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小丽〕〔从超越柯南开始〕〔超灵铲屎官〕〔从斗破开始召唤万〕〔我有一艘独木舟〕〔精灵之螳王〕〔横推一切敌〕〔嫡女重生之皇叔你〕〔水浒浮世录〕〔混元法主〕〔从废柴赘婿开始〕〔酒店供应商〕〔腹黑总裁心机宠〕〔我老公是超级赛亚〕〔一个顶流的诞生〕〔洛丹伦的黎明〕〔魔临〕〔诸天云玩家〕〔漫威的神王〕〔美食从和面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怀瑾握玉 第一百二十五章 宣意
    嗯?什么?我是不是耳鸣了产生幻听了?刚才圣上是不是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一连串的疑问在心腹的脑海中滚动,让他足足在原地怔楞了一盏茶的时间。

    殷元青也不急,随手拿起一本奏折来就在那看着,然后还颇为认真地在旁边批注。

    直到心腹缓过神来,用不可思议的语气大声问道:

    “圣上您刚刚什么?您开玩笑的吧?”

    殷元青抬起眼看了心腹一眼,然后漫不经心却十分认真地道:“孤怎么可能开玩笑?君无戏言。”

    心腹的双眼顿时瞪得比铜铃还要大。

    他急促地往前几步,压低声音在殷元青耳边道:“圣上您疯了吗?您知道这后宫里头现在有多少人吗?您知道您今年刚收进宫的那些人都还没见过呢么?您知道这么多年零零散散下来,后宫里牵扯了多少世家关系吗?”

    面对心腹的疑问,殷元青只是淡淡地看了心腹一眼,然后向心腹问道:“沐颖啊,你有意中人了吗?”

    任沐颖不知道殷元青问这个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没有。”随后又忍不住声抱怨了一句:“就您这天天这么事,臣为您鞍前马后的,哪有时间媳妇儿谈婚配啊。”

    “哦……”殷元青意味深长地哦一声,然后对任沐颖道,“孤的后宫中那么多或是颜色靓丽,或是端庄淑德,亦或是古灵精怪,你一个都没有看上?你的眼光如此之高,那恐怕你以后只会比孤更疯、更为孤注一掷、更加不计后果。”

    殷元青将手中的奏折放下,目光落在了不知名的远处,眼中似乎一闪而过一点嘲弄。

    他道:“你与孤自就相识,也知道孤虽生风流之貌,却无风流之意。孤也因为自身样貌之因,对世间情爱之事产生了偏见。认为世间情爱,不过是虚妄,都只是看重了一些外在,便可以死去活来。这样,实在是太过表面了些。”

    “因此,孤的目光便从不放在这些女子身上,流连于各曼妙女子之间,做风流之帝,用这些,来作为自己的掩护。”

    “后来,孤发现,孤一接近这些女子,就会心跳加速,手足无措。一开始以为孤是厌恶这些女子,直到孤遇到了她,才知道,孤是不懂情爱。”

    “人的一生,总会遇到那么一个让你一眼就认定的人。为了她,你可以改变一切偏见也可以做出任何冒险的事情。要问原因,就是那人值得。”

    “值得你倾尽所有,值得你为她奉上你的一切!”

    殷元青着着,眼神就变得温柔起来。而且这种温柔,是带着强大坚定力量、不可匹敌的温柔。

    任沐颖沉默了。

    他从圣上为太子时,就追随在了他的身边,可以是见过了殷元青形形色色地许多面,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殷元青。

    那时候殷元青根基尚浅,他的样貌又十分的出色,十分引人注目。所以,有很多大臣都会不停地盯着殷元青的那张脸,也借此猜到了很多藏不住心事的少年殷元青的想法。

    当时有人劝殷元青带个面具上朝,但是殷元青很强硬地反驳了他们,对他们道:“孤乃天华国的天子,一国之主,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要带面具?那群人不是喜欢看孤的脸么?孤就让他们看个够!”

    于是,殷元青就在自己宫中对着镜子刻苦训练自己的面目表情,一颦一笑都维持在一种可怕的精准度上,让朝堂上的大臣们,再也无法轻易猜透他的想法。

    那个时候起,殷元青虽然也笑,但是给人的感觉很疏离,很冰冷。而现在的殷元青,像是有了人气。

    有了意中人之后都会变成这样吗?任沐颖不得而知。可是这样的殷元青让任沐颖心怀感动和信心,好像这世间什么事都不会再难倒他似的。

    实话,他有点想见识一下那位触动了殷元青心弦的人。

    任沐颖暗暗叹了声气,心下一横:反正已经跟着圣上做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加上这一件事又如何?

    于是他对殷元青道:“好的,圣上,您是明天就决定向众位大臣宣布这件事情吗?臣这就去和户部商量一下该怎么补偿后宫的这些女眷,也提前准备一下明天朝堂的应对,防止出了什么大问题。”

    殷元青点点头,对任沐颖的安排十分满意。

    等任沐颖领了命令准备告退的时候,殷元青又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孤忘了了。孤要接意中人入宫。”

    任沐颖本来听到殷元青的话心中咯噔一下,还以为是比遣散后宫更为惊天动地的大事,结果发现是迎意中人入宫这么一件事,心便落回了原位。

    他淡定地问道:“这事倒是简单,不知道圣上是要将哪位姐迎入宫中,封什么位分呢?”

    殷元青答:“哦,陈家姐,陈老将军的孙女陈玉英。位分吗,现在还不能封,毕竟人家还没有答应嫁给孤呢!”

    “哦哦,”任沐颖下意识地点头,随口附和道,“陈家姐,陈老将军的孙女陈玉英,没有位分……”

    任沐颖忽然顿住,失声问道:“谁?您的是谁?而且没有位分就入住宫中?”

    任沐颖每问一句,身体就不由得颤抖一下,等他看到殷元青肯定的眼神,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眼神的时候,彻底崩溃了:

    “圣上,你这个疯子,你杀了我吧!啊!”

    据当天值守的太监:任大人因为在殿内喧哗,不合礼仪,被圣上罚跪了一晚上。

    等第二天一早上朝的时候,众位大人都听了这事,都名为关爱实为幸灾乐祸地打探任沐颖是因何在圣上面前失了宠信,罚跪一晚。

    任沐颖感受着膝盖的疼痛,皮笑肉不笑地对众位大人打着哈哈,心里却在暗暗冷笑:等一会上朝,圣上开始话,惊讶不死你们!我就看看今天,有几个陪我一起罚跪的!

    果然,殷元青上朝之后,也没有先李幕祺的事情,而是直接就把要遣散后宫的消息了出去。

    众位大臣震惊,朝堂上似乎静止了那么短短一瞬,随后便是一片鬼哭狼嚎。

    他们大喊着:“圣上不可呀,万万不可呀!”

    (//)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玄皇元龙传〕〔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饲养全人类〕〔伏天氏〕〔绍宋〕〔第一序列〕〔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