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世遗仙〕〔想当恶猫好难哟〕〔我把魔头逼逼醒了〕〔乾忆万古〕〔进击的魔教少主〕〔白夜传奇〕〔半吊子的道士〕〔当首富只是我的副〕〔我娘子天下第一〕〔求你别升级技能了〕〔带着系统来大唐〕〔古神崛起〕〔梦回明初〕〔第一次当海盗很紧〕〔系统异界〕〔我真的没想去修仙〕〔逍遥弑天行〕〔我是矿老板〕〔从秦始皇收租开局〕〔再次相见不是路人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法师之猎妖师 第十二章 一触即发
    黑夜里的牙狼镇分外寂静,撤离了多数居民的镇子只有零稀的灯光,显得冷清,落寞,缺乏生气。

    徐晃呆在自己家里,足不出户,全身心投入到紧迫的修炼之中,为了节省时间,他的进食次数和睡眠时间比平日削减不少,几乎达到他的修炼时长的极限。

    面对牙狼镇几乎所有店铺都闭门谢客的现状,就连怀义叔的酒楼,也遣散员工,给他们结了薪水,回老家或者去军区避难了。

    现在镇子上仅剩两种店铺,打造魔具的煅魔铺和治疗伤员的医馆,有不少军医也加入其中,负责为接下来的战争筹备常规药品和治愈系魔药。

    这项工程浩大,许多城市里的制药公司若不是因为军队的威严,难保不会见钱眼开,哄抬物价,借机大发横财!

    青甲晰龙徐青可以因为人员撤离,过得十分凄凉,平日里喜欢的餐馆都大门紧闭,那些原本以为会和它长相厮守的美食们都弃它而去,消失在茫茫人海。

    现在,它的一日三餐只有两种选择。

    第一,吃猎人们吃的那些烤肉或者肉汤,那些粗老爷们根本不在乎好不好吃,对他们而言只要吃得饱就行,他们那些基本都是不会自己做饭的家伙。

    要么吃罐装食品,要么就只会撒上盐巴,烤或炖,至于味道,只要吃不死人,忍忍就消化了……

    那种完全不在乎自己味蕾的粗糙老爷们,就活该一辈子单身,不学会做饭,难不成指望现在年轻点的姑娘还有几个会做饭吗……想太多了,太天真了!

    与猎人相比,军法师似乎某种程度上更加简单粗暴,那些压缩饼干和矿泉水,真的可以算是吃饭吗?

    填饱肚子也许没问题,但是压缩食品的优点除了容易吃饱,能够快速补充能量外……

    基本也没有什么了,味道难以恭维外,嗯,还有一个不算优点的优点,硬度够高,再提炼一下也许比板砖更好用,因为可以吃。

    徐青现在刚刚从猎人聚集的地方吃完饭回家,晚餐和午餐,乃至早餐都是一样的,烤肉,炖肉汤,米饭和啤酒,倒不如……

    是早饭剩下的,午饭接着吃,午饭吃完的残羹冷炙,热一热,晚饭继续吃,这都是什么啊!

    哎,特殊时期,特殊对待,现在只能委屈自己,要是能够活下来,肯定要山珍海味,胡吃海塞,如果不能幸免于难……

    好歹也让它做个饱死鬼!!

    徐青晃晃悠悠,在黑漆漆的巷道里走回去,它有很强的夜视能力,对于热量也十分敏锐,即使没有充足的光线,它也可以轻车熟路,这附近的街道,它闭着眼睛都能畅通无阻。

    嗯,什么情况?

    徐青绕过一条纺织和售卖服装的街道,徐晃平日里最喜欢光顾路老爷子家的裁缝店,衣服裤子都是量身定做,面料也很有讲究,穿起来的效果,永远比其他店家舒适。

    它刚刚经过路老爷子的裁缝店,就看见一辆辆重型军用卡车停在牙狼镇的老人家最爱呆的休闲广场上,占地面积不的广场已经被军用卡车堵的水泄不通。

    徐青呆在原地屏气凝神看热闹,只看见数十米外的卡车上下来一些军法师,个个虎背熊腰。

    他们从重卡上搬运下来一些巨大的实木箱,套上坚韧的绳索拖拽,在地上留下一道道清晰的拖痕,可想而知,里面装载的不管是什么,必然非常沉重,那些强壮如牛的军法师没有卸载几个箱子,已经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徐青看着那些在朦胧月光和街道依稀灯光照映下,打开的木箱里,一闪而过的光泽,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难道是!!军法师们竟然连这些东西都运输过来了吗?

