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拳战神〕〔帝师难养:殿下宠〕〔绝代天主〕〔红妆十里长亭〕〔国潮1980〕〔我真是太阴险了〕〔赋光阴以长空〕〔狐妖浮生修道尘世〕〔非酋变欧之路〕〔斗罗之我的武魂是〕〔恶魔就在身边〕〔玄天龙尊〕〔商海争锋〕〔女神的超级赘婿〕〔晴儿〕〔叶南弦〕〔最强女婿林强〕〔36604小说林强〕〔小说 林强 苏雪〕〔最强女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武侠梦 第二十七章成功过关
    韩非点了点头,把顺治出家以及太后害死康熙生母等事一起述给康熙。期间大部分都是按原著里面的,部分关于自己的稍作改动。

    康熙面色不定的听完,反复查问,确认韩非决无可能捏造此事后问道:“你为什么直到今天才跟我?”

    韩非解释道:“这件事关涉太大,事关太后,我又没有证据,哪敢乱?我本打算明天逃出宫去,再也不回来了,可想到你孤身在宫中极是危险,放心不下,所以也不能再瞒你了。”

    康熙道:“你为什么要出宫?怕太后害你?”

    韩非点头道:“太后知道我发现了她的秘密,这些天一直想要杀我灭口,只是碍于我是你身边的人,不好明着动手,可暗地里好几次派人杀我,今晚死在慈宁宫里的那两个宫女,其中一个是太后的师兄,是太后找来杀我的,太后带着她师兄来尚膳监杀我,被我事先察觉,躲了过去,后来我悄悄地跟到了慈宁宫,发现太后和她师兄好像受制于人,因为什么东西翻了脸,双方大打出手,太后杀了她师兄,自己也受了伤。”

    康熙听完后沉思片刻,找来多隆撤了慈宁宫的守卫,接着冲韩非道:“桂子,我和你夜探慈宁宫。”事关重大,他不能单听了一个假冒太监的一面之辞,便对抚育自己长大的母后心存怀疑。

    康熙换上便装,带着韩非从侧门出了乾清宫,吩咐守卫的侍卫站在原地,不必跟随。

    很快,二人就到了慈宁宫,此时的慈宁宫内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康熙悄悄地扒到太后寝殿窗下,俯耳倾听,只听得太后在里面不住咳嗽,霎时之间,心中思涌如潮,又是悲苦,又是烦躁。他内心不愿相信韩非的话,可理智又告诉他韩非的话是真的。

    里面的人是他生母死后抚育其长大之人,在他生母去世后,太后就渐渐地在他心中代替了对于母亲的情感寄托,他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这个几年来照顾他的嫡母,就是杀他生母之人。

    房中烛火未熄,映的窗纸忽明忽暗,一个宫女的声音响起:“太后,缝好了。”

    太后“嗯”了一声,气喘吁吁的道:“把右边这高个宫女···宫女的死尸,装···装在被袋里。”

    “是。”宫女应声。接着便听到有物件在地下拖动之声。

    若非有鬼,怎么会半夜处理尸体。康熙再也忍耐不住,伸指沾了唾液,轻轻一捅,窗上便破了个孔,张眼往里望去,见太后床上锦帐低垂,一名年轻宫女正将地下一具尸首往一只大布袋中塞去,尸首穿的是宫女装束,可是头顶光秃秃地一根头发也无。

    那宫女将尸首塞入袋中,拾起地下的一团假发,微一迟疑,也塞进了布袋,低声道:“太后,装好啦!”

    太后道:“你把口袋拖到荷花塘边,在袋里放四块大石头,用···用绳子···咳咳···将袋口扎住了,然后把袋子推到···推到塘里。”

    “是。”宫女应声,声音却有些发抖,显是很害怕。可也不敢违抗太后命令,只能拖着袋子,出房走向花园。

    看到这里,康熙心中已然相信了韩非的话,内心悲苦,双眼泪水涔涔而下。

    等那宫女回到屋后,太后问道:“都办好了?”

    宫女回道:“是,都办好了。”

    太后夸奖道:“很好,你过来往上给我把被子盖一下。”

    宫女嗯声,走到床边,双手轻轻的提起被子的两边,就要往上给太后盖下,可就在此时,腹部一阵疼痛,一柄利剑不知怎地插在了她的身上,鲜血顺着利剑从她的身上流出。

    随着鲜血从她体内流出,宫女感觉身上的力气也好似随着鲜血一样流逝,双眼变的模糊,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太后杀了宫女,可能是牵动了伤口,咳嗽了两声,之后屋子便安静下来。

    康熙看到宫女被杀,双手不自觉的握紧成拳,片刻后才缓缓地松开双拳,悄悄的离开慈宁宫,回到乾清宫。

    回到乾清宫后,康熙招来两名侍卫,低声道:“你二人到慈宁宫花园的荷塘中,把里面的一只大口袋抬来。太后正在安睡,切不可吵醒,要是办砸了,那就自己把脑袋割了罢。”两名侍卫躬身领命而去。

    隔了好半晌,那两名侍卫抬了一只**的大布袋,来到寝殿。

    康熙问道:“可惊醒了太后没有?”

