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新娘亿万老公〕〔带着智能系统去修〕〔香祖〕〔三世道主〕〔旧日盗火者〕〔末世修改计划〕〔山上有道〕〔镇光司〕〔我不是恶魔〕〔我的原主过于给力〕〔武御玄黄〕〔科技入侵神话时代〕〔脱贫总动员〕〔网游之越娘就越强〕〔深夜异闻〕〔祖安勇者〕〔超神制卡师〕〔我真的太美了〕〔妃你勿嗜〕〔云倾北冥夜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法师之猎妖师 第一章 猎人
    牙狼镇的街道上人头攒动,几百年前就存在的青瓦木屋显露着这个镇悠久的历史。

    碎裂的石阶上布满青苔,许多贩的地摊就覆盖在街道两侧,热情吆喝着售卖自己的魔药或者一些妖魔的利牙韧皮。

    不少猎人和贩们讨价还价,唾沫横飞。

    吵吵嚷嚷才是牙狼镇的日常,相比于太阳,这些高低起伏的讨价还价声更加管用,简直就是人体闹钟。

    每当市场开张,那些奋战数日有所收获的猎人们就可以大赚一笔。

    牙狼镇的起源来自这个镇的初代镇长,一位召唤系高阶法师,他的契约兽就是一头统领级的白沙牙狼。

    当初他们一手在这片妖魔肆虐的地界开拓领地,才渐渐有了现在的牙狼镇。

    他们的传奇故事现在还为镇上的老人津津乐道,虽然年轻人不怎么喜欢。

    年轻人都希望通过学习改变命运,离开这个远离繁华地区的边陲镇。

    毕竟,并不是谁都能成为魔法师,也不是谁都能接受朝不保夕的猎人生活。

    虽然他们的家庭都靠贩卖妖魔谋生,供他们考大学,供他们可以享受现代人的舒适生活,但这个镇还是留不下年轻人奔腾的心。

    他们向往繁华都市,向往那种精彩非凡的生活,不似现在这种乏味的生活。

    哪怕窗外就是辽阔无边的自然,他们也不会觉得美丽,所谓的美景,不过是本地人早已厌倦的画面……

    牙狼镇唯一的酒楼里都是些觥筹交错的粗蛮大汉,拿着可以装满满一升啤酒的木杯豪饮。

    他们的桌子上都是些石角猪或者独眼魔狼一类奴仆级妖魔的肉。

    厨师的厨艺未必精湛,但他们可以拍着胸脯保证量大管饱。

    这些沾满调料的大肉块可以为猎人们补充充足的能量,他们扯开嗓子划拳,袒露的虎背熊腰分泌许多汗珠。

    一些已经喝得满脸通红,神志不清的火系法师甚至下意识释放出火滋。

    最普通的初阶魔法,但稍有不慎也可能烧了这栋古老的木质酒楼。

    这时候气定神闲的酒楼老板就会及时拿起身边的一罐醒酒茶浇上去。

    不仅灭了火,顺带给那些酒鬼免费醒酒,酒劲很快就消了。

    今天也和平日一样,那些狩猎归来的猎人开怀畅饮,不过有猎妖队伏击了一头受伤的战将级剑脊石虎,据已经联络到县城的一个买主,愿意花高价购买。

    妖魔的实力远强于同级别魔法师,通常来一头奴仆就可以对付三五个初阶法师。

    要杀一头巅峰状态的战将,没有一队中阶法师几乎办不到,就算精心准备,还要付出不伤亡。

    王乐那个老油条可是走了大运,这次意外收获开采的异血,异骨,还有皮肉起码值千万。

    虽然没有爆出精魄(他倒是有一个花了血本的亡魂器皿),那是可遇不可求,真的要看欧气,手黑可能杀到虚脱都连精魄的影子都看不见。

    不过,这种手黑程度倒是可以尝试下彩票,毕竟手黑过度也算概率事件,没准还有赚头……

    酒楼老板清点了今天上午的收入,联络好接下来几天要采购的货物,就坐在自己的红木椅上刷着抖音,看着那些让人捧腹大笑的短视频,偶尔评论几句。

    “我回来了!!”