    青甲晰龙沿着巷道阴暗处,慢慢走回家去,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都不是它可以参合进去的……

    临近牙狼镇的山坡上,一只黑色羽翼的潜影雀转动着眼睛,调整自己的视线,它的视野不受黑暗的影响,通过特殊的感知系统,方圆几里的生命波动了若指掌。

    它和大树的阴影浑然一体,在黑夜之中,它是最杰出的斥候之一,哪怕只是奴仆级,但是许多修为高深的高阶法师都难以察觉到它的气息。

    现在牙狼镇因为军法师的大军入驻,里面的中阶法师数量大增,初阶法师中那些达到初阶第三级,甚至逼近中阶法师的临界点。

    现在局势不妙,如果继续让战力入驻,对于君主的大局不利,必须尽快发动,现在他们的部署还未彻底完成,虽然聚集整个清魂山脉的部落并不容易,想让它们进退有序,几乎是天方夜谭……

    不过,妖魔暴动本就没有章法可言,妖魔侵犯人类城镇,只需要凭借庞大的兽潮,和凶残得令人类发指的屠戮,就可以摧毁人类的精神防线。

    不管是普通人,还是魔法师,一旦精神崩溃,就只是任妖魔大军屠宰的板上鱼肉……

    潜影雀展开双翼,越过枝节交错的树冠,想要回归山脉深处,去通风报信,当它再度来临,带回来的,就是最惨烈的战争。

    它飞过一棵大树的阴影,黑暗之中,突然探出一只布满老茧的宽厚手掌。

    潜影雀猝不及防,被直接抓住,它挥舞如刀般锋利的羽翼,却被一颗巴掌大的钉状黑影刺中,动弹不得。

    它的眼睛因为恐惧随时可能降临的死亡而凸起,它再熟悉不过,那个抓住自己的神秘人,使用的,是暗影系中阶魔法-巨影钉。

    这种特殊的魔法,直接伤害灵魂,轻举妄动,就会承受灵魂撕裂的剧烈痛苦,修为大减,潜力受损,甚至变成一具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

    “老蜥蜴的斥候,真以为这段时间你一直监视牙狼镇,给它通风报信我们会没有察觉吗?”

    张怀义从黑暗中走出来,他的第三系就是暗影系,对于初阶魔法遁影的运用早就炉火纯青。

    这只潜影雀是极其稀有的妖魔,实力不强,但隐匿能力之强,一些高阶暗影系法师都无法察觉……

    但是,在他面前,这只奴仆级的妖不值一提。

    潜影雀,原来他在祁连山历练时,战将级都见过不少,如果连一只奴仆级都察觉不到,他就不用混了!

    “现在我们双方的情况都不难猜测,都还在聚集战力,就算杀了这只妖,老蜥蜴老奸巨猾,也可以猜个大概……”

    周星宇从树林里走出来,现在牙狼镇的部署有条不紊,需要的只是多一点时间,让他们把防守能力,提升到最高。

    至于被监控的情况,也不是一两天了,老蜥蜴精明得很,哪怕自己从不现身,但牙狼镇附近,总是藏匿着那些窥探情报的斥候。

    现在为了撤离居民,已经被老蜥蜴棋先一步,谈不上打一个出其不意,而且为了打乱他们的部署,老蜥蜴派遣了不少炮灰。

    虽然并不是它的精锐之师,但确实牵制了相当部分的战力。

    为了掩护军法师的行动,牙狼镇的猎人几乎全部出动,在牙狼镇的外围抗击妖魔。

    虽然还未开始真正的血战,却已经出现死伤,周星宇他们都难以咽下恶气,却又无可奈何,为了大局,牺牲在所难免。

    “你应该算是老蜥蜴的近臣,替我告诉老家伙一句,不管它想要干什么,放马过来,我们牙狼镇奉陪到底……”

    张怀义很清楚,现在留下来的猎人们,没有一个是贪生怕死之徒,长年累月和妖魔厮杀,他们都经历血与火的洗礼。

    战争是一场炼狱的血腥盛宴,但猎人们本就生在炼狱,他们都是从炼狱里归来的。

    “我本就不打算杀它,不过……”

    张怀义看着自己手里那只眼神里,透露着惶恐与不安的潜影雀。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势,如泰山压顶,那种窒息感,让潜影雀冷汗淋漓。

    这种感觉,它只在邪龙君主身上感觉过,眼前这个男人,绝对不可能是高阶,绝对不可能!

