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人比我更懂联盟〕〔重启白银时代〕〔三国之随身魔法塔〕〔九叔的掌门大弟子〕〔天才酷宝:总裁宠〕〔天医神尊在都市〕〔陈思梵慕诗语〕〔最难不过说爱你〕〔我在黄泉有座房〕〔修仙我靠集五福〕〔高武通神〕〔我夺舍了大师兄〕〔蒋先生的小娇妻〕〔美食从和面开始〕〔公子实在太正义了〕〔垂钓之神〕〔从1983开始〕〔我的师傅很卑鄙〕〔猛卒〕〔我乃玉虚大师兄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法师之猎妖师 第二章 的魔法
    徐晃坐在庭院里的木椅上,盯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沉默不语。

    或者是紧张更加恰当,他正要视频聊天,不过还在接线当中。

    他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家人了,因为猎人的生活节奏很快,也很容易受伤,他不想父母和妹妹看见自己伤痕累累的样子,会让他们伤心。

    所以他特意修整,花了大价钱治愈自己身上那些明显的外伤,补了一个好觉。

    穿上一身平日里觉得又贵又不实用的名牌套装,把自己装扮得器宇轩昂。

    这样的他,走在街上也会有不少女孩回头吧,虽然他对于漂亮女孩的爱慕没有什么感触,也许这就是直男癌吧……

    视频通话接通,徐晃紧张得浑身一个激灵,身体僵硬,腰板笔直,额头不由自主的冒汗,不过下一秒就被他擦干。

    屏幕上是个可爱的女孩,可能只有十四五岁,白皙的脸冷冰冰的,她看着踌躇拘谨的徐晃,眼神里透着满满怨念。

    “距离上次通话已经过去1个月07天12时,这中间持续失联的空档不解释一下吗?”

    可爱少女绷着脸,带着审问语气质问徐晃。

    “我…………”

    徐晃正打算坦白,一个硕大的蜥蜴头颅就直接越过他扑向了屏幕,青甲晰龙张开的大嘴里哈喇子流一地。

    “青!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啊!”

    看见青甲晰龙,女孩原本的冰山脸顷刻化解,她用动听的声音和青甲晰龙交谈。

    占据整个屏幕的大块头满脸幸福,漂亮姐姐可比自己身边那个暴躁老男人强多了!

    “给我滚开啊,混蛋!见色忘父的本性难移啊,按生物学讲,你不是应该喜欢蜥蜴之类的吗!”

    暴跳如雷的徐晃直接一个中阶霹雳伺候,青甲晰龙那个混蛋直接一旁躺尸去了。

    虽然中阶的霹雳对那家伙伤害不大,但也能让它长长教训。

    可恶,自己酝酿那么久,甚至怕忘记,连稿子都连夜赶制,就是为了博得妹妹的原谅,结果……

    嗷嗷嗷,一定要多来几次,把徐青那个混蛋馋嘴龙电得外熟里嫩,方解老夫心头之恨!

    “咳咳咳,晓琪你不要介意,青那个家伙就是欠收拾,不要把哥哥想成暴力狂……”

    看着屏幕上,妹妹渐渐冰冷的脸,徐晃觉得自己必须补救一下,不然被妹妹拉黑名单……

    自己会心痛很久啊!

    “对了,晓琪你现在也进入魔法高校了,觉醒了什么系的魔法……”

    徐晃原本还想多问几句,可看见自家妹阴沉沉的脸,他暗想不妙。

    “是废系,光魔法,只能当灯泡……”

    沉默良久,徐晓琪露出自嘲的冷笑,白皙如玉的手掌上浮现出两颗金色的星子,耀眼明丽,如同瑰丽的宝石。

    “话不能这么,光系魔法可是很多黑暗生物和邪祟之物的克星,虽然超阶之前的光系魔法偏向防御,但超阶光系圣决-审魔剑,那可是最强的单攻魔法,可以重创君主级大妖……”

    光系魔法在很多高校法师学徒眼里,和水系一样都是废系。

    毕竟真的可以修炼到超阶的人就那么点,大多数魔法师的实力,能够达到中阶就不错了。

    可光系魔法,到中阶也就是光佑-圣盾,在团队里还能当个肉盾扛伤害,落单了……

    那就是个只能挨打的肉沙袋,跑都没地跑!

