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姐夫〕〔美利坚财富之路〕〔战神龙王〕〔重生后我嫁了未婚〕〔冲喜王妃:王爷有〕〔诡秘:藏在命运下〕〔玄学大佬靠摆摊日〕〔山野村色〕〔都市绝世医神苏炎〕〔家父隋炀帝〕〔新婚夜植物人老公〕〔分封边疆:我在异〕〔女神的合租神棍〕〔大唐贵婿〕〔前妻攻略:傅先生〕〔赵峰〕〔我成帝了金手指才〕〔神父马维〕〔神宠时代:我有一〕〔重生爆红娱乐圈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铁血残明 第九十五章 腊八
    县衙后堂居住区的二进之中,庞雨刚刚放下碗筷。今日已经是腊八节,庞雨按常规来做每日的请示,杨尔铭便叫了一同吃饭。

    孙先生抬头道,“庞班头再吃一碗腊八粥。”

    庞雨连忙摇头道,“谢过孙先生,小人在家中吃过,味道确实比不过堂尊这里的粥,但肚子快填满了,早知道就先到大人这里吃。”

    杨尔铭笑起来,年轻得过分的脸上满是阳光。他因为年纪太小,家中定亲的媳妇还未过门,所以他的住所相对简单,除了他自己带的两个家仆和一个婆子,就是衙门配的皂隶、扫夫之类,总共也就是十来人。稍稍显得有些冷清,庞雨每天过来汇报,倒成了杨尔铭颇为期盼的事情,因为庞雨能言会道,因为掌管快班,市井之间的事情也懂得多,每次讲起来,都让杨尔铭颇有兴趣。

    “庞班头写的《防贼备查》,本官与周县丞、徐典史都看过了,比先前我等筹划的,又更详细一些,特别其中预案一节,确能做到有备无患,不至流寇突至时手足无措。”

    “多谢堂尊夸奖,但属下还有个事想请示大人。”

    “庞班头请说。”

    “属下想着,光有这预案还不足以确保,在大年之前在桐城全境做一次疏散演习。”

    杨尔铭头上一个问号,“演习?”

    “正是,也就是假装有流寇从潜山过来,当马快传来消息后,县衙如何组织官道沿线百姓疏散,如何有序进城,如何避免道路拥堵,如何选避难之处。”

    孙先生偏头看看杨尔铭,见杨尔铭有些迷茫,害怕杨尔铭答应,立刻对庞雨说道,“庞班头这是个奇思妙想,若是这个演习之后,当也能确有用处。然则要在全县演练,一个不小心,如若弄得百姓以为真有流寇前来,必然全县恐慌,更蔓延至相邻州县,安庆府必定追究,未免弄巧成拙,弄得大家连大年都过不好。”

    庞雨知道此事难办,因为此时衙门对基层的控制力不强,乡村组织程度很差,演习中出现纰漏造成恐慌是大概率事件,到时肯定追究杨尔铭责任,所以杨尔铭犹豫也是合理的。

    杨尔铭皱眉想了片刻道,“那能否在某一里演习。”

    孙先生还是摇头道,“还是怕流言蔓延,乡间一旦流传开去,不知最后传成什么样子,届时辟谣便难了,恐怕一发不可收拾。”

    庞雨知道没戏了,只得对杨尔铭道,“那属下便在快班壮班中演练,把计划做得详细一些,只要衙役知道如何做,也能有些用处。”

    杨尔铭叮嘱道,“特别要留意潜山那个方向,庐州那边应当是无妨的。庞班头抓紧些,等过了几日,庞班头与本官同去安庆一趟。”

    庞雨知道是给安庆府拜年,杨尔铭办这种事也要他同去,虽然有让庞雨安排路途的意思,但也体现了极度的信任。

    说起来庞雨自己也需要安排拜年的事情了,他最主要的拜年对象还是县衙里面的各官各房,谁都要走到,一个不能得罪,即便是王教谕、谭阴阳这种事业单位的领导,也是要考虑到的。

