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王爷要出嫁〕〔我创造的万事屋〕〔无敌副村长〕〔指尖暖婚:晚安,〕〔回到原始社会做酋〕〔神君见笑了〕〔我的冰冷老婆〕〔我的白富美老婆〕〔美女总裁的铁血狂〕〔烈火救赎〕〔神秘老公惹不起〕〔美漫之道门修士〕〔天降鬼才〕〔奈何boss就宠我〕〔神豪的日常系生活〕〔从签到开始制霸全〕〔带着系统做巨星〕〔飨桑〕〔神仙的圈养生活〕〔佛系科技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法师之猎妖师 第五章 蛇纹邪蜥
    陆战看着自己的鲜血四溅,那个淤泥沼怪恐怖的咬合力直接粉碎他的腿骨,他被拖拽着失去重心摔倒在地上。

    就是那一刹那,他看见这个淤泥沼怪的真面目,咬住他右腿的是一颗毒蛇般鲜艳的头颅,身躯修长,四肢有力,身上的颜色以淡青为主,蔓延着扭动的纹路,像蛇一般,体格和水牛相当,并不算多么庞大。

    蛇纹邪蜥,一种唾液里含有剧毒的战将级妖兽,水陆两栖,可以在水里隐藏色彩,只有在阳光照射下才会显露鲜艳的体表纹路!

    陆战可以看见蛇纹邪蜥口腔里的剧毒唾液随着自己腿的伤口迅速入侵,在血管里,那些可怕的细菌会让他的肌肉组织彻底坏死,就算出色的中阶治愈系法师也无法挽救。

    那头邪蜥明显不可能放过他,看见陆战企图反抗,它松开腿直接扑向他的脑袋,咬碎头颅,这个男人就没有存活可能。

    千钧一发,覆盖青色鳞片的巨爪迅猛地拍向蛇纹邪蜥,但它的速度更快,它立刻舍弃陆战,化为残影去袭击其他法师。

    青甲晰龙徐青看见自己的攻击落空心生不满,尤其是看见那头蛇纹邪蜥躲避时,眼睛中透露的不屑和傲慢,它更是怒气冲天,一头四脚蛇竟然这么嚣张,还敢挑衅爷!

    陆战没有时间分心,看见自己腿已经开始溃烂,那些细菌可能已经顺着血管侵蚀他其他区域的身体。

    他几乎毫不迟疑,抽出腰间的短刀直接劈砍自己的膝盖骨,接连几刀,连同那些细血管一起切开,血流如柱,但他必须这么做。

    如果没有取舍,他失去的可能就不是半截腿,而是自己的生命!

    蛇纹邪蜥速度冠绝战将级妖魔,鲜有可以和它们比较速度的妖魔,尤其是陆地上的。

    那些初阶法师只能看见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们扑来,如果直面这头战将级的迅猛邪蜥,他们这些法师只可能被虐杀!

    “你的对手是我!!”

    数以百计的雷针从天而降,那些堪比初阶雷印的雷针也许不够对它造成有效伤害,但却可以打乱它的行动,同时激起它的怒火。

    蛇纹邪蜥看着那个驾驭风轨和自己对峙的人类青年,心中不屑感油然而生,以它的实力,中阶法师根本不可能有几个可以抗衡,单单凭借速度自己就可以绝杀他!

    “王叔,那些黑鳞虎纹鱼拜托你们清除,青你去帮忙宰了鱼怪头目,这头邪蜥交给我处理!!”

    徐晃看着距离自己不过二十余米的蛇纹邪蜥,如果相隔太远,他确实拿这头邪蜥没有办法,但是,只要它靠近自己,自己就可以让它跪下唱征服!

    “嘶啊啊!!!!!”

    看着居然想要单枪匹马和自己对抗的人类青年,蛇纹邪蜥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在部落里,根本没有谁敢于轻视它,没有!

    它扭动躯体,弹簧般爆射而出,二十多米的距离对它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看着那道已经无法被肉眼有效捕捉的迅猛身影,徐晃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扑面而来,如果没有那个,他根本不可能去试图挑战这个怪物!

    “行风-神行步!!!!”

    一颗绿宝石般的灵种从他的左手浮现,淡青色花纹弥漫他的双腿,他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前所未有的轻盈灵活。

    蛇纹邪蜥的袭击转瞬即至,徐晃双腿踏步,每步不过半米,但却灵活地避开了看似无法回避的袭击!

    这就是他渴望的风系灵种“行风”的特性-神行步,这是一种爆发力十足的特性。

    原本他还以为下订单后起码三天才能到货,没想到回家洗个头就看见穿快递服的哥把包裹送到手上了。

    看着那位风系哥健步如飞,一溜烟就没影了,徐晃不得不感叹顺丰果然够快,风一样的感觉啊!

