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人比我更懂联盟〕〔重启白银时代〕〔三国之随身魔法塔〕〔九叔的掌门大弟子〕〔天才酷宝:总裁宠〕〔天医神尊在都市〕〔陈思梵慕诗语〕〔最难不过说爱你〕〔我在黄泉有座房〕〔修仙我靠集五福〕〔高武通神〕〔我夺舍了大师兄〕〔蒋先生的小娇妻〕〔美食从和面开始〕〔公子实在太正义了〕〔垂钓之神〕〔从1983开始〕〔我的师傅很卑鄙〕〔猛卒〕〔我乃玉虚大师兄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法师之猎妖师 第四章 初到军营
    古都西安有古城墙,古城墙内的区域便算是市中心了,古城墙外则是雁塔、碑林等其他城区,内城墙更多的时候是作为观光旅游之用……

    如今,内城墙之外还修造了一个规模更加巨大的外城墙,这个外城墙直径比内城墙广了五倍左右。

    原本分布在不同城区包括郊区的人们,已经绝大多数被要求迁居到这个外城墙之内了。

    当然,也有一些危居村坐落在外城墙之外的亡灵之地,他们依靠自己特殊的本领在亡灵肆虐的区域繁衍生息,存在百年,甚至上千年。

    外城墙工程浩瀚,从内城墙边缘看去竟然感觉是两段朝天,一眼望不到外城墙其中一面的边沿。

    徐晃在古都的资料上了解过,古都内城墙周长接近14公里,已经是极其浩大的工程。

    可和这几乎把大多数城区都笼括进去的外城墙相比,却微不足道。

    外城墙不知道连绵了多少公里,彻彻底底的将一座大西安城保护在了里面……

    这种大手笔,是一代代古都法师薪火相传,直至今朝,才最终建筑成功。

    大白天,活人进出倒不是非常的严格,只是到了接近傍晚时分,军方便不怎么允许人出城了。

    因为众所周知,走出了这最后一道象征生命屏障的外城墙,人类的生命就不再属于自己,而是被紧紧掌握在死神的掌心里。

    稍有不慎,就会沦为亡灵的口粮,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强大的魔法师,不管是形单影只,还是成群结队……

    只要死神跟上了猎物的脚步,死亡的降临,就无可避免。

    穿过了重兵把守的外城墙,城墙内的情况倒还好,和其他城市没有什么区别。

    甚至,由于分布在不同城郊的人集中到了这几个城区,街道四处显得分外繁华热闹。

    古都外围的巨大城墙,便宛如一条巨龙冗长的身躯将城市保护在里面。

    市民们完全不需要因为外面的血雨腥风而担忧,或者他们早已经见惯了那些东西,该怎么过还怎么过,日子还要继续!

    徐晃和青甲晰龙徐青一路跟随金阳,穿过古城墙,穿过林立的古老建筑。

    四周的行人渐渐稀少,市中心那种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气息已经消失,只留下一股挥之不去的肃穆和冷清。

    为了节省时间,徐晃邀请金阳一起坐在青甲晰龙徐青的背上,它迈开腿,就像离弦之箭,速度瞬息间就提升起来。

    徐青保持中速奔跑,道路两侧的雁塔和碑林迅速后退,视网膜上残存的影像相互衔接,变成两道飞闪而过的灰黑色线条。

    不时会看见一些运输货物的大卡车,或者深绿色的军用重卡,还有一些想要偷偷跑去看亡灵,被军法师直接挡回来的自驾游游客的轿车。

    为了活跃气氛,金阳主动和徐晃攀谈起来,也可以消磨一下时光,增加了解。

    从和金阳的交流中,徐晃对于守护古都西安的卧龙之墙有了较深的了解。

    这道外城墙就如同它的名字,像一条巨龙盘踞的身躯,将人类的生界和亡灵的死地鲜明的划分开。

    金阳是土生土长的古都人,也是一位两系中阶的法师,比徐晃大一岁,现在已经是高级猎人。

    他和亡灵打交道,已经有三四年了,斩杀的亡灵足有上千头,包括二十多头尸将。

    徐晃着实吃了一惊,这个看起来自来熟,喜欢接触战兽,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青年,竟然如此凶悍,果然不能以貌取人。

    徐晃原本以为金阳应该也是新兵训练营的新兵,结果他竟然是一位辅导员。

    具体点就是那些军法师教官的帮手,平日里和新兵一起训练,考核时却是打分的考官。

    他此次去猎者联盟,据是因为自家那个丢三落四的马大哈姨又忘记拿重要的资料,又没有备份。

    结果,他这个侄子刚好在猎者联盟完成一件委托获取了收入和功勋,就被当做跑腿去帮姨取资料。

    好在现在是智能化时代,那些电脑上的资料他直接传输到姨的手机上,也省得他抱着一堆文件来回奔波。

    “看见卧龙之墙了,军法师就驻扎于此,我们的训练场也在其中!”

