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少江北辰〕〔妻不厌诈:娄爷,〕〔红楼之快活人生〕〔系统逼我做皇帝〕〔教练是怎样炼成的〕〔斗罗之无尽融合〕〔一世兵王秦风〕〔兵王隐花都秦风〕〔秦风张欣然〕〔蚀骨宠婚:早安,〕〔总裁爹地悠着点安〕〔无敌从神级掠夺开〕〔家有王妃〕〔网游重生之植物掌〕〔快穿之带着刀剑穿〕〔普普通通大师姐〕〔女学霸在古代〕〔攻略极品〕〔潜行追凶〕〔禁区之狐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怀瑾握玉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处置
    本来几位大臣对于今日朝堂之上的原丞相李幕祺之事都做了十足的准备,可是没想到中间抛出了殷元青要遣散后宫的事情。

    看似一件简单的事,却差点引起天子之怒,众位大臣此刻都有点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尤其是准备给李幕祺些好话的人。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踌躇,谁都不敢先起为李幕祺求情的这个头。

    殷元青看似不动声色,什么都没有看在眼里,其实将这些人的动作都已纳入眼中。他在心底轻笑一声,然后将这些人的名字记在心中,准备秋闱之后把这几人剔除权力中心。

    他见在场的大臣都半天不什么,就没有感情淡淡地道:“依着李幕祺养私兵的事刚爆出来的那种激烈的盛况,孤以为今天,还有很多不同的意见呢?看来这是都同意孤的想法了?”

    听了这话,吏部尚书郑剑雄站出来一本正经地道:“按理,原丞相李幕祺罪不至死,但是考虑现实影响,死罪却并不过分。”

    “哦?这话,怎么?”殷元青对郑剑雄这个人已经有了警戒和怀疑,可是经过朝堂上这短短时间的观察,却一点都看不透。

    这个人几乎没有什么会犯错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犯错误的地方,永远都是那么一丝不苟,滴水不漏。殷元青承认,他看不透他。

    因此,殷元青见郑剑雄主动对李幕祺之事提意见,就想把握这个机会,让郑剑雄多吐露一些观点,从而把握一下这个人的思想观点。

    郑剑雄对殷元青的问话,依旧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仿佛只是为了尽自己的职责,基于自己的官职特性,从旁观者的角度公正客观的评价李幕祺之事。

    他道:“李幕祺作为丞相,虽然在朝堂之中广纳党羽,但是他的本职工作做得还是相当不错的。”

    “律法之中有规定,政绩斐然者,在以下情形中可酌情从轻处罚。这些情形就包括养私兵之罪。所以从律法上来,李幕祺罪不致死。”

    “但是,臣为什么又会对李幕祺处以死罪无可厚非呢?这便是因为我天华国现在的形势变了,一位地考虑人情,只会将国家逐渐拖入深渊;而另一个原因,则是关于李幕祺的真正罪责。这点,刑部应该会有更为详细的汇报。”

    郑剑雄到这里,刑部尚书魏钟繇就自发站出来对殷元青道:“启禀圣上,臣经过几日的查办,终于找到了关于李幕祺养私兵是为了谋反的证据,因此,李幕祺所犯之事是谋反大罪,罪不可恕,按律该斩九族。其余涉事官员也应该从重处罚,直接参与其中的也应该直接处以极刑。”

    谋反可是一个十分严重的大罪。

    听了魏钟繇的话,朝中的大臣们全都炸开了锅,纷纷交头接耳了起来:

    “谋反!丞相竟然真的敢谋反!”

    “嘘,是原丞相,你不想要命了?这都养私兵了,谋反很奇怪吗?”

    “是啊,你看他在朝堂之上就野心勃勃的样子,谋反很奇怪吗?我就前面没有查到什么谋反的证据就不可能,现在看来只是时间问题,这下李幕祺一派可是要完蛋了。”

    一向与李幕祺一派政见不合的人听了这个消息,自然是喜上眉梢,比较中立的不参与朝堂上派系争斗的人则是暗自慨叹一声命运无常,而与李幕祺交好的官员,此时则是人人自危,纷纷在讨论着自救的方法。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会突然变成谋反?不是那些人只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保护自己的么?”

    “先不管他是真谋反还是假谋反,现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几个怎么办?虽然咱们几个什么都不知道,也只是一些喽啰,但是看这情况李幕祺一派肯定是要肃清的了,我们几个自身难保!”

    正当大家都感到绝望的时候,有一个人忽然声道:“你们,圣上的意思,是真的想要让原丞相死吗?”

    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悄悄抬眼看向坐在上位上的殷元青,想象着现在的殷元青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被几个人念叨着的殷元青,此刻正坐在椅子上,垂眸思索着什么。

    他的一只手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椅子的手柄,一只手托着腮,似乎是在想着眼下的状况。

    他不敢在他继位后,与李幕祺的争斗中收获了多少。但是对于刑部尚书魏钟繇这个人,应该是了解的。

    魏钟繇这个人刚正不阿,从不徇私枉法,不讲人情,只讲证据,因此他才能够坐稳刑部尚书之位,殷元青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可是现在,殷元青却有点怀疑了。

    为什么他和任沐颖联合查探,都没有查出李幕祺谋反的证据,可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证据就被找到了呢?

    他不是怀疑刑部的能力,只是觉得这个所谓的证据出现的时机未免太巧合了一些。

    殷元青半晌没有话,这让一直窃窃私语的大臣们渐渐安静了下来。

    他们见殷元青好像对这件事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一时竟然不敢询问殷元青对李幕祺最后的处置究竟是什么样的。

    忽然,殷元青叹了一声气,似乎是自我感慨,又似乎是对在场的众位大臣道:“今天的这个场景,孤好像曾经见过。”

    “当年在场的,好像也是你们其中同样的一批人,反应也和你们现在所有人的反应一模一样。不过不一样的是,当年的对象是立下过赫赫战功,人人称颂的对象,而现在事件的主角,似乎成了权倾朝野,人人得而诛之的反贼。”

    “这世事,孤实在是不觉得无常,而是十分有常。”

    底下的大臣们听了,都有些面面相觑。

    有人心翼翼地问道:“圣上所的,可是当年林耀将军家族叛国之事?”

    “呀!”殷元青听后,装作很惊讶的样子对她道,“原来这件事还有人记得呢!我以为,这种事情,众位爱卿早就抛之脑后了呢,毕竟当年这件事情,是你们当中很多人不堪回首的过去,不是吗?”

    众位大臣一听,顿时都精神一凛。他们明白殷元青这话的意思,是要开始翻旧账了。

    (//)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柯学验尸官〕〔大周仙吏〕〔剑来〕〔武谪仙〕〔海贼之苟到大将〕〔黎明之剑〕〔玩家凶猛〕〔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