    至于安庆府,以庞雨这个层级,和安庆府衙其他人打交道不多,没有什么必要去乱花银子。府衙中其他人可以不用管,但皮应举那里必须要去,因为皮应举是认识他的。皮应举是一把手,庞雨更愿意把皮应举那里下重金,只维持这一个关系就可以了。

    “遵命,大人你看这样可好,属下明日先派马快去府城一趟,看皮大人是否在府城,大人便可缓得几日再去。”

    杨尔铭一愣,似乎没有理解意思。

    孙先生连忙补充道,“万一皮大人去了苏州或池州公干,堂尊去了自然扑空,还是庞班头说这法子稳妥一些。”

    杨尔铭听到苏州二字才反应过来,皮应举也要去给张国维、王公弼、李佑谠等人拜年,说不定还有些京师的关系,虽然他去不了那么远,但一定会派人去,那种情况的话,一般十一月就要安排人上京了。

    “那便依庞班头所说。”

    庞雨听完便站起告辞,杨尔铭还客气的站起相送。

    等到庞雨离开之后,杨尔铭坐下对孙先生道,“刘秀才状告庞班头开张赌坊、逼良为娼之事,先生为何不让本官先安庞班头的心,这样下去恐怕庞班头心生芥蒂。”

    孙先生微微笑道,“堂尊对庞班头确实器重,见不得庞班头受些冤屈。”

    杨尔铭平整一下青衿后道,“自从受令来桐城,就庞班头最为勤勉,办事从不拖延敷衍,对本官也十分尊重,本官应当器重他才对。”

    “大人说的有理,但上下有别,大人也不宜将一个班头当做平辈相交,对待属下更应恩威并济。”

    杨尔铭脸色一变,想要驳斥孙先生,孙先生又一躬身接着道,“属下不是让大人真的把庞班头问罪,只是看庞班头最近太顺遂了些,怕他得意忘形,大人略作敲打便可。”

    “先生的意思……”

    “刘秀才状告庞班头一事,庞班头必定早已从刑房知情,但他这些时日来从未问过大人,定然也知道大人不会真问他的罪,但其中心还是有些忐忑的。属下建议大人,既不问庞班头的罪,也不回复刘秀才。”

    杨尔铭犹豫片刻道,“可庞班头一向厚待本官,要如此对待庞班头似有不妥……何况那刘秀才扬言若不处置,将要去安庆府告状,甚至要写建言送往通政司,不早作安抚,恐怕遗留后患。”

    孙先生摇头道,“大人堂堂进士,何惧一介秀才尔,他自然可以写建言,然则建言必由衙门详细参看,且要衙门用印,方能投递往通政司,桐城县衙不用印,他那建言哪里都投不去。他抬出通政司来,不过是想借力施压而已,就算他投上去了,天下秀才何止百万,通政司哪有功夫理会他。”

    孙先生观察一下杨尔铭的脸色后道,“刀悬在脖子上,更叫人害怕,哪怕是把假刀。恩威并重,才是御下之道。”

    杨尔铭坐在桌旁沉思半晌后看着孙先生,“那便依先生之言。”

    ……

    叶家老宅的东花园,一个白花花的影子嚎叫着飞快的窜出。

    “你娘的谁选的这头猪,还不快围住,近了就扑住它!”

    姚动山穿着一身厚重的铠甲,口中大呼小叫,指挥着一个小队的人围剿那头肥猪,这一个小队只有一支长矛两支标枪,其他人都只能用短刀,而且标枪只能投掷,不能当枪来刺杀。增加了围剿的难度。

    没想到这头猪竟然十分灵活,借着花园中的假山、长壕和回廊不停躲避。姚动山的小队已经用了不短的时间,却只刺伤那猪两处,还不能致命。

    庞雨高坐台上,饶有兴趣的看着这队人,壮班中的农夫都有点杀生的经验,一般都是些农村常见的动物,此时的农民自然不可能有动物保护的觉悟,获得肉食比什么都重要。

    壮班平日训练量比较大,庞雨买的猪肉多,肉贩那里的生猪肉也就是三分银子一斤,这段时间要过年了,价格涨到了四五分银,都还在庞雨接受范围之内。当然也要充分利用资源,让壮班多见见血,同时要求有铠甲的都穿上铠甲,习惯于有甲状态。

