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一把剑开始杀戮〕〔我真的只是想打铁〕〔不好好搞科研就要〕〔诸天之盾者无伤〕〔影帝偏要住我家〕〔我真的不是气运之〕〔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小祖宗沉迷养成反〕〔五千年来谁著史〕〔天才萌宝:总裁爹〕〔阴阳镇鬼师〕〔工匠之王〕〔穿到现代以后她躺〕〔玩家超正义〕〔绝色总裁的极品狂〕〔最强上门狂婿〕〔宗先生的追妻攻心〕〔快穿硬核女神〕〔我真不想当正道的〕〔我不想当海贼的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武侠梦 第十八章两面
    在场之人被的是个个脸色通红,纷纷面现尴尬之色,他们可都发过誓,现在一个个被得也不好意思再开口了。

    “风兄弟,大伙是在尹香主灵前发过誓,可现在杀鳌拜的是那位兄弟,而这位兄弟不是咱们天地会的人,且身份还未查清,我们总不能让他来担任咱们青木堂的香主吧?”满脸横肉的大汉开口道。

    大汉刚一完,整间大厅的人都望向韩非。

    韩非在一旁听了半天,结合原著,对在场之人的身份也有了些了解。

    此时见大厅之人都看向自己,嘿嘿笑道:“你们继续争你们的,我可没有想过要当你们的香主,况且,我杀鳌拜有别的原因,可不是为了你们的尹香主,我压根不认识他。”

    “兄弟此言差矣,你杀了鳌拜,就是我们天地会的朋友,况且,要是没有兄弟相助,我们大伙可出不了康亲王府。”那位被称作风兄弟之人走到韩非身前,开口道。

    韩非看了几眼身前之人,此人就是先前在康亲王府最后进入石室之人,姓风,应该就是风际中了,天地会的叛徒,有点意思。

    韩非冷笑一声,开口道:“朋友,不敢当啊,先前你们可不怎么友好,所以我和你们称不上朋友。”

    这时候可不能对这帮人客气,因为你越是客气,这帮人反而会越是怀疑你在故意接近他们,对他们另有所图。

    “兄弟误会了,先前情况紧急,我们不清楚你的身份,有些得罪,忘请海涵,就是不知道兄弟是什么人,又为什么杀鳌拜,不知能否给大伙,也免得大伙猜疑。”风际中略带歉意的问道。

    “我,我叫韦宝,扬州人士,至于我为什么杀鳌拜,哼,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在下身为扬州人,杀鳌拜,需要理由吗?”韩非冷声道,声音中带着一股彻骨的杀意。

    韩非这话的意思就相当于后世抗战年间,中国人杀日本鬼子需要理由吗,当然不需要,而且被问的这个人还是南京的,这就更不需要理由了。

    在场之人听到他的话后,身上都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你叫韦宝,那你可认得茅十八?”这时,一旁满脸横肉的大汉开口问道。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十八哥,难道你见过他?”韩非装作激动地反问道。

    满脸横肉的大汉见韩非面现激动,开口解释道:“在下叫贾老六,至于茅十八兄弟,现下就在我们青木堂,我马上就去把茅兄弟带过来,到时兄弟的身份,自然明了。”完就急冲冲的走了出去。

    众人现在摸清了点韩非的身份,态度也客气了些,相互介绍了一番,就请他坐到一旁的座位上等待。

    盏茶过后,厅外脚步声响起,贾老六领着两个大汉抬着一副担架走了进来,“韦兄弟,我把茅兄弟给你带来了。”

    茅十八见到韩非,欣喜若狂的道:“宝,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韩非见到来人,也装出一幅欣喜的道:“十八哥,你没死,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那天你被侍卫们给杀了,伤心了好半天呢,还有,你怎莫弄成这副模样”

    “别提了,我那天从宫中逃出来,快跑出宫门外时,终于遇上了侍卫,好不容易逃出宫,却也深受重伤,待我养好伤,打算再去宫中救你时,却又被官兵发现,一路被追杀,幸好碰到天地会的兄弟,我才侥幸逃得性命。”茅十八解释道。

    一旁地天地会之人见韩非果真与茅十八认识,这才彻底放下疑心,接着领头的人让贾老六招呼他二人到厢房休息,而他们则继续处理后续事宜。

    次日上午,一名大汉来到韩非的房间,“我们总舵主相请茅十八茅爷、韦宝韦爷,请两位劳驾前去相会。”

    “贵会的陈总舵主来了,那可真要见见了。”韩非客气道。

    “是的,我们陈总舵主上午刚到了,两位请随我来。”大汉完,就向外招呼进来俩人,抬起茅十八,向外走去。

    韩非跟着来人,走了大概十分钟,几人就来到了一所别院,守门的汉子喊了一声:“客人到。”

    接着大门就被打开,关安基等人出来抱拳道:“茅兄弟、韦兄弟,大驾光临,敝会陈总舵主有请。”