    “告诉老蜥蜴,就是十年前那个,烧瞎它一只眼睛的男人,这一次,我要的,不再只是一只眼睛,而是它的脑袋……”

    张怀义很清楚,老蜥蜴对他恨之入骨,这十年,若不是没有足够把握,它早就把自己剥皮拆骨,碎尸万段!!

    可自己又何尝不想把它斩杀手下,为老钱报血海深仇。

    若不是七年前急于冒进,突破失败,他也不会沉寂数年。

    但现在,他敢于和老蜥蜴叫板了,老蜥蜴加封君主可能不大,只要它没有真正踏足君主……

    自己,何惧之有!!!

    张怀义松开手,解开潜影雀身上的巨影钉,让这只奴仆级妖魔扑腾地扇动翅膀慌忙远逃,它会把自己的话带给老蜥蜴。

    真想知道,它听到自己的宣战后,会是什么表情,像它那个独眼龙,肯定很狰狞扭曲吧!

    …………

    “长官,我们需要的武器已经运输到达,请您下达指令!”

    一个体格健壮,浑身都是钢铁般浇铸肌肉的魁梧大汉跑到霍驹面前,行了一个军礼。

    他站着标准的军姿,超过两米的他是一座山,原本也算强壮的霍驹在他面前,矮了一个头。

    为了看见自己的长官,这个魁梧大汉只能低着头,借助灯光请求下达命令。

    “做你们最擅长的事情就好……”

    霍驹看着自己眼前这个军队里赫赫有名的铁金刚,他看起来就是一个实力出众的强大魔法师,土系和暗影系修为不俗。

    但是,人不可貌相,他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但心思细腻,防线的关键一步,他才是主心骨。

    “朱熊,牙狼镇,是你的故乡吧,我们的行动,毁掉这个镇子,在所难免……”

    魁梧大汉指挥自己的队友,背着那些从实木箱里取出的金属物,分散开向牙狼镇的各个角落走去。

    就在他背着半人高的巨大登山包要离开时,霍驹突然问道。

    心思细腻很多时候是好事,但也因如此,细腻之人对于感情十分敏感,朱熊内心对于故土的羁绊,也许比队伍里其任何人都要强烈。

    虽然他不会流露言表,但霍驹不会不知道,他会成为指挥官,最主要的,不是他逼近高阶的强大实力,而是他善于洞察人心。

    “我知道,但是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队伍里和我一样,离开牙狼镇参军入伍的不在少数,我们都早有心理准备,虽然知道自己自幼成长的故土难以保全,会感到痛苦,但若是为了保护身后的同胞,再多牺牲,我们也在所不辞……不能辜负自己身上的这身军装,军法师,本就要舍家为大家……”

    朱熊一愣,但看着霍驹眼中的信任,他心中深深隐藏的痛苦,突然消解许多。

    哪怕知道自己的故土心结,长官还是愿意相信自己,那自己,又究竟在犹豫什么。

    朱熊咧嘴一笑,竟然已经知道了要做出牺牲,那也就不必害怕。

    只要人还在,牙狼镇就还会重建,数百年的薪火相传,也不会熄灭。

    他转身,走进幽暗的巷道,用自己的脚步,去最后丈量自己儿时走过的一条条街道,那些原本以为已经淡忘的过往,在脑海里一点点浮现。

    原来,他不曾忘记,牙狼镇的一砖一瓦,早就深深烙印在他,在每个从牙狼镇走出去的军法师心里。

    是啊,他为什么要痛苦,只有全力以赴,才能守住牙狼镇,如果害怕破坏,妖魔暴乱只会更加汹涌。

    现在的牺牲,是为了战争的胜利,为了他日……更好的重建!!

    他知道,和自己一样的战友很多,但他们都早已做出取舍,自己这个当队长的,竟然因为放不下,拉了他们后腿,真是差劲,自己,明明才应该带头啊!

    朱熊的脚步越来越沉稳有力,他穿过纵横交错的巷道,牙狼镇外围的平坦的草地依稀可见。

    不远处,几个队友已经打开背包,挖开泥土,心翼翼填埋那些危险的金属物。

    妖魔,不管你们来多少,我们都会让你们……有来无回!!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