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人比我更懂联盟〕〔重启白银时代〕〔三国之随身魔法塔〕〔九叔的掌门大弟子〕〔天才酷宝:总裁宠〕〔天医神尊在都市〕〔陈思梵慕诗语〕〔最难不过说爱你〕〔我在黄泉有座房〕〔修仙我靠集五福〕〔高武通神〕〔我夺舍了大师兄〕〔蒋先生的小娇妻〕〔美食从和面开始〕〔公子实在太正义了〕〔垂钓之神〕〔从1983开始〕〔我的师傅很卑鄙〕〔猛卒〕〔我乃玉虚大师兄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法师之猎妖师 第九章 风雨前的宁静
    周星宇站在厨房里,看着热水壶里渐渐冒出水汽,等到水开后,他拿出茶杯,撕开一包绿茶的包装纸,用稍稍冷却的热水冲洗一下茶叶,倒掉掺杂茶垢的热水,等了一会,让水壶的热水达到适宜温度,才往茶杯里倒水。

    他注视着窗外,圆月当空,现在的镇,大多数居民已经安然入睡,只剩下一些巡逻队还在边界戒备妖魔的袭击。

    毕竟,就算牙狼镇看起来繁荣昌盛,人来人往,但这里处于清魂山脉,划分在军队的防线之外。

    如果遇到妖魔袭击,军法师不能及时赶到,就只能依靠镇子自身的魔法师和妖魔抗衡。

    当这个镇子的镇长真的不容易,他要忧心很多事情,总是失眠,脑海里每时每刻都是繁忙的要务,就像现在,他又睡不着,只能半夜爬起来泡茶喝,提提神。

    他现在因为清魂山脉的妖魔暴动而头疼,如果是普通的妖魔潮还好,牙狼镇猎人云集,有不少厉害魔法师,几百年的历史中面对妖魔袭击的案例不胜枚举,有丰富经验。

    但这次不同,这次暴动的始作俑者是那头老蜥蜴,十年前就是大统领的它可是是牙狼镇的死敌,上一任镇长就是死在它的手里,而那位正值壮年的镇长就是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于公于私,他都没有理由不杀死老蜥蜴报仇雪恨,但老蜥蜴这十年来心谨慎,镇子派出的队伍每次伤亡不,却都无功而返。

    能够对付老蜥蜴的只有高阶法师,可清魂山脉深处统领级不在少数,而牙狼镇的高阶法师却屈指可数,跑进妖魔的大本营是极其愚蠢的。

    这一次,老蜥蜴突然有动作,牵动了镇子上所有知情者的神经。

    张怀义已经亲自出马去调查状况了,但是周星宇心里依旧没底,他对老张能够全身而退有信心,但他很在意,老张究竟会带回什么样的信息?

    老蜥蜴会不会真的,踏足那个恐怖的境界,加封君主!

    虽然它的血统只是伪龙,但先天不足可以靠后天机遇弥补,如果它真的有奇遇,冲击了君主级……

    那不单单老张无法抗衡,整个牙狼镇都会面临灭顶之灾,那自己这个没有保护好镇子的镇长,就成了千古罪人,如果他真的在妖魔暴动里牺牲,他没有颜面去见自己的兄弟!

    周星宇回过神,他拿起已经温热的茶杯,灌了一口茶,心烦意乱,他根本没有尝出这茶水有什么味道。

    把茶杯粗暴地推开,他拿出一根黄鹤楼,拿打火机点燃,心情不好,就抽根烟,这几乎成了他的习惯,有一次他心情极度糟糕,手里的烟抽个没完,回过神烟盒已经空空如也。

    “心情不好,抽烟可是要有烟友才尽兴……”

    正在抽烟的周星宇突然一愣,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他转过头,看见窗口不知何时已经钻进来一个男人,蓬头垢面,身上的衣服沾满泥土,满脸胡渣不知道多久没剃了。

    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三更半夜闯入别人家,十个有九个都会把他当贼,但周星宇看见这个邋邋遢遢,像野怪的男人,原本焦虑的心顿时一振。

    “老张你终于回来了,情况怎么样!”

    这个看起来狼狈不堪的男人就是酒楼老板张怀义,他接手了去打探老蜥蜴动向的艰巨重任,一走就是半个月。

    看他那个样子,这半个月肯定风餐露宿,衣服还是走时候的衣服,已经发臭了,以他的德行,恐怕也不见得会有闲工夫整理仪表,身上的汗臭让向来爱干净的周星宇胃里翻江倒海,但相比镇子的存亡,他忍了!

    但张怀义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他走近周星宇,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把茶水一饮而尽。

    舔了舔干枯的嘴唇,他觉得不解渴,干脆拿起水壶直接牛饮,看着半壶水被他牛饮下去,周星宇也只能干瞪眼,看得出来老张相当狼狈。

    “呼~总算喝到一口干净的水了,这半个月老子感觉自己都快退化成野人了!”

