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新娘亿万老公〕〔带着智能系统去修〕〔香祖〕〔三世道主〕〔旧日盗火者〕〔末世修改计划〕〔山上有道〕〔镇光司〕〔我不是恶魔〕〔我的原主过于给力〕〔武御玄黄〕〔科技入侵神话时代〕〔脱贫总动员〕〔网游之越娘就越强〕〔深夜异闻〕〔祖安勇者〕〔超神制卡师〕〔我真的太美了〕〔妃你勿嗜〕〔云倾北冥夜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法师之猎妖师 第十七章 各显神通
    “我这是抽中大奖了,两头战将追杀我,还有一头是难啃的大战将级别……我要是活下来了,一定要去买彩票啊!”

    徐晃在巷道里往返穿梭,那两头战将级妖魔对自己紧追不舍,千足蜈蚣身体柔韧,可以轻松穿行在巷道之间,货车般笨重的钢牙豪猪虽然只能横冲直撞,但这种粗蛮的方法也让它少绕弯路……

    总之,自己就是甩不掉它们。

    “距离已经拉得差不多了,现在可以无所顾忌的出手了!”

    徐晃看着四周已经没有军法师和猎人,就连妖魔都是猫两三只,他猛的刹住脚,运用风盘掀起那些废墟之中的沙石,飞沙走石。

    “嗷嗷!!!!!”

    千足蜈蚣还好,它寻找猎物根本不需要视力,但毛毛躁躁的钢牙豪猪却栽了跟头,那些粗糙的沙石附着在它的眼膜上,磨砂的刺痛让眼泪不停地分泌,视线模糊不清。

    千足蜈蚣身长超过十五米,有数百对镰刀般坚硬锋利的足,背上和身体两侧都覆盖着厚厚的角质外壳,坚如玄铁,贴近地面爬行的它几乎没有死角,那些拳头大的碎石砸在它身上,不痛不痒。

    它探寻着自己猎物的行踪,刀枪不入的钢铁之躯在碎石密布的街道间迅猛移动,数百对足协调运转,让它拥有不俗的机动力!

    它的神经系统十分发达,蜈蚣的神经系统和蚯蚓相似,属链状神经系。包括1个脑神经节,由神经分布到触角和眼,有两条神经连食道下神经节,食道下神经节有神经连大颚、2对颚和颚足。

    此后则为2条后行的腹神经索和每节一对神经节,随体节的愈合神经节也愈合,每对神经节又发出神经到每个体节,以调节身体的活动寻找方向……

    简单地,千足蜈蚣靠神经节辨别方向,现在它正在对徐晃紧追不舍,千足蜈蚣虽然防御力惊人,但节肢类昆虫智商毕竟无法和哺乳类相提并论,它没有发现自己被绕了一大圈,在它成功通过触角探知形成自己的“地图”前,徐晃已经逼近那头刚刚通过流泪清理沙石,恢复视觉的钢牙豪猪。

    豪猪是一种浑身带刺的生物,和刺猬一样全副武装,但它的块头比刺猬庞大得多,唯一的弱点是被严密防守的腹部,和千足蜈蚣一样,都是防御力很强,块头很大的移动“坦克”。

    对付这头笨重的战将级妖魔,比千足蜈蚣要容易许多,将它灭口,自己对付蜈蚣巨怪时就不会分身乏术了。

    “嗷嗷!!!!”

    钢牙豪猪前足用力,头部下倾,让自己长满尖刺的背部高高隆起,肌肉用力挤压,上百根细长的背刺天女散花般向徐晃飞来!

    徐晃挥舞着蜘蛛切将那些扑面而来的背刺击飞或者斩断,漏网之鱼,则运用神行步惊险的躲避,那些尖锐的背刺穿透了二三十厘米的水泥墙壁,刺入断壁残垣的废墟之中。

    一次凶猛的攻击,耗费掉钢牙豪猪三分之一的背刺,它的背脊上有一部分已经光秃秃了,它在拖延时间,等待自己老大的支援!

    “比刺多吗,看看谁更在行!!!”

    就在钢牙豪猪背刺攻击酝酿的片刻,徐晃已经衔接完成中阶雷系魔法霹雳-魔山-雷针,比钢牙豪猪更加密集的雷霆细针向它涌去,堪比初阶雷系-雷印的密集打击落在它身上,一条条雷电蛇钻入它的皮肤,让一些埋藏较浅的背刺脱落,因为霹雳的短暂麻痹效果,钢牙豪猪的行动出现停滞!

