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王爷要出嫁〕〔我创造的万事屋〕〔无敌副村长〕〔指尖暖婚:晚安,〕〔回到原始社会做酋〕〔神君见笑了〕〔我的冰冷老婆〕〔我的白富美老婆〕〔美女总裁的铁血狂〕〔烈火救赎〕〔神秘老公惹不起〕〔美漫之道门修士〕〔天降鬼才〕〔奈何boss就宠我〕〔神豪的日常系生活〕〔从签到开始制霸全〕〔带着系统做巨星〕〔飨桑〕〔神仙的圈养生活〕〔佛系科技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法师之猎妖师 第七章 分崩离析
    “心脚下的亡灵!!!”

    因为司夜统治,视线内极其阴暗,浓稠的死气让习惯新鲜空气的活人感觉到窒息感,松软粘稠的土壤像沼泽般拖拽着他们。

    数十头狰狞恐怖的亡灵破土而出,铁钩般锋利有力的尸爪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挥舞着扑向徐晃等人的腿。

    “保持距离,不要被包围了!”

    徐晃挥舞着雷霆肆虐的蜘蛛切,附着着霹雳的太刀在半空中高速挥动产生一道电弧。

    “嘶啊啊!!!!”

    几头腐烂的丑陋亡灵躲闪不及,被凌厉的刀刃直接切断灰白色的枯瘦手臂,它们不知疼痛,只有进食的狂热**促使它们嘶吼着扑向鲜活的血肉。

    “暴浪-狂涛!!!!”

    巫斌手掌上衔接出49颗蔚蓝色的水系星子,汹涌的波涛直接冲向那些从黑色土壤里探出头来的亡灵,猝不及防,一些还未站稳的亡灵被直接冲走。

    “冰锁-凝固!!!!”

    卫楠是主修冰系的法师,她一边开枪,子弹射穿那些从附近土壤里爬出来靠近她的亡灵,一边衔接冰系星子,惊人的寒气直接将波涛冻结,七八只亡灵变成冰雕。

    “卫楠,呆在中心区域,我们负责清理四周的亡灵,你注意我们的脚下!!”

    徐晃施展神行步,几息之间就将卫楠身边那几头挣扎的奴仆级亡灵杀死,灵魂结晶直接破碎,彻底死亡。

    “一群奴仆级的垃圾,也配阻挠我,挡我者死!!!”

    赖元对这些笨拙愚昧的亡灵不屑一顾,他的右臂漂浮着一颗瑰丽的火系灵种,火系星子迅速衔接,九道冲天火柱拔地而起。

    那些不幸处在烈拳-九宫的攻击范围内的亡灵被炽热的赤红色火焰直接焚烧,哀嚎着化为焦炭,一些萤火般的残魄漂浮着。

    “根本不堪一击,这种程度根本没有挑战啊!!”

    赖元狂妄地大笑,手中紫色的雷系星图浮现,霹雳-夜叉脱手而出,巨大的雷电夜叉直接刺向数十米外的金阳。

    “不管不顾就脱离团队孤军奋战,是该你胸有成竹,还是你狂妄自大呢……”

    金阳不闪不躲,一具魁梧的身躯直接挡在他面前,锋利的骨刀直接劈砍着雷霆夜叉,暴虐的雷电被直接切割成两半,原本霸道的气势骤然减弱。

    “骨刺鬼将,出现战将级的亡灵了,先清除奴仆级的亡灵,会有一次苦战!”

    那头拿着白骨大刀的骷髅身上穿着厚重的盔甲,一道道青色藤蔓般的纹路舒展,抵消了那些落在它身上的电弧。

    “这头骨刺鬼将竟然穿着铠魔具!!”

    看见那头骷髅鬼将身上散发着木系魔能的铠甲,巫斌错愕地大叫,声音嘶哑刺耳。

    不单单是身上的铠魔具,还有脚上的履魔具,左臂佩戴的盾魔具,甚至它手上的那把骨刀,都是一把异骨制成的斩魔具……

    骨刺鬼将被全副武装,亡灵国度的战将级亡灵,大多数都是赤手空拳。

    就算有武器,也多半是生前使用的魔具,已经因为上百年的自然分解丧失魔能,只是些坚硬的废铁,对于身体素质不高的人类一文不值。

    但是,金阳明显把自己珍贵的战将级亡灵提升了一个级别,亡灵本就力大无穷,还不知疲惫,如果被精心武装,就是恐怖的杀戮机器。

    “好快!!!!”

    骨刺鬼将快如闪电,它挥刀的速度无法用肉眼捕捉,就在劈开赖元霹雳-夜叉的刹那之间,它就直接纵身一跃而起,几道锋利的气刃直接轰击在赖元的铠魔具上。

    “别以为穿上几件破烂魔具就可以和我分庭抗礼,战将级妖魔老子杀过的多了!!”

