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亲爱的陆先生〕〔爹地,妈咪要宠呀〕〔霸爱成瘾:穆总的〕〔重生之财源滚滚〕〔漫游在影视世界〕〔无法无天小王爷〕〔修仙界归来〕〔斩月〕〔重生之我真是富三〕〔重生香江之1978〕〔夫人每天都在线打〕〔掷剑歌〕〔天才萌宝:总裁爹〕〔狂梦之主〕〔拉马克游戏〕〔碎梦诸天〕〔诸天邪道〕〔我真是修炼天才〕〔不做软饭男〕〔我媳妇是当红演员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辉煌的人生从幼儿园开始 第五十八章 胆子大一些
    自己都没有大力推行国风音乐,在自己国家都没流行起来,还想流行全世界?做梦呢?

    背后有这么强大的国家做后盾,只要有优秀的乐曲和优秀的乐队,推行华国乐器貌似也不难。

    我们有拨弦乐之王琵琶,弓弦乐之祖二胡,代表权力的最尊贵的大型打击乐器编钟,“乐界流氓”之称的民间吹管乐器唢呐,以及贯穿整个华夏文明的打击乐器鼓。

    有些的乐器并不逊色于西洋乐器,甚至更出色,比如琵琶,只要演奏者技术够牛,它几乎可以当任何拨弦乐器使用,电吉他的声音都弹的出来。还有编钟,你以为只是咣咣咣的敲几下听个响儿吗?大错特错,完整的一套编钟有65个组件,音域c2到d7,钟音色清脆悦耳,大钟悠远空旷,可以独奏,伴奏,重奏,合奏,素有“歌钟”之称。

    岳中华觉得有必要成立几个国风乐团,让世界人民感受一下华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欣赏一下传承千年的古典乐器的魅力。

    至于好的乐曲从哪里来,他脑子里还少吗?地球上五大顶级神秘配乐团队的音乐,那些风靡一时的bgm,那些让人热血沸腾的史诗音乐,改成国风音乐,用华国传统乐器重新演绎,对他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曾有幸以国际友人的身份在中央音乐学院听过一次华夏版的《布兰诗歌》,本来是一首恢弘的西方音乐,结果被大能用钟、鼓、号角、钹、二胡、箜篌等几十种传统华夏乐器改编成国风音乐,那一次让他感叹不已,大开眼界,都中国人别的不行,改造最拿手,改造的比原版还好更拿手。这回总算见识了,《布兰诗歌》被魔改成华夏版本,钟鼓号角演绎出的恢弘大气比原版还燃。

    脑子里那么多好音乐不拿出来玩玩岂不是浪费,而且这些音乐都需要大型乐团才能演奏,与其找现成的还不一定和自己心意,不如自己亲手打造几支,想想都带感,人选吗,眼前这几位不就是现成的?

    看来有必要成立一家音乐制作公司,还有艺人经纪公司,好音乐好歌曲自己有的是,一个人用不完,养出几个天王天后给自己当弟应该挺有意思。

    以后公司里左手一打泰勒,右手一打滨崎步,前排古典辣妹,后面女子十二乐坊,不敢想不敢想,哥要造人啦,不对,造神啦。哥捧你们成神,你们给哥打一辈子工还债吧。

    “哥哥姐姐们,你们这么喜欢国乐,没有想过成立一个国风乐团吗?一个专门以流行音乐形式来演奏华国音乐的乐团。”

    四个大学生相视苦笑,怎么没想过呢,无数的前辈,一届又一届的学哥学姐,哪一个没有这样的理想?有哪个华国音乐人不希望自家的乐器成为世界主流,自己的音乐流行全世界?可是现实就是华国真没有这样的顶梁柱,现代没有能做出国风传世金曲的音乐大师,空有高超技艺没创作天赋,徒之奈何。

    蔡妍不得不和朋友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国乐团啊,想法是好的,也有很多人为之努力过,可惜最后都被迫解散了。没有合适的音乐拿出来演奏,这样的乐团又能支持多久呢?”

    宁伟也叹气:“是啊,乐器是好乐器,可惜咱们的音乐人不争气,没有拿得出手的乐曲。我们给别人演奏《高山流水》?《汉宫秋月》?或者《秦王破阵乐》?还是《国殇》?音乐是好音乐,可惜这些老古董跟不上时代,不符合当代人的音乐审美,你演奏这些音乐有几个会去听?”