    “霹雳-夜叉!!!!”

    千足蜈蚣已经逼近,若非有高低起伏的废墟掩护,这头大战将会更早抵达,它虽然反应迟钝,但也察觉到自己被摆了一道,那个人类法师的目标是自己的弟!!

    雷霆肆虐,那些飞舞的雷元素相互组合,排列形成一把巨大的雷电夜叉,刺向钢牙豪猪的头颅,它凭借皮糙肉厚挣脱雷霆的麻痹效果,但笨重的身躯无法躲开迅猛的霹雳-夜叉,它的脖颈被直接刺中,雷霆炸裂,在它的脖颈上开了一个大洞,断裂的大动脉迅速喷涌鲜血,阴差阳错,造成的伤害反而更高!

    “死!!!”

    在风轨的加持下,徐晃瞬息间就扑向了钢牙豪猪,将蜘蛛切刺入它的眼睛,附着雷霆的右臂不断搅拌,腥臭焦黄的胶状物喷溅在他的身上和脸上。

    几乎就在同一刻,千足蜈蚣被称为颚足的第一对附肢挥舞着,长有利爪和毒腺的致命武器向徐晃在的后背挥去。

    蜈蚣捕食时,会摆动其灵敏的触角探索、寻觅,一旦发现食物,立即猛捕,用毒颚钳住,并用身体前面的几对步足将食物抱紧。

    当猎物被蜈蚣毒液麻痹失去抵抗力后,蜈蚣即选择它们较松软的部位,用大颚撕咬、切割,同时不断用颚不断扒动并吞食……

    徐晃当然不希望自己被蜈蚣毒麻醉后任其宰割,他启动自己脚上的履魔具,在千足蜈蚣的毒颚即将咬住他身体的刹那,他在空爆声里瞬间腾空,翻转身体落在蜈蚣巨怪二三节身躯的连接处。

    他毫不犹豫,直接双手紧握,将锋利的蜘蛛切刺入其中,烈性的邪蜥剧毒会顺着它的血液循环,侵蚀它的身躯!

    “嘶啊啊!!!!”

    千足蜈蚣以寻常妖魔根本办不到的程度扭过狰狞丑陋的杏仁状头颅,看着自己黑绿色外壳上那个可恶的人类法师,它的口腔里喷溅出刺鼻的腐蚀性强酸,想要把这个狡猾的人类直接化为血水!

    徐晃没有恋战,他运用神行步顺着蜈蚣巨怪的身躯后撤,借助它扭动钢铁之躯的强大力量直接跃上一座废墟,四周都是布满裂痕的破碎地面。

    蛇纹邪蜥的毒液侵蚀性很强,对于战将级妖魔效果拔群,毒液随着蜈蚣巨怪的剧烈行动迅速扩散,刺激着它敏感的神经元。

    原本架构的“记忆网络”土崩瓦解,它陷入极度焦虑,横冲直撞,原本就已经命不久矣的钢牙豪猪甚至被它践踏的铁足直接碾碎头颅,变成一滩肉泥。

    “速战速决!!!”

    徐晃不知道其他四个怎么样了,但裂蜥伪龙的强势入侵,让霍驹一干军法师压力剧增,不少战将级妖魔甚至借机向布置着重火力的后山冲过去,后果不堪设想!

    徐晃直接落在布满纵横交错的巨大裂缝的地面上,就在蜈蚣巨怪触角的感知范围内,已经失去判断能力的千足蜈蚣只能察觉到前方有一个生物的波动,就杀气腾腾地冲了过去!

    “风盘-行风-空爆!!!”

    徐晃双掌放在地面上,浓郁的风元素迅速钻入碎裂的地底,眼看着蜈蚣巨怪近在咫尺,徐晃一声怒喝,本就脆弱不堪的地面瞬间暴起,强烈的气压把依附地表前进的千足蜈蚣前半身躯直接掀起显露出它相对脆弱的腹部!

    徐晃这几日不断苦修风系,对于灵种-行风的把控也更加深入,风系灵种对于风系魔法威力的加成也凸显出来,通过加快风元素的旋转速度,增强风力强度,让风盘拥有更强大的破坏力!

    “风盘-疾风-足刀!!!”