    赖元身材魁梧,他直接抽出自己腰间的斩魔具,和骨刺鬼将角力,从骨刀上传递而来的恐怖力道让他虎口一震,身躯被直接逼退数米!

    “合拢队形,吕洪用土系魔法加固脚下的土壤,巫斌保护好卫楠,不用脱离队伍孤军奋战,还有两头尸将没有现身!!”

    徐晃和青甲晰龙徐青冲杀在前线,抵抗着那些从土壤里探出的铁钩利爪。

    雷霆和狂风交错,还有青甲晰龙坚如玄铁的龙尾挥舞着,逼得那些亡灵无法突破。

    “心!!!!!”

    卫楠的脚底突然探出一只包裹着陈旧绷带的枯瘦手掌,那些绷带飞舞着向卫楠扑去,巫斌虽然惊慌,但还是稳住心神衔接召唤系的星图。

    “嗷嗷嗷!!!!!”

    空间出现一道裂痕,一头大奴仆级别,浑身覆盖坚硬岩石外壳的岩巨人冲了出来挡在卫楠面前。

    陈旧绷带一触碰到岩巨人的身躯,就仿佛有生命一般将其紧紧缠绕。

    原本防御力不俗的岩巨人,坚硬的外壳被收束的恐怖压力直接碾碎,外壳内部的肌肉被挤压出白色的血液,魁梧的身躯鲜血四溅。

    “白布尸将现身了!!!”

    那头从黑色泥土里爬出来的魁梧尸将,对奄奄一息的岩巨人不屑一顾。

    它甩动自己身上陈旧的绷带,那头岩巨人直接落入几头饥渴难耐的亡灵之中,被贪婪地蚕食殆尽。

    “这些家伙和之前的散兵游勇截然不同!!”

    白布尸将手中拿着一把银灰色的长枪,身上穿着轻便的银色铠魔具,没有被魔具覆盖的部位袒露着陈旧发黄,但是如蟒蛇般强壮灵活的裹尸布。

    它高举着长枪,口中发出嘶哑的咆哮,二十多头全副武装的亡灵从它四周的土壤里爬出。

    和之前那些赤手空拳,只是依靠本能反应猎食的亡灵不同,这些奴仆级亡灵实力更强,它们身上的盔甲虽然不是铠魔具,但也是精铁打造,可以抵消部分魔法的威力。

    它们右手拿着锋利的大刀,刀口崭新,左臂装备着坚硬的铁制盾牌,不像之前的那些亡灵,它们似乎在等待白布尸将发号施令,是训练有素的军队。

    白布尸将是货真价实的战将级,不同于那些只剩下本能的奴仆级亡灵,它已经具有一定的智慧,还有生前残留的战斗意识,它懂得衡量利弊。

    “吼吼吼!!!!”

    白布尸将兵分两路,它率领着一半的兵力向巫斌和卫楠发起冲锋,优先除掉战斗力不足的治愈系,它们的攻克难度就会降低。

    吕洪和卫楠两人相距不算远,但是他只是加固了自己四周的土壤,却没有及时遏制卫楠他们四周的土地。

    无法立刻穿过坚硬土地的亡灵们都向相对易于袭击,而且有白布尸将率领的区域涌去,吕洪对付的只是些奴仆级的亡灵。

    没有巫斌和卫楠两人面对白布尸将的巨大压力,只需要施展土系制造障碍,就可以牵制那些智商不高的亡灵,他消耗的魔能是最少的。

    卫楠和巫斌陷入苦战,被白布尸将和它的尸兵慢慢消磨力量,徐晃心急如焚,但却分身乏术。

    “吼吼吼!!!!”

    一头身高超过三米,身躯肥硕,肩膀上扛着一把长满铁锈的沉重斧刀的尸魔挡在他和青甲晰龙徐青面前,就像一座肉山。

    情报中,金阳有一头大战将级别的斧刀尸魔,应该就是这个怪物了!

    斧刀尸魔的膝关节和肘关节都覆盖着魔具,保护它身躯上最脆弱的部位,它每走一步,都会让脚下的土地深深凹陷。

    “吼吼吼!!!!!”

    斧刀尸魔挥舞着沉重的斧刀,狂暴的气刃夹带着阵阵罡风,青甲晰龙背脊上浮现晦涩的符文,硬抗大战将级别尸魔的一击,向来在力量上占优的徐青竟然被击退一些。

    “青,不要蛮干,斧刀尸魔身上的尸毒不简单,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牵制它,我马上支援!”

    徐晃看着四周那些磨刀霍霍的亡灵,如果卫楠得到的消息准确,那么金阳能够驾驭的战力应该都已经现身。

    徐晃挥舞着蜘蛛切,脚下的风轨持续运转,穿上盔甲的尸兵们防御力惊人,但是灵活度也降低了。

    他穿梭在十几只亡灵之间,锋利的刀刃划破它们没有护甲保护的骨骼,留下深深的切痕。

    “这些亡灵尸兵的骨头堪比岩石吗,硬度远远超过奴仆级妖魔的骨骼硬度!”

