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王爷要出嫁〕〔我创造的万事屋〕〔无敌副村长〕〔指尖暖婚:晚安,〕〔回到原始社会做酋〕〔神君见笑了〕〔我的冰冷老婆〕〔我的白富美老婆〕〔美女总裁的铁血狂〕〔烈火救赎〕〔神秘老公惹不起〕〔美漫之道门修士〕〔天降鬼才〕〔奈何boss就宠我〕〔神豪的日常系生活〕〔从签到开始制霸全〕〔带着系统做巨星〕〔飨桑〕〔神仙的圈养生活〕〔佛系科技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法师之猎妖师 第十三章 硝烟起
    “这几天,总感觉心神不宁,张叔他们最近也神出鬼没……看这样子,高阶战力的斩首行动要开始了,或者,妖魔暴动已经快开始了……”

    徐晃松开自己手上的星云法器,他这几天把自己的修炼时间使用到极致,虽然短短几天,修为不可能突飞猛进,但哪怕多提升一点,拓展一些自己的灵魂海,自己幸存的可能也会概率增加。

    毕竟,只有帝都学府和明珠学院那样的顶尖学府,才有底蕴维持三步塔那种,让学员获取数十倍,乃至上百倍修炼速度的神器。

    那种开挂神器,超级烧钱,只有那些天赋异禀,或者有突出贡献的杰出学员才可以短暂使用,要是一年到头都运转,再有钱也要倾家荡产。

    自己对于没去帝都学府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法体验那种让魔法师修为一日千里的开挂器,平日修炼只能自己稳扎稳打,好处是自己修炼,基础很坚实,过度依靠外力,只能拔苗助长。

    当然,学院奖励之中的灵种碎片也很珍贵,自己当猎人累死累活几个月的积蓄,一个灵种就让他倾家荡产,别人是一夜暴富,而他……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对于成为猎人,放弃帝都学府的录取资格,利大于弊,如果呆在帝都学府,他很担心自己会因为众星捧月,而变得骄傲自满,他内心深处,有自己都不可否认的虚荣心,那会让他一点点沉沦。

    当然,刚到牙狼镇时,他内心还是有些心高气傲,不过,被打击得体无完肤的次数多了,也就神经大条,或者直白点,麻木了。

    虚荣心那种没什么实际价值的东西,早就抛弃了,如果能论斤卖,他还可以考虑保持爆棚的虚荣心。

    “已经开始了吗!!”

    徐晃走出房间,正在下一楼的楼梯上,一阵阵清脆的鸟鸣传入耳中,他快步下楼,走到庭院,看见天空上,一队有白色羽翼的巨鸟划破天际。

    那些白羽巨鸟,就是军法师的空中坐骑,它们的背上,搭乘着一位到三位军法师,虽然看不清衣服上的军衔,但他们当中最弱的,也不会低于两系中阶。

    那些最前列的天鹰,体格比后方那些天鹰庞大许多,眼神也更加锐利,它们的利爪虽然合拢,但隐约可见的鹰爪,寒芒四散,就像一把把破皮割肉的剔骨刀,就算是巨大的土石,也可以轻易粉碎。