    张怀义一屁股坐在周星宇对面的板凳上,长舒一口气,然后就骂骂咧咧上了。

    这半个月的日子真的不是人过的,为了赶时间,他几乎什么都没带,为了避免被发觉,他就连烤点吃的都得心翼翼,一个地方他硬生生蹲了五天,差点就蹲废了!

    “情况怎么样?”

    周星宇不想听老张抱怨,他的野外生存能力有多变态他会不知道,当初服兵役时,就算是树皮草根张怀义他都能消化,真怀疑他的胃是什么做的。

    “老蜥蜴谨慎得紧,它肯定察觉到我的气息,每一次都派出大量的妖魔对我围追堵截,为了安全我老早就把那些斥候撤了,你应该已经让镇子里的治愈系法师给伤员疗伤了吧!”

    看见周星宇点头,张怀义趁机抽出一根烟用火滋点燃,在自己老朋友咬牙切齿的表情下,美滋滋的抽起来,还不忘一句好烟。

    “那个老蜥蜴溜得快,我很难掌握它的动向,我们两个连照面都没打过,但以它的个性,不打没把握的仗,它不敢轻举妄动,很可能是觉得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够把我们吞并,我猜它十有**没有突破君主,要不然早杀上门来了!”

    “不过这只是猜测,老蜥蜴究竟修为达到什么境界我不准,但它再蹦跶也不过是伪龙,血统限制了它的上限,清魂山脉的底蕴不足以诞生君主,它要想突破,最大的可能就是给自己血脉提纯,所以,它需要高血统的同族!”

    到这里,张怀义声音一顿,周星宇若有所思,突然他联想到前段时间的一件事情,惊愕的道。

    “难道是王乐他们杀掉的那只蛇纹邪蜥!”

    不会这么巧吧,如果老蜥蜴真的需要靠同族高血统的后辈提纯自己,而王乐他们又恰恰可能杀掉了一头对于它很重要的后辈,那就几乎毁掉了它至关重要的一步棋。

    他不相信这样天赋异禀的邪蜥,老蜥蜴部落能有几个,也许就是因为失去提纯血脉的宝贝,老蜥蜴才会冒着被人类盯上的风险开始活动。

    “你别想太天真了,失去一头让它步入君主的蛇纹邪蜥,老蜥蜴又不是没有其他办法对付我们,只要它超出统领级的极限,哪怕只是亚君主,也可以威慑清魂山脉,聚集所有的妖魔部落,它照样可以对我们宣战,我这些天所见所闻,不少几年前还可以和它叫板的霸主们都已经向它投诚了,它现在到处招兵买马,离拿我们杀鸡儆猴,树威的日子不远了!”

    看着自己的老朋友有些放松,甚至因为一头蛇纹邪蜥被杀掉就感到庆幸,张怀义毫不留情地给他浇了一瓢冷水。

    “那怎么办,老蜥蜴突破君主级,我们打不过,没踏入君主,聚集清魂山脉大部落也可以把我们移平,这还怎么打!”

    周星宇才缓过一些,却被老朋友随之而来的话敲懵了,情绪低落,他又拿出一根烟,张怀义替他点燃,两个中年大叔就吞云吐雾起来,气氛压抑。

    “不要那么悲观,我们非要等老蜥蜴打上门来吗?为什么不主动出击,趁老蜥蜴准备不足,打它个措手不及!”

    隔着浓浓的烟雾,周星宇只能看见老张的眼睛,目光如炬,即使在黑漆漆的客厅,也那么耀眼。

    “得轻巧,牙狼镇有多少战力我比你清楚,你觉得就我们几个还算有点实力,其他的人能够对付统领级吗,扎堆都不够杀!”

    听见老张的主意,周星宇不假思索就否决了,就算老蜥蜴有老张拖延,他们其他四个高阶法师最多对付三头统领。

    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单挑妖魔的,有两个高阶法师实力都不够,必须联手才能抗衡,更别斩杀统领级了,不死就不错了!

    “老张,你和我句实话,如果老蜥蜴真的突破君主,你有把握对付它吗?”

    周星宇看着一口气吸了半支烟,在烟灰缸里弹烟灰的邋遢男人,心里抱着一丝极力想要把握的希望。

    “正统君主可以打一队超阶法师,你觉得我可以打一队超阶吗?不被群殴就算好了!”

    虽然超阶魔法可以威胁君主,但2401颗星子才能衔接星图,比施展高阶魔法的难度大太多,施法时间也很漫长,如果没有队友掩护,几乎不可能在一头君主级大妖眼皮底下完成!

    “哎~,那怎么办啊,你!坐以待毙不成,主动出击实力又不够,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难不成就眼睁睁看着镇子毁掉,这个罪人我不当,就算死在老蜥蜴手上我也不当罪人!!”