    聊到国乐,这是每个华国音乐人的痛,邱韶阳已经心灰意冷,给国乐判了死刑。

    “国乐已死,跟不上潮流注定被淘汰,泱泱大国竟找不到一首国风流行音乐,有什么好的呢。”

    即使神经大条的唐羽裳也只能沉默。

    岳中华对几个人的话极不认同。

    “呵,没有跟不上时代的乐器,更没有过时的音乐,只有无能的人。西洋乐器也不是天生高贵,天生主流,人家懂得进步,懂得与时俱进,从传统乐器衍生出电吉他,架子鼓,电子琴。”

    “你们这些高材生不懂得反思,不懂得变通,只知道怨天尤人,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所有人都这么想,华国音乐能进步能流行才怪。”

    邱韶阳翻了翻白眼,“朋友站着话不腰疼,有你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蔡妍和宁伟默契的对视一眼,他俩都属于理智型脑子活络的人,这话题本身都不知道有多少人谈过,一点都不意外,但现在坐在他们面前的可是一个孩子,这是孩子能出的话吗?简直不可思议。

    岳中华乐器上的造诣已经够让他们吃惊了,好嘛,感情那只是菜儿。

    宁伟试着问一问:“那你觉得国乐的出路在哪里?”

    “没有合适的音乐,没有作曲天赋,我们就把古典音乐改一改,《高山流水》大家不喜欢听,咱们就把它改成符合当代人口味的版本总行了吧,作曲难,改曲还难吗?”

    “摇滚版的《高山流水》,《春江花月夜》,《百鸟朝凤》……”

    “等等,等等,太扯淡了。摇滚版?亏你想的出来,把《高山流水》改成摇滚的?听的大家热血沸腾,摇头摆尾,上蹿下跳?这是对历史的亵渎,老祖宗的棺材板都压不住,跳出来抽死你。”

    邱韶阳赶紧止住岳中华,作为一个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好学生,他怕真这么干了把祖宗气的诈尸。

    唐羽裳捧着脸想象一下摇滚的《高山流水》,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吐吐舌头:“我都不敢想,音乐系那些教授肯定拿着西瓜刀满学校追杀我。”

    宁伟哭笑不得,朋友胆子还真大,真这么干,想过后果没有。

    “恐怕还要背上数典忘祖的骂名,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

    蔡妍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这事儿只敢想想。

    张一菲和岳建康也被儿子这胆大妄为的想法吓了一跳。

    “孩子不要异想天开,传承千年的国粹你也敢乱改?活的太滋润欠收拾了吧?”

    六个人态度非常一致,此事不可为。

    “墨守成规,因循守旧,就是因为太多太多人和你们一样的想法,我们的国乐才停步不前,几百年过去,还守着曾经的荣耀不放。”

    “传统的西方音乐没有华国传统音乐多姿多彩,乐器也没有华国乐器种类繁多,但是现在你再看。他们守着自己的老古董了吗?没有,不管是乐器还是音乐,一直在改变,一直在适应着时代。”

    “我们的思想在进步,我们的科技的进步,我们的艺术呢?我们的音乐呢?我们没有亵渎先人,我们是在发扬光大,那些不适应时代的,不被时代所接受的,必被时代所淘汰。”

    “我们不是国乐的破坏者,我们是国乐的传承者,守护者。我们需要让我们的国乐融入这个时代,而不是死在时代前进的路上。”

    “从你们的话里我听出来了,你们没觉得自己不能去改变,而是怕别人指责你们的改变。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哥白尼,伽利略,阿基米德,这些人为了真理可以付出自己的性命,我们面对一点点的非议都不敢去尝试吗?试都没试怎么知道我们的改变不会被接受呢?”

    “本可以做音乐的开拓者,却因为外在的制约禁锢了自己的思想。你们不是没能力去做些什么,而是自己困住了自己的手脚。”

    “胆子大一些,不要怕这怕那。我们不止要改音乐,还要改乐器。当摇滚版的《高山流水》《百鸟朝凤》响彻大街巷,当插着电的电琵琶和电二胡出入世界顶级的音乐场所,到那时还有谁敢我们是错的,还有谁敢我们是亵渎祖宗……”

    岳中华化身人生导师,把几个人忽悠的热血沸腾,即使蔡妍和宁伟这么稳重的人也血压飙升,大脑充血,仿佛这一刻才找到人生的真谛……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精灵掌门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