    一道清脆的男声响起,抬头望去就看见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他走过一桌客人时还顺手牵羊叼走几块上好的牛肉,听见那些大汉假装愤怒的叫骂,清秀青年咧嘴一笑。

    他灵活地穿过人群,手臂搭在柜台上,面对酒楼老板满脸掐媚。

    “张叔,今天有没有什么好门道!”

    清秀青年亲热的叫着酒楼老板,想要套他的话。

    “徐晃你这个鬼头,又想打什么主意,我话在前头,没有好货别指望我帮你找冤大头让你宰!”

    张叔一脸嫌弃,对于这个圆滑的奸商他可是提防得紧,生怕不心又着了他的道。

    “张叔你难道不知道我的为人,我拿我家隔壁的王大爷他家的大孙子的妹夫的舅公家那条大黄狗阿强的名誉发誓,如果坑你它天打五雷轰!”

    徐晃清秀的脸蛋仿佛写着义正言辞,但却是厚颜无耻在胡八道。

    “…………”张叔对于这个混蛋早就习以为常,泼皮耍滑是他一贯风格。

    “这次真的是好东西!”

    徐晃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个酒坛模样的器皿,半透明的容器里可以看见十几道残缺的精魄。

    而居于中心的那个精魄却截然不同,那是一头完整的狼妖精魄,灰褐色的狼妖虽然已经死去,但仍旧残留着不弱的威慑力。

    那些残魄都不敢靠近,耀眼的光辉让那些萤火般的残魄相形见绌。

    “好子,居然得到了完整的灰岩石狼精魄,这种铜皮铁骨的战将妖魔可是不好惹啊!”

    这个战将级精魄一出现,整个酒楼的猎人都齐刷刷注视着徐晃,眼神炽热。

    但酒楼老板张叔只是淡淡点点头,表现对徐晃的称赞。

    毕竟他也是牙狼镇屈指可数的高阶战力,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统领级妖魔都见过不少,也杀过不少。

    区区战将何足挂齿,何况这个灵魂器皿都还是他租借给徐晃这个臭子的。

    不然他这个一穷二白的中阶法师哪里买得起动辄千万上亿的宝物。

    他倒不担心会有人想打这个战将精魄的主意,牙狼镇的规矩很严,那些掠夺其他队伍收获的人根本站不稳脚跟。

    何况镇子就这一亩三分地,大家伙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准哪天被妖魔杀了,还要指望别人替自己收尸,不可能为了不义之财就断了自己后路。

    再,就算真有人为了价值不菲的战将精魄铤而走险,也要看看自己啃不啃得了徐晃这块硬骨头。

    再不济,还有自己这个老猎人在,哪怕已经金盆洗手,毕竟也是五星猎人大师。

    那些中阶法师抱团也不够他打,混蛋这么多声叔可不是白叫的,镇里谁不知道他张怀义出了名的护犊子!

    “放着吧,最多三天我就帮你把这个精魄卖出去,我的那些老熟人看我面子也不会克扣你一个毛头子,这个狼妖精魄品质还行,保底卖个1500万吧……”

    张怀义平淡地收下这个战将精魄,开始思索自己那些混商行的朋友有谁愿意帮忙代销。

    徐晃会心一笑,他的风系灵种可算有着落了。

    辛辛苦苦几个月,还千辛万苦宰了这头高防厚血的狼妖战将,自己在猎人平台上看上的那个灵种“行风”终于可以拿下了。

    在对付狼妖一类妖魔时,自己在速度上的短板就相当明显了。

    要不是仗着自己风系修为还扎实,而且有先天天赋傍身,差点命丧狼爪,风系凡种已经完全不顶用了!

    一个“风行”灵种标价是2400万,自己是中级猎人,在猎者联盟平台上有九折优惠,但2160万对他还是天文数字!

