吉尔伽美什淡笑着询问紫蓝,“本王倒是好奇,你要用什么方式杀掉远坂时臣?”

    “我不会与你定下契约。”紫蓝愣了愣,缓缓地开口,看着archer吉尔伽美什皱起的眉头,摇摇头,“我现在的身份对servant的束缚力过强,若是签订契约的话,就算是言灵,也会对你产生非常强烈的束缚,这并非是我的目的。与你签署契约的是,言峰绮礼。”紫蓝松开手,起身,看着archer吉尔伽美什,“想来,你也不想成为我的‘傀儡’吧。”

    “难道你就不怕本王反水?”archer吉尔伽美什笑了出来。

    “无所谓,就算是这个世界的神器,也不可能对我产生任何伤害。我的不死性,让我无畏于任何的阴谋阳谋。”紫蓝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看着archer吉尔伽美什,“要不要去看一出好戏?saber与lancer双方的战斗的结果,今夜就会出来了。”

    “无所谓,反正本王闲得很。”archer吉尔伽美什起身。

    紫蓝与archer吉尔伽美什两人收敛气息,站在距离lancer与他的master肯尼斯的不远处的建筑物上,看着似乎在训斥着lancer的肯尼斯。archer吉尔伽美什坐在一旁的水箱顶上,而紫蓝则站在稍矮些的平台上。不一会儿,一辆小跑车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就那么进入了那个废墟的仓库里,随后saber与那个人造人从跑车上走下来,没有caster?!紫蓝愣了愣,将这个疑惑压在一旁。

    “哦?saber那小妮子精力还真不错呢。”archer吉尔伽美什撑着腿看着那两个再次打起来的servant,低头看着同样似乎体力也不错的紫蓝,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他倒是第一次见到近视的神祗。

    就在saber与lancer两人打得不可开分的时候,突然意外发生了。archer吉尔伽美什看着那个lancer突然做出了自杀的行为,随后从某个仓库中,坐着轮椅的肯尼斯抱着晕厥的红发女人缓缓地从黑暗中出现。而后,saber的master卫宫切嗣一同走出来。

    lancer迪卢木多愤怒地瞪着他们,伴随着身体的消失,大喊着自己的诅咒,而在肯尼斯看不见的地方,一个早已摆放好方向的枪支突然对准了他的胸口,定时射击。就在子弹即将碰到肯尼斯的身体的时候,突然被什么给挡下了。卫宫切嗣大惊,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caster梅林。

    “请留他一命吧。”caster梅林笑呵呵的抱着魔法杖,笑着看着卫宫切嗣,“我的master一定不愿看见她的同僚这样地惨淡的退场。”caster梅林的身影缓缓地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笑眯眯地开口。

    “caster,你不是已经与紫蓝?巴鲁叶雷塔?阿托洛霍姆不是契约关系了么。”卫宫切嗣皱着眉头,他以为这个与saber同为旧友,甚至不惜向自身的master兵刃相见的caster,如今他这一幕又是什么意思。

    caster梅林抱着魔法杖,笑眯眯地站在那里:“确实我被她抛弃了,也许造成这个结果,也是我咎由自取。怎么说,觉得好像有些对不起她,稍稍做些弥补也好。”caster梅林笑着看着卫宫切嗣。也许紫蓝与肯尼斯两人的关系在外人看来非常的糟糕,但是他能够感觉得到,紫蓝其实是享受着棋逢对手的这种喜悦,而且,肯尼斯的魔术回路的失控就现代魔术而言,总是有特殊的秘术是可以恢复的。活着总归还是有希望不是的么。

    “caster!”肯尼斯抬起头,诧异的看着这个他曾经一直都看不起的caster,听着他的话,想到了一直以来看不顺眼的那个紫蓝,竟然那一刻,他产生了非常复杂的情绪。

    “嘛!其实你的情况也没有这么的糟糕啦。”caster梅林无所谓的笑笑,安慰着肯尼斯,随后想到什么,扫了一眼他怀里的那个红发女人,“虽然你的未婚妻肯定是没有救了。”这个煞风景的本领,caster梅林绝对是独独的一位。

    caster梅林推着肯尼斯准备离开,经过saber身边的时候,没有打招呼,直径离开。saber愣了愣,忍不住侧过身看着他的背影。而远处眼睁睁的看见了这一幕的archer吉尔伽美什低头看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看不清表情的紫蓝。

    “看来你的servant似乎并没有想着要背叛你呢,看到这一幕,你依旧还坚持自己的决定么。”archer吉尔伽美什轻轻一跃,跳下水箱,走到了她的身边,看着她那平静的表情。

    紫蓝继续看着似乎与自己master起争执的saber,对于archer吉尔伽美什的打趣,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不忍:“自我安慰的其中一种方式名叫弥补。”他那样不懂人类的情感的存在,所作的举动,她无法对其产生些许的相信,垂眸,视线望着已经离开了的卫宫切嗣,她看着那个突然倒下的人造人,以及面露惊诧的saber,“那位骑士王的结局就是最好的证明。”

    lancer惨淡落幕,第一位servant的悲惨的下场,并没有引起紫蓝的任何的动容。她与archer吉尔伽美什索性分开,毕竟下一幕好戏马上就要上演,她并不着急。她索性找了一家酒店入住。她看着镜子中似乎变得有些陌生的自己,缓缓地拿起一把剪刀,看着那一头微卷的,好不容易虚长的头发,非常利落的将它剪短,而剪下大部分的头发,紫蓝将它粉碎。随后拿起皮筋梳起了一根低马尾,倒是清爽了不少。