    如果是普通的奴仆级妖魔,徐晃一刀下去就可以直接劈断它们的腿骨,可斩断尸兵袒露的骨骼,他需要2-3刀。

    一般埋于土中的尸体,经过2~3年,软组织变为灰污色,似泥浆状物质,白骨化过程就差不多完成。

    土质干燥,有时需7~8年才成为白骨化,大约10年后尸骨才会脱脂干涸,经过300年以后尸骨才会变得很轻、易碎,甚至1000年以后才能风化。

    这些过程出现所需的时间取决于温度、土壤性质、埋葬深度、棺木厚薄、尸体肥瘦、入殓情况等。

    在旷野中,这一过程的出现应该要比坟墓中早得多,但这些死去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亡灵不符合这条定理。

    随着死气长年累月的浇灌,那些掩埋在腐烂土壤里的亡灵也许会被分解,或者被其它亡灵蚕食掉血肉组织,但它们的骨骼却可以保留下来,完成白骨化。

    白骨化过程中,它们的骨骼不仅不会风化变脆,反而因为死气变得刀枪不入,成为金刚不坏身。

    如果不能摧毁亡灵尸兵的灵魂结晶,不管怎么斩断它们的肢体,它们都可以和其它亡灵的残骸拼凑重组,继续厮杀,根本不知疼痛!

    “制造一片隔离区!!!”

    巫斌施展着中阶水系魔法-瀑浪,那些靠近他和卫楠的亡灵尸兵被洪水冲散一些,他驾驭着那些浑浊的瀑浪旋转成为直径十米的水圈。

    卫楠施展冰锁,凌厉的寒气迅速冻结了巫斌的水圈,形成一个直径十米的冰盘,那些腿部陷在其中的尸兵一时间动弹不得。

    “戒备白布尸将,它想要消磨我们的体力!”

    卫楠站在最中央,巫斌和他召唤出来的三头奴仆级召唤兽保护着她,她右手握住枪柄,向着那些动弹不得的尸兵倾泻着火力。

    有巫斌和他的召唤兽掩护,卫楠放弃手中威力有限的手枪,改用装载着破甲弹的特制狙击,每一颗穿甲弹都可以直接洞穿亡灵尸兵的头骨。

    破甲弹由弹体、带空心凹陷的炸药、金属药形罩和起爆装置组成。

    弹丸头部装有瞬发的压电引信,破甲弹的突出特点是用相对较少的炸药和较轻的弹头达到较大的穿透深度。

    破甲弹战斗部的基本组件是空心装药战斗部,这种设计结构目的是产生一个含有金属粒子的狭长气流即金属流。

    爆炸穿过装甲并在装甲内部产生像喇叭榉散开的装甲碎片,通常必须在最佳炸高上适时爆炸才能形成强有力的金属射流。

    卫楠手里的特制狙击枪可以很大程度缓解破甲弹的后坐力,她可以在艰巨的围杀中持续射击,未必能够杀死尸兵,但却可以打乱它们的步伐。

    白布尸将挥舞着尸布,一颗破甲弹被看起来陈旧却坚韧异常的绷带直接缠绕着,它拿出那颗已经扭曲变形的破甲弹,目光冷冽。

    它越过那些被束缚的亡灵尸兵,身上的裹尸布从半空中飞泄而下,原本坚韧的尸布笔直的如同没有刀尖的利刃。

    巫斌的几头召唤兽被直接刺穿,从身躯穿过的陈旧黄布被鲜血浸湿变成暗红色。

    “躲在我身后!!!!”

    自己的召唤兽在白布尸将手上不堪一击,飞跃而下的亡灵战将直接无视卫楠射击的破甲弹,阴狠着注视着他们。

    巫斌声音嘶哑,他衔接着中阶水系的瀑浪,缺乏有效攻击手段的他,对于白布尸将这种棘手的尸将只能阻碍片刻。

    但至少他还可以挡在卫楠面前,在自己彻底倒下之前,绝对不能将同胞暴露在亡灵的爪下!

    “谢谢你……不要怨恨我,徐晃,接下来靠你们了!”

    白布尸将近在咫尺,卫楠却笑出了声,她越过巫斌,手中拉开所有手雷的拉环,火花瞬间炸裂。

    “轰隆隆!!!”

    白布尸将用尸布抵抗着强烈的冲击,火焰飞溅在它身上,将它掀飞,那些在爆炸波及区域内的亡灵尸兵受损不轻。

    “我们没死!!”

