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新娘亿万老公〕〔带着智能系统去修〕〔香祖〕〔三世道主〕〔旧日盗火者〕〔末世修改计划〕〔山上有道〕〔镇光司〕〔我不是恶魔〕〔我的原主过于给力〕〔武御玄黄〕〔科技入侵神话时代〕〔脱贫总动员〕〔网游之越娘就越强〕〔深夜异闻〕〔祖安勇者〕〔超神制卡师〕〔我真的太美了〕〔妃你勿嗜〕〔云倾北冥夜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法师之猎妖师 第八章 蜘蛛切
    “咔嚓咔嚓~~~~”

    一道道锋利迅猛的气刃掠过那些两人合抱的树干,寻常刀具难以深入分毫的铁木上布满细长的切痕,相互交错。

    下一秒,那些原本静静伫立的铁木四分五裂,变成一地的碎木块,切口光滑平整。

    “呼~~~~~”

    徐晃站在十几颗铁木树中央,双眼微闭,长舒一口气,将锋芒毕露的蜘蛛切收回刀鞘里。

    看着四周那些坚硬的铁木树干碎裂一地,他露出满意的神情,这样的斩击如果施加在妖魔身上,就算战将级也要避其锋芒。

    他舒展四肢,身体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快速移动时排汗系统运行缓慢,但他停止后,身上散发出热气,温热的汗水顺着背脊流动,浸湿了他宽松的外套。

    休息一阵,他喝了几口水,简单吃了些易于吸收的食物,将自己产生的铁木碎块清理,然后就双腿交叉坐在地上,用干净的白布擦拭自己的斩魔具。

    蜘蛛切,是他给自己的斩魔具起的名字,似乎很多猎人都喜欢给自己的武器命名。

    他取这个名字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因为取材于鬼脸魔蛛,是蜘蛛,另一个原因,他对于自己原来世界的某个拖沓老贼一直心怀怨念,而且有现成的为什么不用,他可是个取名鬼(fei)才。

    距离张叔离开已经两天了,酒楼的生意正常运行,整个牙狼镇也没有因为为数不多的高等战力消失一个而惊奇。

    毕竟,日子还得继续,不管缺了谁,世界不都还在运转,他们还是要关心柴米油盐,关心哪些东西涨还是跌了,关心一些鸡毛蒜皮但是关乎切身利益的事……

    清魂山脉虽然在国内名不见经传,但好歹也算是秦岭的分支,有不少战将级乃至统领级的妖魔,把怀义叔搁在清魂山脉深处,虽然不至于单枪匹马,但如果遭遇那些统领级大妖……

    那可都是部落酋长级别,手下战将不少,奴仆级更是一抓一大把,单打独斗怀义叔可能打得过统领级,但敌人要来“妖海战术”,再强大的高阶法师也耗不过。

    镇长也是一位修为高深的高阶法师,主修水系,他肯定知道张叔此去凶险。

    但徐晃旁敲侧击询问时,镇长看起来都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似乎觉得就算遭遇山脉深处的部落,怀义叔也可以全身而退……

    简简单单的早晨,又整理了自己的斩魔具,徐晃开始徒步跑。

    自己现在练刀的地方距离牙狼镇1.5公里,途中凹凸不平,他在不使用魔法的条件下,一步步跳过沿线那些巨大的岩石,每一次跳跃都是对身体协调力和肌肉力量的考验,每一块岩石间距不同,需要的发力也不一样。

    怀义叔告诉过他,一个合格的法师,不可以过度依赖自身的魔法。

    法师有致命的缺陷,那就是近战能力很菜,基本上,普通的魔法师都要和妖魔保持安全的施法距离,一旦妖魔越过安全界线,他们就会被撕成碎片!

    通常,人类魔法师对付近距离厮杀的妖魔有三种应对措施。

    第一种,用魔具把自己武装到牙齿,例如赵家集团二少爷赵满延那种龟壳法师,你永远不知道他身上有多少防御魔具。

    当遇到这种走神壕之路的氪金大佬,大多数妖魔都啃不动,只是,那毕竟要拼家底,像徐晃这种勉强糊口的穷光蛋……也就想想而已。

    第二种,也是最现实的,拼修为,魔法师的素质虽然比不过同级别妖魔,但随着修为提升,身体素质也会渐渐增强。

    特别是那些踏入超阶行列,领悟超然力的**师们,千奇百怪的超然力,很可能赋予他们直面抗衡大妖的强大体魄,例如莫凡那种以雷霆为骨的怪胎,体魄强得恐怖!

