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威有间酒馆〕〔凰女之海棠无香〕〔神级女婿〕〔太古神狱〕〔盛总,你老婆又闹〕〔一世兵王〕〔纯阳剑尊〕〔其实我是一个经纪〕〔我才不是精灵文配〕〔万象朝宗〕〔诸天莽帝〕〔开局变成一只猫〕〔诸天小捕快〕〔从戏曲大佬到天王〕〔从女团导师开始〕〔超神机械师〕〔美剧里的作家〕〔从今天开始不当魔〕〔诸天之游戏纪元〕〔我修炼开了外挂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怀瑾握玉 第八十五章 引子
    殷元青半下午就带着人去了边城,接见了留在边城的任成泽一行人,还顺便等来了京城重新派来的护卫军队。他随意看了看,就在这群人之中发现了好几个眼熟的人影。不过比较奇怪的是,这群人里并没有他一开始想得那样全是某一方的人,而是一些在朝中相对中立,与任何人都没有什么牵扯的人。

    殷元青眯了眯眼,对这种出乎意料的状况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让一直在明面上帮助自己处理事务的暗卫和这群人做好交涉工作。而他自己,除了在晚宴上露了个面,表示了一下对任成泽他们这支商队的嘉奖,其余的时间就一直呆在都尉府中,名为养伤。

    商队受了表扬,任成泽一行人心里很是高兴,也将自己在启星国的所见所闻向殷元青汇报了上来。

    殷元青看着任成泽提供上来的有关于这次商业交流会的经验感想,注意到了星野城这个城池发展的不寻常之处。他想了想,让人悄悄去把林越叫来。

    “圣上,您找臣?”林越跟着殷元青派来的人,掩人耳目地到了殷元青的所在地。殷元青以受伤之名在房间里养伤,但其实他本人并不在房间里,而是找都尉要了一个隐蔽的书房,坐在这里处理一些事务。林越到殷元青面前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殷元青手里捧着一个册子,微微皱着眉在思索着什么。

    “你来了。”殷元青听到林越的声音,揉了揉眉头,将手里的这个册子给了林越手上,“你看看这个,这是任成泽交上来的材料。”

    “任会长?”林越微微惊讶了一下,然后伸手接过这个册子,只扫了一眼,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他暗暗挑眉,道,“这星野城运行的纯利润竟然这么大,任会长作为一个商业会长,这么大的情况就没有看出来吗?”

    “当然是看出来了,不然他怎么会将这个数据放在如此显眼的位置。”殷元青道,“这个老狐狸,不,现在应该是叫作老泥鳅了,滑不溜秋的,都等着看孤的意思呢。”

    林越听着这话,低下头在一边默不作声。

    “怎么,你也要等着孤的意思呢?”殷元青原本是想听听林越的意见,结果没想到林越也在这儿给他表现起“沉默是金”来,让他哭笑不得,只能佯怒道,“孤叫来的,好像不是一个哑巴吧,林队长?”

    “咳咳。”林越咳嗽一声,作出一副虚假的笑容,朝殷元青道,“圣上不要生气,臣这不是以为圣上还要发发牢骚,不忍打断么。”

    殷元青听了林越的辞,毫不客气的冷哼一声:“孤听林队长这次在启星国收获颇丰,怎么也不见林队长积极地给孤来啊?还不如这任成泽,好歹人家也是做了本册子。”

    “臣哪里有大出风头,圣上严重了。”林越看似谦虚地着,但是他一脸的笑容哪里看得出他谦虚的样子,“臣只是做了臣应该做的事,这主要还仰仗于启星国内部紊乱,两蚌相争,让臣这渔翁得了利。”

    “嗯。”殷元青应了一声,语气也正经了起来,“那个人,查到了么?”

    林越答道:“只是有些头绪,还需要进一步查验。”

    “有头绪也是好的。”殷元青点点头,忽然有些感慨地道,“我们两国争斗了这么多年,都有所损伤,实在是不益于我们两国的长远发展。如今那边有意改变,我们也不如顺势而为,彻底地将整个天华国整治一番。不过,做这些之前,我们必须要把中间这个坏掉的环节去掉,不能让他影响整个局面的运行。这事确实有些困难也有些危险,作为引子,真是辛苦你了。”

    “臣心甘情愿。”林越温和地笑着,“为了国家和民生大计,这点辛苦和危险算得了什么呢?不过圣上您最近可得心,听您还要待到两个月的战争之后,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冒险?要知道,这段时间可是各方探子最活跃的时候,而且您长时间不在京,京中有了变化的话您可能会鞭长莫及,来不及应对。”

    “放心,孤早有安排。”殷元青成竹在胸,“这两个月的时间,是孤专门腾给他们的。孤就是想看看,孤不在的两个月,这群臣子们究竟都在做些什么,那个背后的势力,他又想要什么,会不会就此露出马脚。”

    “圣上有所决断就好。”林越道,“边城之人不可全信,飞虎营里面也不全都是良人。不过臣相信圣上的眼光,一定是慧眼如炬,善辨忠良。而臣也一定会不辱使命,到时候圣上想看多厚的册子,就看多厚的册子。”

    “林队长这话,孤可是记下了。”殷元青意味深长地看了林越一眼,“到时候,孤的桌案上要是没有林队长交上来的厚厚的册子,孤可是要拿你是问了。”

    “那臣可真是要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了。”林越似是苦恼地笑着道,“臣这么年轻,还想着未来某一天娶个媳妇儿。要是就因为一本册子让圣上给罚了,那可就太不划算了。”

    “林家叛国也有些年头了吧。”殷元青听了这话,看了看林越,忽然提了这么一句。

    林越惊讶地看向殷元青,不明白圣上问这个问题是要做什么。不过他自己早已对这件事情坦然相对了,因此便没什么情绪地道:“是挺久了,有个七八年了吧。”

    “当时孤虽然还,没有即位,但是林将军的所作所为,孤还是清楚的。”殷元青道,“当年之事,实非你父亲之错,相反,他在这件事中算是无辜的,只不过是律法所在再加上先帝的震怒而已。”

    “圣上不必为罪臣的家人推脱。当年之事,臣父作为臣子,没有及时发现家中之人与敌国相勾结,就是他作为一家之主的失职。并且,在国家大义面前,他并没有选择大义灭亲,这就是他的原罪。”林越现在没有了他一贯的笑容,冷静地着。

    “你呀。”殷元青有些无奈,“何必把自己过得如此之苦?你是个有才之人,就没想着在更大的岗位上发挥自己的才华,为国家做贡献吗?”

    “只要有心,在哪里都可以发挥自己的能力,圣上您看臣,不是就在这个队长的位置上做的好好的么?”林越努力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但是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稍微嬉皮笑脸了起来。

    “你做你的,孤赏孤的。二者并不冲突。”殷元青此时的眼神有些深远,“这事也跟这世道一样,迟早都要变。”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怀瑾握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颤栗高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剑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小阁老〕〔第一序列〕〔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