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少江北辰〕〔妻不厌诈:娄爷,〕〔红楼之快活人生〕〔系统逼我做皇帝〕〔教练是怎样炼成的〕〔斗罗之无尽融合〕〔一世兵王秦风〕〔兵王隐花都秦风〕〔秦风张欣然〕〔蚀骨宠婚:早安,〕〔总裁爹地悠着点安〕〔无敌从神级掠夺开〕〔家有王妃〕〔网游重生之植物掌〕〔快穿之带着刀剑穿〕〔普普通通大师姐〕〔女学霸在古代〕〔攻略极品〕〔潜行追凶〕〔禁区之狐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剑神从鬼灭开始 第32章 生死
    再出一剑!

    这事难不难,易却也一点不容易。

    关键看这一剑到底怎么出。

    对林羽来,自从记事以来,他十多年的成长,都以掌握剑技,成为武者作为自己最高的追求。

    特别是在来到魔云市,蹉跎三年时光,品尝人情冷暖之后,剑技几乎已经成为他心底最挥之不去的执念。

    如今终于学剑有成,能够拔剑争锋。

    “水之呼吸”对他而言,并不仅仅是一门剑技那么简单。

    这既是他人生之中学会的第一门,也是目前唯一一门剑技,同时也为他敲开了梦寐以求的武者大门。

    对于“水之呼吸”,他心怀感恩,并且潜意识之中将其当成了信仰。

    能够斩断岩石,力压张牧天,剑杀妖兽……

    林羽在武道一途,眼下能够拿出手来的战绩,无一不是依赖了手上掌握的一门“水之呼吸”。

    就像是溺水之人倚仗的唯一漂木,想要在绝境之中,将其放弃,置诸死地而后生,谈何容易?

    但要很难,却也并非如此。

    每天三千次的挥剑,给他带来扎实的基本功,这种最为基础的深刻印记,无关剑技,纯粹是他个人对剑道的认知。

    他有足够的底蕴,挥出属于自己的一剑!

    只是他自己都并不清楚!

    溺水困境,既是危机,却也是一次难得的机遇。

    溺水而亡,或者觉醒本能!

    此时林羽体内的元气十不存一,根骨脉络都有所破碎,身体状况是他习剑有成之后的最差!

    但尽管元气不足,不过每一缕元气仿佛随着本能变得活跃异常。

    甚至让林羽有种预感,他此刻调动体内元气的流畅程度,比先前要容易十倍不止!

    这一剑,可以出!

    林羽终于从腾空状态落下地面,几乎在双脚接触擂台的瞬间,他就感受到了一阵轻微的震动。

    对手在乘胜追击!

    他双眸直视前方,不做闪避,同时双手握剑,扎起马步,摆出一副朴实无华的准备姿态。

    没有水流涌动,没有原先潇洒的挥剑动作,返璞归真,宛若山上一名年轻的砍樵人。

    但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反而让占尽上风的金发刀客,向前疾冲的脚步微微放缓了三分。

    他双瞳收缩,有点不敢置信地望向林羽身上发生的变化。

    虽然此时戴着妖狐面具的黑衣剑士,衣服残破,伤痕遍布,鲜血淋漓,体内元气也难以和全盛时期媲美。

    不过落在他的眼中,如果此前的林羽是一把无锋重剑,现在就像是体积缩了十倍的开刃利剑!

    重量更轻,威势更弱,却也更加危险!

    “难道,这个家伙……”

    金发刀客内心涌现出一个让他自己都感到荒谬的念头,原本汹涌的气势,也为之停顿。

    他不敢相信,让自己全力以赴的对手,竟然是一个连“明劲聚顶”层次都未曾达到的低阶武者!

    什么时候,他狂刀莫良畴,已经沦落到要欺负武道修为比自己低的对手了?

    更为荒谬的是,这个对手竟然隐隐有种要在实战之中,突破武道修为的趋势。

    要知道突破武道境界,积累,感悟,历练,机缘缺一不可,有人闭关突破,有人静坐突破,有人睡了一觉,便水到渠成……

    千万种突破的方式,唯独在实战里面临阵磨枪,最为不可取!

    因为变数太多,稍有不慎,便是前功尽弃,白白浪费数载苦修之功。

    更重要的是,临阵突破乃是一桩美谈,往往会引起热议。

    “听没有,那位叫张三的武者天纵奇才,竟然在战斗之中突破到更高境界!”

    “真的吗?和他交手的是谁啊?”

    “是李四啊!”

    “哦,原来是他……”

    这让李四情何以堪?!

    但凡有些心气的武者,都绝不会甘心位居人下,成为同行的陪衬和绿叶。

    如果哪个武者打算和人在交手中取得境界突破,那就明他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控制一切变数。

    换而言之,除非两者在实力上相差巨大,否则你凭什么认为自己稳操胜券?

    所以舆论上普遍认为,在实战中突破瓶颈,已经是一种公开羞辱对头的手段,非是生死仇敌,一般不会做这种举动。

    反正积累足够了,也不差那一时半会的功夫!

    当然也不排除极个别特殊的情况,真有需要在实战之中锤炼,以破釜沉舟之势一鼓作气完成蜕变。

    那样也有许多变通的方法,比如在非公开的场合单独约战。

    或者干脆像莫良畴一样,隐藏身份来地下武道世界,谁都不认识谁,自然不用担心。

    但无论如何,在没有提前约定的情况下临阵突破,不管是谁作为陪衬的一方,心里都会不舒服。

    莫良畴也不例外!

    他眼睛之中闪烁着寒芒,望向林羽。

    “想要让我当你的陪衬,可以,就看你有没有本事给承受下来了!”

    他判断出林羽连“明劲聚顶”都不曾达到,和自己境界相差太大,已然有了留手的打算。

    不过现在,他改变了主意。

    接下来这一刀,如果对手突破成功,还有三分活下来的机会。

    一旦失败,就只有一种下场……

    死!

    莫良畴长刀高举,刀芒闪动,隐隐有风在流窜的声音响起,逐渐化作狂风呼啸。

    怒风刀!

    在林羽选择摒弃“水之呼吸”,用自身对武道的感悟准备挥出最强爆发的一剑之时,莫良畴反而用上了风属战法!

    林羽听到风声呼啸,看到刀芒大作,心中波澜不惊,只是那涌动的元气,又变得凝聚三分。

    时迟那时快,不论两人内心有何百转千念,呈现在所有观众面前的,却只有一瞬间的碰撞交锋。

    纯白面具的金发刀客身周围绕狂风,刀借风势,犹如出海蛟龙,气势逼人。

    妖狐面具的黑衣剑士沉稳如石,不动如山,立在原地,双手持剑,好似海边一块在狂风暴雨之中屹立不倒的顽固礁石。

    风暴凶猛,眨眼来到了礁石面前,凌厉刀芒带着无与伦比的锋锐,眼看就要将礁石粉碎。

    而就在此时,一抹剑光亮起。

    白亮如昼光,纯粹而倔强,如同一株春草,在严冬消退前的最后一场大雪里,骄傲地仰头生长……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超神机械师〕〔柯学验尸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大周仙吏〕〔武谪仙〕〔海贼之苟到大将〕〔黎明之剑〕〔玩家凶猛〕〔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