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道空间〕〔DC世界的假面骑士〕〔我在修真界召唤玩〕〔贞观憨婿〕〔大宋最狠暴君〕〔徒儿你怎么又悟了〕〔老胡同〕〔荒芜有座医馆〕〔绿色黑科技〕〔超神道主〕〔随身神泉有座岛〕〔医术修炼生〕〔我真是带货一哥〕〔当首富只是我的副〕〔觅仙道〕〔往返蛮荒大世界〕〔日月风华〕〔情有独钟〕〔婚似春风绕情丝〕〔盛宠二婚新娘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怀瑾握玉 第一百三十六章 小计划
    “老实,其实现在我有很多怀疑的人。”殷元青苦笑着道,“所以我现在有一个打算,想要去牢里看一下李幕祺,问他一些事情。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殷元青双眼满怀期待地看着陈玉英,让陈玉英根本没有办法拒绝。再加上陈玉英心底本来就有要去看一下李幕祺的心思,殷元青这样的邀请,让她心动不已。

    可是,陈玉英的心中还是有一点顾虑。她想到,自己本来就是为了避免让殷元青灌上被美色误头的名声才会让李良锦亲自去找殷元青明她想要见她父亲的事情。如果现在殷元青带了她去见李幕祺,不就与她的初衷相违背了吗?

    于是陈玉英摇摇头,示意自己并不准备和殷元青去牢里见李幕祺。

    殷元青有点失望,不过他见到陈玉英也有点遗憾的样子,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就明白陈玉英不是不想去,而是心中对这件事有顾虑。

    殷元青心中有些感动,也有些无奈,但是更多的则是一种心疼。他其实一开始就跟陈云英了,要让她不要畏惧那么多,肆无忌惮的发挥她的才能,诉她的要求。可是现在看来,陈玉英还是为他舍弃了很多她本可以散发出来的性子。

    殷元青摸了摸陈玉英的头,再一次温柔的、认真地看着陈玉英的眼睛对她道:“将将,你不必为我隐忍这么多,我让你入宫来是因为我自己的私心,想要时时刻刻的看到你,并不是想要折断你的翅膀,让你什么都不能做。再了,我作为一个男人,还是全天底下地位最尊贵的男人,如果都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生活得随心所欲,那要我有什么用呢?”

    “你要记住,你在宫里是来养伤的、是来休假的,可不是做其他事情的。你这样殚精竭虑地,事事为我着想,让我心里很是愧疚,总觉得把你叫来宫里,就是为了压榨你的。如果你心里的意愿是不想见李幕祺的话,那么你便可在宫中呆着,我不会强求你;但是如果你本意就想去的话,那么你就去,不必想得那么多,毕竟还有我呢!”

    “而且,”殷元青到这里忽然有点不好意思,“虽然我知道你很厉害,完全可以靠自己做成很多事情,但是你也偶尔依靠一下我好不好?其实我并不在意吃软饭这件事情,可是身为一个男子,也总是想在心爱的人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男子气概的一面,你就当做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在你面前表现一下。”

    陈玉英听殷元青了这么多,心中忽然就有些触动。她虽然想起了上辈子的事情,但是同样的上辈子的事情也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她再一次清楚的认识到,现在是现在,过去是过去。现在的他已不是上辈子的她,现在的殷元青也不是上辈子的殷元青,她应该对自己更自信一点,也应该对现在的殷元青更自信一点。毕竟殷元青从来都不是一个躲在他身后需要保护的兔子,而是一个气势威猛,对外野心勃勃凶狠的豹子。

    想到这里,陈玉英在心中轻轻松了一口气,在恢复记忆后,在自己毫无注意的情况下郁结在心中的又一心结,在这一刻忽然打开了。她抛开许多,露出灿烂的笑容,对殷元青道:“既然你这么想在我面前表现的话,那么就给你这个机会吧,我想要去见一下这位传中的权倾朝野的丞相,李幕祺,可是我又不想露面,让他们知道是我跟你去的,所以现在就请聪明伟大的圣上想一个办法,怎么样满足我这两个矛盾的需求呢?”

    殷元青看到陈玉英露出纯粹的,毫无阴霾的笑容,心中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莫名地欢喜起来。他心中早有计较,对陈玉英这两个看起来有些刁蛮的要求并不觉得为难,他摸摸鼻子,故作神秘地道:“办法我早就想好了,只不过就需要暂时委屈一下将将你了。”

    陈玉英疑惑地看了看殷元青,在心中猜想殷元青到底卖的什么葫芦?

    殷元青嘿嘿一笑,从躺椅上起身,还顺手拉起了陈玉英,带着她就往内殿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对陈玉英道:“将将,你一会儿看到了,可千万不能打我。我本来就是想这么带着你去牢里看李幕祺的,可是我猜想你就不会同意,所以才提前叫人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殷元青越是这么,陈玉英就越是好奇。

    于是等陈玉英进到内殿,看到两身太监的衣服时,就颇为感到无语。

    殷元青仔细看了看陈玉英的表情,心翼翼地对她道:“那个,本来是有宫女的衣服的,可是一想作为天华国的国主,带个宫女去牢里像什么话。于是我就叫人改了衣服,弄了两身太监服。你看我给自己也准备了一身,我陪你穿。”

    陈玉英有些哭笑不得:“我对这个太监服没有什么意见,只是你搞得神神秘秘的,让我以为是有多大的惊喜呢,结果就只是扮成一个太监。扮太监这种事情,早就不稀奇了好吗?再了,你作为一个国主,扮成太监算怎么一回事儿呀?你扮成太监,那谁作这个圣上?你打算让谁带我们进去?”

    殷元青嘟囔道:“谁就只有我一个人才能去看李幕祺了,任沐颖养他做什么的?就是用来做这种事情的。再了,明天早朝的时候,就要借李良锦的手,重新审议他父亲李幕祺的事情,然后顺便再引那个幕后之人,暴露出更多的马脚。如果我今天露面去牢里,那岂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我和李良锦设计了一出计谋吗?”

    “所以你就想扮成太监,然后跟在任沐颖的身后去牢里?”陈玉英有一点疑问,“可是任沐颖不是你的人吗?他在这个时候去哪里见了李幕祺不就代表着你的意思吗?这样和你亲自去那里也没有什么差别吧。”

    问了这句话后,陈云英看到殷元青又露出了有些尴尬的表情,不禁脱口问道:“难道你早就谋划了未来有这一天,让任沐颖天天都去牢里?”

    殷元青重重咳嗽了一声,指着放着的两身太监服对陈玉英道:“时间不早了,将将,我们还是换了衣服,赶紧出发吧。”

    (//)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颤栗高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