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辰楚婉柔〕〔全职后卫〕〔钢铁火药和施法者〕〔我在异界建机房〕〔我有座影视城〕〔失控人格〕〔我的大明帝国〕〔唯一仙尊〕〔我真的会炼丹〕〔Re,骨傲天屠戮的〕〔民国之远东巨商〕〔御剑人间〕〔护妻夫君不迟到〕〔快穿之极品大丫鬟〕〔身为勇者被魔王俘〕〔求掌教下山〕〔笔御人间〕〔奈何boss就宠我〕〔乾龙战天〕〔幽冥真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上人只一字 悲了个催
    2月2日,星期日

    春节期间又延长了,大大们说:这并不是让你们出门玩的。

    看着路上有所增多车流量我也有点焦心了。

    2月3日,星期一

    照常,我凌晨两三点才睡,一觉到中午才醒来。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是我的生物钟已经改变了,没过凌晨十二点半,完全睡不着啊。我也很绝望啊……

    昨晚倒腾了几个小时,终于在售后的帮助下把我的新数位屏安装好了,我迫不及待的拿起笔画了张战战的酷漫头。今天下午,我又试了试我的旧板子,由于驱动更换的原因,旧板子只剩下了代替鼠标的基本功能,不过,不嫌麻烦的话还是可以用它画画的。

    于是乎,我大概用了半个小时吧,瞎画了一副烟火绽放的图。一种说不出的蜜汁风格,我果然还是有点当艺术设计师的天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晚间,大人们又议论起了隔壁婆婆来借姜的事情。据说是发烧了,但又不想去医院,怕麻烦什么的……

    2月4日,立春

    今天确实要稍微暖和一点,立春了,春天就要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

    我其实一直都有一些感冒的症状,不过没有发烧过,吃过一次药,到就是没好完全。大概这就是人体的抗药性吧,从小到大药吃多了就越来越不见效了。不过,万幸的是我不是那种病。

    我也不想去开第二次的药了,就这样等它自己痊愈吧。

    日子过得越久,我越是给自己找事情做,我就越要忘了,这个假期的不同。

    乐天派是天生的,不过后天也是可以破坏和养成的。高中。我经历了一次严重的破坏,一度令我陷入迷茫和自责之中。大学,我迎来了新的校园生活,在此住进宿舍,人已经变了,她们真的令我非常满意,我仿佛也找到了世界的慰藉,我再次养成了乐天主义精神。

    或许,它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它只是暂时被我内心翻涌的黑暗潮涌淹没了。

    近期,因为无聊,我开通了一次匿名提问的通道。各种问题扑面而来,必然有关于爱情的,也有有关于曾经的……只有那一个问题令我内心震动了。

    “你会因为羡慕朋友的爱情而伤害朋友吗?”

    我竟一时无语凝噎。我像这种人吗?能问出这种问题的人不说百分之百,百分之九十九,是我的高中同学。而且,ta很有可能不了解事实真相,只是个外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确实,当初我们互相伤害过,不过,不是这个原因,这种事情也绝对不会是我干的。我又不是小说里嫉妒心爆棚的必死女二,我干嘛去嫉妒我一点也不喜欢她男朋友的那位朋友?嫉妒都不曾有过,谈何因此伤害?

    当初的事情,我和她之间,简单点说就是:性格不合,过往不同,处事方式不一样,导致朋友二心,和平分手。

    为何又会闹得这么大呢?就因为曾经我失言一次,被爱护她的男闺蜜听去了,还用了个小号对我施以威胁。我确实曾口不择言,但我强硬的性格令我极其讨厌威胁。当时就将所有事情,告知了与我最亲近的她,并向她进行了道歉。从此以后,我在没说过任何关于她不好的言论,听见他人再次说起,我也会帮她解释,希望大家能包容理解。

    但是,戒备和怀疑的种子从此开始发芽。我以为我的坦荡和真心以待,能再次换回她的信任。许多人都有议论的时候,我尝试着去和她沟通,希望她可以改变一点。确实,她也改变了一些。可是,人言可畏。

