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人比我更懂联盟〕〔重启白银时代〕〔三国之随身魔法塔〕〔九叔的掌门大弟子〕〔天才酷宝:总裁宠〕〔天医神尊在都市〕〔陈思梵慕诗语〕〔最难不过说爱你〕〔我在黄泉有座房〕〔修仙我靠集五福〕〔高武通神〕〔我夺舍了大师兄〕〔蒋先生的小娇妻〕〔美食从和面开始〕〔公子实在太正义了〕〔垂钓之神〕〔从1983开始〕〔我的师傅很卑鄙〕〔猛卒〕〔我乃玉虚大师兄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法师之猎妖师 第十章 殊死一战
    徐晃盘腿坐在自己修炼室的地板上,手中拿着星云法器,吸收着从外界源源不断涌入的风元素。

    每个人冥想的时间都是有限的,都有自己的疲劳期,而修炼法器的作用就在于缩短这段“冷却期”,让魔法师在一天中,可以有更长时间冥想,提升自己的修炼进度。

    从五点起床,他在自己的修炼室里已经呆了三个多时,自从雷系突破中阶二级,徐晃就把自己的重心放在风系上。

    毕竟他的风系修为虽然扎实,但距离临界点还有不差距,就算他没日没夜苦修,保底也要三个月,如果没有星云法器,这个时间还要大大延长。

    徐晃渐渐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简单的甚至可以是简陋的修炼室,他呼出一口浊气,用手背揉了揉有些干燥疲惫的眼皮,从已经坐热的地板上起身,活动着麻木的失去知觉的双腿,让阻塞的血液循环。

    几分钟后,他走出狭的房间,走进一楼的厨房,从自己的双层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包装的培根,还有一盒已经喝了大半的牛奶。

    在煎锅里倒上油,打碎两个鸡蛋的蛋壳,看着清黄分明的鸡蛋在滚烫的菜油里煎至金黄,他用锅铲将鸡蛋放在洁白的餐盘。

    随后,他又煎了几条培根,把盒装的牛奶倒进玻璃杯,从消毒柜里拿出餐具,简简单单吃了顿早餐。

    不远处的客厅堪称凌乱,原本平摊整齐的毛毯裹成一团,沙发东倒西歪,桌子上的水果只剩下果核,拆开的零食包装袋散落一地,液晶电视的机顶盒还在闪烁,遥控板随意的扔在地上。

    徐晃用脚趾都知道这是谁干的,徐青那个熊孩子,它一定是知道自己有固定生物钟,十点必定已经洗漱完毕上床睡觉了。

    所以昨天晚上,它偷偷摸摸打开电视,调低了音量,洗掠了家里可以找到的所有零食,大摇大摆地躺在地毯上边吃零食,边看电视。

    打开液晶电视显示频,屏幕上显示的是《约会大作战》,徐晃下意识加大力度,遥控板差点就“因公殉职”。

    那个混蛋子,喜欢四糸乃喜欢疯了吗?那可还是个萝莉啊!

    就算偷偷摸摸补番也就算了,熊孩子竟然把自己才打扫干净的客厅又弄得一片狼藉,自己前天才做的大扫除啊!!

    徐晃眼神杀气凌然,恐怖的阴森黑气外溢,他冲回自己的卧室,拿起出鞘的蜘蛛切直接冲出房门。

    “嗷嗷啊!!!!!”

    徐青原本还在庭院里补熬夜通宵的瞌睡,听见房子里窸窸窣窣的响声,它漫不经心地睁开眼,结果就看见拿着锋利的太刀,面容如炼狱恶鬼的黑发青年面露凶光,看见它的位置,就发疯般扑杀而来。

    它瞬间睡意全无,全身上下的细胞不寒而栗,强烈的求生**催促它立刻撒丫子狂奔,它四肢用力,几乎不用助跑就跳跃过两米多高的围墙,向巷尾亡命逃窜。

    完了,自己要做亡命天涯,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了,这是徐青狂奔时唯一的念头。

    “臭子,老子今天不收拾你就……”

    徐晃骂骂咧咧地打开庭院的大门,原本凶神恶煞的脸瞬间僵硬,高举着蜘蛛切的右手下意识地放下。

    他揉了揉眼睛,不太清楚眼前诡异的状况,就连原本打算亡命天涯的青甲晰龙徐青,现在也在墙壁下,呆若木鸡。

    原本应该热热闹闹的街道现在冷冷清清,不少应该生意兴隆的店面大门紧锁,那些平日里都乐乐呵呵的店家们一个个背着行李,唉声叹气。

    就连自己的左邻右舍,那些平日里悠闲自得,坐在大门口喝茶听广播的大爷大妈们,也都背着鼓鼓的背包,牵着自己年幼的孙辈。

    那些一年到头,除了逢年过节基本不露面的子女也都开着自己的轿车,装载着一些珍贵的家什,像是要搬家。

    徐晃眉头紧锁,联想到张叔的离开,他似乎察觉到牙狼镇要面临危险,但为了确认,他还是上前一步,询问自己的邻居。

    “鲁奶奶,你们这是……”

    “哦,原来是晃啊,你还不知道吗,镇长早上突然发出告示,牙狼镇很可能要面临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机,现在军法师已经驻扎在镇子上,帮忙疏散人群……我看啊,你还年轻,也不要趟这趟浑水,快点收拾东西走吧!”

