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拳战神〕〔帝师难养:殿下宠〕〔绝代天主〕〔红妆十里长亭〕〔国潮1980〕〔我真是太阴险了〕〔赋光阴以长空〕〔狐妖浮生修道尘世〕〔非酋变欧之路〕〔斗罗之我的武魂是〕〔恶魔就在身边〕〔玄天龙尊〕〔商海争锋〕〔女神的超级赘婿〕〔晴儿〕〔叶南弦〕〔最强女婿林强〕〔36604小说林强〕〔小说 林强 苏雪〕〔最强女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武侠梦 第二十六章全靠演技
    就在韩非收好经书的同时,忽听外屋房门吱呀的一声响,有人推门而进。w..org

    韩非心中一凛,心中暗道:“难道毛东珠和邓炳春二人出了什么事,又返回来了。”时间紧急,也不容他多想。

    眼睛飞快扫了眼四周,只有床底和衣柜适合藏人,但也最容易被人怀疑,让人堵住,不利脱身,立马放弃,之后抬头看了眼屋顶,心中一动,随即运劲提气,脚尖一点地面,身子便腾身而起,如飞鸟般跃上房梁,隐于梁后。

    韩非屏息凝神,侧身偷偷看向下方,只听得脚步响起,一个身穿绿色宫女服饰的女人窜了进来。

    看清来人不是毛东珠和邓炳春,韩非心下暗松。

    来人进来后便翻箱倒柜,似乎在寻找东西,屋内的东西被她是一阵乱翻,中间还拿出匕首划破了屋中摆着的几口箱子寻找,但始终没找到其想要找的东西。

    看到这里,韩非隐隐猜到了来人的身份,心下暗笑:“你来晚了一步,经书已经是老子的了。”

    而下方那女子找了好一阵子都找不到东西,显得是愈发焦急,手上的动作也越发粗暴起来。

    便在此时,门外又有脚步声响起。

    “那桂子不在房中,怕是拿着经书跑了,这可如何是好?”韩非听得清楚,此声音正是假太后毛东珠。

    “这事我也没有好的办法,为今之计只能向教内禀明情况,听凭发落了,好在你还保有一本经书,应该能够暂时应付一下。”那宫女装扮的邓炳春叹息道。

    两人交谈的声音虽然压得很低,但此时夜深人静,很容易就传入屋中,屋中的女子听到两人的声音,已来不及逃走,匆忙的跨进衣柜,轻声关上了柜门。

    那女子刚关好柜门,毛东珠和邓炳春在交谈中也推门走进屋内,待二人走进内室,看到房中箱子划破,杂物散落一地的屋子,同时啊的一声,惊叫出来。w..org

    假太后毛东珠惊怒之极的叫道:“有人来盗经书。”完奔到床边,翻起被褥,拉开木板,见经书已然不在,惨叫道:“天杀的贼人,经书又被偷了。”完身子一晃,瘫坐在床边。

    那身穿宫女装的邓炳春见师妹绝望的样子,开口道:“别慌,那盗经之人该当离去不远,咱们快些追赶,不定还能追回。”

    显然,最后一本经书的丢失,让邓炳春也着急起来。

    绝望中的毛东珠听到邓炳春的话后仿佛如逆水之人抓到救命稻草,脑中重新燃起希望。

    “不错,不定这人还在慈宁宫中。”

    话语完,重新站起身子,转身望向衣柜,一步步的走了过去,显然已经对衣柜起了怀疑。

    毛东珠提着利剑走到离衣柜两尺之前,右手举剑,便要朝着衣柜刺去,烛光晃动间,映得剑光一闪一闪的。

    突然间喀喇喇一声响动,那衣柜径直倒了下来,压向毛东珠。

    这一下是出其不意,逼的毛东珠急向后跃闪躲。

    而在毛东珠后跃之时,柜中飞出好几件花花绿绿的衣衫,盖向她的头顶,使得她抬剑去拨。

    毛东珠刚拨到飞来的衣衫,身前又有一道绿影撞到她的身前,接着就听毛东珠口中发出一声惨叫,其胸前赫然插着一把匕首,匕首的手柄处显现出身穿绿衣的宫女。

    一旁的邓炳春反映慢了一拍,等他看到那道绿影发掌救援时,毛东珠口中已然传出惨叫。

    邓炳春听到毛东珠的惨叫声,心下暗自恼怒,右脚用力一点地面,以更快的速度打向绿衣宫女,但听得掌声呼啸,霎时间便到了绿衣宫女身前。

    韩非眼见此景,暗道:“好机会。w..org”

    拔出靴中短刃,身子一个翻转,凌空跃下房梁,身在空中,脚尖用力一点房梁,借助下落之势,以一招苍鹰搏兔扑向邓炳春,其速快若闪电,如同隐在草丛中捕猎的毒蛇一般,快、准、狠,出手就是必杀一击。

    邓炳春此时全力攻击绿衣宫女,对于韩非的攻击根本没有丝毫察觉,眼中只有嗜血的冷意,大有一招斩杀绿衣宫女之意。

    绿衣宫女一招得手,刚要拔出插在毛东珠身上的匕首,就见身侧一位粗壮的宫女一掌打到她的身前,心中凛然,就要闪身躲避。

    可就在她刚要躲避之时,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这位粗壮宫女上方还有一人向她这边袭来,闪身躲避的动作不由一顿,眼中闪过一抹迟疑之色,似乎在重新考虑闪避的方向。