    最后一种,就是天赋异禀,不管什么种族,总会蹦出几个妖孽,不能用正常眼光衡量。

    在他记忆里,后期出现的涛爪魔就是龙王蚁的至高统帅,当初让他大跌眼镜,毕竟图腾玄蛇,霸下,海东青它们也不过是至尊君主。

    不过这也侧面明,人类里面也是可能会有,那种可以生撕大妖的怪物,但是那……真的要吃天赋!

    徐晃不觉得现在的自己和以上三种情况沾边,但是他还是要锻炼体魄,也许他不能抗衡妖魔,但他未来的敌人可不止是妖魔。

    黑教廷,魔法协会,异裁院……

    黑教廷自不必,里面的家伙基本都是杀而后快的人渣,见一个杀一个。

    而亚洲魔法协会,尤其是后来苏鹿掌权后,可以黑暗堕落的邪力已经逐渐侵蚀这个庞然大物的根系。

    就连一些正直的法师,为了不被迫害,也选择对苏鹿及其爪牙的恶行沉默不语……

    至于异裁院,徐晃不能武断认为,这个和圣裁院并驾齐驱,象征着人类至高权威的机构已经腐朽。

    但他们有些人,不分青红皂白,就给那些“异端”宣判死刑,只因为他们拥有让异裁院忌惮的力量……

    可是,像秦羽儿那样的人,本性善良,如果可以宽容一些,多给她一些时间,不用异类的目光打量她,也许她可以掌握自己与生俱来的强大力量,成为捍卫人类的中流砥柱……

    可是,她死了,为了救赎斩空,也为了让自己解脱,她选择和已经化身古老王的斩空在圣城的天空中缓缓陨落。

    而世人,却没有给这对不幸的恋人应有的尊重,他们只是觉得世界上,又少了两个后患无穷的恶魔,他们的赞歌,只奉献给伟大的天使……

    徐晃不会松懈自己的修炼,现在的每一滴汗水,都可能是未来的每一丝希望。

    如果他真的能够拥有怀义叔那样出色的格斗术,就算是高阶法师,他都有自信能在近身后将他们分筋错骨!

    修炼体魄的艰辛比修炼魔法还要艰苦,他曾经不止一次肌肉拉伤,最严重的一次,他的双腿肌腱受损严重,哪怕有治愈系法师的治疗,他也在床上躺了一周。

    躺在床上,双腿缠绕厚厚的绷带,疼痛难耐,彻夜难眠,那是他饮酒最频繁的时间,只有用酒精麻醉自己的神经,他才会觉得好受些。

    那个时候他心中萌生过放弃的念头,但他最终还是挺过来,继续自己昼夜不息的训练。

    如果一开始支撑自己修炼的动机是深不可测的海洋神族,是对于守护亲人朋友的誓死决心。

    那现在,他的动机不再那么单纯,他的心中,开始酝酿不甘,他不想泯然众人,不想荒废自己的生命,他想要成为强者,他的内心深处,已经产生对于魔法的固执追求,他想要……

    去抵达魔法的顶峰,去俯瞰整个世界!

    …………

    杭州市直属魔法高校,随着放学铃声响起,成百上千的魔法学徒们鱼贯而出,一路上有有笑。

    那些早就在校门口等候多时的贩和街道两侧的商家精神一振,热情的招呼自己的财主们去消费。

    各种吃的气味混杂在一起,浓稠刺鼻,但那些老顾客早已习惯,他们三五成群去光顾自己觉得不错的店铺,如果有土豪愿意结账,吃白食的“狐朋狗友”那都是举双手赞成。

    徐晓琪背着书包,绷着精致的脸,余怒未消地走出校门,一些原本还想过去和女神打招呼的男生看见她煞白的脸庞,一个二个都吓得六神无主,马上就跑没影了。

    徐晓琪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她气那个笨蛋哥哥自作主张,给她买了盾魔具和星尘法器,那可都是钱啊!

    更让她生气的是,她打售后电话给商家要求退货,电话里的接线人员就回了八个字,一经出售,概不退货!

