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新娘亿万老公〕〔带着智能系统去修〕〔香祖〕〔三世道主〕〔旧日盗火者〕〔末世修改计划〕〔山上有道〕〔镇光司〕〔我不是恶魔〕〔我的原主过于给力〕〔武御玄黄〕〔科技入侵神话时代〕〔脱贫总动员〕〔网游之越娘就越强〕〔深夜异闻〕〔祖安勇者〕〔超神制卡师〕〔我真的太美了〕〔妃你勿嗜〕〔云倾北冥夜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法师之猎妖师 第十八章 过往非云烟
    “您曾经也是尸奴!!!”

    徐晃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他没有想到,原来伏尸将军竟然也曾经是尸奴!

    “那都是千年的事情了,我被奴役了整整千年,直到数十年前,那个暴虐的尸君被斩杀,我才重获自由……”

    伏尸将军拿着手机,屏幕上显示这样一段话。

    “尸君,难道是真正的君主级亡灵!!”

    统领级只能称呼为尸臣,只有踏足君主级,才能在这片亡灵肆虐的国度,称之为君王。

    “那个暴君虽然昏庸无能,荒淫无度,但耗费那么多天材地宝,又在死气中浇灌千年,也该成为尸君……”

    千年,徐晃想到的就是千年之君,在亡灵世界,死去年份越久,实力就越强,上千年时间足够孕育尸君了。

    “那为什么,同样在亡灵国度沉睡千载,您却几乎寸步难进……”

    伏尸将军过,他遇到金烨的时候,也不过是个的尸将,也就是,在他被尸君奴役的时候,实力也许更弱。

    “那个暴君,他知道自己潜力不高,手下的将士难免不会有朝一日凌驾于他,将他彻底挫骨扬灰,所以他……毁掉了我们的魂海,还用缚魂锁穿透我们的琵琶骨,让我们永远只能当最卑微的奴仆!!”

    伏尸将军身上杀气四溢,怨恨,痛苦,悲哀掺杂着,他露出凄厉的苦笑。

    “你愿意听一个故事吗,一个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的故事……”

    伏尸将军自顾自地在手机上写着,徐晃什么都没,这种时候,他只是需要一个默默倾听的观众。

    “从前有一个叫狗蛋的孩子,从就生活在贫苦和饥饿之中,那时候全村的孩子都没有正经名字,只因为贱名好养活,所以他的娘亲一直都只叫他狗蛋,希望卑贱的孩子可以在那个年代艰难求生……”

    “那个年代,所谓的李氏王朝早已日落西山,君王昏庸,权臣当道,战火纷飞,流民四起,边境强敌虎视眈眈,朝廷却军备废弛……不仅南衙十六卫早已湮灭几尽,连北衙禁军十军也早已虚弱不堪、名存实亡了。”

    “那个时候,狗蛋的村子,乃至方圆百里的乡里都爆发瘟疫,死伤无数,城里的官府害怕疫情传播,下令禁止开启城门,让那些逃难的乡民们走投无路……”

    “短短半月,瘟疫一发不可收拾,所有的草药都试过了,甚至是一些剧毒药草,为了活命,不懂药理的乡民们都无所顾忌,但死去的人不减反增,荒废的农田里都是些腐烂发臭的尸体,被山野的妖魔啃噬得残缺不全,爬满了肮脏的蛆虫……”

    “男孩侥幸活了下来,可他的娘亲却没有挺过去,感染瘟疫在那个年代几乎必死无疑,临终之际,娘亲拉着狗蛋的手,让他好好活下去,但是千万不要去参军,因为他从未谋面的爹就是为了镇压农民起义,被官府强制抓了壮丁,此次一去不返……”

    徐晃能够感受到伏尸将军身上流露出来的悲伤,他很伤心,曾经的伤口被自己揭开,但他却不能痛哭流涕,因为他连流泪的机会都没了。

    “狗蛋最终安葬了自己的娘亲,但十三岁的他从此就举目无亲了,在那个动荡年代,他这样的孤儿比比皆是,没有人会去同情他的遭遇,因为绝大多数平民百姓都在艰苦求生,容不下丝毫的怜悯之心……”