    就在几颗手雷炸裂的前一刻,阴暗中伸出两只枯瘦的手掌,手臂上是黑青色的护甲,巫斌和卫楠被直接拖拽着消失在黑影之中。

    “两人退场了……”

    金阳并不担心他们的生命安全,伏尸将军有暗影系的能力,它一直潜伏在暗处,随时可以出手去救援考生。

    卫楠也是笃定自己和巫斌没有性命之虞,才能毫不犹豫采取那种自毁的方式创伤白布尸将,为还在奋战的徐晃和青甲晰龙徐青减轻压力。

    “轰隆隆!!!!”

    就在白布尸将被爆炸掀飞的瞬间,九道冲天火柱拔地而起,原本一直在角落和亡灵尸兵缠斗的吕洪突然释放出炽热的火系星图。

    白布尸将似乎也对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男人突然爆发的实力意料不及,接连不断的炽热火柱直接灼伤着它身上的尸布。

    就连它四周那些亡灵尸兵,也被炽热的烈拳-九宫焚烧,变成散发焦臭的枯黑尸体。

    中阶三级的火系魔法烈拳-九宫,他一直没有使用的火系竟然是第三级!!

    “时间差不多了,还淘汰了两个竞争者,这场考核对我有利!”

    吕洪估摸着时间,那个老生告诉自己的时间已经快到了,只要撑过这个时间,再加上自己斩杀的亡灵数量,成功通关易如反掌……

    他心中冷笑连连,什么团队,古都的猎尸队里抛弃同伴的可比比皆是,到了生死关头,同伴唯一的作用就是用来拖延亡灵的步伐……

    什么团队力量,可笑至极,除了自己,其他人不过只是利用的工具,榨干价值就是随手丢弃的垃圾。

    连最**裸的生存规则都不明白,怎么可能在这个世界生存!

    …………

    “以为靠这些尸兵就可以耗光我的魔能吗!!”

    赖元神色狰狞,每当他衔接星图,那些奴仆级尸兵就会挥舞大刀打断他的魔法。

    侥幸成功,也被那些悍不畏死的尸兵用铁盾和身躯抵抗下来,骨刺鬼将毫发无损,甚至还借着他魔法施展的间隙击伤了他。

    看着不远处那个神色自若的金阳,那个男人眼中似乎有不加掩饰的蔑视,让他怒不可遏。

    不过二十多米的距离,却被全副武装的尸兵和那头行踪诡秘的骨刺鬼将隔绝,赖元不得寸进。

    “都给我去死吧!!!”

    赖元手中的斩魔具闪烁着赤红色的纹路,炽热的烈焰冲天而起,他癫狂的嘶吼着,一道十数米长的滔天火刃直接吞没了面前的所有尸兵,包括骨刺鬼将。

    “威力竟然堪比高阶火系的天焰葬礼,这种宝物应该是一次性的,用在一次考核里,不心疼吗?”

    徐晃,徐青和吕洪,乃至斧刀尸魔在内的其它亡灵,都被那道冲天火刃惊动。

    徐晃最先反应过来,向着和青甲晰龙徐青交手的斧刀尸魔释放出凌厉的霹雳-夜叉。

    有些笨重的尸魔来不及抵抗,浑圆的腹部被直接开凿出一个大洞。

    徐青也抓住机会,钢铁巨尾轰击在斧刀尸魔丑陋不堪的头上,超过三米的肉山尸魔晃荡着倒下!

    “你没有机会了,这次考核,我赢了!!”

    赖元看着骨刺鬼将被堪比天焰葬礼的火刃焚烧得灰飞烟灭,二十多米的土地上硝烟弥漫,他狞笑着发动履魔具冲了过去。

    “看样子,你得到的情报不完整啊,这个团队,真是不堪一击……”

    就在赖元缠绕着雷霆的右拳扑面而来,金阳没有丝毫慌乱,他看着远处那个最角落的男人,哪怕面临危难,也还是有人心怀鬼胎。

    他心中已经有了评判,一只燃烧紫色鬼火的手臂突然从金阳的影子里探出,原本暴虐的雷霆突然荡然无存。

    “这场考核,真的很让我失望,紫魔,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那道浑身散发阴寒紫火的诡异骷髅从金阳的背影里走出,它只是一甩手,赖元魁梧的事情如同断线风筝般倒飞而出,血液飞溅……

    徐晃转过头看着那个长相憨厚老实的吕洪,他似乎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了然于心。

    缺失的那一部分情报,就是关于那头被金阳称之为紫魔的恐怖紫炎骷髅的,他故意隐瞒不,就是想要有不明真相的人替他挨刀!

    他用强势的姿态斩杀了白布尸将,却没有想要帮助同伴的意识,隔山观虎斗,或者……

    在他眼里,想要用自己和徐青,乃至那个狂妄自大的赖元阻挡亡灵尸兵的压力,他就可以坚持到最后……

    所有同伴在他眼里,都是竞争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