    韩非道了声客气,就随众人进了大厅。

    几人招呼韩非落座,让侍者上了茶点,关安基开口道:“韦兄弟请到这里先喝杯茶,总舵主想先和茅兄弟谈谈。”完,因为不等他开口,就让人抬上茅十八进了后堂。

    韩非心知,定是陈近南想先要向茅十八打听清楚他的底细,这才把他二人分开接见,而他也不着急,端起身旁的茶水,慢慢的喝了起来。

    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一名老者出来道:“总舵主有请韦兄弟。”

    韩非冲来人点了点头,就随着老者进入了后堂,来到一间厢房,老者掀开门帷冲里面的人开口道:“韦兄弟到了。”

    房中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书生站起身来,笑容满面的道:“请进来。”

    韩非走了进去,就见中年人含笑的站在屋子的中间,两旁还站立着李力世和关安基等人。

    关安基见他进来,开口道:“这位便是敝会的陈总舵主。”

    听完关安基的介绍,韩非冲着中年书生抱拳道:“江湖人传,平生不见陈近南,自称英雄也枉然,今日得见陈总舵主,在下真是深感荣幸。”

    陈近南抱拳还礼道:“韦兄弟过誉了,蔽会还要多谢韦兄弟对我青木堂诸位兄弟的救命之恩。”完又指着一旁的座椅道:“快请坐。”

    二人落座,陈近南跟他客套了一番,便问道:“不知当日韦兄弟怎会去康亲王府刺杀鳌拜,而且我听会中兄弟康亲王好像还挺在意你的安全。”

    听到陈近南的问话,韩非心道“来了”,接着面色犹豫的看了看在场的李力世关安基等人,陈近南会意,挥手叫众人退去。

    韩非见屋里就剩他俩后,把早已准备好的腹稿对着陈近南了出去,陈近南听完,是啧啧称奇。

    忽然,一旁的陈近南突然出手,朝他的胯下一拂,这一手是又快又准,韩非只来得及朝着对方肩头拍出一掌,希望凭招此让对方收手后退。

    哪知对方拼着生受他这一掌,也要摸到他的胯下。

    韩非出手毕竟晚了一步,当对方的手掌尖拂到他的胯下时,他的掌力才把对方震退,还是被人摸到了。

    陈济南退后数步,揉了揉肩膀,开口道:“兄弟果然不是太监,甚好,甚好,不知兄弟可愿加入我天地会,担任我青木堂香主之职。”

    听到陈近南的话,韩非这才恍然。

    只不过你要确认不能明嘛,干嘛非要上手,你个老玻璃,不要脸。

    心中暗骂一番,韩非假装推诿道:“我年轻识浅,恐怕难当重任,更何况我当香主,贵会的兄弟怕是不会服我。”

    “这个你放心,只要你加入我天地会,我便亲自收你为关门弟子,到时你以我弟子的身份,加上你又对青木堂的一众弟兄有恩,肯定没人反对。”陈近南道。

    “弟子韦宝,拜见师傅。”韩非拜道。

    一番利益的结合,天地会的身份总算是到手了,之后再在康熙面前搞定身份,就能大展拳脚了。

    随后,陈近南给他讲了一遍天地会的会规,便带着他到了议事的大厅,然后当众宣布了他的身份,并给他介绍了其余的九位香主。

    次日一早,韩非告别天地会之人,骑马回到皇宫,向康熙复命。

    康熙见到韩非回来,自是大喜,连忙问道:“桂子,你怎么逃回来的,还有,你知不知道是谁劫持的你?”

    “是天地会的人干的,当日我杀了鳌拜,天地会的人突然杀到,趁我体力不济,把我劫了去,但他们并没有马上杀我,而是把我带到了一所庄园,我趁他们拿鳌拜的首级祭奠他们的什么人时,挣断了绳索,杀了看守,这才侥幸的逃了回来。”

    韩非半真半假的道。

    回来的路上他就已经考虑好了,天地会的事情多少要给康熙透点底,但也不能告诉康熙他加入了天地会,只能留下引子,万一日后身份暴露了,也好从中斡旋,只要他不出卖康熙的核心利益,然后做个双面间谍,就能最大的捞取好处。

    康熙听完他的话也没怀疑,开口问道:“你可还记得庄园的地址?”

    “当然记得,要不我现在就带人过去,把他们一举拿下。”韩非道。

    康熙点头道:“好,你现在就去叫索额图带领三千兵马,随你拿人。”

    韩非躬身领命,出门叫人通知索额图。

    索额图本以为韩非被人劫持,凶多吉少,暗恼行凶之人,让他好不容易拉拢的宫中关系就此断绝,虽然省了银子,但毕竟得失大,如今听到他安然无事,自然心中欣喜,赶紧点齐兵马与他会和。

    二人一路马不停蹄,直扑天地会聚会之所,天地会的人自是早已人去楼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越武侠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