    “后来啊,瘟疫停止了,官府下令重开城门,这个十三岁的男孩躲在一辆运送粮食的马车上进入他从未见识过的城市,开始游离其中……”

    “一个面黄肌瘦的半大子,有哪个老板会要这样的赔钱货呢,白吃饭却下不起多少力,所以他苦等数日,也没有任何落脚之处……”

    “活着就总要吃饭,尤其是看着那些热气腾腾的大白馒头,狗蛋就只能一个劲咽口水,他饥渴难耐,趁着店二不留神偷拿了一个馒头,结果可想而知……”

    伏尸将军捂着自己的肚子蜷缩身体,魁梧的身躯瑟瑟发抖。

    “狗蛋被痛打一顿,瘦的他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拳打脚踢,那个才咬了一口的馒头也被沾满灰尘的鞋踩碎……”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迷糊之间似乎看见那些路过的行人都对他避之不及,甚至脸上还有似乎被吐痰的痕迹……”

    “夜晚寒风刺骨,他颤颤巍巍爬起来,流着泪吃掉那个已经冷掉,像泥土般又黑又硬的碎馒头果腹,从那以后,他的日子更加漂泊无依……”

    “他开始混迹在各个市集,和那些流落街头的乞丐争抢那些被丢弃的食物,也经常大打出手,最后却遍体鳞伤,后来他遇到一伙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孤儿盗贼,愿意教授他一些行窃的本领……”

    “他有些笨拙,只能勤加苦练,才顺利的在擦肩而过时顺手牵羊,但是他必须学会察言观色,知道什么人可以偷,什么人不能偷,一技在手,虽然盗贼令人不齿,但好歹可以维持生计……”

    “但是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早晚都会暴露,狗蛋那些同伴很多都锒铛入狱,他也如芒在背,不知如何是好……最后他想要赌一把,去投靠一户大户人家!”

    “那个年代,庶民都要为生机疲于奔命,过得还算舒适的就是那些大乡绅,富商巨贾,还有朝廷官员,如果能够进入一个大户人家做下人,也比当个暗无天日的贼要好……”

    “但要想当大户人家的下人,都有不成文的规矩,要么和府里得上话的高级仆人,比如管家或者某位夫人的红人沾亲带故,可以通融一下,但是狗蛋无亲无故,这一条行不通……”

    “那就只有另外一条路,愿意拿钱去贿赂,狗蛋几乎带着自己行窃二年多所有的积蓄去了一家不算大豪门的富裕人家碰碰运气……”

    伏尸将军自嘲地讥笑,徐晃已经可以想到他此去的结果。

    “那户人家的管家拿到了贿赂,却立刻翻脸不认人,他吆喝着仆人对狗蛋拳打脚踢,还这一看就是赃款,再不滚就要抓他去官府关大牢……”

    “身无分文的狗蛋又一次流落街头,就在那个时候,他看见了藩镇的招兵告示,马上虚岁十六的狗蛋感觉看到了一丝希望……”

    “他想起了娘亲临终之际的苦苦劝告,但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像他那样孤苦无依的半大孤儿,要想有口饭吃,参军已经算是一条阳关大道了,反正已经烂命一条,难道还会怕死吗?”

