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夫君戏魔妃〕〔重生小作者被凌少〕〔萌宝助攻:C位娇妻〕〔不小心将皇叔撩黑〕〔BOSS爹地,妈咪又〕〔前妻归来:裴少,〕〔一拳战神〕〔酒店供应商〕〔小王妃的成长日常〕〔我老公是超级赛亚〕〔腹黑总裁心机宠〕〔帝师难养:殿下宠〕〔绝代天主〕〔红妆十里长亭〕〔国潮1980〕〔我真是太阴险了〕〔赋光阴以长空〕〔狐妖浮生修道尘世〕〔非酋变欧之路〕〔斗罗之我的武魂是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武侠梦 第十三章渔翁得利
    片刻之后,韩非就到了太后的寝宫院外。

    “外面是何人,这么晚了还来搅扰本宫休息?”还没等韩非靠近院之中,就听到里面一个女子的的声音传了出来,声音平静中透着股威严,俨然一副上位者的口气,韩非听得清楚,此声音的主人正是假太后。

    此时的韩非心中也紧张起来,动作也越发心,身子轻轻地移到墙边,靠在墙上,慢慢的来到院门口。

    “奴才海大富,给太后您老人家请安啦。”就在这时,海大富的声音也传了出来,声音是阴森森的,给人一种莫名的阴冷之感。

    韩非屏住呼吸,心的探头往里面瞧去,就见海大富站在院中,旁边还躺着个宫女,不知生死。

    此时屋内又传出了假太后的声音“你要请安,怎么白天不来?半夜三更的到来,成什么体统,还不给哀家滚出去。”这声音中透着一股恼怒和质问之意。

    “奴才有件机密大事要启禀太后,白天人多耳杂,给人听到了,可不大妥当,不知太后身边,可还有旁人?老奴的话,可机密的很,可否劳动太后的圣驾,走出屋来,奴才才好禀报。”海大富的不紧不慢,丝毫没在意对面之人的语气。

    太后哼一声:“你这奴才,武功高强,难道听不出屋里有没有人,如今你强闯哀家的寝宫,当真是不把哀家这个太后放在眼里,哀家倒想知道,你这狗奴才,究竟仗的谁的势。”

    声音刚落,房间的门就被打开,假太后身着一身宫装,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韩非眼见假太后走出房屋,心中一喜,此时的他也没心思在听这两个人的废话,反正该知道的他也都知道,没必要在此浪费时间,自己还是趁着假太后和海大富纠缠的这段时间,把四十二章经拿到手才好,否则错过了这个机会,要是被假太后把经书给上交出去,那在想弄到手可就难了。

    打定主意,韩非从偏殿的夹道中绕道走到太后寝宫的后面,这种道是用来给收夜香的太监走的,他从后门心的进入寝宫,房间内空无一人,韩非根据剧情里的情节,快速的走到太后的床榻,翻开被褥,就见床板上一个铜环出现在他的眼前。

    韩非嘴角微翘,侧过身子,从靴中取出短刃,心的用断刃把铜环慢慢挑起,随着一个宽约一尺,长约两尺的木板慢慢被他挑开,下面露出一个长方形的暗格。

    暗格里面没有飞出暗器等物,让他松了口气,里面整齐的放着三部经书,正是四十二章经,除了他白天拿回来的两本外,还有一本封皮是镶黄色的,想来是康熙上书房的那本,只是不知假太后是什么时候给弄来的,想来时间应该不长。

    经书的下面是一堆珠宝玉器和一些金票银票,大略的翻看了下数目,大概得有三四十万两,这让韩非心中大呼运气,心中乐开了花,这完全是意外收获呀。

    由于时间紧迫,他直接从旁边扯过一张锦缎,把经书和珠宝玉器等物一股脑的往上堆,暗格里的物品三两下就被他掏了个七七八八。

    忽然,一个瓶出现在他眼中,瓶只有两寸来高,拇指粗细,通体洁白无瑕。

    韩非用手拿起,入手一股玉质般的冰凉手感,此瓶竟然是用上好的玉石所造,瓶口用玉塞塞住,上面还有一层蜡油密封。

    这瓶如此精巧,里面之物肯定更为珍贵。

    韩非放在眼前,用手缓缓转动瓶身,一排细密的字映入眼帘,他把刻字的一面对准烛光,上面赫然刻着雪参玉蟾丸五个字。w..

