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道空间〕〔DC世界的假面骑士〕〔我在修真界召唤玩〕〔贞观憨婿〕〔大宋最狠暴君〕〔徒儿你怎么又悟了〕〔老胡同〕〔荒芜有座医馆〕〔绿色黑科技〕〔超神道主〕〔随身神泉有座岛〕〔医术修炼生〕〔我真是带货一哥〕〔当首富只是我的副〕〔觅仙道〕〔往返蛮荒大世界〕〔日月风华〕〔情有独钟〕〔婚似春风绕情丝〕〔盛宠二婚新娘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怀瑾握玉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争辩
    殷元青坐在朝堂上默不作声,就想看看这群大臣们都要出些什么话来。

    原丞相李幕祺因为涉及私兵之事被收押在狱,其党羽幕僚现下也被撤销了官职,一时之间官员紧缺,现在朝堂上似乎是没有一个能够领头之人。

    因此所有官员在跪着大喊让殷元青收回成命之后,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上来一这反对的一二三四,最后还是礼部的人主动站出来和殷元青道:“圣上请三思,遣散后宫实在是于礼不合。”

    “自古以来,后宫便是帝王之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尤其是她们身负为皇家开枝散叶的光荣使命,是保我天华国江山代代不绝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圣上,这后宫不能遣散!”

    “是啊!”见有人打头,其余官员也都纷纷附和道,“圣上,后宫虽然不能参与前朝政事,但是对前朝的稳定也是必不可少的啊!”

    “是啊,圣上!而且后宫之人再怎么也算是圣上的人,这样放出宫去,对这些人的声誉以及对圣上的声誉都会有些不好的影响,所以圣上还是收回成命吧!”

    殷元青听了一会,发现底下的这些大臣翻来覆去都是些这种话,干脆就不听他们啰嗦了。他直接打断大臣们的进谏,对大臣们道:

    “来去,孤就听出你们话中的一个意思,就是想要维持你们自己现在的地位,不是吗?”

    “圣上!”众人听了殷元青的话,纷纷惶恐下跪,“臣等绝对没有任何私心,都是为了您,为了我天华国的江山社稷,请圣上明鉴!”

    “呵,”殷元青轻笑一声,“你们这样,那孤可就要好好问问你们了。”

    “你们后宫的女子承担着为皇家开枝散叶的责任,是我天华国代代不绝的重要保证,可是,真的如此吗?”

    “远的不,就我天华国的开国先祖,戎马一生,身边就只有一直陪伴着他的糟糠之妻,就连建国之后,也没有设立后宫,广纳后宫,怎么,他们两个人是没有后代么?我天华国是没有了传承吗?”

    “再者,前朝的覆灭想必在场的众位都知道原因。那位广纳后宫,后宫之人比孤现在只多不少,因此膝下之子无数,年龄跨度从二十到三岁不等。可是,他这么多孩子,保证他前朝继续传承了吗?不还是毁在了这么多孩子的互相争权之中?”

    “你们不如就给孤,后宫与一个国家的兴衰传承,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

    众臣面面相觑,被殷元青当面砸过来的这两个例子怼得有些哑口无言。可是想一想他们心中本来的目的,还是硬着头皮对殷元青道:

    “圣上的这两个例子太绝对了些。前朝颠覆固然有数子争斗的原因,但是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前朝皇帝荒淫无度、不思进取,整个国家国库空虚,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他的覆灭已经是历史的必然。”

    “而我朝先祖在起兵建朝之前,膝下已有两子。并且这两子一文一武,已经彰显出了各自的才能。况且建朝之后,两人又接连育有两子,子嗣已然是不缺。而且那时候刚刚建朝,百废待兴么,所以这关于设立后宫之事,自然是被搁置了。”

    “臣不知圣上是从哪里来的想法想要遣散后宫。但若是因为有了心爱之人,不如就学习学习先皇,将其奉为皇后,对其关爱有加即可。圣上为先皇和太后之子,对这件事不是清楚得很吗?”

    “平常不见你些什么有建树的建议,如今在这件事情上,反应倒是很快。”殷元青淡淡评价道。语气中似乎是有讽意,但是却又似乎是什么都没有。

    那人听了,有些拿不准殷元青话中的意思。这是自己把圣上服了还是没有服?他拿不准主意,就下意识地想要找一个能听出殷元青意思并且话能有些分量的人。

    他向四周扫视了一圈,然后眼睛一亮,就将目光放在了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吏部尚书郑剑雄身上。

    “郑大人,您也帮着劝劝圣上,让他仔细琢磨琢磨,这下官的话,是不是有些道理?”

    郑剑雄见这人忽然把话头引到了自己身上,万年垂眼不动的身躯终于动了动。

    他抬眼看了那人一眼,然后敛正身姿,不咸不淡地道:“臣,支持圣上的一切决议!”

    “郑大人!”那位官员惊惶失色道,完全没有想到一向默不作声却十分循规刻板的郑剑雄,竟然对这种事情没有反对之意。

    殷元青也对这忽然的转折有些兴趣,他嘴角挑起一抹笑,对郑剑雄道:“郑大人平时不声不响,除了每天上本子弹劾一下官员,或是弹劾孤的不作为,基本上不对任何事情发表意见,今个这是怎么了?”

    郑剑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恭恭敬敬地对殷元青回答道:“回禀圣上,臣只管国事,不管家事。后宫之事白了,只是圣上的家事罢了。所以处置与否,如何处置,自然全由圣上自己做主。”

    “郑大人此言差矣,后宫之事怎么能是圣上的家事,这分明与国事挂钩!”

    听了郑剑雄这话,与后宫利益密切相关的几位大臣就坐不住了,纷纷起来反驳道。

    郑剑雄看也没看他们几个,直接不紧不慢地反驳道:“若是圣上如宁大人这般,那倒是真与国事挂钩了。”

    “郑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人生气道。

    “臣听,宁大人最近极为宠爱自己新纳的妾,隐隐有了宠妾灭妻之意。为这事,你的妻子与你闹得十分不可开交,导致家宅不宁。而也因为这家里的烦心事,宁大人最近的政事处理可是一塌糊涂。若是圣上如大人这般拎不清,影响了治国理政,那可真是与国事有关了。”

    “郑大人,你这……哼!”那人被郑剑雄得十分羞恼,便匆忙退下,不敢看周围人的目光。

    郑剑雄既然开了,那自然不可能就只拿这一个人开刀。他站得笔直,岿然不动,仿佛丝毫没有注意场上的气氛已经走向了不对劲的地方,而是继续用不急不缓的语气慢慢道,却句句直指要害:

    “圣上得不错,众位大人觉得后宫之事与国事有关,不过就是因为和众位大臣的利益息息相关罢了。”

    (//)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颤栗高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