    如果是那些不幸被锁定的猎物,鹰爪穿过皮肉筋骨,刺入柔软脆弱的脏器,稍稍用力,就会出现触目惊心的裂口,造成猎物体内大出血,用不了多久,就会在极端痛苦中,一命呜呼。

    当然,也可以不用漫长等待,只需要展翅高飞,飞到一个足够的高度,松开自己的两只利爪,就可以看见高速下坠的猎物粉身碎骨。

    这些为首的天鹰都是战将级,而且在战将中都属于精锐,相比那些奴仆级的天鹰,它们的智商要高不少,就算没有军法师下达指令,它们也可以自己做出比较准确的判断。

    在清魂山脉深处,遭遇大规模的飞禽类妖魔袭击是必然的,普通的奴仆级天鹰根本不可能在成百上千,甚至成千上万的禽类攻击下幸存,连带着它们的搭乘者也会命丧黄泉。

    而战将级天鹰,速度惊人,耐力超群,这些全部继承了白魔鹰的优点,但相比凶残嗜血,给杭州带来不少威胁的白魔鹰,天鹰更加温顺,易于掌控。

    但知道未来变故的徐晃,可知道这张王牌并没有军法师想象中的那么牢靠,再怎么驯化,妖魔骨子里还是会有嗜血好战的细胞。

    杭州变故,图腾玄蛇惨遭罗冕议员设计嫁祸,被祝蒙率领的一众强**师围杀,也给了对安界一直虎视眈眈的白魔鹰部落可乘之机。

    面对自己的始源同族,尤其是遇到自己的始祖银色穹主那头在君主级里面,都算强大的恐怖存在,天鹰血脉里的野性被激发,纷纷叛变,杭州的空中防线顷刻瓦解。

    虽然后来,莫凡和唐月用查获的魔鼠异血制成的冒牌血清替图腾玄蛇补足元气,急于泄愤的玄蛇也确实把祸乱杭州的银色穹主像屁孩一样暴打,它最后带着溃不成军的白魔鹰军团灰溜溜地逃走了。

    但是,因为那次动乱,杭州市成百上千的平民百姓被凶残的白魔鹰猎杀,许多天鹰因为叛变,被军法师下了紧急屠杀令,辛辛苦苦培养的空中王牌损失惨重。

    这是一个致命的弱点,杭州市是徐晃的故乡,他的父母,妹妹都还在那座城市里生活,他们,乃至杭州审判会和军方都对于潜在威胁缺乏警戒,他们过于相信自己的驯化能力,却忘了骨子里的基因是不可能彻底改变的。

    如果杭州之乱,因为银色穹主,叛变的是天鹰,可军队不是只有天鹰一种重要的驯兽。

    如果未来,出现了什么狼君,犬王,海妖君主,那运行在海陆空三条战线的驯兽军团就会土崩瓦解!

    也许应了那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驯兽不会彻底改变本性,人也一样。

    不管现代人讥讽古猿何等愚钝野蛮,也无法否认,人类由猿类进化,人类何尝不是妖魔的一种,只不过人类喜欢用文明和高雅的字眼把自己和其他所谓野蛮的生灵分开,将它们称呼为妖魔。

    徐晃不知不觉中,又觉得自己思维太发散了,天鹰叛变也不是那么容易,至少银色穹主满足两个条件。

    第一,白魔鹰是天鹰的原种,而银色穹主是白魔鹰的王,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早就成精,是天鹰的老祖宗,血统威慑摆在那,如果是其他禽类,对于素养一流的天鹰,不可能有它那么强的影响力。

    第二,银色穹主那头老妖精,是货真价实的正统君主,而且实力在君主级里极为不弱,也许敌不过图腾玄蛇那种至尊君主,但寻常君主,它确实有底气不屑一顾。

    清魂山脉里面那头老蜥蜴,也就是蛇纹邪蜥部落的首领,最多也不过是个君主,它手底下的飞禽类妖魔里,统领级都没有几个。

    要想策反天鹰,起码要找个和白魔鹰沾亲带故,而且实力不能比银色穹主那家伙弱太多的家伙。

    可要真有那种怪物,也轮不到老蜥蜴坐第一把交椅,早就被干脆利落宰掉当下酒菜,也许那些老蜥蜴的下属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有理想的马仔,谁不想有朝一日办掉老大自己上位的……

    既然没有天鹰被策反的后顾之忧,那它们就是难得的战力。

    只要避开包围圈,配合魔法师进行分散击破,战将级天鹰本身强大的战斗力也可以充分发挥。

    毕竟战将级只是少数,统领级更是屈指可数,他们的主要障碍就是奴仆级,只不过它们会飞。

    如果可以使用战斗机把那些飞禽击落自然再好不过,但是飞禽类妖魔极其灵活,寻常的攻击难以击中。

    就算命中目标,寻常的子弹最多伤害奴仆,要对付战将级,乃至更高级的妖魔,必须动用导弹,例如追踪类的。

    但是那些强大飞禽类妖魔,智商不低,它们知道人类科技的威力在一定界限下超过魔法,所以身边总会有一群炮灰般的死侍。

    这些奴仆级炮灰,它们不单单要以血肉之躯抵挡攻击,还要悍不畏死地袭击人类的战斗机,和驾驶员同归于尽……

    敌军数量太庞大,研制的战斗机数量有限,优秀驾驶员数量更少,魔法师的主要重心在修炼,所以战斗机驾驶员主要是普通人,心理素质还未必有那些刀尖上舔血的猎人高。

    一旦战斗机外壳被破坏,他们就无路可逃,要么直接坠机光荣牺牲,要么跳伞,在半空中基本蜂拥而至的妖魔分尸吞食了。

    所以这次歼灭战,对于飞行员没有太大指望,只需要他们外围干扰,吸引一些智商偏低,又没有头领发号施令的白痴妖魔的仇恨,帮助那些真正的核心战力突入核心圈,去斩杀那头兴风作浪的邪龙。