    也是一次比试,庞雨给壮班所有人准备了肉食,让他们春节带回家的,杀猪越快肉就越多。

    庞雨口中喊道,“姚队长,半柱香了!让不让咱们壮班吃年猪了?你们二中队不行就让别人来。”

    姚动山气急败坏道,“班头你别催,老姚马上杀了这猪精。”

    此时那猪跑到了回廊处,围观的壮丁纷纷躲避,因为周围有人,姚动山等人标枪也不敢扔,那猪带着血,顺着回廊一通狂奔,摆脱了那一小队的包围,又窜到长壕边。

    那猪在壕沟边一个急停,跟着就转弯要沿着长壕加速,眼看时间又要拖延,二中队所有人都焦急万分。

    一支标枪忽然从斜前方投来,锋利的枪头呲一声从猪脖子没入,猪一声惨嘶,被那凶猛的标枪带得一歪,仰天跌入壕沟之中,后面的姚动山等人跟着跳入壕沟,拿着短刀一通乱杀,惨嘶一阵接着一阵。

    众人都围到壕沟边,只见里面血水横飞,那猪只剩下低哼声,这些农民都不是屠夫,杀起猪来都是短刀乱捅,给猪增加了不少痛苦。

    不过大伙也没什么怜悯之心,围观的人都兴高采烈。

    “还没断气呢,姚队长你们咋杀的。”

    “只有没死就不能熄香啊,看你们还能剩下多少。”

    姚动山听得火起,抽出那标枪,对着猪头猛力一插,飞猪全身一抖,终于没了动静。

    姚动山拿着短刀围着猪脖子割了一圈,又砍又拉,把猪头斩了下来,他满身是血,此时杀出了火来,他一把一手提标枪一手提猪头,大步从壕沟走上来,举着猪头对着刚才说话的几人道,“谁他妈说话的,下来看死了没。”

    其他壮丁一哄而散,姚动山把手中的标枪扔给旁边一个手下,“周二娃你这一枪投得好,就是晚了点,下次他娘的投早些。”

    庞雨等姚动山走到面前,才把香灭掉,那一根香只剩下了一点,庞雨不由笑道,“姚队长你何必把猪头割下,费了那许多时间。”

    姚动山回头瞪那几人一眼,“属下受不得人激,便少拿些肉好了,下次老姚叫他们好看。”

    “很快就有机会。”庞雨笑笑站起来,对着园中的壮班道,“马上春节了,庞某原本不想放假。但几个队长都找本班头说过,大家都想回去跟家人团聚,本班头也体谅大伙,可以放假。但壮班是护卫桐城平安的,一年到头每天如此,所以不是人人都能回家。”

    壮丁都安静的听着,按照庞雨的风格,涉及任何好处的,都不会那么轻易给大伙,都需要比试一番获胜才行。

    “壮班六个中队,比试集体长跑、技艺、推壕沟三项,第一名的中队,从小年放假到正月十五,正月十六归队,春节的过节银子翻倍;之后排名的三个队,在正月十五之后轮流放假五天;最后两名的对没有假期,过节银子减半。”

    壮丁一阵骚动,果然还是第一名赢得一切,小年是十二月二十四,从小年到正月十五,把春节最重要的日子都过了。

    “各队回去准备,十二月二十一日开始比试,大家还有时间……”

    庞雨还未说完,庞丁匆匆上来在他耳边道,“阮先生来了。”

    庞雨低头看看东花园里满地的血迹和泥土,连忙对庞丁道,“快把他引去西小院,我马上就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撒娇崽崽最好命〕〔穿越后被迫登基〕〔穿成渣A后我的O怀〕〔天知地知 我知而已〕〔我的神话体系和你〕〔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穿成假少爷后我爆〕〔江医生他怀了死对〕〔谢家的短命鬼长命〕〔冬天请与我恋爱〕〔娇O离婚后和影帝A〕〔天雷能有什么坏心〕〔只好让主角爱我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