    至于家族里派来照顾她起居的管事已经被她先赶回去了,表示具体的缘由,她会同祖母解释的。不止如此,紫蓝身上发生的变化,她也需要与祖母告知一声。趁着难得的可以清闲小小的一段时间,紫蓝索性换上一套小清醒粉红色的背心背带裤,内搭白色高领毛衣,来逛逛这个冬木市的美食街。

    archer吉尔伽美什顺着契约的力量找到收敛气息的紫蓝的时候,她就那么坐在街边小口小口地吃着食物,看见他出现,紫蓝继续吃着味道还可以的当地美食,腮帮子鼓鼓的,像一只小仓鼠。

    “喂喂喂,这可不符合你的身份吧。”archer吉尔伽美什坐在她对面的长凳上,看着紫蓝。

    “你真当我是金山银山,燕窝鱼翅这么补的么。”紫蓝白了他一眼,“你真当魔术师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圣人啊。反正至少我不是那样的。发传单啊,做义工什么的,我也经常会做。我可完全不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只不过是投胎运气好而已。”紫蓝灌了一口饮料,满足的眯起了眼睛,拿起一旁准备的纸巾擦了擦嘴,揉了揉肚子。

    archer吉尔伽美什看着吃撑了的女人,扯了扯嘴角:“吃撑这种愚蠢的行为,你也真的是做得出来,还真的是,让本王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才好。”

    紫蓝懒得理这个时时刻刻都在犯病的中二王,站起来,准备去散散步:“你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无聊呢。明明圣杯战争都已经经过了快一半。”

    archer吉尔伽美什双手插在口袋里,与她并排走在这喧闹的街市上,想到今早言峰绮礼向远坂时臣汇报的教会的神父言峰璃正死亡的消息的场面:“哼!难道就只需你一个人到处闲逛。”archer吉尔伽美什至少是第一次见过这么没有紧张感的女人。突然archer吉尔伽美什注意到紫蓝的头发一下子短了不少,不过这看着倒是简单了不少。

    “对了,远坂时臣想要做什么?”紫蓝突然对远坂时臣下一步的计划有些好奇,扭过头询问archer吉尔伽美什。

    “那个监督死了,时臣那个家伙竟然想着联盟。哼。”其实对于远坂时臣的这个做法,archer吉尔伽美什非常看不上眼。

    紫蓝愣了愣,她倒是没有想到远坂时臣竟然会想出这么一个算不得什么好的决定,毕竟现存的master,除了她之外,远坂时臣的实力是最为棘手的,而且还拥有这archer吉尔伽美什这样的王牌,他根本不需要如此的战战兢兢,就算是一个一个的打过来,archer吉尔伽美什都扛得住。

    “这可真的算不上一步好棋呢。”紫蓝摇摇头,“换做我的话,就算是被群攻,都不会畏惧。”

    archer吉尔伽美什听了她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伸出手勾住紫蓝的脖子,看着她因为自己的分量微微弯腰的女人:“看不出来你倒是对本王的评价这么高呢。”

    紫蓝抬手推开他的手臂,白了他一眼:“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真正能够与你一战的,其实也只有caster而已。但是你们双方,各有各的优势。就算是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紫蓝摊摊手,诚实地回答,毕竟再厉害的存在,但攻击不到敌人,那么就是瞎掰。而caster梅林的能力就是类似于这种。

    archer吉尔伽美什的眼角瞥见了什么,看着这个女人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的样子,没有露出异样:“哦?那么如果本王与caster打起来的话,你认为哪个胜率会更高呢?”

    “你们其中一人不管谁获胜,都与我没有关系,不是么。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任何的意义。”紫蓝淡淡的开口,朝着前方走去,“圣杯战争结束后,大部分的servant都会回到英灵座,对于我而言,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存在。终归会被遗忘。”紫蓝停顿了一下,最后补上了这句话。archer吉尔伽美什淡笑没有戳破她的谎言。

    “大部分?也就是说其实是有继续留在现世的servant喽?”archer吉尔伽美什倒是听出了紫蓝的话中漏洞。

    “是的,怎么你想在现世作为第二次生命的延续?你难不成还想成为一个劳碌命的王?”紫蓝抽了抽嘴角,瞥了他一眼,显然对他那出乎意料之外的死因觉得惊叹,至少从这个中二闪,她是很难得出那个贤王的形象。

    archer吉尔伽美什扫了她一眼:“女人,不要以为本王听不出你的嘲讽。”

    “我只是比较惊讶而已。”紫蓝耸耸肩无奈得笑笑,“其实,这个事情并不难,最后战到最后的那一位,就有几率留下来。”紫蓝诚实地简单地回答archer吉尔伽美什的那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精灵掌门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