    就是这抹迟疑,让原本能堪堪闪过邓炳春掌力的她错过机会,邓炳春的一掌重重的拍在了她的心口,其上劲力直接将绿衣宫女打的吐血倒飞而出。

    邓炳春一招得手,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可这抹笑意刚才他脸上升起,面容却突然变得扭曲,一并短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插在了他的头顶,当他感觉到疼痛之时,眼前的一切已经变得一片黑暗。

    韩非轻巧的落地,收回短刃,走到假太后毛东珠身前,俯身摸了摸她的颈动脉,发觉她只是受伤昏迷,心下略一犹疑,抬手在其身上点了几下,替她封住伤口血脉。

    之后运起内力,一指点向毛东珠的丹田,破了她的气海,废了她的武功。昏迷中的毛东珠被韩非点破气海,闷哼一声,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血色全无。

    做完这一切后,韩非又走到绿衣宫女身旁,同样摸了摸对方的颈动脉,发觉她已经没有脉搏,看来是被邓炳春一掌震断了心脉,微微一叹,转身出了寝宫。

    由于自己的出手,害的原本不该死在这里的这位陶姑姑丧命于此,心中微微有些波澜。

    刚一走出寝宫,就见外面一个太监大喊道:“来人啊,有刺客!”声音是半男半女。

    韩非一个箭步就到了这名太监的身旁,随手将这名太监一掌拍死,接着就急速的逃离了慈宁宫,他刚逃出慈宁宫,耳中便听到了锣声,听声音似乎很是焦急。

    跑出慈宁宫后,韩非没有回尚膳监,也没有去布库房找方怡和沐剑屏两女,而是直接奔向乾清宫康熙的寝殿,隐忍了这么久,该是摊牌的时候了。

    康熙听到锣声,披上衣衫起身,一名侍卫来报慈宁宫中出了事,什么事却不清楚,正自着急间,就见韩非走了进来,连忙问道:“桂子,你可知道太后那边出了什么事?”声音急切。

    韩非回答道:“奴才不知,要不要我去看看?”

    康熙道:“不用了,我去给太后请安,你也跟着来吧。”韩非躬身应是。

    这康熙对假太后毛东珠这位母后甚有孝心,却有一股特殊的母子感情,看来这些日子的隐忍确实很有必要。

    从乾清宫到慈宁宫相距不远,绕过养心殿和太极殿便到。

    韩非和康熙来到慈宁宫,只见宫内灯笼火把慈宁宫照耀的如同白昼,数百名侍卫一排排的站着。

    众侍卫见到康熙,一齐跪下请安,康熙摆了摆手,快步走进寝宫。

    康熙走进寝宫,只见寝宫内室中箱笼杂物乱成一团,血流满地,横卧着两具尸首,只吓得他心中突突乱跳,焦急地叫道:“太后,太后!”

    床上传来假太后毛东珠的声音:“是皇帝么?不用担心,我没事。”

    康熙急切的来到床前道:“太后,您老人家受惊了,孩儿保护不周,真是罪孽深重。”

    假太后毛东珠喘了口气道:“没……没什么,是一个两个宫女争闹……互相殴斗而死,哀家只是受了些惊吓,不碍事的。”

    康熙道:“快传太医给太后把脉。”

    假太后毛东珠连忙制止道:“不用传太医,我睡一觉就好,皇帝,你去罢,叫大家也都散了,这两人……这两个奴才的尸首……不用移动,我心里烦得很,怕吵,等明天在叫人处理吧。”

    康熙虽有疑惑,却又不敢违命,只得向太后请了安,退出慈宁宫。

    等回到乾清宫寝殿,待服侍康熙的众太监都退下后,韩非开口道:“我有一件机密大事,要跟我的好朋友玄子,可是又不能让皇上知道,皇上知道后就要砍我脑袋,玄子是我朋友,或者不要紧。”

    康熙听了之后,不知事关重大,只觉十分有趣,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快!快,我现下是你的好朋友玄子,你有什么秘密,尽管来听听。”

    考验演技的时候来了,韩非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不是太监。”

    康熙大吃一惊,问道:“什么?”

    韩非将这具身体的出身来历简略了下,接着了如何被海大富掳入宫、如何毒瞎海大富双眼、如何冒充桂子、海大富如何教他武功等事情,这些都不打紧,一一照实完。

    康熙听到这里,笑骂道:“他妈的,你先解开裤子给我瞧瞧。”

    韩非解下裤子给康熙查看完,康熙见他果然并非净了身的太监,哈哈一笑道:“原来你不是太监,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原本就有意封你做官,只不过碍于你太监的身份,如今正好,我封你做御前侍卫副总管,就是你以后不能再在宫里住了。”

    韩非提上裤子道:“只怕这副总管我是做不成了,我无意中发现了太后的几件大秘密,太后这些天一直在找机会杀我,只是我是皇上跟前的人,太后不好在明面上动手。”

    康熙吃惊道:“跟太后有关?”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越武侠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第一序列〕〔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我真没想重生啊〕〔烂柯棋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道纪〕〔精灵掌门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