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狂婿林炎柳幕〕〔怪兽:开局召唤哥〕〔姜医生每天都在艰〕〔木叶寒风〕〔夫人她有钞能力〕〔我真的长生不老〕〔农门贵女有点冷〕〔王妃在京城当团宠〕〔重生八零团宠小甜〕〔近战狂兵〕〔全职国医〕〔空姐的神医保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玄幻:我的武魂是〕〔不和豪门大佬恋爱〕〔战锤巫师〕〔超级农业强国〕〔反派女主她被迫种〕〔近身狂婿〕〔维度侵蚀者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嗜杀嫡女 第一章:楚南宸妃
    腾云五年楚南皇宫

    “你给我去把那个蝴蝶抓回来”一个锦衣华服,玉雪可爱的小男孩看着一个跪在一旁的小女孩大声叫道。

    女孩抬起头来,笑脸如花,仿佛没有看到那只所说的蝴蝶现在就蹲在河水中央的荷花花蕊之中,

    拉起裙摆快步跑到河边随后轻轻步入水中,水慢慢漫过她的脖子,她的头顶。

    当她再次浮出水面时,手里已经紧紧抓住了那只蝴蝶。

    “小心点,小心点,那可是西陲的七彩蝶”小男孩在岸边手舞足蹈。正午的阳光晒地小脸红扑扑的,说不出的漂亮。

    “皇后驾到”突然的声响让男孩吓得差点栽到河里。

    女孩在水里看了一眼那远处火红的身影,慢慢往岸边游去,一到岸上就跪在一旁低下头,任由水顺着脸颊滴落都没有擦一下。

    “极儿,你怎么在这里,在河边多危险”女子声音温柔带着一丝宠溺和担忧,抬手摸了摸男孩的头。

    “谢母后关心”小男孩乖巧地抬起头看着眼前身穿正红长裙,艳丽至极的女子怯怯地回道,完全没有刚才大喊大叫的气势。

    皇后看了一眼跪得笔直的小女孩“这丫头也是不懂事,本宫看还是给极儿换一个人伺候吧”

    “母后,是儿臣要来捉蝴蝶,和古时枂无关,她照顾得很好”男孩睁着大大的眼睛委屈地看着皇后。

    “当初你要她时本宫就觉得不妥,她的身份尴尬,会惹出祸端,还是让她会冷封宫吧,来人把她带下去”

    皇后依旧笑得温和但语气里却透着丝丝凉意。

    一个长相端庄,眼角带着三分凌厉的宫女走到女孩脚边“起来,自己回去吧!”

    男孩急急跑过去拉住皇后红络金丝的衣摆。

    “不要母后,父皇答应让她陪我玩的”

    就在皇后准备说什么时,她脚下一个踉跄,就向着男孩身上倒去,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让旁边宫女太监都愣在当场,

    当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在场的所有人都面如死灰!

    宸极宫

    “极儿,你醒醒,不要吓母妃啊”一个身穿兰舍襦裙,美若云霞的女子哭倒在床边,一排排的宫女,医官跪在屋内,无人敢出声。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明黄衣角闪过幔帘,极快地跑到床前一把搂住几欲昏厥的女子“宴儿你别哭了,朕带来了护心灵芝,极儿不会有事的”

    古时枂抬起头看了眼这位年轻楚南帝王,他小心温柔得抚着女子的背,

    语气柔和又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珍爱与担忧。眼睛却冷冷扫向刚刚踏入内室一脸漠然的皇后。

    “皇后,朕相信你是无心之失,但后果已经酿成,现在你就回宫反思,

    如果极儿真的......朕绝不轻绕!”

    皇后火红的裙摆扫过冰凉的玉阶,艳丽至极的脸庞在月色下明暗不定,

    一步一步走出了宸极宫。从头到尾也没解释一句。

    皇帝看起来是相信皇后的无心之失,但往往这种无心之失才是最可怕的,让人无法反驳一句,

    如果他说皇后是故意谋害皇嗣,那皇后自然有很多理由来解释,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如今,一切已成定局!