    “老张,这次歼灭战你可是核心,有底气没有,哥几个军区出来的就只能帮你拖住统领级,那头邪蜥伪龙我们可是束手无策……”

    这次军法师派遣的最高战力,一位准超阶的军统站在一头气息凌厉,修为达到大统领级别的烈焰游隼背上,他的第二系是召唤系,脚下的就是他的契约兽,速度快如闪电,来无影去无踪。

    对于军法师退役的张怀义,他也没有什么拘谨,他拿下嘴里叼着的雪茄,无可奈何地出自己最担心的事情。

    他虽然算是勉勉强强踏入超阶,但时间不到半年,2403颗星子,他连一半都无法有效衔接,对于君主级,哪怕只是亚君主,都没法造成有效伤害。

    他主修光系,如果多给他一些时间,掌握最强单攻技能-审魔剑,君主级他也敢砍,但理想丰满,现实骨感,他现在充其量只算个高级肉盾。

    就是因为知道张怀义衔接超阶魔法需要全神贯注,他这个最强防御才会感觉头皮发麻。

    但没办法,他的光系和水系魔法,攻击力也许欠缺,但防御力杠杠的,他又是军法师代表,身后还有牙狼镇那些高阶猎人大师们看着,他不肩负肉盾,谁还能扛。

    现在虽然还在牙狼镇上方,但唐瑜心里已经开始打鼓,半吊子超阶法师,他要怎么扛邪蜥伪龙那头怪物,只要它近身,自己的契约兽以速度见长,块头在统领级里面都是个子。

    但伪龙,特别是高级别伪龙,基本都是山般的庞然大物,一爪子下来,拍死自己的契约兽不要太轻松,与其一动不动和它硬刚,还是和其他同僚一起分工协作比较现实。

    “打不打得过,都要打,既然已经集合完毕,那就快马加鞭杀到老蜥蜴的老巢去,就算它设下天罗地网,我也要万军之中取它首级……就算我死了,我也可以保证它也快归西了!”

    张怀义把自己手上的烟头熄灭,吐出一阵浓浓的烟雾,脚下那头天鹰叫苦不迭,对于自己总是运载些老烟鬼,欲哭无泪。

    唐瑜嘴角一抽,感情这大哥是打算直接和邪蜥伪龙拼命啊,就算豁出命也算同归于尽,再不济让它元气大伤,性命垂危,这真的是拼命三郎,但战力不足的条件下,除了拼命还有什么办法……

    他们这些参与歼灭战的中阶到超阶法师,那都是写好遗书,签了身亡保险的,如果牺牲,政府会给他们的家属一大笔抚恤金,还会授予英雄家属称号,也算了结了他们的后顾之忧。

    只是每个人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活着回去,再多钱,再多荣誉,对家人来,都没有自己平平安安回去来的欣慰。

    尤其是天鹰上的魔法师,有些年龄大的,已经有孙子了,稍微年轻些的,子女还在读大学,或者有些还在努力冲刺高考。

    年轻些的中阶法师,也许才是新婚,成家立业短短几年,孩子还在牙牙学语。

    也许才和自己喜欢的女孩交往不久,准备不久的将来,向她求婚,和她白头偕老。

    但现在,他们都必须为了肩上的重担,抛弃我,哪怕明知有去无回,也要一往无前。

    “全军出击,目标,邪蜥伪龙!!!”

    心里再多离愁别绪,现在他们已经身在战场,没有时间让他们去多想,脑海里只需要留下一个目标,杀!!!

    天鹰们展开双翼,开足马力的它们时速数息间就可以飙升上百码,几分钟后,那些搭乘着猎人和军法师的战将级天鹰已经变成天边的点,和变幻无常的云朵“交融”……

    “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

    徐晃走回屋子,取出装着蜘蛛切的刀鞘,向着霍驹安排自己的地点前进,至于徐青,它似乎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徐晃知道它去哪了,如果妖魔暴动来临,那也就是它现身的时候。

    看着那些最强的法师已经踏入殊死一搏的征尘,牙狼镇所有的人都陷入临战前的沉默,他们一遍又一遍地整理自己的武器,或者拿着很快就会无暇顾及的手机,思愁着最后一封短信……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