    看着平日里时常给自己这些年老体迈的孤寡老人帮忙的英俊青年,鲁奶奶好心劝告。

    她已经年过花甲,生命中遇到妖魔暴动不止一次,对于这种撤离也算能够接受,只是可惜了自己和已故老头子的老宅,不知道这次危机后,还能不能保住。

    儿女不止一次劝她去城市里居住,可不管城里的房子有多好,她还是住不踏实,心里牵挂的永远是自家青砖绿瓦的老宅子。

    徐晃环视四周,确实看见不少穿着军装,神情严肃的军法师在疏散人群。

    一些没有子女帮助的老人,他们的包裹都被前来帮助的猎人和军法师搬上停靠在街道上的军用货车上。

    一个原本还在其他地方清点人数的军法师看见徐晃,对比了自己手上的文件,然后径直走过来询问道。

    “你是徐晃对吧,撤离名单上特别批注了你的讯息,请你跟随023号运输车撤离……”

    端详着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廖华不知道为什么,看似清澈的眼睛里似乎潜藏着凶残的野兽,这个可能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给了他这样一种感觉,多年的戎马生涯,让他对潜伏的危机感十分敏锐。

    “这么年轻就成为中级猎人,还是两系中阶,这种潜力无限的苗子,确实应该心保护……”

    看着徐晃的档案,虽然只是些简单的信息,但已经让廖华这个阅人无数的老道法师心中翻江倒海。

    “特别批注,必须撤离!!”

    不必思考,徐晃也知道这绝对是怀义叔和周叔他们做下的决定,但他对这个意料之中的结果还是感到强烈的愤懑。

    对,他知道,怀义叔他们是为了自己能够更好的成长,此次歼灭战危机重重,就算他们自己也可能有去无回,把自己送走,假以时日,自己修为有成,就可以回来斩杀仇敌,为他们报仇雪恨!

    可是自己不甘心,自己是个猎人,也是个战士,这难道不是他们,不是牙狼镇的同胞们对他的认可吗?

    为什么既然认可自己,却还是在这关键时刻,绝情的让自己走,他离家一年,几乎一直居住在牙狼镇,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自己都再熟悉不过……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他在镇子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选择“逃走”,他不可能抛弃自己珍视的一切!!

    “喂喂!你要去哪里,这是命令!”

    看见脸色铁青,转身就运用风轨迅速消失的黑发青年,廖华错愕地大叫,他难道不知道,撤退才是他这种年轻人最好的选择吗?

    青甲晰龙徐青看着黑发青年渐渐消失的背影,并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或解脱,而是沉默不语,它知道徐晃会去哪。

    ………………

    “我们现在制定的计划大致如此,具体步骤还要在人员撤离完毕后才能再做定夺……”

    周星宇双眼红肿,还有浓浓的黑眼圈,看起来肯定一夜没睡,他喝了一口茶杯里的茶水,努力振作精神。

    老张的话彻底把他骂醒,他的职责是保护牙狼镇,这次歼灭战确定他不能前往前线,但他必须镇守大本营,斩杀那些突破包围圈,闯入牙狼镇的统领级妖魔。

    毕竟,在必须确保边防线稳定的条件下,军法师能够派遣的高阶魔法师也只有7位,包括领头的那位半步超阶的军统。

    但是,这些强者,全部都要投入对老蜥蜴和一众统领的围剿,驻扎在镇子上的军法师,以中阶法师为主,没有足够实力对付统领……

    “老张,你一直默不作声,如果有心事,就出来!”

    看着自己旁边,一直默默抽烟,不时揉揉紧皱眉头的张怀义,周星宇不由自主的道。

    不只是他,其他三个镇子上的高阶法师,也都看见他闷闷不乐,只是一个劲的抽烟,偶尔喝口茶。

    “他该来了…………”

    张怀义把自己手上的玉溪香烟掐灭,双手交叉,望着屋外的大门,嘈嘈杂杂的喧哗声依稀可听。

    现在的居民们,都或多或少陷入一种惶恐,尤其是那些没有经历过妖魔暴动的年轻人。

    “是吗,他果然还是不会服从我们的命令……”

    周星宇当然知道老张的是谁,当初下达这个命令时,连他自己都不信,就算由军法师转告,也可能适得其反。

    “他来了…………”

    门外传来一阵争吵声,张怀义叹了口气,看着那个脸色铁青,余怒未消的黑发青年走进来,他挥手让那两个看守大门的年轻法师出去,注视这个年轻人,神色复杂。

    “为什么要让我撤离……”

    徐晃看着这五个平日里,对自己都多有关照的长辈,声音低沉,他低着头,柔顺的黑发阻挡了周星宇和张怀义的视线,他们看不清黑发青年此刻眼中的表情,肯定不好看吧。

    “晃,我们为什么会有这个决定你应该心知肚明,老周和老张,还有我们三个,都知道这样对你也许有些残忍,但你是我们见过最有潜力的新人,撤退是为了更好保护你……”

