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北宋不南渡〕〔总裁校花赖上我〕〔嫁给薄先生〕〔纵横九千年〕〔极品神医闯都市〕〔最强狂婿〕〔贵女重生:侯府下〕〔天才命师〕〔全能小医神〕〔纵横天下从铁布衫〕〔蚀骨闪婚:神秘总〕〔最豪赘婿〕〔鬼手医妃:摄政王〕〔权门贵嫁〕〔巅峰战神〕〔我家师父超凶哒〕〔都市无双战神〕〔娇妻捧上天〕〔惊世第一妃〕〔军火之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武侠梦 第六章鳌拜与野心
    韩非刚藏好,前面的大门就被人打开,一道人影走了进来

    来人似是十分恼怒,一个劲的来回踱步,嘴里还不停地怒骂着。w..

    韩非听声音就知道来人定是皇帝康熙,这几个月除了海大富就属听到这个声音多了。

    就在康熙怒骂时,门外的侍卫朗声道:“启禀皇上,鳌少保有急事向皇上禀告,已在殿外候旨。”

    康熙“嗯”了一声道:“朕今天乏了,你叫他有事明天再吧。”

    康熙话音刚落,门外又有脚步声传来,这次的脚步声甚是沉重有力,光听声音就知道来人有一身不弱的武功,来人一进房间就冲康熙皇帝施礼道:“臣鳌拜叩见皇上,皇上万安。”

    却是鳌拜根本没等侍卫通报完,直接就闯了进来,可见其之嚣张程度。

    也难怪,自从索尼死后,鳌拜是一天比一天嚣张,现在连面皮都不怎么顾忌了,看来离起事不远了。

    韩非从屏风的一边偷偷探头望去,只见一个魁梧大汉跪在地上低头施礼,看来这就是权倾朝野的鳌拜了,他不敢多看,生怕大汉抬头看到他。

    又看了看皇帝康熙,此时康熙背负双手,但双拳紧握,显然正在强忍着心中的怒意。

    片刻后,康熙方才道:“罢了,起来话吧。”完就身子微侧,看样子是要转身回到座位上。

    看到这里,韩非赶紧把头缩回到了屏风的后面。

    鳌拜道:“谢皇上。”

    康熙走到屏风前的座位上坐下,开口道:“鳌少保,可是有急事奏报?”

    “启奏皇上,苏克萨哈存有异心,皇上刚刚亲政,苏克萨哈这厮便上奏章,什么兹遇躬亲大政,伏祈睿鉴,奏请守先皇陵寝,如线余息,得以生存,这不是明明藐视皇上吗?皇上刚亲大政,他就要死了,这是皇上对奴才们残暴得很。

    奴才和王公贝勒大臣会议,都苏克萨哈共有二十四项大罪,怀抱奸诈,存蓄异心,欺貌幼主,不愿归政,实是大逆不道。按本朝大逆律,应与其长子,内大臣察克旦一起凌迟处死,养子六人,孙一人,兄弟之子二人,皆斩决。其族人前锋营统领白尔赫,侍卫额图等也都斩决,望皇上准予。”

    这鳌拜也是不要脸,明明是他自己因为党争要杀苏克萨哈,可是愣是装出一副忠心为主的姿态。

    康熙皇帝显然是知道鳌拜的心思,开口道:“朕刚亲政就要如此处置辅政大臣,只怕会有人朕残暴。”

    鳌拜又道:“回皇上,皇上刚亲政,于朝政大事恐怕还不十分明白。这苏克萨哈奉先皇遗命,与奴才等共同辅政,听得皇上亲政,该当欢喜才是,可他却上这道奏章,讪谤皇上,显是包藏祸心,请皇上准臣下之议,加以重刑。

    皇上亲政之初,应该立威,使臣下心生畏惧。倘若宽纵了苏克萨哈这大逆不道之罪,日后众臣下都欺皇上年幼,出言不敬,行事无礼,皇上的事就不好办了。”

    “苏克萨哈虽然不对,可他毕竟是辅政大臣,跟你一样,都是先帝很看重的人。倘若朕亲政之初,就……就杀了先帝眷顾的重臣,先帝在天之灵,只怕不喜。”康熙怎肯听从鳌拜的话,不过他也不好和鳌拜翻脸,只能借口敷衍。

    鳌拜哈哈一笑,道:“皇上你这几句可是孩子的话了,先帝命苏克萨哈辅政,是嘱咐他好好侍奉,用心办事,他如体念先帝的厚恩,应当尽心竭力,赴汤蹈火,为皇上效犬马之劳,那才是做臣子的本分。w..

