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奇宝贝之最强火〕〔重生凤女:腹黑王〕〔婚成蜜就:总裁追〕〔嫁给一个和尚〕〔异探笔记〕〔闪婚厚爱:天价老〕〔木叶村的狐狸精〕〔东海王者〕〔修罗丹神〕〔全世界都以为大佬〕〔开局奖励十亿酒店〕〔我的女友又跑了〕〔无敌师叔祖〕〔武破虚空靠打卡〕〔农夫凶猛〕〔真香定律:茶小骗〕〔盛宠之将门嫡妃〕〔你好,神棍〕〔他的小秘密〕〔蜜里调婚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武侠梦 第十九章建宁公主
    傍晚,韩非和索额图回到皇宫,和康熙讲述了此行的经过,康熙对没抓到天地会的人也没在意,勉励了二人几句,就挥手让二人告退。w..

    回到自己的房中,将索额图交给他的两百万两银票数了几遍,心中忽然涌出后世的一句话,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自己现在也算数钱数到手抽筋了吧。

    重新在房间挖了个坑,把其中的一百八十万两藏好,留了二十万两备用,接着取出了陈近南给他的武功秘籍翻看起来。

    看着手中的秘籍,韩非心中有些发堵,有句话的好呀,不怕人家对你不好,就怕人家对你太好。

    韩非不怕陈近南利用他,因为陈近南越是利用他,他心中越没有负担,双方互相利用,以后翻脸也没有心理负担,就像先前的海大富,他动起手来,丝毫不带犹豫。

    可是陈近南待他不错,虽收他为徒,让他做香主是为了获取清廷的情报,但毕竟是把生平所学传给了他,真正的拿他当徒弟。

    韩非不是无情之人,开始之时只是想着大家互相利用,各取所需,可当陈近南给他秘籍的时候,他心中还是感动了,毕竟这个年代,对于一些传承,有些人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不传,陈近南能够传给他武功,就代表真正的拿他当了徒弟。

    想到以后因为理念的不同,注定会和对方翻脸,甚至生死相搏,心中不免难安。

    陈近南一生都效忠郑家,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韩非自问无法服对方效忠与他,想到原著中对方及便被郑克爽杀死,也还一心护着郑家,不由轻叹一声。

    开弓没有回头箭,康熙也好,陈近南也罢,注定道不同不相为谋,韩非心中暗暗道。

    秘籍中不但记载了凝血神爪的修炼方法,还记载了一些内功心法和剑法身法,以及对江湖高手的实力划分。w..

    他粗略的翻看一番,除了凝血神爪和一些点穴功夫对他有用之外,别的都不算太好,内功方面肯定比不过阴阳磨,招式和身法方面,也只能随便练练,不能作为主修,他只是在上面扫了几眼,就略了过去,反而是实力划分方面,让他仔细看了起来。

    这上面的可比多隆的清楚,上面记载同境界武功,也分三六九等,打个比方,一个人内力到了后天三重,但招式身手稀松平常,这种人是最差的后天三重,再一种是内力和招式身手都不错,这种人才算是真正的后天三重境。

    最后还有最后一种,那就是内力只是后天三重境,但招式和身手几乎可以和一般的后天四重境人对战,一些修炼神功绝技之人,甚至能够越阶杀人,这种人甚至都能称得上是超一流高手了。

    所以,江湖上虽然以内功境界划分修为,但在真正的打斗中,还是要看综合实力。

    就比如他自己,几乎同阶无敌,就算是碰到一些普通的后天四重境,凭借身上的宝衣和短刃,他也有信心与之一斗。

    翻看完手中的秘籍,韩非又取出阴阳磨的秘籍,暗自比较一番,还是决定修炼阴阳磨这门武功。

    打定主意后,他出门命人送来饭菜,吃过晚饭,关上房门,就打算修炼阴阳磨。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敲门:“桂公公在吗?奴婢喜鹊,奉公主之命,请公公过去一趟。”

    韩非听到声音后一愣,公主?莫非是建宁公主,她找自己干什么?自从进了宫,为了以后在康熙面前明身份,他除了陪康熙出入过后宫,可没自己去过后宫,生怕康熙知道后忌讳。

    如今这建宁公主突然召他,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w..

    疑惑的打开房门,冲外面的宫女问道:“不知公主找在下有什么事?”

