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号战尊〕〔赵旭李晴晴〕〔科举大佬〕〔荣光[电竞]〕〔宋先生你又装病〕〔我在豪门当夫人〕〔喜欢你我说了算〕〔反派被迫深有苦衷〕〔恶魔爹地:我的妈〕〔身份号019〕〔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帝道丹尊〕〔盛世热恋:我家夫〕〔带着军火库到大明〕〔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不想继承万亿家〕〔生而为王萧阳叶云〕〔论时间系统的副作〕〔森罗魔帝〕〔九鼎青云志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深渊打野怪 第一章:‘善’存在吗
    某安置房外,

    肮脏的垃圾箱静立路边,里面丢满剩饭剩菜,成团的泛黄纸巾随意丢弃,

    在炎热的烤炉下,恶臭难闻,

    无数苍蝇嗡嗡环绕,这里简直是它们的天堂……

    任何让人恶寒的环境,总会有人发现它美好的一面。

    远处,一位发色银白,皮肤褶皱的六旬老人,弓着腰艰难走来,

    手中拖着鼓鼓的麻袋,袋内发出矿泉水瓶子相互碰撞声,里面装的都是老人吃饭的宝贝,

    砰!

    砰!

    老人在垃圾箱上轻拍两下,铁皮类垃圾箱发出巨响,

    大量苍蝇一哄而散,

    右手伸进垃圾箱内,来回倒腾,泛黄纸团沿边沿掉落出来,“嗯,找到一个,”

    从垃圾箱底部,翻出一瓶还未喝完的矿泉水,

    抬头望天,如巨火蒸笼,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拧开瓶盖一口喝下,

    放下空瓶子,叭的一声被老人踩扁,再把瓶盖拧上,让瓶子的重量更重一些,

    “没有了,”

    朝前方看过去,整排房屋仅有这一个垃圾箱,把今天最后一只扁瓶装进袋里,拖行离去……

    废品回收店门口,

    穿着有些邋遢的中年老板,头发油腻成块,

    他接过老人手中一大袋矿泉水瓶,放在称上看其重量,

    “大爷,今天您来的可真是时候,在晚来一会,这瓶子就要降价了,”

    邋遢老板移动着尺码,嘴上跟老人有意搭话,手指却搭在称上轻轻用力,

    目光则盯着老人,以此吸引他的视线,

    “怎么又降价了?天天听你这么,你子是不是想着忽悠我这老头子,”

    老人满脸的褶皱朝旁边打开,苍老的神色有些不快,降价的消息让他有些害怕,

    今天一天没有吃上热乎的馒头了,肚子里填充的都是冰冷剩菜,

    就指望着这一麻袋的宝贝卖个好价钱,让自己感受一下少许温暖也好,

    “八斤重,差不多一百个瓶子,算您10块凑个整数,吉利,”

    邋遢老板完,把干扁瓶子全部倒出来,哗啦一地,

    “怎么这么少,昨天还是15块,”

    “不少了,现在我给您老的价格,一个瓶子一毛钱,还多给了您一些,真算下来这里还不够10块呢,”

    邋遢老板熟练地把瓶子丢进角落,

    老人每天雷打不动过来卖瓶子,也不知道他家里还有些什么人,从没见过他跟其他人来往,

    老人没有争辩,接过10块钱,走到旁边的包子铺,买了一个豆沙包,

    收好9块零钱,打开包子啃食起来,

    每天的这一刻,都是老人最温暖的时刻。

    广场路边,人群攘攘,

    透过路人看去,一个惹人怜爱的孩坐在旁侧,

    衣服脏烂,面前摆放着碗,碗内空无一物,引得路人纷纷指点,

    天真的双眼,望着身穿白净衣服的路人来来往往,神色紧张,却未有一人停下脚步,

    孩抬头看了看天色,紧张神色开始出现期盼,脑袋在人群中来回张望,

    片刻后,天真的笑容流露在脸上,刚刚的紧张神色消失不见,

    兴奋的目光,迎接着从远处走来的老人,

    他左手拿着折叠好的麻袋,右手塞在衣兜里,

    鼓鼓的,不知是有什么东西,他心呵护着……

    老人缓慢来到孩面前,全程没有看地上的孩子一眼,

    完全忽视了孩热切的眼神,仿佛老人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老人在孩面前席地坐下,脱下发黑脱线的布鞋,

    啪!

