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北宋不南渡〕〔总裁校花赖上我〕〔嫁给薄先生〕〔纵横九千年〕〔极品神医闯都市〕〔最强狂婿〕〔贵女重生:侯府下〕〔天才命师〕〔全能小医神〕〔纵横天下从铁布衫〕〔蚀骨闪婚:神秘总〕〔最豪赘婿〕〔鬼手医妃:摄政王〕〔权门贵嫁〕〔巅峰战神〕〔我家师父超凶哒〕〔都市无双战神〕〔娇妻捧上天〕〔惊世第一妃〕〔军火之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武侠梦 第三十章突破与招式的技巧
    不久后,徐天川就买回了衣衫,三人换上男装,与青木堂众人辞别。

    韩非把两女扶上马车后道:“你们去石家庄,我去山西忻州,咱们虽不太同路,但开始的这段路也能与你们同行,我正好送送你们。”五台山位于山西忻州境内,到可以跟几人同行一段路。

    方怡和沐剑屏二人脸上均现喜色。

    二女坐一辆大车,韩非和徐天川坐一辆,几人顺手在路边买了些干粮便乘车出城。

    一上马车,韩非便靠在大车的一边睡了过去,从昨天到现在,他都没合过眼,实在是太困顿了,这一睡就睡到了傍晚,而马车行到傍晚时也堪堪赶出外城。等出了外城,天色也黑了下来,车夫赶车到不远的一座镇,找了一间客栈吃饭休息,等天亮了在继续赶路。

    吃过晚饭,这个时代也没有娱乐项目,几人赶了一天路也都累了,便都各自回屋休息。

    韩非回到客房后,叫二放好热水,洗了个澡,去掉一身疲乏。打算照往常一样,吞服雪参玉蟾丸准备打坐修炼,这次他要试着冲击一下后天四重境。

    虽然白天他杀了冯锡范,但那也是仗着人多,单对单,绝对奈何不了冯锡范。以前自己仗着速度快,每次出手,基本上都是犹如黑夜里的刺客般一击必杀。

    可这次通过和冯锡范交手,韩非发现,自己速度的优势并不能让他无往不利,一旦对上向冯锡范这种高手时,招式和经验上就显出差距来了。

    他毕竟习武时日太短,在招式上总感觉哪里不对,后世上的那些什么无招胜有招的境界有意无意般的影响着他,让他老是想着怎么摒弃招式套路。

    这次虽然和冯锡范就交手了几招,但感觉冯锡范在招式上的运用很精妙,好似使用招式像身体的本能一样,并不是以通过快速的反映来应敌,很是灵活。

    自己的手段则显得有些单一,往往都是攻击要害,一旦敌人闪过,后续的攻击便有些不足,落入见着拆招的境地。

    武功三大项,速度、力量和技巧,自己速度和力量尚可,但技巧和那些成名多年的老东西还差了点火候,需要好好加强,无招胜有招的境界固然令人向往,但通过这次的对战,韩非发现,好像一开始自己就走错了。

    自己光想着怎么不被招式所局限,却忽视了如果没有招式,那和普通人何异,就好比两个人打架,同样的身体素质,没练过的绝对打不过练过的。

    有道是舍得舍得,都你要想有所得,必须要先舍弃一些,可如果你本就没有丝毫东西能舍弃,又何谈舍得呢,所以要想做到舍得,你必须先得到,手里有了东西,才能舍后所得。

    武功亦是如此,要想做到无招,事先必须通晓招式,融入招式,把招式拆解透彻,掌握所有的招式变化后,才能做到任意挥洒,无拘无束,有招即是无招,无招既是有招。

    招式上要作出突破,需要长期积累,短时间基本不可能,除非自己能弄到独孤九剑,这本叫人在招式上速成的剑法。可力量上倒是可以试试,只要自己突破到后天四重,那么随着功力带动身体素质的提升,以后只要是不遇上神龙教主洪安通,自己基本上都能从容应对了。

    弄清楚了前进的方向,韩非盘膝坐在床上,吞下丹丸,如往日练功般运转内力,行气经脉周天,修炼阴阳磨。

    据秘籍记载,修炼阴阳磨成之后,丹田中的内力便后化为一阴一阳两股内力存于丹田,相互交错。但这次韩非运行周天经脉穴道后,将内力汇入丹田,想要让丹田里两股内力交融盘旋时,丹田里的内力突然沸腾,阴阳内力相撞,好似要将他的丹田炸裂一般,吓得他赶紧将两股内力重新运转于经脉。

    可两股内力一运行到经脉中,便忽然暴涨,好似水漫过河,汹涌奔腾。

    自己分划两股修炼的一阴一阳内力突然暴动,在经脉穴道中横冲直撞,好似要把他的经脉撑爆,这两股内力一股沿着任脉和手太阴肺经经穴,另一股顺着督脉和手太阳肠经穴,最后全都汇入其双手,使他的双手好似重逾千斤,一边炽热如火般胀痛,一边寒冷如冰般刺骨欲裂。