    要知道除去他自己,家里还有一个比他还要烧钱的祖宗。

    虽然斩杀灰岩石狼还要多亏那个家伙相助,但供它真心烧钱。

    他现在真心理解召唤系为什么是最坑的系,前期投入不,还未必能形成有效战力。

    就算培养出来,也可能根本不搭理你,完全热脸贴冷屁股。

    告别张叔,徐晃在集市上采购了一些生活必需品,看着天色渐晚,他脚下青色光芒一闪,风轨加持下的徐晃瞬息间就能滑行十数米。

    原处还有未消失的残影,徐晃本体已经跃过几条街道,最后跳入一个四合院的后院。

    还没稳住身,徐晃就差点因为眼前的场景摔在地上,他嘴角抽搐,额头上青筋暴起,直接破口大骂道。

    “你这头馋嘴龙,快给我住口啊!!”

    只见那头辛辛苦苦斩杀的灰岩石狼已经被剥皮拆骨,撒上各种调味品架在巨大的木架上。

    燃烧的炭火把狼肉熏得焦黄,滴落的肉汁被高温蒸发,香气四溢。

    一头体型健壮的青甲巨兽前爪拿着从烤狼身上扯下的肉腿,风卷残云。

    它的四周散落着不少碎骨,那头身长接近五米,体重超过三吨的巨狼已经被吃掉三分之一。

    可那头青甲巨兽的进食速度还是很快,眼看着就要消灭半只,背后突然传来的怒吼却让它动作一僵。

    面对杀气的求生本能让它瞬间跃起,庞大的身躯带着阵阵罡风转过面对那个清瘦的身影。

    它后爪着地,前爪合十呈现伏虎落地的姿态,摆明在我知错,求放过……

    “别想故技重施,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吗!”

    看着这个活祖宗,徐晃顿时感觉自己血压高了不少,好不容易宰了战将级狼妖,单单血肉就值不少钱。

    结果这个混蛋竟然自作主张把它烤了,那都是哗啦啦流走的钱啊。

    而且居然烤得这么香,自己都还没尝过,这个家伙背着自己吃独食,要是再晚点回来就连肉渣都不会剩多少了!

    被徐晃一顿臭骂,那头巨蜥模样的青甲晰龙沮丧地在墙角画着圈圈,头顶仿佛有一片乌云。

    但徐晃会不知道这个家伙吗,从它还是一颗蛋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养着它了,不是一个爹也算半个。

    它表面上是在反省,内心没准已经问候他徐家祖宗十八代了……

    把那个馋嘴龙晾在一旁,徐晃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门。

    放眼望去,房间里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就是一些美少女偶像的海报,一些摇滚乐队的cd,或者一些文学书籍。

    徐晃拿出一本魔法基础理论分析,开始专心致志地关于风系魔法的知识。

    他一边看一边还拿着笔勾画那些他觉得经不起推敲的地方,魔法基础理论可以是最基本的,是许多资深学者编写出来全国流通的。

    但权威并不一定都是对的,也许在大多数条件下这些理论成立,但事情难免会有特殊。

    太过相信前人的理论,却不知道去质疑,去创新,那魔法一脉可能就会止步不前……

    “真是快啊,转眼间来到这个世界已经19年了,不知道老爹老妈他们过得怎么样……”

    徐晃伸着懒腰,灵动的眼睛带着几分迷茫和哀愁,口中不由呢喃着。

    他曾经看过全职法师,那时候觉得还挺好看就追书,也偶尔yy自己在全职世界里大展身手暴虐帝王禁咒的风采。

    但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碰上这种狗血剧情,灵魂穿越重生在一个婴儿身上。

    还因为婴儿灵魂脆弱,自身出于保护的原因将前世记忆封印。

    随着他年龄的增长,灵魂逐渐强大,那些曾经的记忆才一点点恢复。

    如果到穿越或重生,那基本上都有老爷爷或系统一类的外挂金手指。

    可徐晃什么都没有,除了两世为人,灵魂力要比普通人强一些。

    他没有任何能算优势的地方,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去和那些富家子弟,法二代竞争。

    学魔法是很耗费资源的,“麻瓜”出身的魔法师相比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魔法师要差一大截。