    可是这苏克萨哈心存怨愤,又公然诽谤圣上,什么致休乞命,他倒是会明哲保身,可朝政大事就不顾了吗?是那厮对不起先帝,可不是皇上对不起这厮。”

    康熙皇帝默不作声,过了好一会才道:“就算不是朕对不起苏克萨哈,但如此杀了他,未免有伤先帝之明,天下百姓若不是我杀错了人,就会先帝无知人之能,朝廷将苏克萨哈二十四条大罪公布天下,岂不是人人都想,原来苏克萨哈这厮如此罪大恶极,这样的坏蛋,先帝居然会用做辅政大臣,和你鳌少保并列,这,这……岂不是太没见识了么?”

    鳌拜不死心道:“皇上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天下百姓爱怎么想,让他们胡思乱想好了,谅他们也不敢随便出口来,有谁若敢编排先帝的不是,奴才到要瞧瞧他们有几颗脑袋够砍?”

    康熙摇头道:“古书上得好,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味杀头,不许老百姓出心里的话来,那终究不好。”

    鳌拜不过康熙,有些恼怒道:“汉人书生的话,是最听不得的,倘若汉人这些读书人的话得对,那汉人的江山,又岂会落入咱们满洲人的手里?所以奴才奉劝皇上,汉人那些个书,还是少读为妙,读的越多,脑子越糊涂。”

    康熙此时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不清的感觉,索性不再话。

    鳌拜见康熙不搭理他,更是恼怒,“奴才当年跟随太宗皇帝和先帝爷东征西讨,从关外打到关内,立下无数汉马功劳,汉字不识一个,一样杀了不少南蛮子,汉人之多,杀之不尽,一旦咱们满人稍一示弱,让这些个汉人喘过气来,恐怕我们满人的江山不稳呀。

    若非如此,咱们满人何必搞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呢,我们每年杀了那么多反贼和汉人百姓,不就是为了能够把汉人的血性之人杀光,那样才好奴役他们,让他们乖乖的给我们当奴才,所以保天下还是得用咱们满洲人的法子。”

    韩非听到这里,心里莫名的有一股无名火气,本来就极度鄙视清朝政府,如今听到这些更是愤慨。

    就为了你们这些既得利益人的利益,这些个皇帝大臣能够坐稳江山,安享富贵,就不惜打断一个国家的脊梁,大肆圈禁百姓为奴。

    还让人开口奴才闭口奴才,岂不知一个人弯腰当奴才当久了,哪还有骨气站起来挺胸做人,怪不得我华夏民族在后世遭受如此屈辱,要不是无数的先辈与危难中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一个个的舍生忘死,为国家,为民族慷慨就义,恐怕还不知会怎莫样呢。

    遍观清朝十位皇帝,虽然没有太过昏庸无道的,但一个个都没有长远的目光,而且个个思想落后,不思进取,康熙的狂妄自大,不就是平定了几次叛乱嘛,就敢号称千古一帝,真是恬不知耻。

    乾隆更是自比圣人,自号“十全老人”真真是牛不知角弯,马不知脸长,人家外国都闹起工业革命了,自己还在那做着天朝上国梦呢,这还是被成康乾盛世呢。

    其后辈的几位更是不济,康雍乾三代建造的圆明园,号称万园之园,比之紫禁城大了八倍还多,紫禁城跟其一比,那就是个弟弟,清朝真正的政治中心,那又怎样,还不是在同治皇帝手中被人一把火给烧了个精光。

    这真是前人能造,后辈能“造”,无能成这样,真是耻辱。

    而且后来的几个一个比一个没有骨气,更是出了慈禧这个败家娘们,为了自己的富贵,任凭外国人玩弄,把清朝的最后一丝机会都给亲手掐死了。

    这些虽然不能都归罪于清朝的政府,自唐以后,后面的几个朝代都应该背锅,但真正没跟上历史潮流的是你清政府,最大的责任你是跑不了的。

    想到这里,韩非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刚一升起,便在他的心中熊熊燃烧起来,哼哼,人生一世,草木一春,要是人活着没点目标和野心,岂不白活,我既然穿越到了这里,就该轰轰烈烈的干一场,这样也不负我来此一世,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老子要是不折腾出点动静,岂不枉费我来此一遭。

    “鳌少保了这莫多,无非是要杀苏克萨哈,莫非鳌少保杀苏克萨哈别有原因。”康熙也被鳌拜弄得有些厌烦,直接点明了鳌拜的用心。

    “我能有什么原因,难道皇上以为奴才有私心,奴才为的是咱们满洲人的天下,为的是太祖皇帝,太宗皇帝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不至于让其子孙给误了,皇上这样问奴才,奴才可当真不明白皇上是什么意思?”

    自己的用心被点破,鳌拜当即恼羞成怒,话的声音是越来越响,语气也越来越凌厉。

    韩非忍不住探头瞧去,只见鳌拜满脸横肉,双眉倒竖,凶神恶煞般的走上前来,双手握拳,对着康熙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

    而康熙此时也被吓呆了,直往后躲,眼见此景,韩非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当即纵步而出,大喝一声“大胆鳌拜,居然胆敢以下犯上,难道你想造反不成。”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越武侠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小阁老〕〔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