    两名侍卫齐声道:“奴才们不敢。”

    康熙点了点头,挥退了两名侍卫。

    等侍卫出去之后,韩非和康熙解开布袋,把尸体拖出。康熙看着尸首脸上胡子虽剃得精光,但须根隐约可见,喉头有结,胸口平坦,肌肉虬结,却是男子无疑。

    接着取刀割破此人的裤子,看了一眼之后,康熙恼怒之极的吼道:“这个狠毒的贱人,逼走我父皇,害死我亲娘,让我这些年认她这个弑杀生母的贱人做母,我要将她满门抄斩,方消我心头之恨。”

    韩非劝道:“玄子,事关重大,不可意气用事,万一走漏了消息,天下官民群相耸动,后果难料呀!”

    康熙被韩非劝后慢慢恢复理智,低头沉吟半晌后道:“桂子,你既不是太监,我就封你为御前侍卫副总管,对外就是为了杀鳌拜才扮作的太监,等会我会给你一道旨意和令牌,你拿着这两样东西,前往五台山,查明我父皇在五台山的位置。”

    韩非躬身答应。

    接着康熙坐到桌前,提笔写道:“敕令御前侍卫副总管钦赐穿黄马褂韦宝前赴五台山一带公干,各省文武官员受命调遣,钦此。”写毕,盖了御宝,交给韩非,又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给他。

    等韩非接过两样东西后,康熙又道:“你此去一切心,行事务须万分机密。这枚令牌可令你沿途关防畅通无阻,这道敕令,如不是万不得已,不可取出来让人见到。你收拾下东西,这就去吧。”

    韩非向康熙告别,回到屋里,把刚到手的经书从怀中拿出,抛开封皮,取出碎片。接着把埋藏在地下的银票取了一部分踹如怀中,拿出下面的地图残片。

    把五部经书的残片放在桌上拼了拼,还是没有宝藏的位置,这就有些不正常了,五部经书都没有宝藏的具体位置,看来宝藏的具体位置应该藏在那本正黄旗的经书里面,难怪顺治做了和尚都要把那本经书带在身上。

    把羊皮碎片包好,贴身收好后,韩非锁上房门,向着布库房行去。

    部库房内,方怡和沐剑屏焦急的等待韩非,见他过来喜道:“你来了。”

    韩非含笑道:“嗯,我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这就送你们出宫找沐王府的人汇合。”听到韩非的话,两女自是喜不自胜。

    领着二人从禁宫城后门神武门出宫,此时天色已亮,一轮红日初升,光芒普照大地。守门的侍卫见是桂公公带同两名太监出宫,除了巴结讨好,谁敢多问一句。

    韩非出了宫门,在街边雇了三顶轿,吩咐抬往西长安街,下轿后又另雇轿,七拐八绕的来到天地会落脚处两条胡同外下轿,打发走轿夫,对着两女道:“你们沐王府的朋友,昨天应该已经都出城去了,我跟我的朋友商议商议,看看送你们去哪里找人。”

    方怡道:“我们在河北石家庄有个好朋友,可以去那里寻找,你如不嫌弃,可与我们同去。”

    沐剑屏也欢喜道:“好啊,好啊,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大家是自己人,咱们三个人一起赶路,也热闹些。”两人凝望着他,均有企盼之意。

    韩非摇头道:“我还有要事要办,暂时不能和你们一起去石家庄,不过等我办完事,一定会去找你们的。你们两个姑娘赶路我有点不放心,等会我托一两个靠得住的朋友,护送你们前去,咱们且去歇一歇,吃点早饭。”

    两女听到韩非不跟二人一起走有些失落,不过还是听从了韩非的建议,跟他来到了天地会的驻地。

    三人来到天地会的住处,守在胡同外的弟兄见到是他,忙将他领到胡同里的一间院门口。

    几人来到院门口,领路之人敲门,门内并未有人回应,不禁疑惑道:“守门的马大哥怎么不开门?”随又敲了几下,门内还是无人回应,这就有些不对了。

    又等了片刻,领路的人又敲了几下,门内还是没有动静,韩非拉开敲门之人,一掌劈开院门,快步走了进去。

    刚到屏门,韩非就听到院内有打斗声传来,疾步入内。

    院内,李力世、玄真道长、贾老六、风济忠、樊纲、祁老三六人正联手围攻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此人身穿一身黑衣,面容阴鸷,皮肤黄中发黑,留有两撇胡须,眼神冷光闪现。

    黑衣之人身手极高,速度很快,手舞一把三尺多长的利剑,辗转腾挪间不断劈砍突刺逼退周身六人,角度很是刁钻,专攻人身死穴,让围攻他的六人难以有效的对他发起攻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越武侠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伏天氏〕〔黎明之剑〕〔我真没想重生啊〕〔烂柯棋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道纪〕〔精灵掌门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