    “他当盗贼的两年生活改善,相比当初的面黄肌瘦,他长高不少,也看起来有些强壮了,对于只要四肢健全就可以当炮灰的兵营,已经足够了,他得偿所愿,成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节度使手下的藩兵……”

    “半年后,年满十六岁的狗蛋在军营里进行了魔法觉醒,竟然在数十个新兵里脱颖而出,成为了一位魔法师,从那以后,他就开始了南征北战,一次次险象环生……”

    “只不过,那种藩镇毕竟实力有限,三年后就被一个赫赫有名的节度使吞并了,狗蛋也因此进入了一个陌生但大同异的军营……”

    “再后来,据朝廷要扩充一些禁军来保卫君主,绝大多数节度使都不屑一顾,但当时狗蛋效忠的那位节度使,似乎是为了彰显自己还是忠君爱国的,装模作样把狗蛋一行初阶法师送往京城,还因此被赏赐封侯……”

    “就是在长安的时候,狗蛋加入了已经日渐衰败的神策军,神策军,是朝廷的北衙禁军,原为西北的戍边军队,后来进入京师成为王朝最重要的禁军,负责保卫京师和宿卫宫廷以及行征伐事,是已经形同虚设的朝廷维持统治的军事支柱。”

    “神策左右两军主将为护军中尉、副将为中护军,均由宦官担任要职,宦官专权,祸乱朝纲,那时候的神策军什么人都可以进,流氓地痞,逃兵盗贼,什么人都有,鱼龙混杂……”

    伏尸将军冷笑连连,他为曾经身经百战,威名远扬的神策军竟然没落至此而叹息。

    但如果不是因为神策军已经腐朽衰败,他也不可能那么容易成为禁军的一员,也不可能……

    遇到那位改变他一生命运的将军!

    “就是在那个时候,狗蛋被自己的恩人赋予名字,名为——徐寂!!”

    伏尸将军突然起身,一股军人的铁血肃杀气息喷涌而出,神色凌厉如剑,仿佛要斩破苍穹!

    “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虽然长安城外便是肆虐千年的亡灵国度,北边还有虎视眈眈的秦岭之妖,但只要在那位将军身边,就会感觉分外安全……”

    他缓缓坐下,在屏幕上默默打着字。

    “但是好景不长,那是个过于**的朝廷,那些身居要职的宦官都要求手下的统领们向他们行贿以求相安无事,但那位大人却不愿同流合污,拒绝贿赂……”

    “那些宦官恼羞成怒,在那个傀儡皇帝面前添油加醋,甚至他藐视皇权,荒淫无度还极度猜疑的昏君下令要将那位大人满门抄斩,不愿连累家人的他居然单枪匹马冲入亡灵之地,从此了无音讯……”

    伏尸将军拿着手机的手臂颤抖着,那位大人对于他是很重要的人,失去他对于伏尸将军是沉重的打击。

    “再后来,那个昏君知道自己被逼宫的日子不会太远,就暗中耗费巨资为自己在亡灵之地修建地下皇陵,神策军精锐死伤无数,徐寂也险些丧命于亡灵尸兵手中……”

    “皇陵修建完成时,那个被酒色亏空身体的昏君也已经病入膏肓,原本以为自己可以离开亡灵之地的徐寂却没有想到,那个昏君何等丧心病狂!”

    伏尸将军身上的杀气前所未有的浓郁,那股亡灵的戾气铺天盖地,让徐晃呼吸急促。

    “他下令残杀八百多的神策军精锐,还有二百多个侍女和侍奉太监,还在自己的皇陵里埋下无数金银珠宝,我们都成为他的陪葬品,就算死,他也要当亡灵的君王!”

    “百年之后,我们这些被死气侵蚀的死人苏醒过来,很多同胞都变成没有情感的行尸走肉,被那个暴君鞭策着,为他当牛做马……”

    “他在亡灵国度耀武扬威,尤其是数十年前突破君主,更加变本加厉,还想要在紫色地带开疆拓土,他的愚蠢惹怒了八方亡君之一的雾鬼统帅,被直接虐杀,我才能重获自由……”

    伏尸将军给徐晃看了最后一段话,这个故事就基本落下帷幕。

    “也就是,您既是狗蛋,也是被恩人赐名的徐寂吗……”

    徐晃看着眼前的伏尸将军,亦或者是徐寂,不由道。

    “晚唐神策军的其中一员……”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