    “你做得不错”宸妃何宴徽拿着参汤慢慢喝了两口,然后放下碗勺,美丽如水的目光看向杵立一旁的古时枂,

    “这次皇后不死也该废了”

    “娘娘,您准备?”杀了三殿下?

    古时枂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但能让母仪天下的皇后付出这样的代价也只有三殿下这条命了。

    宸妃突然笑了起来,柔美动人的眼眸里淬满了狠毒,

    “她姐姐害死了我父母,那她南宫一族也要百倍奉还!

    明日一早就去禀告陛下,三殿下不治而亡,本宫伤心欲绝,决定随他而去!”

    古时枂抬起清秀可爱的脸庞,深深看了眼前美丽而疯狂的女子,恭敬地躬身

    “是,娘娘!”

    御景殿

    “启禀皇上,宸极宫出事了,宸妃娘娘,娘娘她...”

    一个小太监跌跌撞撞地跑进殿内,跪在龙床边慌慌张张地说道。

    楚南皇一把拉开帘幔“怎么回事,宴儿她怎么了?”

    “皇上,娘娘,娘娘她伤心过度,太医说,说恐怕撑不过今晚了”

    小太监哆哆嗦嗦地回道,根本不敢抬头。

    而他话音未落,床上的人就早已经消失在殿门之外,

    远处刚刚安静下来的宸极宫又灯火重燃,所有人都徘徊在院中院外,焦虑不安。

    屋内,古时枂看着气若游丝的何宴徽柔柔说道,

    “娘娘放心,我会照顾好三殿下的。”

    何宴徽不敢置信地盯着眼前温和甚至带着稚气的女孩,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本宫,是本宫把你带出了那个地狱,你却帮着皇后,贱人..咳咳..

    等皇上来了,本宫一定把你凌迟处死!”

    古时枂看着何宴徽笑意盈盈,淡淡开口,既没有嘲讽也没有得意,在冷冷烛光下冷漠地让人心惊。

    “娘娘,后宫向来都是如此,是陛下把您保护地太好了,让您误以为天下所有的事都该按您的心意而为。”

    何宴徽虚弱地倚在床边,眼神恨毒地看着古时枂。

    “皇后到底许了你什么,让你敢这么做,本宫..咳咳..本宫死了,你们全都要陪葬!”

    “娘娘多虑了,皇后娘娘并没有许我任何东西,我只是想要保住一条命而已,今晚三殿下一死,我也应该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吧?”

    古时枂抬起头,自嘲般地一笑,

    “何姑姑今晚一直在三殿下寝殿周围吧,应该我一下手就会被正好“人赃并获”,娘娘您觉得呢?”

    忽视何宴徽眼中的震惊,古时枂接着说道,

    “皇后无心害三殿下溺水而死,有南宫世家,还有其他与南宫家交好的氏族在,那她最多就是以命抵命,

    可故意谋害皇嗣,那就是诛灭九族的后果,谁也不敢求情,

    虽然皇上盲目宠爱你,但满朝大臣却不会放任你诬蔑当朝皇后,

    所以——你需要铁证,有什么比人赃并获更好的证据?”

    何宴徽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十三岁的小女孩“你从什么时候发现我要让你送死的?”

    “娘娘,您实在不适合这些阴谋诡计,何姑姑最近一直明里暗里监视着我,

    还有前两天您赐给我的那些首饰我就算再贪财,也不敢随便乱带呀,

    所以我就不小心请御器司的张掌事看了一下,她居然说这都是前几年为皇后做的呢,

    再加上刚才您说借这次的事不只是杀了皇后,还要灭了南宫一族,我再蠢也该明白了。”

    古时枂扬着淡淡笑意服了服身准备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她回头看来一眼因为虚弱而更添三分柔美的宸妃何宴徽,敛去一直挂在嘴边的笑容,

    “娘娘,还要一句话您说错了,我何曾离开过地狱?”

    不过是从换了一个地方拼死而活,从无自由!

    古时枂最后看了一眼这位荣极天下的楚南宸妃,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世子很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老婆是大明星〕〔大周仙吏〕〔武谪仙〕〔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三寸人间〕〔柯学验尸官〕〔伏天氏〕〔玩家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