    “相信自己,你的天赋又不差,以后中阶了,多花点钱觉醒火系或雷系那种暴力输出,实在不行也可以选择风系之类的,有哥哥在,不用担心钱和资源……”

    自家妹如花似玉,怎么能当沙袋呢,就算省吃俭用也要让她晋升超阶拿天佑剑斩君主!

    “算了吧,你自己还一穷二白呢,虽然觉醒的是光系,但老师和校领导都觉得我是可塑之才,愿意把资源花在我身上,如果能够进入顶尖学府,也能为学校以后的招生当金字招牌……”

    虽然老哥三天两头失联,但徐晓琪也知道猎人职业的高风险。

    平日他的收入供自己和青的开销就不了,还要每个月偷偷往爸妈的账户转十万元钱。

    如果再加上她的开支,那就更加捉襟见肘……

    她虽然嘴皮子上不待见老哥,也许是对他选择这么危险的职业,不能经常陪伴家人的埋怨。

    但老哥一直很成熟稳重,从到大都是,他永远都让她看不透。

    似乎有太多心事在心中,但他从未提起,她也不会过问,他必然有自己的苦衷……

    看着自家妹揭穿自己的现状,徐晃顿时语塞,但随即又因为妹妹为自己考虑而欣慰。

    眨眼间,当初那个爱哭鼻子,总是跟在后面叫哥哥的丫头也长大了。

    真的不能不感叹人生易老,虽然他实际也不算老,前世今生加在一起还不够当中年大叔呢!

    “你哥哥我可是福大命大,死神都不收,现在我可是两系中阶,雷系都快突破第二级了,就算遇到一些战将妖魔都可以有一战之力……再不济,还有徐青那个混蛋当肉盾呢!”

    徐晃拍着胸膛,自信满满,然而旁边的青甲晰龙却欲哭无泪。

    自己平日里扛伤害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关心,个死妹控!

    和妹妹谈了半时,中途老妈还走进卧室看着屏幕里的自己红了眼眶,直叫自己心里难受。

    好不容易在妈妈的反复叮嘱中答应每周都要打电话报平安,才切断连线,看着屏幕上那个清秀的青年,徐晃一阵失神。

    “青,去后山……”

    回过神来,徐青那个家伙已经从霹雳的影响中恢复过来。

    对于拥有龙族血统的生物,哪怕只是伪龙,也有着极其恐怖的身体素质。

    至少战将级妖魔中,可以和青甲晰龙直接硬碰硬的不多,而很多时候,徐青都是徐晃的对练……

    “轰隆隆~~~~~”

    牙狼镇后山坡,附近长满青葱茂密的树林,但中间地带却是光秃秃的岩石地面。

    原本凹凸不平的山体被开凿出一块块平整的平地,的和篮球场差不多,大的堪比足球场,错落有序的分布在几百米的山丘上。

    这是牙狼镇上的猎人们颇为喜欢的地方,魔法师的决斗场,很多想要切磋或者闹别扭的法师都可以在这些场地里一决雌雄。

    不少老少爷们和三姑六婆都喜欢来看热闹,男的喝着啤酒就着卤菜呐喊助威,像看世界杯一样,还有瞧见商机的开始问下不下注。

    磕着瓜子的妇女就喜欢凑凑热闹,看看平日里的麻友在不在,一起家常。

    或者勤快点的,边聊边做针线活,当然也不反感看魔法师们释放各种绚丽夺目的魔法。

    毕竟,镇子都是吃妖魔饭的,平日里和法师打交道习惯了。

    一些剽悍点的妇女,法师见了都怕,河东狮吼,不输音系法师!