    她当时就和炸毛的猫一样,柔顺亮丽的齐肩长发直接竖起,妈妈看见她那副表情,还以为她中邪,差点昏过去。

    她过多少次,有学校支持自己,自己的修炼资源不用他管,星尘法器,自己又不是申请不到,他为什么要拿自己的血汗钱给自己买一个!

    也许很多人觉得,对于中阶法师,百来万不算什么,自己学校很多老师,那都是开着价格不菲的豪车,住着风景别墅,但哥哥不同。

    他是个朝不保夕的猎人,他的职业伴随难以预测的危险,他赚的每一分钱都可能沾满他自己的鲜血,他究竟受过多少伤,伤的多重,自己根本不敢去想,爸妈也不敢去想。

    在自己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时候,她时常听见隔壁房间,父母的叹息声,他们对哥哥的担心,只会比自己更重,但他们很少在自己面前袒露,因为他们也不想自己的女儿担心。

    徐晓琪心中五味杂陈,她很幸运,有一个这么关心自己的哥哥,但她还是认为哥哥应该把钱花在他自己身上,他太需要钱了。

    “晓琪,干嘛苦着张脸啊,你看那些男生可都被你吓跑了,老是生气会长皱纹,就不漂亮了!”

    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掌拍在徐晓琪的肩膀上,她回头,看见自己好朋友白皙的脸庞上挂着微笑。

    “张岚,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生气的……”

    听见好朋友的话,徐晓琪漂亮的脸蛋露出苦笑,但心中的怨气确实消解一些。

    “我看啊,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要是有一个这么体贴入微的哥哥,睡着也能笑醒,你哥哥有实力,有颜值,还这么温柔体贴,简直是我梦中的白马王子,干脆你把你哥哥介绍给我,我们就亲上加亲了……”

    张岚的脸上写满花痴,但也无可厚非。

    她家里虽然经商,也算有些资本,但让自家老爹花上百万给自己购置盾魔具和星尘法器,他打死也不会同意。

    徐晓琪哥哥的照片自己可是在她的微博上看见过,一家四口在华山合影留念,那可是真正的细腰长腿的大帅哥。

    现在有一个这么优秀的男神还单身,还是自己好闺蜜的哥哥,近水楼台先得月,自己不争取一下,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你省省吧,我都怀疑我哥他究竟喜不喜欢女孩,你就别瞎胡闹了……”

    徐晓琪想了想自己哥哥对于女孩的态度,他貌似更喜欢二次元,算半个伪宅。

    “难不成你哥哥他!啊啊啊,我内心深处的腐/女之魂在熊熊燃烧啊!”

    张岚明显会错意,又开始发疯,徐晓琪适时给了她一记暴击,把她打回常态。

    “咳咳咳,别这些,我想找你去西湖玩,去吗?我听那边有人在夜晚,看见过很大的蛇,那种可以盘踞高楼大厦的摩天大蛇!”

    张岚兴奋的道,想要拉自己好闺蜜一起探险。

    “你傻吧,我们在安界里面,如果真有那么大的蛇,民众早就闹翻天了……不要做白日梦了!”

    徐晓琪翻着白眼,满脸都是怀疑。

    张岚平日里就喜欢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也不止一次拉她去探险,结果都是无功而返,还险些被保安当偷押送派出所,是出示学生证还有家长的保证才幸免于难。

    现在她又打鸡血想要去西湖找什么大蛇,她会相信吗?

    按道理来,徐晓琪只会嗤之以鼻,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不是空穴来风。

    稀里糊涂,她就又上了贼船,张岚奸计得逞,蹦蹦跳跳地坐上自家的豪车返回近郊区的家,留下自己的闺蜜在校门口发呆。

    徐晓琪缓过神来,街上的人流量已经少了很多,一些贩甚至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看看手表发现时间不早了,她迈开腿向车站跑去,可脑海中还是那个挥之不去的西湖巨蛇。

    “真的会有那么大的蛇吗?”

    她心里还是有点怀疑,但想要去亲眼见证的念头越看越强烈,她不由自主的上网搜藏,但一无所获。

    恍惚间,她记起自己几天前似乎看见一个网友发布的照片,弥漫雾气的西湖里,巨大的黑影扭动着,看不清真面目,后来她再次翻阅时,那些照片已经被删除了,让她有些失落。

    不管那究竟是什么,她都要看一看,徐晓琪下定决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