    郑军看着神情复杂的老张和老周,自告奋勇地打着圆场,现在的气氛太压抑,如果没有人打破僵局,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

    “晃,你应该了解我们,这一仗不应该让年轻人参与,这是我们上一辈人和老蜥蜴间的恩怨,也应该由我们来画上句号……你是可以加封猎王的苗子,也许十几年后,世界猎王榜上就有你的一席之地,那时候不管我们是生是死,都会为你感到骄傲,但现在,听我们这些叔叔伯伯一声劝,撤退吧,知难而退,有的时候逃也是一种智慧……”

    李佳星看着其他几个老朋友,他年龄算最,但也算走过大江南北,有些见识。

    徐晃这子现在还不到二十岁,他还处在实力上涨的黄金时期,他不单单有出类拔萃的修炼天赋,而且吃苦耐劳,有对于魔法的强烈追求。

    这样的年轻人,如果成长起来,绝对能够冲击猎王的宝座,甚至更进一步,加冕禁咒,成为魔法师金字塔最顶峰的至尊法神。

    一位有潜力加封禁咒的年轻法师对于国家而言,太重要了,一位禁咒,可以震慑多少宵,可以斩杀多少为祸一方的大妖,甚至,只要有禁咒法师坐镇,强大如帝王,也要忌惮三分!

    禁咒,象征着无与伦比的力量,象征着长久的和平与繁荣,象征着保护人类的最高铁壁……

    禁咒,象征了太多太多!

    现在,他们面前,可能就有一位数十年后,可能站在那个他们只能仰望的顶峰的人,他们必须,不惜一切,去保障他的安全!

    “我知道,可我不甘心,你们不是认可我了吗,那就应该把我当做战士,让我什么都不做,灰溜溜的撤退……我做不到,在其他猎人和军法师流血流泪的时候,让我离开牙狼镇,离开我珍视的地方,我做不到!!”

    徐晃背井离乡,他已经不知不觉间,和牙狼镇交融在一起,这里给他家的温馨,他又怎么可能抛弃自己的家园!

    “我不怕死,如果我怕死,我就不会想要成为猎人,如果我怕死,我就不会来牙狼镇,如果我怕死,现在我已经在开往安界的货车上,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徐晃的拳头紧握,他咬着嘴唇,一字一句的吐出来,身躯因为激烈起伏的情绪而颤抖。

    “从我下定决心成为猎人,我就对妖魔暴动有了心理准备,我曾经确实很害怕死亡,可是现在,我历经过的生死危机还少吗?我也是一次次从鬼门关爬回来的,难道我还会怕再死一次!”

    徐晃抬起头,黑发青年的双眼充斥着纵横交错的血丝,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决,无论什么都无法改变他的决定。

    “我曾经抉择过,去帝都学府,我可以享受最好的修炼资源和最优秀的魔法导师,我可以成为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子,受无数人憧憬……”

    “可是那不是我想要的,你们曾经都过,温室里的花朵永远经不起狂风骤雨,我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成为猎人,我很感激你们在这一年里对我的指导,你们对我倾囊相授,都是我的老师……”

    徐晃躬下身,向自己面前这五位长辈鞠躬敬礼,他们对自己的帮助,远远不足以用言语表达。

    “我希望你们将我当做战士,我和那些猎人伙伴们没有区别,我也应该去捍卫牙狼镇,去和妖魔厮杀,做自己一直都在做的事情,求求你们,给我这个机会……”

    不算太大的会议室陷入沉寂,五个长辈都沉默不语,他们注视着这个和初来乍到时,已经判若两人的黑发青年,他已经褪去当初的青涩,成为一位成熟,稳重,出色的猎人。

    “就像晃的,他是一位战士,我们也许真的把他看得太特殊了,我们心知肚明,他是个固执的人,和我们这些不要命的老家伙一样固执,和牙狼镇的居民们一样固执啊……让他留下吧!”

    刘鹏最后开口,这位最年长的老法师之前一直沉默不语,但现在他开口了,他出了五个人心**同的答案。

    “鬼,你记住,牙狼镇上所有的统领级妖魔我挡着,就算豁出命我也不让它们踏入镇子半步,你的对手就是就是那些战将级和奴仆级妖魔,如果你死了,那是你活该,修为不精,如果输了,那也不要来见我,我嫌丢人,听明白了吗!!”

    周星宇站起来走到徐晃面前,看着这个比自己还要高一些的黑发青年,他没好气的命令。

    “是,各位长官,我一定会完成任务!”

    徐晃露出一个奸诈的微笑,似乎之前的愤懑都是为了留下来而假装的,周星宇这几个老爷们觉得自己被摆了一道,怒气冲冲,但黑发青年已经逃之夭夭。

    “这个混蛋,哈哈哈,我们果然没有看错人啊!”

    张怀义看着远去青年的背影,情不自禁的大笑。

    这个鬼,和当年的自己太像了,要好好活下来啊,我还想看见你登顶至尊宝座的那一天……

    张怀义心里,默默地祈祷。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