    在地面拍了几下,几张零钱掉落出来,随手放进眼前的碗内,

    重新穿上布鞋,站起身,右手伸进衣兜,从中拿出吃剩下的半个馒头,放进碗内,

    孩看见馒头,目光完全被其吸引,快速爬过来,一把抓起狼吞虎咽,

    碗内的金钱根本没有馒头来的更有吸引力,一顿吞咽半个馒头下肚,

    孩抹抹嘴,抬头,眼前的老人已经离去……

    天真的眼神流露出失望之色,“老爷爷怎么又走了……”

    两人仅仅是过客,谁也不认识谁,老人却日复一日为孩送来零钱,

    在孩心里,苍老弯曲的背影,比世界上任何事物都要高大。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行人正在逐渐减少,孩看着碗中的九块零钱,

    不知怎么应对接下来的事件,瞳孔深处闪过一丝惧怕,

    黑暗深处,一个漆黑的身影缓步走来,

    经过路灯下面时,昏暗光线把漆黑身影照亮,

    这是一个站在人群中毫不起眼的男人,

    他来到孩面前,黑暗顿时把孩的双眼遮蔽,视线之内一片漆黑,

    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黑暗……

    男人捡起碗内的零钱,把玩在手中,若有所思,

    夜色里,孩发现男人的眉头皱了下来,

    孩知道,这个时候只有保持沉默,这件事才会安然过去,

    砰!

    猝不及防,男人一脚踹中孩的脑袋,

    “唔……”

    脑袋一歪,的身体应声倒地,头颅内嗡嗡作响,眩晕感袭来,

    孩顾不上身体的痛苦,连忙爬起,

    眼泪无声流下,打湿了脏烂的衣领,却不敢作出其他动作,

    “陆九,你每天要的钱都只有这么几块,是在糊弄我吗?”

    “没,没有,”名叫陆九的孩想不到其他理由,只能这么无力的辩解,

    “滚回去睡觉,明天我不管你是抢,还是讨,都要给我拿一百块钱出来,”

    见男人放过了自己,陆九收起讨钱的碗,地面流下一滴一滴鲜红血渍,跌跌撞撞的离去……

    第二天清晨,

    陆九早早来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摆好自己的好朋友‘碗’,用衣袖轻轻为它擦拭,

    “碗,世界上也就只有你的身世跟我一样苦了,”

    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脑袋,双手绕过脑后,把布片绑紧了些,

    陆九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伤口恢复,

    只是见其他朋友受伤,都是这么绑着,自己也学他们模样找来布片绑上,

    绑紧之后,痛感真没那么痛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路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

    “这孩怎么天天在这讨钱呢,也不知道换个地方,”

    “他怎么看也才八岁左右,他的父母怎么狠的下心让他来讨钱,”

    “你们可别乱发善心,这孩是个骗子,每天都在这里讨钱,一到晚上就把钱给他家大人,”

    “是吗?那就不是讨钱,算是骗钱了,走吧走吧,上班要迟到了,”

    “还有五分钟才迟到,你们是新来的,我就跟你们,这孩在这里根本讨不到一块钱,边上的人都知道他是骗子……”

    “……是吗?”

