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之我为镇元子〕〔我能看见秘藏〕〔赛博朋克沙盒〕〔诸天次元的龙王〕〔DC世界的假面骑士〕〔象棋俗人〕〔开局拒绝女神表白〕〔歌神从直播开始〕〔精灵之御龙大师〕〔VIP修仙传〕〔这个医生来自未来〕〔三界魔鬼祖师爷〕〔娱乐圈头号毒奶〕〔太古仙秦〕〔枯木大圣〕〔从羿射十日开局〕〔都市寻猎人〕〔月儿光亮〕〔黑曜之柱〕〔我狙到了你的心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武侠梦 第三十一章神龙教众
    几人在茶摊边喝边聊,歇息片刻后,一行人准备上车继续上路。

    韩非走向自己的马车时,却见方怡不动声色的走到他身边低声道:“多谢你救我刘师哥,如今我刘师哥安然无恙,我定会遵守誓言。”完就走开了。

    闻言,韩非微微一笑,便上了马车。

    七人各自上车,马车沿着大道,向西行去,走了大约两个时辰后,突然间一阵东北风吹过,半空中飘下一阵黄豆般的雨点,打的马车顶“噼啪”直响。

    徐天川撩开车帘抬头看天道:“十月天时,平白无端的下这阵大雨,老天可真作怪。”眼见一团团乌云从东北角涌将过来,又道:“这雨只怕不,咱们得找个地方歇歇躲雨,要不然等会雨大了,待在马车里面也会被淋透。”

    韩非点了点头,马车又向前行了一会,此时路面已经有些泥泞,拉车的马儿也显得有些开始吃力了。

    就在这时,前方听得有水声响起,一行人来到一条河边,见溯河而上半里处有座屋。

    一众人大喜,加快了赶车的速度,行到近处,见那个屋是座东歪西倒的破庙,且庙门早已烂了,但总归是个避雨之处,虽然破败,却也聊胜于无。

    几人下车到得庙中,触鼻尽是霉气。徐天川拆了些破桌破椅,生起火来,供众人烤火取暖。而外面天上的黑云越聚越浓,果真如徐天川的,这雨下得是越发大了。

    徐天川从包裹中取出干粮面饼,分给众人。

    韩非接过面饼道了声:“谢谢。”正准备吃些垫垫肚子,却无意中发现对面的刘一舟正眼神阴冷怨毒的看着他,让韩非有些莫名其妙,这家伙不会是吃错药了吧,上午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午的时间就这样了。

    正在韩非疑惑的时候,一旁的方怡叫道:“宝,你过来一下。”

    韩非依言走到两女跟前。

    方怡道:“今天下午,我把刘师哥叫到了马车里,把我们两个的事告诉了他,算是跟他做了了断,从此已后,我会遵循誓言,安心侍奉与你。”到最后声音几乎低不可闻,脸蛋也变的绯红,要不是韩非内功突破到后天四重,怕是听不清此女最后的话音。

    听完方怡的话,韩非心中恍然,难怪刚才刘一舟这子看自己这副表情,原来是方怡跟着子做了了断,现在看这子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架势,韩非心中莫名的有些暗爽。

    沐剑屏在一旁听得仔细,虽然最后的一段话方怡声音太,让她没听太清,但看着自家师姐这幅模样,且两人的交易她也知道的清楚,很容易就猜到了是什么话,忍不住开口道:“你从今往后要好好待我师姐,可不许欺负她。”

    韩非嘿嘿一笑,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你想要我不欺负你师姐,也行,但你得让我欺负。”完,还在此女耳边哈了口气。

    沐剑屏被他调戏的红晕上脸,“呸”的一声,伸手便要打他。

    韩非笑着侧身避过,绕到方怡身边撩拨道:“你家男人被打了,还不赶紧帮忙。”

    听到韩非的话,方怡大羞,跟着沐剑屏一起打他,三人是一阵打闹,看的一旁的刘一舟又是嫉妒又是恼恨,心中大骂方怡和韩非狗男女,恨不得马上杀了这两人。

    可他深知自己武功远不如韩非,冲上前只能自取其辱,而身边的吴立身和敖彪早就对他在皇宫中的表现失望至极,更不会因为他而去得罪天地会的香主,所以他只能将一腔的愤恨压在胸中。

    可他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一腔愤恨在理智的压制下虽然不敢对韩非动手,可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调笑,如何忍受得了。

    刘一舟只觉得心下焦躁难忍,忽的站起身来,背脊重重在柱子上一靠,以此来发泄一下。

    可没想柱子被他这么一撞,突然喀喇喇的几声响,头顶掉下几片瓦来。这座破庙早已朽烂,给大雨一浸,北风一吹,已然支撑不住,只见一根根椽子和瓦片砖泥纷纷跌落,显然是要塌了。

    徐天川大叫一声:“不好,这庙要倒,大家快出去。”

    听到话后,一堆人赶忙奔出破庙,众人没走得几步,便听得轰隆隆一声巨响,庙顶塌了一大片,跟着又有半堵墙倒了下来。

    便在此时,只听得一阵马蹄声响起,借着刹那电光,韩非看到十几人骑马自前方疾驰而来,片刻间就奔到近处,黑暗中人影绰绰,让人看不太清容貌。

    韩非心知,这一行人应该就是神龙教的人了,看来是收到毛东珠的传信,前来追捕他的。

    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啊哟,这里本来有座庙,可以躲雨,偏偏又倒了。”

    另一人冲着韩非等人大声问道:“喂,老乡,你们在这里干甚么?”