    “奴婢不知,还请桂公公随奴婢去见公主,等见了公主,公公自然就明白了。”宫女客气道。

    韩非一路跟着宫女来到宁寿宫,刚一进入客厅,韩非就见客厅的主位坐着一位大约十六岁左右的少女,少女面容绝美,身穿一身粉红色的轻衫,透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和大片雪白细腻的皮肤。

    韩非冲少女施礼道:“桂子拜见公主,公主万安。”

    建宁公主打量了几眼韩非,轻起樱唇道:“免礼。”声音悦耳好听。

    “不知这么晚了,公主召桂子有何吩咐?”韩非起身,心的问道。

    “也没甚大事,就是本公主觉得无聊,听皇帝哥哥最近身边多了一个有趣的太监,所以就召你过来瞧瞧,让你陪我玩玩。”建宁公主开口解释道。

    “玩玩?”韩非无语的呐呐道,同时心头好像有无数草泥马跑过,大晚上的不睡觉,干嘛非要找老子。

    “怎么,听你的声音,好像不愿意陪本公主。”建宁公主嘴一撇,娇声斥道。

    “不敢,不······”韩非刚要辩解,却突然感觉头脑中一晕,身子晃了一晃,只觉眼前金星乱冒,心头暗道不好,刚要出手制住身前的建宁公主,结果却身子一倒,人事不知。

    昏倒前脑中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怎么这兄妹二人都喜欢迷香这调调。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昏昏沉沉的韩非被人拿水泼醒,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见眼前又泼来一盆水,浇的他是浑身冰凉,但脑子也被这股冰凉之感给刺激的清醒。

    忽然,旁边传来咯咯的娇笑声,他转脸瞧去,只见建宁公主笑嘻嘻的望着自己。

    此时他才发觉自己身上衣服已被脱光,只留下一条亵裤躺在地上,连忙想支撑起身,但发觉手脚都被绑住,他大吃一惊,使劲的挣扎了几下,竟是丝毫挣脱不动。

    韩非强自压下心头慌乱,朝建宁公主道:“公主,你这是干什么,干嘛把我绑起来,我没得罪过公主你吧?”

    “呵呵,你这个狗奴才是没得罪过本公主,不过你得罪了本公主的母后,母后你偷了他的东西,叫我好好惩戒与你,让你把东西交出来。”建宁公主轻笑着道。

    听到建宁公主的话,韩非心中一惊,毛东珠怎么会知道是我偷了他的东西,难道是那晚我搜她身的时候她就已经清醒,一直在假装昏迷骗我,定是这样,这个贱人真阴险。

    “没有,我怎么敢偷太后的东西,一定是有人陷害我,不如公主放了我,我一定帮公主把太后丢的东西给找回来。”

    想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后,韩非开口狡辩道。

    建宁公主轻轻扭动腰肢,慢慢的走到他的身前轻声道:“母后跟我你一定不会承认,叫我好好地审问与你。”

    一边着一边还拿起他那把短刃在他面前扬了扬,冷声道:“你要是不,我就先把你给割一刀,看你不。”完,手中的短刃又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韩非看着眼前的短刃,口中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赶紧道:“我,我现在就,我把太后的东西藏在了在了宫外,公主你放了我,我马上就给你取回来。”

    “是吗,你不会在骗我吧?”建宁公主轻笑着问道。

    “不会,不会,公主这么漂亮,我骗谁都不会骗公主你的。”韩非连忙道。

    “好吧,不过在那之前,你要先陪我玩个游戏,我在放你去拿东西。”建宁公主一脸诡异的笑道。

    看着建宁公主诡异的表情,韩非心中暗道不好,心的道:“我们还是先把东西拿给太后,再来玩游戏吧,免得太后等急了。”

    “不急不急,我们先来玩个诸葛亮火烧藤甲兵,只是你身上没有藤甲,看来得去找些油才能烧着。”完就转身出外,想是去找油了。

    韩非见她出去,鼓动身上内力,拚命挣扎,但手脚上的绳索不只是什么材质做的,居然让他施展全力都没挣脱开,直叫他心急如焚。

    片刻之后,建宁公主回道卧室,笑嘻嘻的道:“菜油来咯,火烧藤甲兵喽。”

    完,就把一碗菜油倒在他的身上,然后又拿起一旁的烛火,俯下身子,就要点他身上的菜油。

    就在此时,躺在地上的韩非猛地一个鲤鱼打挺,趁建宁公主俯身之际,脑袋对脑袋,狠狠地把建宁公主撞倒在地,接着快速的滚到她身旁,拿起掉在地上的短刃,割断手脚上的绳索。

    长出口气,韩非暗道“好险”刚才差点就被这疯丫头给烧死了,想到这,韩非不由心头火气,一把抓过身旁揉着脑袋的建宁公主,按在腿上,对着她就是一阵猛拍。

    “妈的,老子叫你火烧藤甲兵,啪,啪啪,老子叫你绑我,啪啪啪,老子叫你拿迷香迷晕我,啪啪啪啪,还想要割老子,啪啪啪啪啪······”韩非是一边怒骂,一边抽打。

    “啊,死奴才,啊···,臭奴才,啊····,居然敢打本公主,本公主···嗯···一定要叫皇帝哥哥杀了你,嗯啊嗯···”建宁公主一边大骂,一边呼痛,只是其声音到最后居然慢慢转变。

    韩非把她翻过身来,见其满脸通红,眼带水意,贝齿轻咬红唇,柔声道:“桂哥哥,桂贝勒,你打累了吧,不如奴家给你捏捏肩,好让桂哥哥解解乏。”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越武侠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第一序列〕〔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我真没想重生啊〕〔烂柯棋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道纪〕〔精灵掌门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