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亲爱的陆先生〕〔爹地,妈咪要宠呀〕〔霸爱成瘾:穆总的〕〔重生之财源滚滚〕〔漫游在影视世界〕〔无法无天小王爷〕〔修仙界归来〕〔斩月〕〔重生之我真是富三〕〔重生香江之1978〕〔夫人每天都在线打〕〔掷剑歌〕〔天才萌宝:总裁爹〕〔狂梦之主〕〔拉马克游戏〕〔碎梦诸天〕〔诸天邪道〕〔我真是修炼天才〕〔不做软饭男〕〔我媳妇是当红演员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辉煌的人生从幼儿园开始 第六十八章 先认真听歌吧
    王少清摇头:“我也没听过。”

    董成真的诧异了:“不能吧?”

    王少清是谁,华语歌坛里绝对算得上大佬,竟然也不知道,他又转头问另外三位。

    五个评委互相交流了一下,都表示没听过,这就神奇了。

    方灵表示:“大家都别猜了,先认真听歌吧,等一会儿问问当事人就知道了。”

    ……

    前边的几位得分可不低,为了稳妥起见,岳中华临时更改了表演节目,自弹自唱《虫儿飞》,他不信这都能被刷下来,除非有黑幕。

    老天待他不薄,浑身硬件都是顶配,视觉,听力,声音,各方面都无可挑剔,可不是那种自我感觉良好,唱给别人听却要命的选手,这方面是经过验证的。

    为了确认不是家人因为宠着他瞎话,自己还用随身听录过音,虽然设备简陋了点,比不得录音棚,显不出真实水平,但还是能测出个大概的。

    这首《虫儿飞》他准备冠军赛的时候才拿出来一锤定音的,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几个童星太猛,怕翻船,不得不提前放大招。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按下最后一个钢琴键,现场为之一静,紧接着“哗”的一声,潮水般的掌声响起。

    观众们尤为激动,咱们家娃没让咱们失望的赶脚油然而生,民间也是有天才的,不比你专业的差。

    有一一,朋友唱的真心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能不能第一不知道,至少四强是没跑了吧。

    王少清没急着打分,先问了一个很多人都想知道问题。

    “豆豆,能告诉叔叔你这首歌是谁唱的吗?”

    “你莫不是脑子有坑?唱歌的就在你眼前,还问谁唱的,病的挺严重啊,得治。”

    岳中华眨眨眼,心里大骂傻蛋评委,考虑了三秒钟,抛出一个不是很肯定的答案:“好像是我唱的?”

    表情语气用的极妙,似回答似疑问,现场观众全都笑喷了,太尼玛逗了吧。

    作为岳中华的父母,张一菲夫妇实在是太了解儿子了,他们可不认为孩子没听懂,这要不是不是装傻充楞,他俩名字倒过来写。

    俩人在台下提心吊胆,臭子胆子越来越大,竟然当众调侃评委,这还了得,岳建康给老婆一个放心的眼神:“回去好好收拾一顿。”

    张一菲狠狠点头:“好。”

    统一战线达成,岳中华在台上一激灵,“嗯?怎么莫名其妙的感觉一阵冷气袭来,好像有什么对我不利的事儿要发生。”

    “难道我三振出局啦?不能吧?不要啊,我表演的挺好啊。”

    想想人生第一败随时可能到来,吹出去的牛皮要破,他自己把自己吓的够呛,有些心神不属。

    方灵笑的波涛汹涌,花枝招展,“王哥,这要是播出去,你绝对出名了,钻石歌手王少清原来是个捧哏高手。”

    王少清尴尬的要死,他问的话本没有什么毛病,顶多算是表达不清楚,但是鬼头接的实在让人意想不到,好好的正剧愣是改成了爆笑喜剧,这找谁理去。

    董成作为喜剧演员最有话语权,边笑边点评:“这个梗实在是太经典了,我可以肯定,以后相声、品,或者影视剧里一准儿会用上。”

    老王同志求饶:“求求你们可别了,赶紧干正事吧。”