    远隔上千米,军法师驻扎地林立的高大建筑已经依稀可见。

    许多体格健壮的奴仆级乃至战将级战兽在附近活动,它们宽阔的背脊上背负着大大的包裹,运载军队的物资。

    一些天鹰法师搭乘着威武神俊的天鹰从天而降,落在军部机场的特殊降落区。

    那些军法师从天鹰背上跳下,行色匆匆的走进大楼之中,去传递最新描绘的亡灵密度图。

    作为斥候型的军法师,他们都是古都军部的侦察兵,他们密切关注的亡灵密度变化趋势,将会影响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兵力部署。

    一些天鹰似乎感觉到远处的窥探,锐利的鹰眼转向徐晃三个所在的位置,气息凌厉。

    “古都的天鹰,因为久经沙场,它们对于潜在威胁的洞察力比那些和平区域的天鹰高得多,哪怕我们和它们相距千米,稍不留意就会被发现!”

    金阳解释着,环境如此,亡灵肆虐多年,如果没有足够的洞察力,根本不可能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亡灵国度生存。

    和内城墙内的繁华都市不同,卧龙之墙的军法师和天鹰们是最接近亡灵的群体,他们深知亡灵的恐怖,不敢大意。

    何况,还有时常误入的秦岭妖兽,那些妖魔不乏强者,让古都军法师雪上加霜。

    如果没有鼓楼猎者联盟和钟楼魔法协会的支持,仅仅依靠军法师的力量,不可能守护住卧龙之墙。

    “我们到了,这里就是训练营,把你的登记证书拿出来吧!”

    靠近军法师驻扎地,人口颇为稠密,不时就有成群结队的军法师从身旁经过。

    青甲晰龙徐青放慢步伐,徐晃和金阳也不好继续坐在徐青背上,选择步行前进。

    他们穿过忙忙碌碌的人群,接近了一栋颇有年代感的办公楼。

    “嗯,这不是金吗,已经回来了,你姨又掉链子,幸亏有你这个靠谱的侄子,要不然又要出糗了!”

    走进办公楼,接待台坐着一个中年大汉,虎背熊腰,他披着绿色的军大衣,热情的招呼着金阳,看样子就很熟。

    “丁宏叔有一段时间不见了,你不是回湖南老家探亲吗,这么快就回来了,丁爷爷和孙奶奶他们老人家身体还好吧,琴那丫头好像过完暑假就要去魔法高校就读了……”

    金阳笑着和叫做丁宏的中年壮汉攀谈着,轻车熟路。

    “老人家身体还硬朗,只是琴那丫头现在叛逆得很,爷爷奶奶的话都不听,只有你阿婶镇得住她,等她上魔法高校,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麻烦,现在的孩子,根本不好管啊,头疼……”

    丁宏一想到自家那个死丫头就来气,好言相劝不听,不管什么事情都一意孤行,好像觉得父母的那一套早过时了,现在要追潮流……

    虽然她嘴里所谓的潮流,在丁宏看来就是扯淡,也就只能哄哄少不更事,以为自己很厉害的孩子。

    稍微心智成熟的成年人,都会三思而行,盲目随大流,根本毫无道理!

    “也许可以好好沟通啊,如果只是靠威严压制,孩子内心深处会有抵触情绪,坐下来好好谈谈,琴不是不讲道理的孩子,只要能够和孩子成为要好的朋友,在必要的时候正确引导,平常不要过多干涉,给琴一些自由空间,让她有自我反省的机会,她会慢慢走上正轨的……”

    金阳对于丁宏叔的烦恼深有感触,他当初初中的时候也是叛逆期,总是和父母对着干,觉得这样很酷,可以显示自己已经是独立的大人,后来发现,自己当时真的太幼稚了……

    “金阳得对,我父母就经常,他们不仅仅是父母,更应该是子女最亲近的朋友,年少无知就容易出现问题,要多多沟通,才能及时解决……”

    徐晃也附和着,任谁都会有年少轻狂的时候,父母也是从半大孩子成长起来的,也能够理解孩子的叛逆心理,如果孩子可以接纳父母的关心,会发现自己现在很多的烦恼,父母也曾经有过。

    过来人可以提供很多珍贵的经验,让那些可能铸成大错的孩子,悬崖勒马,不会因为一念之差,悔恨终生。

    “有道理……我会和琴那丫头好好谈谈,如果她愿意敞开心扉,我和她妈当然乐意,实在不行,也劝她妈温柔些,多了解她究竟需要什么……”