    徐天川上前应声道:“我们在庙里躲雨,这庙塌了下来,险些儿都给压死了。”

    马上又有一人骂道:“他妈的,这种季节下这样的大雨,老天爷是不是疯了。”

    旁边的人道:“赵老三,除了这庙,附近难道一间房屋都没有?再不济找个山洞也行呀。”

    那苍老的声音道:“有是有的,不过也同没有差不多。”

    一名汉子骂道:“你奶奶的,到底有是没有?”

    那老头道:“这里向西北,山坳中有一座鬼屋,是有恶鬼的,谁也不敢去,那不是跟没有差不多?”

    马上众人大声笑骂起来:“老子才不怕鬼屋哩。有恶鬼最好,揪了出来当点心。”

    又有人喝道:“快领路!又不是洗澡,在这大雨里泡着,你道滋味好得很么?”

    赵老三道:“各位爷们,我可没嫌命长,不敢前去,我劝各位也别去,这里向北,再行三十里,便有市镇,大伙不如赶路到镇上找间客栈投宿?”

    马上众人都道:“这般大雨,哪里再挨得了三十来里?快别在啰唆了,咱们这里这么多人,还怕什么鬼?”

    赵老三道:“好罢,大伙儿向西北,拐个弯儿,沿山路进坳,就只一条路,不会错的···”众人不等他完,已纵马向西北方驰去。

    赵老三眼见众人奔出,微一迟疑,忽的调转马头向来路而去。

    等这些人走后,徐天川开口问道:“吴二哥,韦香主,咱们怎么办?”

    吴立身道:“我看……”其刚一开口,随即想起,该当由韩非出主意才是,跟着道:“请韦香主吩咐,该当如何?”

    韩非心知,鬼屋就是庄家一众妇孺的居所,自己的双儿还在等着他收呢,也没客气的接口道:“这雨还不知道下到什么时候,大家在这么淋下去,非得得病不可,我看咱们还是到对方所的地方避一避吧。”

    听完韩非的话,众人都点头同意。只是下了这么大的雨,道路泥泞且山路难走,坐马车去是不行了,七人只能舍了马车步行前去,而赶车的车夫舍不得马车,没有跟着七人一块前走。

    七人依着那赵老三所,向西北走进了山坳,黑暗中却寻不到道路,但见树林中白茫茫地,有一条瀑布似得水流冲了下来。

    徐天川道:“这片水就是路了,山水是沿着路流下来的。”

    吴立身接口道:“正是!”完便踏着水流走上坡去。

    韩非等人跟随而上,爬上山坡。听得左首树林中有马嘶之声,知道那十几个乘马汉子便在那边,当下踏水寻路,高一脚低一脚的向林中走去。

    一到林中,视线更加黑了,只听得前面嘭嘭嘭敲门,众人寻声走去。但听敲门之声不绝,始终没人开门,韩非七人走到近处,只见黑沉沉的一大片屋子。

    一众乘马人大声叫嚷:“开门,开门!避雨来的!”叫了好一会,屋内半点动静也无。

    一人道:“赵老三是鬼屋,想必里面没人,咱们还是跳墙自己开门吧!”接着就见白光闪动,两人拔出兵刃,跳进墙去,开了大门,众人一涌而进,韩非七人也跟着进去。

    大门里面是个好大的天井,再进去是座大厅。有人从身边取出油包,解开来取出火刀火石,打着了火,见厅中桌上有蜡烛,便去点燃了。

    众人眼前突现光亮,都是一阵喜慰,见厅上陈设着紫檀木的桌椅茶几,竟是大户人家的气派。

    徐天川嘀咕道:“桌椅上全无灰尘,地下打扫得这等清洁,屋里怎会没人?”

    只听一名汉子道:“这厅上干干净净的,屋里有人住的。”另一人大声嚷道:“喂,喂,屋里有人吗?屋里有人么?”

    大厅又高又大,他大声叫嚷,隐隐竟有回声。回声一止,四下除了大雨之声,竟无其他声息。众人面面相觑,都觉颇为古怪。

    一名白发老者冲徐天川问道:“你们几位都是江湖上朋友么?”

    徐天川答道:“在下姓许,这几个有的是我的家人,有的是我的亲戚,都是去山西探亲的,不想途中遇上了这场大雨。”

    那老者点了点头,见他们七人中有老头,有孩,又有女子,也没起疑心。<></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三寸人间〕〔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