    “……”

    路人的纷纷指点,陆九早就习惯了,直接无视就好。

    陆九独自坐在路边,目光落在一对母亲送孩子上学的路人身上,眼里充满羡慕,

    “碗,你我以后会不会有机会像她们一样,被人牵着手走路……”

    碗一动不动,没有回应,

    瓷质的碗当然不会话,可陆九不在乎,碗只是自己的倾听者,任何心事都可以跟它。

    安置房片区,

    老人如往常一样,拖着麻袋到处寻找垃圾箱,

    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浑身散发出恶臭,也未想过换洗,

    衣服背上有一块灰尘印记,不知昨晚是在哪个路边睡觉弄脏的。

    前方一垃圾车出现在视线内,迈着艰难脚步跑了过去,

    趴在垃圾车边沿,双手在里面倒腾,许多旧瓶子被老人翻出来,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

    “今天可以吃两个包子了,”老人眼里抑制不住的开心,

    “滚开!”

    身后一声大吼,老人弯曲的身子抖了个激灵,往后看去,同时退开了几步,

    映入眼中的是位穿着黄色衣服的妇人,她眼里充满了对老人的怒火,

    “你翻成这样,我又得打扫一次,”

    嘴里一直念叨着,拖着垃圾车离开了,

    老人只能眼看着剩下的瓶子离自己远去,

    只好拖着老朽的身子,继续寻找下一个垃圾箱……

    傍晚,

    还是一样的地点,

    老人从远处走来,无视了陆九的热切目光,

    从鞋底拿出仅有的几块钱,放在了碗内,

    “今天老天脾气不好,省着点花,”

    老人完这句话正准备离去,却被身边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

    “大爷,这家伙是个骗子,你别给他钱,”

    远处跑过来的青年刚好下班路过,准备回出租房,谁知还真有好心人给骗子钱,这才提上一句,

    老人停下脚步,看着穿着青春活力的青年,摇摇头,

    “一个七八岁的孩,不管是什么原因出来讨钱,都明他确实有难处,能尽一点力就尽一点力吧,”

    “呃……”青年一时语塞,“这人怎么这样,我好心好意提醒他,他这么是什么意思?”

    “老爷爷,你是好人,一定会上天堂的,”

    陆九笑了,

    真正的笑了,

    这是他第一次笑,给了他最敬爱的人,他非常开心。

    “嗯?”

    老人浑身一颤,机械地转过头来,怔怔看着陆九,出了神。

    陆九脸上的天真笑容,仿佛在这一刻停滞,

    老人想要把这个笑容彻底刻印在心底。

    “大爷?”

    青年见老人盯着骗子一动不动,声呼喊。

    老人眨了眨眼,收回失神的目光,深深摇头叹气,

    “哎……”

    老人离去了,

    青年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陆九继续在岗位上坚守着,每晚被男人照常修理,却又拿倔强的陆九无奈,

    其实男人知道陆九的事情,他不换地方的原因只是想要跟老人多待一些时间。

    第三天,下午,

    老人满脸春风,手中提着东西,脚步明显有些急促,朝陆九的方向走去,

    陆九在马路的对面,跟往常一样坐在地上,用羡慕的目光看着路过行人,没有发现马路对面,今天早早过来的老人,

    老人迈着明显轻快些的步伐,往马路那头走去,想要早点见到陆九,

    嘀!!

    嘀!!!

    嘀……呲……砰!!!

    车辆疯狂鸣笛,极快速度的车辆轮胎把地面摩擦出焦味火花,

    一声巨响,路中央的老人直接消失不见,

    只有冒着黑烟的车辆停止原地,司机双手捂住脑袋,从车门下来,惊慌失措,

    一时间,行人围观上来,

    只见车辆底盘下,一淌血水源源不断流出,车下的老人感受着生机的快速流逝,妥协地闭上了深陷双眼,

    冥冥中,似乎有人在对老人道:“欢迎……来到深渊地狱……”

    车辆轮胎附近,用塑料袋装着的两个馒头散落出来,

    乳白色的馒头,沾染上血水后,变得异常猩红……

    马路中央围观的人群,吸引了陆九的视线,

    “碗,这些人都站在马路中间干什么,这样很危险的,”

    陆九抬头看看天色,脸色一笑,“老爷爷应该快要来了。”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无上龙神陆鸣〕〔伏天氏〕〔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我的细胞监狱〕〔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圣墟〕〔第一序列〕〔我老婆是大明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