    徐晃趁着出发前的时间,吸收了那颗灵种,虽然他刚刚获得,开发不足,移动范围局限在区区几十米。

    但在这个领域里,他的移动速度可以提升1.5倍,勉勉强强和邪蜥的袭击速度持平,除了太耗体力,不能长距离使用,基本没有缺陷。

    他的持久力没问题,但瞬间爆发力却欠缺,也就是加速度提升速度较慢,在遇到那些迅猛的妖魔时,这种短板会让他死亡的几率大大提升!

    对徐晃而言,拥有一颗提升短距离爆发力的风系灵种,比拥有一颗破坏力十足的雷系灵种还要难得,关键时刻能够多一分生存机会。

    蛇纹邪蜥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却惊讶地发现那个人类避开自己的致命袭击。

    它自然看见那颗风系灵种,这个人类突然提升的速度,肯定是依仗那颗灵种,但这种借来的力量不可能持久,自己倒要看看他能够支撑多久!

    蛇纹邪蜥开始不断追逐徐晃,每一次徐晃都是侥幸逃脱,他和邪蜥之间的距离还不到三米,在其他人眼里,只能看见两道身影不断交错,却根本无法看清具体情况。

    邪蜥一次次撕咬,每一次都差一点点,但它可以感觉到,越来越接近,那个人类快要支撑不住了!

    徐晃看见蛇纹邪蜥眼中的冷意和讥讽,他确实感觉到高强度移动带给身体的负荷。

    不单单是魔能的消耗,更多的是体能的流逝,腿部的酸痛感已经逐渐波及其它部位,身体的灵活度在短短几分钟内大大降低!

    “还愣着干什么,干它啊!”

    徐晃眼看着蛇纹邪蜥杀气四溢地扑来,扯开嗓子就大吼。

    邪蜥以为是这个人类的阴谋诡计,冷笑着张开溢满剧毒唾液的血口冲过去。

    不料一只巨大的脚掌从它身体的左侧扇来,直接将它拍飞,在半空旋转好几圈,嘴里的獠牙直接吐飞七八颗。

    蛇纹邪蜥头昏眼花,在地面上好一阵才恢复过来,结果就看见那头青甲晰龙满脸不屑鄙夷的看着自己,那表情和自己之前看它的时候如出一辙。

    以牙还牙,蛇纹邪蜥的表情像吃了苍蝇一样臭,尤其是听见那个人类调侃的声音时,它色彩斑斓的脸完全变成猪肝色。

    “你以为我真的会和你单挑啊?我才没那么傻,那些黑鳞虎纹鱼都被收拾干净了,对付你还不是轻而易举,送你一句,群殴才是王道!”

    徐晃看着远处连同鱼怪头目堆砌起来的山,玩味地阴笑。

    陆战老爷子受伤,把自己这些后辈的血性都逼出来了,特别是王乐,那中阶魔法完全不要命地释放。

    烈拳,地刹,九宫,一个接一个,就算火系在水里不占优势,但持续的高温炙烤却几乎让河水沸腾,那些身处水中的黑鳞虎纹鱼几乎全军覆没。

    而那头鱼怪头目,在两个暴走中阶法师,五个拼命三郎式的初阶法师和一头满心想着生鱼片大餐的馋嘴龙的联手群殴下……

    连100秒都没有坚持住,果然不算真男人。

    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步入这群狡猾人类的包围圈,蛇纹邪蜥开始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冷汗。

    它的四个方向,三个中阶法师加一头青甲晰龙,还有四个初阶法师当助手,唯一的弱点就是那个被自己咬伤半截腿的老家伙,他正被一个年轻的人类搀扶着。

    邪蜥几乎没有犹豫,冲破那个冰系法师的封锁,硬抗一记冰锁和一招火滋-炸裂,悍不畏死地冲向陆战。

    竟然逃无可逃,那自己就用那个老家伙当筹码威胁这些人类,很明显这个老家伙在他们眼里分量不轻!

    “地波-陷落!!!”

    那个搀扶着陆战的年轻法师看见蛇纹邪蜥杀气腾腾地冲刺而来,脸色苍白,但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掌握住他,他看见陆战老爷子平和的脸庞,心中的恐惧瞬间减弱几分。

    没错,他应该相信自己的同伴,陆战老爷子身受重伤,都敢于以身犯险,自己一个年轻气盛的青年为什么要怕!

    蛇纹邪蜥明显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有这样一招,它也深陷泥潭,而且相比裂巨蜥头领,它的身躯几乎完全被淹没。

    如何是普通的沼泽,它完全来去自如,但这个泥潭给它的感觉只有束缚和压抑,它的恐慌不断加剧,当看见那些威力强大的中阶魔法在它头顶凝聚,它内心深处的恐惧无以复加!

    “烈拳-九宫!!!”

    “冰锁!!!!”

    “霹雳!!!!”