    她的各种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她感觉的到,她的男友和各种男闺蜜当然也感觉的到。于是,我,离她最近,曾经(她认为,我当然不这么认为)背叛过她的人,就处在了风口浪尖上。

    我当时已经和她和平分开有一段时间了,在这之前,我们矛盾激化,她说了句很伤人的话,我这个很少在朋友面前流泪的人,第一次因为好朋友的一句话,在回家的路上也就忍不住哭了出来。老爸发觉了事情的不对,但我一口气憋着,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一肚子的难受。回到家里,我才痛快的哭了一场,老爸再次问了我一遍。

    我这才很难受的开了口:“我感觉我最好的朋友都不能理解我,我真的很难受。”是啊,这算什么?相处了两年的好闺蜜,却一点都不了解我?这是个什么感觉……

    自此,我仔细想了想,决定与她“和平分手”,和另外一群关系不错的人走到了一起。这期间我们的变化也看在其他人眼里,她早就有了艺考回来的gg(也是她的闺蜜,不过这位和她更亲近,对我有些排挤)的陪伴,而我独自一人承受着他人暗地里的排挤。有那么一刻,我感觉是老天在惩罚我,世界对我充满了敌意,不过,我还算清醒,他们不了解事实真相,不能和他们计较,否则受伤的只有我自己。坚持过去,我就会变的更好,更坚强,从此以后,什么困难都比这好一百倍。

    就这样,我过了段相对安生的日子。我曾想过把我和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新的好闺蜜们,但我忍住了,什么也没说,她们提到了她,我也没多说什么。

    期间,我有过很多次自我讨伐,自我询问,是哪里出了问题?我觉得他们都在排挤我,这就是校园暴力吧,一种无声的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残忍凌迟。我得了抑郁症,自我测试,我猜是轻度抑郁。老妈也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现在,我唯一敢毫无保留托付的也就只有父母了,所以,他们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包容我的愤怒和不甘,引导我重新去看我曾经不想仔细去看的人。

    本来,随着时间的治愈,我已经渐渐好了起来。可是,突如其来的谩骂与冷眼,令我失望透顶。她听信了别人的谗言,朝着我这个曾经对她毫无保留的人,狠狠地开了一枪。

    我是真的失望了,就算我曾说错了话,做错了事,我也真心去弥补了,分开之后,我更是什么也没有说过,为什么她就能仅凭一句话就认为我是所有流言蜚语的源头?曾经的信任呢?恐怕从我对她坦白的那次就再也没有了吧。“我曾经的真心是都喂了狗了吗?”我无数次的在心里问她,也问我自己。

    我写了一封信,一封很长很长的信,纸都要装不下了。带着我刚刚给她买到的生日礼物一起放到了她的桌上。里面是我再一次的,诚恳道歉,同时也坚决表明,现在的那些话不是我说的。我的人生坚守着那句话——是我做的,我必承担,不是我做的,我打死也不认。

    然而呢?她将礼物原封不动的还给我,然后,附带了一个带着愤怒控诉的纸条。她,还是不信。我现在的好友,和她一个寝室,是她在我们两个之间磨合,传递情况。她也帮我解释过,然而,还是那两个字“不信”。

    送她礼物的时候我就决定了,她如果还念旧情,收下了,我就能好好解释一番,我们还能是朋友。她如果不念旧情,拒绝了,我也不会留下直接扔了就好,从此我们便是陌生人。

    我也没想到啊,两年多的情义,就被她自认为很信任的人(据说是gg)的一句话打的烟消云散了。为了确认各路消息,我这才将我们曾经的事,告诉了我的新闺蜜们。对此,我是愤怒的,我早就确认过了,当初我说出去的话,我知道的人她们本就不是碎嘴的人,并不会去扩散她的流言。就像她信gg一样,我也信任她们。

    所以,从此姑娘是路人。。

    时至今日,我写到这里还是会流泪呢。果然,我还不够坚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诡秘之主〕〔黎明之剑〕〔绝对一番〕〔牧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