    心下大喜,居然是此药,如此圣药居然也被假太后藏在此处,看来假太后是把她所有的身家宝物都藏在了这,如此正好,自己给她来个一勺烩,等她回来发现自己辛辛苦苦收藏的宝物不见后,肯定会气个半死。

    等把所有宝物都放到锦缎后,韩非把锦缎一卷,直接背在了身后,随后重新把暗格的盖子盖上,铺好上面的被褥,就打算闪身出屋,可突然间又想起了什么似得,他的身子又停了下来。

    重新坐到床上,韩非用手敲了敲身前的木板,木板发出“咚咚”的声音,空心的,想来真的太后就在里面,如此最好,以后或许还能用得上。

    韩非倒没有打开木板,而是重新下了床,从后门闪身出了房间,顺着来时的路就到了院的门口,事情进行的异常顺利。

    韩非刚一回到院门口,就听到院内海大富森冷的道:“太后,我已学会阴阳磨,你化骨绵掌的掌力都被我身上一阴一阳的掌力给磨光了,根本上不了我的身,如今你的内力渐渐油尽灯枯,再过得一盏茶的时间,你便会精力耗竭而死,除非这时候突然间有人过来,向我背心下手,让我难以抵御,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了。”

    听到声音后,韩非侧头向里面望去,只见海大富和假太后双掌相交,显然是在互拼内力,只是此刻对假太后极是不利,其身体不住摇晃,一副支撑不了多久的样子。

    听到海大富得意的话语,韩非心中鄙夷万分,真是反派死于话多,既然你自己找死,黄泉路上可怪不得我,谁叫你自己叫我动手打你后背呢。

    知道此时是杀海大富最好的时机,韩非当即不在耽误,从怀里取出一锭银子,右手运足内力,把银子狠狠地朝着海大富后背的中枢穴打去。

    银子携带着韩非的内力脱手飞出,在空中划过一道银光。

    海大富刚听到一丝风声,银子就打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

    此时的海大富正处在比拼内力的关键时期,被韩非用银子打在中枢穴上,顿时体内的内力一阵乱窜,一口鲜血就从口中喷了出来。

    而与他对拼内力的假太后因为被海大富的身形所挡,加之早已被海大富逼得危机万分,根本没察觉到韩非打出银子所发出的声息,只是突然发觉和她对掌的海大富内力忽然一弱,接着就看到海大富口吐鲜血。

    看到这种情形,假太后在强烈的求生**之下,拼命的汇聚体内残余的内力,聚于双掌之上,接着就狠狠地把内力轰进了海大富的身体之内。

    海大富顿时就被这股内力给打的倒飞出去。

    被轰飞的海大富,身体还在半空中,口中就大口的喷吐鲜血,鲜血中还夹杂着一些内脏的碎块,然后“嘭”的一声,身体落地,倒地的海大富抽搐了两下,接着就再也不动了。

    一旁的假太后见海大富倒在地上不再动弹,一副气绝身亡的样子,心中松了口气。

    但此时她也身受重伤,又内力消耗过度,心神放松后,再也支持不住疲惫的身体,瘫倒在地,昏死过去。

    韩非等了一会,确认院内之人都没有知觉后,稍一犹豫,接着就心的走了过去,来到海大富的身体旁边,探手摸了摸他的颈动脉,确认对方死后,又把手伸向他胸前的衣襟里。

    当韩非摸到海大富胸膛内衣衣襟的时候,一层薄薄的纸质感觉传入手中,让他心下一喜,随即一把掏出,一册薄薄的书籍就出现在了他手中,借着微弱的烛火,看清楚书皮的封面上赫然写着《阴阳磨》三个大字。

    韩非对着门功法可是垂涎已久,他这段时间也不是没有趁海大富不在的时候检查过海大富的房间,但整间屋子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

    唯一的可能就是其随身携带,因为海大富修炼这门功法走火入魔,根本没有大成,他可不相信对方会毁掉这本秘籍。

    把秘籍踹入怀中,韩非又走到了假太后的身旁,蹲下身子,仔细的打量起眼前的女子。

    眼前的女子一身明黄色的印花锦缎衣袍,凸显出她修长匀称的身姿,明黄的衣袍上还绣着一只五彩金凤,脚下是一双红绸锦缎皮靴,头上戴着鎏金凤冠,上面还插着一支八宝翡翠玉钗,衬托的更显雍容气质,皮肤是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眉角含春,樱桃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熟妇风情。

    还真的挺漂亮的,可惜呀,是易容的,不过话这个世界的易容术比之后世的整容术还牛呀,后世的整容还要动刀,跟这个一比,简直弱爆了。

    找机会学了这门手艺,然后让他以后的老婆们易容成后世的各种明星美女,那情形,光想想就已经爽歪歪了。

    使劲的摇了摇脑袋,把脑中的幻想甩去,压下心中的躁动,韩非伸手探了探假太后的鼻息,发觉其虽然呼吸微弱,但确实还活着,应该只是昏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美妇,韩非的嘴角突然漏出一抹奇怪的笑容。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越武侠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第一序列〕〔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我真没想重生啊〕〔烂柯棋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道纪〕〔精灵掌门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