    王乐,徐晃,还有那位冰系中阶法师都使出自己最强的力量,吼声如潮。

    就连那几个初阶法师也受到感染,一时间,火滋-炸裂,冰蔓-凝结,雷印-鞭策,都脱手而出,能够参与猎杀一头强大的战将级邪蜥,哪怕只是磨破点皮,也对他们是莫大的荣誉。

    蛇纹邪蜥的皮肤很光滑,对于大多数魔法都有削弱作用,但是……

    它也经不起一群法师的狂轰滥炸,硝烟散去后,那头邪蜥已经变成焦炭,要不是还要采集异骨异血,王乐他们恨不得把它挫骨扬灰!

    …………

    “蛇纹邪蜥的剧毒唾液不单单来自它们口腔的细菌,还有舌骨内部那颗毒液宝珠,多亏你拖延住它,我们才能放心的歼灭黑鳞虎纹鱼群,这颗宝珠就算是你的酬劳,其余的收获还是按劳分配……”

    王乐带着橡胶手套,拿着手术刀心翼翼地切开蛇纹邪蜥的舌头,用镊子从其中夹出一个龙眼大的翠绿圆珠,装进一个密封塑料袋。

    “这颗毒液宝珠的剂量,至少可以毒杀四头和邪蜥同级别的妖魔,如果准备充足,就算是较为弱的统领,也可以下手,你要是出售,起码百来万!”

    王乐把这颗珍贵的毒液宝珠递给徐晃,但徐晃不打算出售,这种宝贝当然要留着以后备用。

    而且这头棘手的蛇纹邪蜥带给他们的,可不止异血,异骨和毒液宝珠,还有一颗完整的精魄!

    这个精魄品质比自己猎杀的那头灰岩石狼好不少,听王叔,这头邪蜥也就刚刚成年,实力就媲美大战将级别,天赋不俗,如果拍卖,起码也是2000万起步。

    只是山脉里的蛇纹邪蜥基本都归属于一个部落,头领是一头大统领级别的凶残巨蜥,曾经有不少猎人折损在它们手里,蛇纹邪蜥和牙狼镇可以是世仇。

    这只邪蜥天赋很高,在部落里地位肯定不低,不知道为什么会和一群黑鳞虎纹鱼混在一起……

    不过王乐不会担心那群邪蜥寻仇,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镇子里几个高阶法师可都提防着它们,就算杀的是蛇纹巨蜥酋长的后代,又怎么样?

    相比无妄之灾,王乐更担心陆战老爷子的伤势,他仔细检查了老爷子砍断的右腿……

    基本没治了,那半截腿已经坏死,就算治愈系可以断肢再生,那种级别的法师也不是他们能够接触的,就算筹够钱也不可能,他们怎么可能在乎一些中阶法师的伤呢。

    “陆老爷子,你这伤,恐怕以后只能安装假肢了……”

    王乐还有半句话没出口,失去半条腿,陆战老爷子的猎人生涯也就算到头了,他不可能像原来那样和他们一起猎妖了。

    “看样子我的猎人生涯到头了啊,哈哈哈!!”

    陆战老爷子突然放声大笑,让王乐等人以为他可能受到打击精神失常。

    “我很好,本来我也早打算退休,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这头邪蜥咬碎我半条腿,也算给我这个机会!”

    陆战老爷子笑完之后就恢复常态,他神情严肃,握着王乐的手,语重心长地道。

    “我年纪大了,都快花甲的老头子了,连孙子都已经上学了,家里的儿女都已经成家立业,不希望我这个当爹的整天在野外猎妖,让老伴和一大家子人提心吊胆……”

    “断条腿也好啊,我老了,连发现一头潜伏妖魔的眼力都没了,以后难保不会拖后腿,我拖延不,就是放不下队伍,放不下几十年的猎人生活,放不下啊!”

    陆战老爷子抚摸自己爬满皱纹的额头,看着那些自己看着成长起来的鬼头们,心中充满不舍。

    “老爷子,你只要愿意,这个队伍永远有你的位置,你永远是我们的主心骨!”

    王乐握着这位带领自己进入猎人世界,在自己生活里亦师亦友的老人,热泪盈眶。

    “我还能动,虽然当不了猎人,但我的修为,当个教官去训练些新兵绰绰有余,我只要还能动弹,就总能为社会做点什么……”

    陆战老爷子也许退休了,但他是带着骄傲和荣誉金盆洗手的,一日之内,三头战将级妖兽,这是他几十年猎人生涯里鲜有的辉煌!

    “老爷子,你是我半个师傅,徒弟没有什么孝敬您的,这次的收获,我那份分给你一半!”

    不止王乐,其他的队友也纷纷附和,王乐也许是队长,但这么多年来,队伍的灵魂都是陆战老爷子,王乐心中,也一直对他有所依赖。

    “一群兔崽子,以为我穷的叮当响吗,我还要你们的钱,想多了,要再提,别怪老头我翻脸!”

    陆战看起来怒气冲冲,但随即就豁达地开怀大笑,他一把搂住王乐,其他队友也抱在一起,拖上了徐晃和徐青两爷子,一大群人围着一起,有哭有笑,但都是赤诚的幸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