    徐晃直接冲向千足蜈蚣露出来的腹部,右腿在履魔具和神行步的双重加持下,施展出自己的最强绝技-足刀,虽然精准度不高,但距离够近,无论如何都可以打中!!

    “嘶啊啊!!!!!”

    凌厉霸道的风元素巨刃直接一飞而上,从中间划开蜈蚣巨怪的腹部,腥臭的血液掺杂着温热的脏器撒了一地。

    足刀的威力本就霸道,在履魔具和灵种-行风的加持下,徐晃的出招速度超越了一个临界点,那种恐怖的破坏力远超自己斩杀灰岩石狼的那一击!!

    但是,就算是如此强劲的攻击,也没能彻底杀死千足蜈蚣,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千足蜈蚣这种大战将级别的蜈蚣巨怪,生命力顽强到就算断成几段也可以存活一段时间,如何突破到统领级……

    对于节肢类的虫族大妖,只要养料充足,断肢再生也不算什么难事,但至少现在,它还是一头战将级妖魔!

    “霹雳!!!!!”

    徐晃没有保留,耀眼的紫色雷霆直接注入千足蜈蚣裂开的身躯。

    雷电在它的体内肆虐游荡,从腹部向头部和尾部,雷电接触血肉炸裂产生的焦热让它的身体皮开肉绽。

    源源不断的热气从前半段腹部的巨大切口释放,蒸发的腥臭血液变成气态外溢。

    “嗷嗷嗷!!!!!”

    千足蜈蚣哀鸣着,十五米长的庞大身躯轰然倒下,在碎裂的地面上砸出一条弯曲的深坑,半开的口腔散发着刺鼻的酸臭。

    “两头战将级都是残魄吗……我手气真黑……”

    徐晃手上抱怨着,用灵魂器皿收集了钢牙豪猪和千足蜈蚣的残魄,但眼神中却有寒芒一闪而过,他把灵魂器皿放回怀中,启动履魔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青甲晰龙徐青逃遁的方向跑去。

    “吼!!!!!”

    青甲晰龙徐青四周散落着数十头奴仆级妖魔的尸骸,它强壮的身躯上布满深浅不一的伤痕,脱落的青色鳞片带着暗红色的血液,它的气息阴森冷冽,充血的竖瞳透着血光,浓郁的血腥气经久不散。

    它啃噬着那两头实力不俗,配合有序的巨口猿,它们臂力惊人,还会呼朋引伴,号召了一群奴仆级的妖魔前仆后继地围杀它,就算它实力最强,在兽海战术下,也受了重伤。

    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恢复自己的体力,损耗太多的能量,自己的实力会大打折扣,哪怕巨口猿的味道充斥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骚臭味,哪怕鲜血淋漓的血肉让它干呕,它也必须吞咽下去!

    “青,恢复得如何,我们要去支援李广他们,现在我们必须联手守住后半段的防线!”

    徐晃落在青甲晰龙面前,看着徐青身上严重的创伤,他掏出贴身准备的止血药剂,将喷雾剂摇晃后,细致地喷洒在它身上的伤痕上。

    那些还在流血的伤口被覆盖一层浅浅的药膜,龙兽强大的自愈力也在两头战将级巨口猿血肉的支持下,迅速地运转。

    虽然止血药剂会让伤口产生灼伤般的疼痛,但它也和徐晃一样,一年的时间,它从的奴仆晋级战将,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生死血战,这种势单力薄,抗衡数倍于自己的敌人的劣势,它早已习惯。

    “吼~~~~”

    徐青从地上爬起来,它咽下两颗跳动的巨口猿心脏,胃酸分泌消化庞大的能量,一丝丝热能游走在它的奇经八脉。

    “吼吼吼!!!!!”

    一股磅礴的力量从它的体内喷涌而出,那些撕裂的伤口迅速结疤,它震天怒吼,一场酣畅淋漓的血战和庞大的养料,让它突破了最后一分束缚,彻底踏入大战将级别!

    现在的它,力量源源不断的涌上,身上未愈合的伤口反倒增添了它的好战之心,让它升腾起熊熊烈火般的战意!

    它咧嘴一笑,锋利如刀的龙牙袒露,掺杂着猩红鲜血和细长肉丝,它用实际行动表达出自己的决心。

    “好子,不愧是我从带大的,你的个性我再了解不过……去支援我们的同伴,一起杀个痛快!!”