    不单单是修炼天赋,还有背后的资金,人脉,这些都在平民和世家间划分出鲜明的界限,难以逾越。

    徐晃不认为自己可以竞争过那些不仅有背景,天赋也不弱于他的世家子弟。

    所以他没有接受学校的保送资格,哪怕保送对象是帝都学府。

    那不是普通人可以熬出头的地方,像莫b王那样的怪胎可是有青龙傍身的,修炼速度像坐火箭。

    尤其是后期,感觉喝了地圣泉就可以突破,实力暴涨得快把整本书带崩盘。

    但徐晃可没有闲情雅致去吐槽全职后期那个帝王满地跑,君主不如狗的混乱局面。

    他现在就活在全职的世界,接近二十年的生活,他已经不可能把这当做一个虚构世界。

    自己要想有一天还能回归原来的世界,就必须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生存下去。

    所以,自从魔法高校毕业后,他就选择成为猎人,在生死搏杀中锻炼自己。

    他清晰的记得,那群帝都学府所谓的天骄在历练中被一头蛊惑心灵的魔蛛玩弄于鼓掌。

    若不是穆宁雪和莫凡两个挂逼出手,还不知道要折损几个,白了,温室花朵经不起狂风暴雨。

    成为猎人虽然只有短短一年,但徐晃已经清楚的了解猎人世界的残酷。

    这是一份极度危险的职业,甚至比那些驻守边疆的军法师还要危险。

    普通人也许看见,猎人每次狩猎后动辄数十万,上百万的巨额回报,但背后的艰辛却难以体会。

    一个中级猎人,每月真正的纯收入也许还不到十万,比不过一些金领,甚至高级白领!

    因为他们的投入太大,为了狩猎危险的妖魔,他们要筹划许久,购置各种魔具和后备物资。

    再精密的计划也赶不上变化,猎人是一份要看运气的工作,运气不好就会全军覆没。

    就算侥幸活下几个,也要担心队友亲属的抚恤金,猎人可不算什么正规职业,尤其是没有被猎者联盟认证的,伤亡保险还要自己买。

    光棍一条的还好,拖家带口的老猎人都要想方设法为家人存一笔钱,确保自己死后家里还能维持生计。

    有点资本的猎人都不愿意让子女走自己的老路,哪怕砸钱,他们也会想办法让子女在城市里有一份体面稳定,更多的是安全的工作。

    有强大魔法师和守护屏障的大城市,就像铜墙铁壁的堡垒,可以庇护他们的子女,不必像他们一样朝不保夕。

    每一次猎妖都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就算成功杀死妖魔,也要付出伤亡。

    每每看见那些几天前的晚上还和自己勾肩搭背,一起喝醉酒的队友惨死,背着他们残缺不全的尸骸步履蹒跚地走回镇子,看见那些牺牲队友的家人们哭得撕心裂肺……

    尤其是看着那些才加入队伍,稚气未脱,可能才刚刚和老前辈们打成一片的菜鸟们死去时,那种眼神里对死亡的恐惧和渴望活下去的不甘,那种滋味……

    恨不得死的人是自己,恨自己不够强,不能保护好那些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很多老猎人都会失眠,梦里都是死去队友们的惨状,对自己漂浮不定未来的恐慌。

    他们也许会拿起枕边的酒瓶猛灌一口,又或者点燃一根烟,烟雾缭绕里默默哭泣……

    猎人没有回头路,一天是猎人,一辈子都是猎人,很少有人会像猎人那般痛恨妖魔。

    那些生活在舒适城市里的人,整日养尊处优,饿了就点外卖,种类繁多。

    无聊就逛街,购物,或者看明星八卦,吐槽某某某人设崩塌,扬言不再追某星,可几日后又爱得死去活来。

    困了,洗个舒适热水澡,听着悦耳动听的音乐,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安稳入睡……

    却还是怨天怨地,觉得苍天对自己不公,怨恨官二代,富二代,怨恨自己老爸不是李刚……

    也许就在他们抱怨的时候,猎人们在倾盆大雨里,寄宿在野外潮湿幽暗的洞穴里。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任何电子产品,电磁波只会吸引妖魔,带来血腥和杀戮。