    现在的后山,其中一个决斗场上电光四散,硝烟弥漫。

    一个双手雷霆肆虐,脚下清风滚滚的清秀青年神色凝重,身上已经负伤,衣服破破烂烂。

    可以看见胳膊上的伤口还在出血,灰尘铺满全身,十分狼狈。

    他的对面,一头青甲巨兽面露凶光,刀枪不入的鳞片上闪过丝丝电弧。

    有些地方已经皮开肉绽,肆虐的电流直接将溢出的血液蒸发。

    它的前爪在坚硬的地面上留下道道爪痕,半开的血盆大口喘着粗气,长而有力的巨尾晃动着,像一根铁鞭。

    “吼吼吼~~~~~”

    青甲巨兽嘶吼着,吐出阵阵罡风,那些堪比中阶风盘的强劲气流旋转起来,带动那些地面上被破坏的石块沙粒。

    最的石头都堪比成人拳头,最大的可以比拟牛犊。

    这些快速移动的石块威力可以媲美炮弹,它们迅速包围清秀青年,上百块岩石碎块从四面八方飞来,危机重重。

    徐晃神色自若,只见他的手掌上浮现耀眼的紫色光辉,一颗宝石般瑰丽的灵种跳跃着,那些四周的雷元素都受到刺激,变得高度活跃。

    “霹雳-魔山-千针!!”

    徐晃手掌里的电弧迅速压缩,原本拇指粗细的雷电蛇变成牛毛细雨般的雷针,成百上千。

    随着他一声令下,这些雷针爆射而出,直接刺穿那些坚硬的石块。

    雷针是徐晃利用自己的雷系灵种“魔山”的特性-压缩,开发出来的绝技。

    虽然碍于修为偏低,不能直接压缩整个中阶的霹雳,但单个雷针的威力也不俗。

    只要产生足够的碰撞力,瞬间爆炸的雷针可以媲美初阶魔法-雷印。

    雷针具有很强的穿透力,也许对于皮糙肉厚的妖魔不明显。

    但如果对象换成人类,或者比较脆皮的“法师类”妖魔,刺穿骨肉,在柔软脆弱的脏器间引爆数个初阶雷印威力的雷针……

    那下场,恐怕不打马赛克都不能直视!

    一根也许远远不够,但数十根散弹式的雷针却可以直接粉碎石块。

    他不必应付所有方位,只需要瞄准一个方向突围就可以了!

    青甲晰龙徐青也明显看出徐晃的动向,它四足同时用力,强壮的身躯直接飞扑,在半空中蜷缩成球状。

    那些爆射的雷针也许可以刺穿岩石,却难以撼动它的钢铁之躯!

    直接硬抗近百根雷针,青甲晰龙降落在地面,借助余力一路翻滚,留下一尺多深的沟壑。

    它舒展身躯,前爪用力扎入地底,强迫自己停滞,然后再次猛扑,直取徐晃!

    在徐青抵抗雷针到再度飞扑的空档期,徐晃已经成功描绘出中阶风系魔法-风盘。

    他的先天天赋是元素亲和,衔接星子的速度比普通法师快一倍,因此也有空余布置其他魔法。

    青甲晰龙看见那道强劲有力的风盘,神色凌然。

    它猛的转身,强壮有力的龙尾直接和风盘对撼,钢铁巨尾发出一阵轰鸣,原本势头强劲的风盘也削弱几分。

    “霹雳-电爪-飞擒!!”

    徐晃的瞳孔里电光四射,七七四十九颗星子并没有按照固定的顺序排列,而是被部分重组,一些星子互相错位,形成一道雷霆巨爪,其形状神似鹰爪。

    徐晃一直都在尝试形成新的魔法排列,可真正实践起来可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成功的。

    早在他觉醒雷系成为魔法师前,就已经对星子排列顺序有过各种假设,成百上千。

    可是大部分都是空谈,根本无法运用,还有一些会因为无法掌控产生元素暴走,差点要了他的命……

    直到现在,他能够运用的新魔法只有三种,雷系两个,风系一个,还都是踏入中阶后才能慢慢掌握的。

    那道几乎堪比青甲晰龙庞大身躯的雷霆巨爪呼啸而至,恐怖的压迫感让徐青都不敢轻易硬接这一招。

    “吼吼吼!!!!!”