    青甲晰龙徐青直接让徐晃坐在它宽厚的背脊上,四爪着地,修长健壮的身躯像弹簧般射出,瞬息间就跃出十数米。

    它看着不远处那个群魔乱舞的街区,在沿途留下一阵阵强劲有力的气流!

    …………

    “可恶,有本事和我光明正大的打上一场啊!!”

    张景瑜右手拿着血魂斧,左臂拿着盾魔具,抵抗着那头行踪诡秘,来去无踪的狡猾妖魔。

    “嗷~~~~~”

    三眼魔狼挥舞着锋利的狼爪,化为残影绕到张景瑜后背,轰击他身上的铁犀重铠,被接二连三地袭击,若非铁犀重铠防御极强,他这种灵活性不足的猎人恐怕已经死于三眼魔狼的手下!

    张景瑜是个优势和缺陷都很突出的猎人。

    论优势,他体格强壮,耐力惊人,近百斤的血魂斧,普通猎人拿起都费劲,他却可以挥舞着厚重的巨斧持久血战,一斧头下去,就可以开山裂石,连许多战将级妖魔都唯恐避之不及。

    可他的缺陷也很明显,明显得致命。

    他太过强壮,铁塔般雄壮的身躯和黑熊无异,他的身体不够灵活,甚至可以是极其笨重,就算有履魔具傍身,他也比不过那些行动自如的风系法师。

    那些迅猛的战将级妖魔,是他的克星,而三眼魔狼,就是其中之一,就算有履魔具,就算抛弃厚重的魔具,他也逃不过三眼魔狼的猎杀。

    若不是铁犀重铠的支持,若不是他没有盲目出击耗损体力,他很可能已经死了!

    “嗷呜!!!!!”

    三眼魔狼嘶鸣着,它在号召自己的爪牙,大战将级别在部落之中都算是骨干成员,它要呼唤的,就是那些奴仆级的,成群结队的独眼魔狼!

    “可恶!!!”

    三眼魔狼的血盆大口里释放着蒸汽,那是高速移动后积攒的热量,细长的舌头分泌汗液,密闭口腔中升腾的高温又将汗液蒸发,外溢而出!

    它是可以两足直立行走的类人型妖魔,也就是如同西欧魔幻中的狼人,它的双手生长着弯钩利刃般的狼爪,血红色的魔纹从手掌扩散,蔓延到臂上,它动真格了!

    “嗷呜!!!!!”

    三眼魔狼动若疯兔,它没有选择迂回,而是直接依靠高速挥舞的狼爪形成撕裂气刃,将张景瑜强壮的身躯直接轰飞,镶嵌在废墟之中。

    “可恶!!!!!”

    张景瑜硬生生砸在坚硬的水泥废墟上,强烈的冲击力让他血气翻涌,腥甜的味道通过喉咙涌上口腔,他强忍着不适将血液咽回去,头部似乎因为重击昏沉沉地,他握着险些脱手的血魂斧,低吼着看着那头庞然大物。

    三眼魔狼看着步伐不稳的张景瑜,原本它大可等待自己的独眼魔狼部下们围剿这个棘手的人类,但灵敏的嗅觉闻到一丝让它食指大动的血腥味,勾起它猎食的**,自己亲手绝杀的猎物,会更加可口啊!

    它再度出手,就在它即将触及自己的猎物时,一根寒气四溢的冰纹箭突然袭击,贯穿了它的右手掌,爆发的寒气化为尖锐的坚冰,瞬间凝结的血液撑破它的血管……右手掌暂时废掉了。

    “大老粗,你看样子是被克的死死的啊!”

    李广站在三眼魔狼的身后,看着那头回过头来注视自己,杀气腾腾的战将级妖魔,他没有再次使用破甲冰弩,两根冰纹箭发射间的时间差,已经足够三眼魔狼做出防备了,再出招不过是浪费宝贵的冰纹箭。

    “比起三眼魔狼,还是骨刺狰狼比较适合你们这种妖魔的外貌吧,怎么样,我来当你的对手!”

    感觉自己被瞧的李广余怒未消,那头蚀骨妖恐怕也是觉得猎杀他这个修为最弱的冰系法师是捡了便宜,结果被他的冰纹箭直接命中要害,一击绝杀。

    看着眼前这头长满狰狞骨刺的狼妖,李广抚摸着已经蓄势待发的冰纹箭,拥有破甲冰弩的自己,绝对有底气去单挑这头大战将级别的魔狼!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