    他们为数不多的娱乐就是看看书,围着火堆讲讲彼此的猎妖故事。

    或者简单的罐头晚餐后,借着微弱的火光,在队友们的打鼾声里看着家人的照片发呆,然后五味杂陈地躺在睡袋里。

    凹凸不平的地面让背部很不舒服,潮湿的环境很容易得风湿,下雨天就浑身难受,就算有治愈系的魔药,也是不的开支……

    想当初,自己选择当猎人时,父母都坚决反对,疑惑不解。

    为什么明明可以就读帝都学府那样的名校,接受最好的资源和最顶尖的导师,还要选猎人那种朝不保夕的职业!

    自己能怎么,也许十几年后,人类就会遭遇一场灭世危机。

    海洋神族登上陆地,无数同胞惨遭杀戮,平日里不可战胜的超阶法师变成任其屠杀的猪狗,普通百姓都沦为海妖饲养的牲畜……

    就算父母无条件信任自己,其他人呢?

    他们只会认为自己疯了,现在的时代多么和平啊,电视上时常都是强**师们获胜的捷报,可背后的牺牲总是一笔带过。

    也许乱的重心只在主角身上,对于许多重要的部分轻描淡写带过。

    洞庭湖部落,昆仑妖国,北疆荒兽……

    撒哈拉之主,百慕大之尊,海洋帝王,远古巨妖,深海亡灵……

    这个世界表面的繁荣下隐藏着太多的危难,也许就像古老王斩空所言,这个世界随便你们折腾。

    所谓圣城的大天使,因为杀死一个本就无意苟活的亡灵帝王就沾沾自喜。

    却不去直面残酷的现实,这个世界不是人类独有的,人类依旧是在苟延残喘,太多的妖魔对人类虎视眈眈,人类有多少顶端战力?

    妖魔的战力是人类的几十倍,上百倍!

    就算冯州龙没有牺牲,

    就算有融合法门,

    就算有图腾兽,

    就算莫凡那样可以使用恶魔力量的人不止一个……

    真的能够拯救人类吗?

    清醒的人永远只是少部分,更多的人沉醉于争权夺势,沉醉于眼前的苟且……

    他们不懂得拿起武器,团结一心去和敌人战斗!

    四分五裂的人类,

    勾心斗角的人类,

    自私自利的人类,

    究竟靠什么去面对,不久的将来,将会降临的灭顶之灾?

    徐晃不敢去想,他太渺了,没有人会因为无名卒的挣扎而动容。

    那些掌握权柄的大人物不会,那些分毫必争的市井民也不会,也许会吐他一脸口水,骂他是个脑子有问题的神经病……

    徐晃感觉自己的心很压抑,他希望有人能够诉自己的愁苦,但根本没有。

    头顶高悬的利刃时刻压迫着他,跳脱的外表下是极端紧迫的内在,他拼尽一切去让自己变强,但不够,远远不够!

    许多人都会失败,然后将失败归咎于命运,徐晃不认为自己能够成功,没有人是真正的天选之子。

    世界不会围绕一个人旋转,他只是不想放弃,哪怕是垂死挣扎,也不想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也许每一部热血都会有所谓大圆满结局,可那又怎样?

    死的人太多了,自己曾经还可笑的以为,如果去明珠学府,没准还能抱抱主角大腿,可莫凡身边熟悉的人,死的还少吗?

    自己是普通人,自己的父母和妹妹,他们更是普通人,普通人要如何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生存!

    如果未来,那些海妖君主们将魔爪伸向自己的亲人,而自己却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惨死,那自己还算个人吗?

    弱即原罪,自己曾经觉得这句话很残忍,可世界本就弱肉强食,难道要靠强者的怜悯苟延残喘吗?

    那样没有尊严的日子又真的能够长久吗?

    不,不可能,如果不能让自己强大,根本不可能守护任何人!

    “我……绝对不会认输……就算死……也不会认输!”

    徐晃站起身,望着窗外,庭院里青甲晰龙已经雷声滚滚,他望着群星璀璨的夜空,眼神前所未有的决绝……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