    青甲晰龙坦克般强壮的身躯在岩石地面上阵阵肆虐,轮盘般的脚掌踏碎地面,留下无数细长裂痕。

    层层叠叠的践踏让它面前堆砌起高高的碎石围墙,随着它鳞片上浮现的梵文状符文,那些松散的碎石逐渐聚合,变成厚实紧致的岩墙!

    “轰隆隆~~~~~”

    雷霆巨爪和厚重石墙相互冲击,强烈气流向四处飞溅,徐青的身躯一阵晃动,徐晃更是直接被吹飞在半空。

    不,与其是被吹飞,倒不如是他在借力!

    徐晃在半空中,头渐渐朝下,修长结实的右腿上凝聚着浓厚的风元素魔能,那些青色能量附着腿部,化为一道弯刀般的风刃,威力还在提升。

    “风盘-疾风-足刀!!”

    徐晃的雷系中阶魔法依靠手臂施展,可他的风系魔法却不然。

    风系在大多数人眼中,都不如火系或雷系来的残暴,似乎风系法师只适合当斥候,但这是个误区!

    每种属性都有自己的特性,火系高温和灼烧,雷系穿透和麻醉。

    而风系,除了灵活的移动外,高速的机动性还让它拥有恐怖的切割力!

    徐晃曾经听过一句话,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许多武术大家,追求的便是那种独步天下的速度。

    若是足够快,对手连出手机会都没有。

    若是足够快,一把三尺剑,开山碎石又算什么?

    腿部是人体肌肉最多的部位,力量可以达到手臂力量的三倍,甚至更多。

    用腿部施展中阶风系魔法,又会有多么恐怖的破坏力?

    徐晃没有注视地面上的青甲晰龙,他的右腿一偏,强大的风刃直接斜飞,在半山腰的地方留下五米多长,半米多深的巨大切痕。

    不难想象,如果这样的一招落到徐青身上,恐怕重伤难逃。

    不过这一招并不容易舒展,成功率不到五分之一,在实战里成功的只有一次。

    就是绝杀灰岩石狼的那一次,直接切断背脊骨,差点把战将级狼妖切成两截。

    威力是够了,可成功率太低,实用性不大,就徐晃现在的进度。

    起码还要大半年才能熟练掌握,那时候他的风系修为恐怕都达到第二级了……

    不过看着心有余悸的青甲晰龙,徐晃有种扬眉吐气的畅快。

    自从徐青突破战将级,实力暴涨,自己就没有赢过,23败4平。

    要不是自己修为有所提升,还开发出“疾风-足刀”这一强大绝技,还要被压迫很长时间的。

    毕竟,战将级的实力摆在那里,一队中阶法师不是吹的,就算个体实力不如自己,都可以车轮战,或者直接群殴。

    自己连一队中阶法师都打不过,更别打赢徐青那混蛋了!

    “哥今天心情不错,请你下馆子吃大餐!”

    徐晃看着四周狼藉的决斗场,无奈的挠了挠头,但随即释然。

    反正有土系的老大哥们维修,自己一个雷系加风系担心什么,只是不知道那些土系法师心里有什么吐槽。

    徐青恨恨地看着乐呵呵的清秀青年,咬牙切齿,它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拼老命的胡吃海塞!

    吃到他痛心,吃到他破产,就算知道徐晃是拿张叔家酒楼里的奴仆级肉块敷衍自己,也要吃他个几吨,起码宰他十万八万!

    如果吃撑了,大不了扣出来再吃,只要自己上了桌子,暴躁老男人就别想把自己拖下来!

    徐青心里暗暗得意,却没有注意到前面徐晃嘴角的一抹邪笑,他可是准备了猛料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