    韩非心中大惊,再这样下去,自己的这双手非要被这两股内力弄成残废不可,赶紧按照功法,想要把这两股内力压回丹田,试图重新归源。可这两股内力好似脱缰的野马,无论他怎么运功,双掌之间的阴阳内力都无法回归丹田,眼看着自己的这双手掌越胀越大,疼痛使得他额头的汗水刷刷直冒。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可让他如何是好,韩非心念电转,猛地一咬牙,“既然进退两难,那就打出去”,自己记得凝血神爪的最后一招是一招内气外放的招式,五指成爪,运气于上,气灌五指,内气外放,虽然不知道行不行的通,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

    韩非全力催动内力,双手交错于前,按照功法上记载,强忍着经脉和手掌的不适,将丹田和经脉里剩余的内力全部灌入双掌,随即按照凝血神抓摧使得方法,将内力全部压于双掌之上,随后双手猛地拍出。

    “轰”的一声,两股阴阳内力初一离体,就在双掌间交汇炸裂,把身前不远处的桌子打的四散纷飞。

    而韩非也随着体内的内力打出,胸腹一阵抽疼,气血瞬间翻涌奔腾,压都压不住,接着喉咙一热,一口逆血从口中喷出,鲜血喷出后,一股虚弱感传遍全身,胸腹和运行的经脉更是疼痛难忍,丹田里的内力也是十不存一。

    韩非苦笑一声,自己这次不仅没有进入后天四重境,反而落得个内力大损,深受重伤,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这阴阳磨真是邪门,难怪海大富练成了痨病鬼。

    韩非取出两枚雪参玉蟾丸服下,药丸顺喉而下,化作两股清凉之气,慢慢抚慰受伤的身体。

    韩非慢慢运转丹田里残余的内力,打算让药效行遍受伤的身体和经脉,可他刚一运气,丹田里剩余的内力便自动化为一阴一阳两股内力,缓缓的在丹田中交错盘旋。

    韩非一愣,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失败了,丹田中怎么会两股内力共存,这情况分明是阴阳磨成后的情况,可只要阴阳磨成,内力必然会到达后天四重境,真是搞不懂了。

    虽然不清楚什么情况,韩非还是慢慢的运转内力,随着两股内力在丹田中相互盘旋,韩非心头忽然闪过一段话,“至阴肃肃,至阳赫赫,肃肃出乎天,赫赫发乎地;交通成和而万物生焉。”

    是了,刚才自己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没做到阴阳相济,一上来就使得两股阴阳内力相撞而不能自主控制,使得两股内力相互排斥,所以才失败的。

    要是他刚才做到了阴阳相济,那么刚才自己就成功了,这道家的功法真是危险,要是弄不懂其中的道理,怕是修炼起来步步凶险。

    弄清楚了情况,韩非心的运转体内的两股内力,将二者对立,沿着一个圆圈相互盘旋转动,二者虽不互溶,却如太极中的黑鱼白,相互转动,生生不息。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韩非丹田里的内力不断壮大,当丹田里的内力重新恢复后,他重新将阴阳两股内力沿着任督二脉和手太阴肺经以及手太阳肠经运行一个周天,丹田里的阴阳内力终于把所行经脉穴位注满,形成循环,串流不息。

    自此,韩非终于步入后天四重境,且体内的伤势也好了七七八八,行动无碍。

    而此时也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等吃过早饭后,韩非四人继续上路,行至上午,四人打算在道边的茶棚歇歇脚,喝碗茶,却在茶棚碰到了三个沐王府的熟人,摇头狮子吴立身、敖彪和刘一舟。

    方怡和沐剑屏见到三人后自是大喜,赶忙下车跑到三人跟前叙话,韩非和徐天川故意落后了几步,等五人浅聊几句后,韩非和徐天川这才走到茶棚内。

    吴立身带头迎向韩非二人施礼道:“吴立身见过韦香主,先前不知尊驾就是天地会的韦香主,多有失礼,还请见谅。”

    韩非还了一礼,笑着道:“吴老爷子客气了,在下因为身在宫中,不变明言,欺骗了吴老爷子,是在下要请吴老爷子见谅才是。”

    “韦香主言重了,韦香主救了我等,我等报恩还来不及呢,又岂敢怪罪。”吴立身客气道。

    几人寒暄了几句,吴立身陪着韩非领着方怡和沐剑屏坐到一张桌前,让敖彪和刘一舟陪着徐天川坐到另一张桌子,赶车的两个马夫也找了一张桌子。

    要了三壶茶,几人是边喝边聊,从谈话中韩非知道了三人为何在此处。

    原来吴立身三人因为在清宫中身受酷刑,虽未伤到筋骨,但全身给打得皮破肉绽,不能骑马跟沐王府的其余人同行回云南,只能坐大车到石家庄,就近养伤,且三人受伤,走的很慢,这才被他们几个给碰到了。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小阁老〕〔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