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厚爱:天价老〕〔木叶村的狐狸精〕〔东海王者〕〔修罗丹神〕〔全世界都以为大佬〕〔开局奖励十亿酒店〕〔我的女友又跑了〕〔无敌师叔祖〕〔武破虚空靠打卡〕〔农夫凶猛〕〔真香定律:茶小骗〕〔盛宠之将门嫡妃〕〔你好,神棍〕〔他的小秘密〕〔蜜里调婚〕〔大唐逍遥王的生活〕〔龙伯钓鳌〕〔超灵铲屎官〕〔陆地键仙〕〔剑道第一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武侠梦 第二十章修炼阴阳磨
    建宁公主此时肌肤滚烫无比,一双美丽的眸子也蒙上了一层迷离之意,仿佛随时要滴出水来。

    哪个男人经得住少女情深款款望着自己的眼神,鼻尖闻着她身上的幽香,感受着少女身体的柔软与弹性,甜香的味道还有柔软的身子,足以让任何男人沉迷在这温柔乡之中。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次日上午,韩非在书房中侍候完了康熙,回到屋中,脑中不由又闪过昨晚的情形,心中一荡,他昨晚还是修炼了阴阳磨,只不过是和建宁公主两人一起修炼的。

    还好这疯丫头事前把所有的宫女太监都支开,再加上她平日胡闹,也没惹人怀疑,要不然麻烦可就大了,不过这疯丫头真是疯狂,明明是初次,却是格外兴奋,越是疼痛,越是疯狂,真不愧是受虐狂,让他现在腰部都有些酸痛。

    好在昨晚没有白花力气,暂时是稳住了这个疯丫头,不过假太后毛东珠恐怕不会善罢甘休,还是要尽快提升实力,心应对。

    盘膝坐地,收敛心神,韩非打算继续修炼真正的阴阳磨。

    抱元守一,静心凝神,从怀中取出一颗雪参玉蟾丸服下,药效很快起效,丹田里的内力渐渐沸腾起来,韩非慢慢运转丹田内的内力,将内力分为两股,一股沿着任脉经穴缓缓向上,过神阙、巨阙、膻中、璇玑,入太阴肺经由云门沿左手臂向下聚与左手少商穴。

    另一股内力顺督脉经穴由命门、中枢、神道、大椎,注入手太阳肠经穴,自肩中俞穴经海顺右手臂向下聚与右手少泽穴。

    两股阴阳内力交汇于双手之间缓缓转动,阴阳相济,相互交融,相互壮大,一连修炼几个循环,渐渐地丹田里沸腾的内力慢慢平息,药效消失,韩非缓缓收功,感受了一下丹田里上涨的内力,心中微喜。w..

    之后的几天,韩非都是上午陪康熙,下午修炼阴阳磨,时间很快过去。

    这日,他陪康熙批阅奏折,康熙突然想他问道:“桂子,你可知道三藩?”

    韩非听到康熙的问话,心中一动,口中道:“知道,三藩嘛,分别是平西王吴三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精忠,其中以平西王吴三桂势力最大。”

    “哦,你知道就好,看来你这些日子没少看书,那你知不知道平西王的世子吴应熊昨天晚上已经进京了?”康熙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随后问道。

    “是吗?不过吴应熊来京干嘛呀,莫非是想来看看皇上对三藩的态度。”韩非故作疑惑。

    “聪明,平西王吴三桂明着是派吴应熊进京给太后贺寿,实则是打探朝廷对三藩的态度,三藩每年要向朝廷要数百万两的白银,所耗经费之大,实乃朝廷的一大隐患。”康熙沉声道。

    “皇上的没错,朝廷每年拨银给三藩,实乃是割自己的肉,肥他人只身,一旦三藩图谋不轨,恐怕···”韩非看了眼康熙,心的道。

    “恐怕大清江山不稳对吧?”康熙看着韩非接口道,康熙看韩非没有回话,又道:“所以我要你去办件事,你去外面散播消息,就我有意裁撤三藩,看看朝中的大臣有什么反应?”

    韩非点了点头躬身告退。

    刚出大殿,迎面就碰到索额图,索额图一见他就高兴地招呼道:“韦兄弟,今晚有空吗?有人请客,想请韦兄弟过府一聚。”

    韩非听到索额图的话,结合康熙交代的事,就知道是吴应熊托索额图来请他,于是开口道:“不会是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吧?”

    索额图听到韩非的话一愣,忍不住问道:“兄弟怎知是吴应熊要请你?”

    韩非听到索额图的疑问,呵呵一笑道:“刚才皇上还起了平西王世子吴应熊昨晚进京,正为三藩的事头疼呢,如今又有人劳动索大哥来请我过府,想必一定是吴应熊了,只是没想到吴应熊那子这么快就有动作了。w..”

    索额图听到韩非的话后,心中一惊,连忙开口问道:“皇上头疼三藩的事,莫非皇上想要撤蕃?”