    丁宏听了两个年轻人的话,若有所思,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点头,似乎有所顿悟。

    “额,对了,金你旁边这位年轻人是……”

    回过神来,丁宏打量着金阳旁边那个眉清目秀,但是很陌生的年轻人,不由问道。

    “我是来训练营报道的新人,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徐晃掏出自己的登记身份卡,一张印刻猎者联盟标志的金色卡片,递给接待台里的丁宏。

    “原来是新人啊,接下来几个月估计要经常见面了,我叫丁宏,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以后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就行,好好努力啊,古都的亡灵不好惹,要多吸取经验才能在猎杀亡灵的战役里生存下来!”

    丁宏扫描了徐晃的登记卡,电脑屏幕上显示出他在鼓楼猎者联盟的基本信息。

    他让徐晃进行人脸识别,确认无误,就可以顺利通过,他站起来,拍着徐晃的肩膀,语重心长。

    “对了,今天下午两点是一月一次的动员大会,所有教官都会出现,总教官会进行演讲,时间快到了,金你带着这个年轻人赶快去参加吧,记得换上训练服!”

    丁宏突然想起,又叮嘱到。

    “知道了,我们赶快去换衣服,你可以直接去储物室领服装,徐青估计已经走特殊通道先进去了,我们快点去广场会和!”

    徐晃完全是被金阳拖着到储物室领取了自己的训练服,迷彩色的军装,根据自己的尺码找到的,180的型号,他干脆利落的换上训练服,在金阳的带领下,一路跑赶到广场。

    办公楼的后方就是占地广阔的训练营,单单只是那个平坦开阔的广场,占地就可以容纳数千人。

    现在的广场上,整齐有序的站立着数百个身着迷彩服,神色肃穆的年轻人,还有一些气息不俗的战兽分布在人群两侧。

    青甲晰龙徐青也已经站在其中,似乎因为实力较强,它的位置很靠前,那些站在它背后的战兽们都有些胆怯。

    演讲台下方,站着十几个身材挺拔,气势不俗的军法师,他们平均实力都达到中阶第三级,甚至有几个军衔是军统的高阶法师。

    演讲台上面,站立的三位法师,他们的气势远超下方十几位军法师,恐怕在高阶法师行列中,都是极强的存在。

    左边的是一位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的女性,年龄可能也就二十七八,比那些二十出头的训练营学员大不了多少。

    但她手臂上的猎者联盟徽章,代表着她竟然是一位四星猎人大师,不知道要斩杀多少亡灵,才能积攒那么多的贡献点。

    右边那位代表着魔法协会的黑发男子,身高接近两米,体格雄壮,浑身肌肤都是古铜色。

    他穿着清凉的短袖,露出的手臂可以堪比普通人的大腿,看起来就力大无穷,简直就是人形坦克。

    中间那位穿着军装,军衔是军统的中年男人,应该就是训练营的总教官,他正在闭目养神,似乎对于台下的情况漠不关心。

    “快点进来啊,要不然总教官又要拿你杀鸡儆猴了……”

    一个排在后排的青年心翼翼地招手,让金阳和徐晃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怎么来的这么晚,总教官的脾气你最清楚,对于迟到的学员,他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那个长相平凡,但双眼有神的青年左顾右盼,声责备着。

    “对不起啊洪辰,我回来的路上正好遇到徐晃,就和他结伴而行了,他也将是我们的一员,以后我们可能会并肩作战呢……”

    金阳谨慎地盯了盯台上正中间的中年男人,心翼翼地介绍着。

    “这位是郭洪辰,比你早一周来到训练营,火系中阶二级,召唤系原本是初阶三级,几天前成功突破踏入中阶,很有实力……”

    金阳似乎很害怕那位军法师的总教官,话尽可能压低音量,生怕被察觉。

    看见那位军统突然睁开眼,似乎刻意向后方他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他立刻站好军姿,缄口不言,额头上冷汗直冒。

    “时间到了,这个月,一如既往,将会由我来进行动员!!”

    那位军统总教官向前迈了一步,一股铁血军人的气势如同出鞘的利刃,让台下那些训练营的学员呼吸困难,他环视四周,放开喉咙厉声道。

    “这就是,身经百战的古都军法师……”

    只有数十年如一日,经历无数生死血战,才会有如此凌厉的气势。

    这种感觉徐晃并不陌生,在怀义叔身上,他就已经无数次的,亲身体会过这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从鬼门关爬回来的怪物,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稠杀气!!!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