    周星宇怒发冲冠,他直接用力拍着桌子,猛的站起身,桌上的烟灰缸,茶杯和水壶都一阵动荡。

    他背着手在客厅里来回踱步,右手手指上还掐着半截已经快要熄灭的香烟,眉头紧锁,面色铁青,头顶上因为情绪激动,汗水流个不停。

    “哎哎哎,我可没就我们几个孤兵寡将去送命啊,我敢这么,是因为边防线的军法师长官已经和我取得联系,这次突击,他们会派出支援……”

    看着老周来来回回走动,张怀义感觉自己眼睛都晃花了,他觉得必须补上一句,要不然老周一直这样发疯似的踱步,他眼睛就瞎了。

    “啥,军队要支援,你怎么不早,这话大喘气会吓死人的,你下次有话一次性完,不要搞这一套!”

    周星宇一把抓起老张这个混蛋的衣襟猛摇,嘴里泡沫星子都喷张怀义脸上。

    这个平日里温文尔雅,有文人风度的镇长是真的被气疯了,有这样话的吗,他的心里就像坐过山车,一上一下,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好好好,我知错了,但现在我们先聊聊镇子,如果真的开战,那些数量庞大的奴仆和战将级妖魔我们无法封锁,镇子肯定会遭到报复,我们现在就必须早做打算,把镇子上的老弱妇孺都撤离吧,军队应该能准备临时安置点……”

    张怀义自知理亏,等到老周情绪冷静下来,他连凌乱的衣服都没整理,严肃的道。

    “这件事情我早就考虑到了,镇子一直都有后备方案,就是为了应对这种艰难局面,只是有些老人家行动不便,而且人员撤退规模巨大,不是一两天可以完成的,我现在就安排下去,天一亮,就让疏散人员安排居民们紧急避难!”

    周星宇拿起自己的手机,拨打了镇子上几个关键人员的电话,在他们睡意朦胧甚至有些气恼的声音下,他冷静的明情况,那些人员知道情况,睡意全无,一个个慌慌张张穿好衣服,答应立刻开始动员队友。

    “老周,还有件事,我必须得到你肯定的答复……”

    看着一直拿着手机吩咐任务的老朋友,直到他挂断电话,张怀义目光复杂,但还是坚决地道。

    “什么,快点,我要去准备魔具,太久没有用,不知道那些斩魔具怎么样,我必须多做准备才能多牵制些统领?”

    有军法师加入,周星宇的心缓和许多,他开始计划如何对付更多统领,听到老张的话,也没怎么在意,只是敷衍的回答。

    “这次突击战,你留在镇子上,歼灭老蜥蜴和它党羽的硬仗,交给我们……”

    “放屁!我一个高阶法师留在后方,不去歼灭统领级,让你们去冲锋陷阵,我办不到!!”

    听见老张的话,周星宇一愣,手上一松,原本拿着的手机摔在地上,咔嚓一声,清脆的碰撞回荡在寂静的客厅里,他回过神,脸庞涨红,歇斯底里地咆哮。

    “我知道这样会让你觉得憋屈,但是你是镇长,是牙狼镇的精神领袖,你必须留下来!我是个只适合冲锋陷阵的大头兵,运筹帷幄和我八竿子打不着一块,但你可以,要是我们的封锁圈出现纰漏,让统领级妖魔袭击镇子,你必须挡住!!”

    张怀义也站起身,情绪激动,他望着怒不可遏的老朋友,大声咆哮着。

    “我知道十年前,老钱的死让你对老蜥蜴恨之入骨,恨不得亲手杀了它,但是镇子需要一个支柱,如果我们失败了,你就是牙狼镇最后的一道屏障……”

    张怀义拍着自己老朋友的肩膀,眼中泪花已经止不住,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老钱的英年早逝他也难过,但他必须冷静,两个男人间必须有一个冷静,不然谁还能做主。

    “老周,我们都是镇子的孩子,从吃着她的奶水长大,生是牙狼镇的人,死是牙狼镇的鬼,答应我,留在这里,记住,人在,镇在,人亡,镇亡……”

    看着自己眼前的男人声泪俱下,张怀义心如刀绞,他给了一个残忍的问题。

    是为报仇,抛弃镇子,还是为了同胞,镇守镇子,这对于老周,对于他自己,对于每一个生活在牙狼镇的人,都是难以抉择的。

    “我答应你……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一头统领……踏足我们的家园半步!!”

    周星宇抬起头,红肿的双眼还在流下晶莹的泪水,他颤颤巍巍地把手掌放在张怀义手上,一点点握紧。

    没错,他是一镇之长,他肩上最重要的职责,是守护生养自己的牙狼镇,是镇子上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如果老钱还活着,他也会选择用生命去誓死捍卫自己的故土,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连老钱真正想要托付自己的事,都淡忘了。

    十年前,他躺在自己怀里,奄奄一息时,颤抖的嘴唇里断断续续出的最后一句话,不就是,替我守护好牙狼镇……

    “啊啊啊啊~~~~”

    周星宇跪倒在地上,泣不成声,他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老钱临死前最在乎的,就是牙狼镇啊!

    “不管生也好,死也罢,这一天终究还是要来,老蜥蜴,我们两个,不死不休!!”

    张怀义看着已经黎明来临的清魂山脉,在山脉最深处,那头嗜血的恶魔已经蠢蠢欲动,不管它究竟有什么阴谋,多年来的恩怨,应该了断了……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