    韩非嘿嘿一笑,拍了下索额图的肩膀道:“知道就好,别出去。”任务完成。

    告别了索额图,韩非打算出宫一趟,如今吴应熊进京,不知道天地会的人怎么样了。

    换了身便衣,就出宫赶到了陈近南告诉他的秘密联络点,上前敲了三下门,门内有人开口道:“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

    “门朝大海,三河河水万年流。”韩非翻了下白眼,开口道。

    门被打开,一个汉子抱拳问道:“可是青木堂韦香主。”

    韩非点了点头,那汉子就带着他向内走去,来到一间密室。

    密室大概三四米见方,前边坐着玄真道长等五人,后边还有一人躺在一张矮榻上,因为是躺着,所以让他有些看不清对方的脸。

    五人见他进来赶忙躬身施礼,韩非对着五人摆了摆手,随后指着床上躺着的人冲玄真道长等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床上躺着的是徐大哥,因为拥唐拥桂之事与沐王府的人发生争执,被沐王府的白氏兄弟给打成重伤,还请韦香主为徐大哥主持公道。”玄真道长回答道。

    “是这样啊,那对方有没有人受伤?”韩非问道。

    “还不清楚。”玄真道长回答道。

    “不清楚你就叫我主持公道,怎么主持公道,打上门去?那万一对方有人被徐大哥打死了呢,我们就这么上门而去,岂不是上门挑衅,要是闯出祸来谁来承担,你们能不能顾全大局,先去打探一下对方的消息,再来叫我主持公道。”韩非恼怒道。

    一群傻逼,天下还没打下来呢,就他妈的争着当皇帝,现在出了事了,就想着让老子给你们擦屁股,也不打听清楚状况,就想要老子上门去讨公道,老子可不去受气。

    再了,这群傻逼,完全不顾老子的身份,万一泄露了,老子非把你们都给卖了,让你们去地下讨公道。

    几人被韩非的个个面漏怏怏之色,一个个还想什么,却被韩非大手一挥“你们先去打探对方的消息,等打探清楚消息,我们再来处置这件事。”

    五人畏与他香主的身份,也不敢再什么,只能无奈的点头答应。

    韩非看了几人一眼,掏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道:“你们拿这些钱给徐大哥好好补补,等弄清了对方的情况,我一定给徐大哥做主,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完也不待几人回话,就出门而去。

    傍晚,韩非跟着索额图坐轿来到吴应熊的行馆,吴应熊出门迎接道:“桂公公驾临寒舍,在下不胜荣幸,在下在云南时就听公公力擒鳌拜,今日一见,果然英武不凡。”

    韩非淡淡一笑“王爷过奖了。”

    “二位大人里面请,在下以命人备好宴席,就等二位大人落座。”着右手,引着二人走入房内。

    三人落座,吴应熊叫人开席,席间吴应熊对着他是旁敲侧击,想要打听康熙的意思,但都被他含糊过去。

    韩非怎么可能现在就泄露消息给吴三桂,要泄露也是等他手握兵权以后,现在还太早了。

    吴应熊见韩非跟他打太极,也不恼怒,三人吃完饭后,又听了几台戏,韩非和索额图这才告辞而去,临走的时候,吴应熊还塞了叠银票给他。

    回到宫中,看着手中的十万两银票,韩非嘿嘿一笑,真是财大气粗,看来以后得多敲几回。

    翌日下午,他刚回到房间,就有一名太监找来道:“桂公公,御膳房新来了个送货的,是你叫他给送的,的们不认识他,也没听您起过,所以就过来问问。”

    听到来人的话,韩非一愣,虽然他管着御膳房,但他平日里几乎都不怎么过去管事,都是让里面的管事太监代管,怎么会有人在那边报他的名号,莫非···。

    想到这里,韩非开口道:“带我过去看看,我要确定来人是不是我交代的那人。”

    他刚一来到御膳房,就见一个矮胖子跑了过来“桂公公,的是钱兴隆肉庄的钱老板,昨天您的肉庄的猪肉不错,让我给您往宫里送点,今天我的特地给您送来了。”

    矮胖之人正是天地会的钱老本。

    见到来人,他有些无语,这群混蛋,生怕自己暴漏不了是吧,看着眼前的钱老本,韩非没好气的道:“昨天我就那么随口一,你还当真了,既然你送来了,那就看看吧。”

    “多谢公公,承蒙公公照顾,号无以为报,一点心意,还请公公笑纳。”着手中还递了张银票过来。

    看到银票,韩非气乐了,这他妈的不就是昨天自己给他们的那一千两嘛,今天就拿老子的银子孝敬老子,这群混蛋真想得出来。

    随手接过银票,转手就把银票递给了一旁的太监“钱老板的一点心意,哥几个拿去分了吧,不用给我了。”

    旁边的一众太监见到一千两的银票,无不脸色欢喜。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越武侠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第一序列〕〔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我真没想重生啊〕〔烂柯棋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道纪〕〔精灵掌门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