    不给几位评委发挥的机会,麻溜的转移话题:“咳咳,豆豆,我的意思是原唱,这首歌我们都么听过,想知道原唱是谁。”

    被人问起,岳岳总算回过神来,也不敢嘚瑟,老老实实回答问题。

    “啊?哦,我就是原唱,这首歌是我自己作曲,爸爸妈妈和我一起填的词儿,几天前已经在华国文化艺术版权管理中心注册登记了。”

    在华国,文学,影视,音乐,曲艺这一类视听艺术的版权注册是有独立机构管理的,跟发明专利不同,文艺类版权注册非常快,最多不超过一周。

    在七色音乐街漏了一手儿后,第二天岳中华就拜托姨张一珂把《虫儿飞》和《梁祝》的版权做了注册申请。

    之所以这么急,就是怕哪个不要脸的万一发现这两首乐曲没有版权注册,捷足先登,鸠占鹊巢,防患于未然总是没错的。

    岳同志平静的诉着一个事实,现场却掀起轩然大波,不知道有多少人大喊“不可能”。

    “真的假的?这家伙才五岁吧?作文儿都不会写呢吧?就能作词?不会是故意炒作吧?”

    满满的质疑声,没办法,岳中华的年龄在那摆着,一般这么大的孩子连歌词的意思都搞不懂,还能作词作曲?天方夜谭一样。

    再天才也要有个限度,这完全超出了人们对5岁孩子的认知,要是七八岁那还好,学二三年级能写出《虫儿飞》这样的歌词还是可以的。

    其中三位和观众们的想法差不多,第一时间觉得不可能,话到嘴边吐不出来,实在不知道该些什么。

    王少清的震惊在于岳中华作曲是自己完成的,外行人不懂,只有他们这些专业的才知道,普曲儿比写词儿可难多了。

    裴少卿和其他人的想法又不同,孩子既然这么,那基本可以确定是真的,以她对岳中华一家的了解,有一万个理由可以证明人家根本不会做哗众取宠的事儿,完全没必要。

    而且孩子不是了吗?填词是在爸爸妈妈的帮助下共同完成的。她没想到的是岳中华不仅钢琴上有天赋,唱歌竟然也不差,自己可是教了家伙半年多,却一点都没发现,音乐老师做的有点失职啊。

    现场气氛有点微妙,之前质疑比赛的公平性,现在选手太妖孽,观众又开始质疑,比赛的公信力摇摇欲坠。

    能被请来做评委,除了专业能力和知名度,情商自然也不低。

    王少清适时拉过来观众的注意力,话题是他引起的,自己挖的坑自己填。

    “大家质疑我们朋友的作词能力?我可以毫不客气的告诉大家,你们根本没关注到重点,为什么这么呢。在这里我先给大家普及一下歌曲方面的知识……”

    他开始给大家灌输一个概念,那就是“作曲比作词难”。

    观众们恍然大悟,暂时忘了对岳中华的质疑:“啊,原来是这么回事,明白了。”

    但治标不治本,想要完全平息这场风波,剧本还要往下走。

    范天:“王哥你意思是一首歌曲什么词儿根本不重要?”

    “那怎么可能,一首歌就好比一辆汽车,作曲就是造发动机,作词就是造外壳,对汽车来发动机是核心,但是你也不可能把汽车发动机套上手扶拖拉机外壳吧?”

    “到这里,我们还要回到岳中华朋友身上,那么岳中华有没有作曲能力呢,这就要请教我们的裴少卿女士了,大家还不知道吧,裴女士可是家伙的音乐老师,朋友在音乐上的天赋裴女士最有发言权。”

    范天惊呼:“什么?裴女士竟然是这位朋友的音乐老师?怪不得……”

    至于怪不得什么,观众们自己去想吧。

    五位评委完全掌握了现场的话题节奏,牵着观众的鼻子走。

    裴少卿对岳中华的天才程度直言不讳,简直夸上天,脸厚如台上的当事人都有些着不住,面颊微红:“裴老师你的是我吗?是不是有些夸过头了?”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精灵掌门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