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楚庭苏绣颜〕〔韦恩〕〔大恶魔〕〔绝世武神〕〔黄极〕〔梁医生〕〔开局一条小舢板〕〔开局签到九个小仙〕〔我得了差时症〕〔偏执薄爷又来偷心〕〔快穿大佬请善良〕〔超级神胥〕〔成亲后王爷暴富了〕〔我成了正道第一大〕〔我的诸天轮回者〕〔无敌从长生开始〕〔娘娘每天都在努力〕〔一米阳光〕〔三国从掳走洛神开〕〔兽人养娃之地主发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英美]关系户 第77章
    看着发生的一切,监视屏幕前,阿什莫尔阴森的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通过播放器在监控室内回荡着,研究员们都面面相觑。相比于阿什莫尔沙哑又可怕的笑声,他们的手心里全是汗。

    “先……先生。”其中一个研究员,“我建议您在她解除洗脑影响之前,让她和复仇者们同归于尽。”

    阿什莫尔仿若未闻,他仍然低声沙哑的笑着,他的嗓子因为受伤而变得沙哑,他的笑声听起来十分渗人。

    “她打赢了绿巨人……哈哈哈哈哈哈,伊戈尔啊,伊戈尔。”阿什莫尔喃喃道,“看看你埋没了怎样一个人才啊。”

    “长官!”另一个研究员高声道,“我建议您立刻下达命令,让她自毁!您知道她以前在记忆暴动的时候曾经差点杀了伊戈尔先生——”

    “你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森冷的男声响起。

    监控室里的人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却什么都没看到。他们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个话的人在阿什莫尔的病房里。

    鲍勃僵硬地抬起头。

    “走廊里全是守卫,他是怎么悄无声息的进去的?”

    当这个问题指向的男人是万磁王的时候,答案便浮现在眼前。

    因为阿什莫尔的傲慢,他跟万磁王合作,竟然都没有命令自己的部下禁用普通枪支。

    center/center艾瑞克站在阿什莫尔的门口,他带着头盔,穿着铠甲,披风在身后猎猎作响。男人的神情和以往一样平静又冷漠,他的背后,十几个九头蛇士兵静静地躺在血泊当中。

    艾瑞克走向阿什莫尔的床边,阿什莫尔勾了勾嘴角,那笑容显得有些不自然。

    “哦,艾瑞克。”他招呼着,另一只手想要切断屏幕,艾瑞克比他还快,男人只是眼神轻动,屏幕便自动转向了他。阿什莫尔的神情有些僵硬。

    “我可以解释。”他。

    艾瑞克淡淡地看向他。

    “这次行动,你甚至都没有对我过。”他平静地。

    当万磁王表现得越平静,就越意味着有人离死不远了。

    “这只是个测试。”阿什莫尔嘴上的笑容没有了,“我——我故意将浩克引过来,以此来测试168号的力量,”

    “是吗?”艾瑞克淡淡地,“我刚听到你的部下在那里哇哇大叫,希望你立刻下令让她自毁。”

    “这——这只是计划之一。”阿什莫尔努力正直的解释道,“如果她能在这里将复仇者联盟全灭,会对我们的计划帮助更大,我知道你对这些人积怨太深,所以才想给你个惊喜。”

    艾瑞克冷笑了一声。

    “谁对你过,我想毁灭复仇者联盟?”

    “啊?”阿什莫尔愣住了。

    “你得对,我们之间的确有恩怨,但是我从未想过要将他们消灭。”艾瑞克淡淡地道,“即使我要消灭他们,也不会用这样阴险的方式。让他们走,阿什莫尔。”

    “你在开什么玩笑,艾瑞克?!”阿什莫尔震惊地,“他们就在我们的面前!只要一个命令,这些复仇者成员就都会死在这里!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今天更好能够将复仇者一网打尽的机会了!!”

    “因为你,从头到尾都没有询问我的意见!”

    艾瑞克的目光里闪动着骇人的杀气,他上前一步,伸手抓住了阿什莫尔的衣领,

    “我与复仇者们的确曾经有过纠葛,可是他们救过很多人,包括变种人。而不像你!”男人压下头,他一字一句地,“你这狗娘养的杂种,你这阴险又不讲道义的九头蛇。如果这世界上必须有人类活着,我只会选择他们,而不是你们!你听懂了吗?阿什莫尔,让他们离开这里。”

    阿什莫尔苍白地摇了摇头。

    “你会后悔的,艾瑞克。不是什么都讲究情谊,如果你要颠覆这个世界,复仇者们迟早会成为你最大的敌人。”他轻声,“我在帮你以绝后患,可是你会因为自大而害死自己。”

    艾瑞克不屑地笑了。

    “我万磁王,从来不是那种偷鸡摸狗的人。”他,“如果有那一天,我会正面打败他们。”

    “你变了。”阿什莫尔喃喃地道,“你以前不会这样软弱,你以前从来不会在意人类。”

    “我过。”艾瑞克松开了阿什莫尔的衣领,他伸出手,带有羞辱意思的拍了拍阿什莫尔的脸颊。艾瑞克冷然一笑,“正因为我变了,你才能在这里活着与我话。”

    阿什莫尔撇开目光。

    “鲍勃,召回168号和冬兵。”

    “快点!趁着他们脱离控制之前!”

    “那里不是有个分部基地吗。”阿什莫尔淡淡地,“反正我们都退出来了,让他们随便玩吧。”

    阿什莫尔关闭的通话,他抬起头看向艾瑞克。

    “全世界的反派,都会恨你的这次不作为。”他。

    “相比于其他人的恨,我倒是有个问题想要问你。”艾瑞克淡淡地,“我一直以为168号才是你的重中之重。可是你现在的样子,倒是像想要甩开一个麻烦,为什么?”

    阿什莫尔的僵滞了几秒,才勾起了嘴角。

    “那是你的错觉。”

    “真的吗?”艾瑞克冷冷地,“还是——你有其他的计划隐瞒着我?”

    “没有。”阿什莫尔回答的很快。

    艾瑞克扬了扬眉毛。

    “最好是这样。”他。

    男人冲着门口走去,当他要走出房间的前一秒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

    “我要让那个168号活着。”他冷冷地,“在跟我商量之前,你最好别打她的主意。”

    万磁王离开了。

    等到男人的脚步声消失,阿什莫尔低下了头。

    他愤怒地推开了病床旁的桌子。

    //

    五分钟前,新泽西州·靠近九头蛇分部基地的地面上。

    娜塔莉和冬兵,还有复仇者们一直呈现僵持局势。

    复仇者们每一个人都不想和他们打,而娜塔莉的洗脑效果正在慢慢减退,她十分犹豫,不知道自己为何真的不想杀了他们。

    而冬兵,他正在被美国队长烦扰着。

    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站在前排,他们一个对着冬兵,一个对着娜塔莉,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希望以的方式将两人感化。

    “娜塔莉,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托尼,我们以前一起历过险,开过跑车,跳过舞——”钢铁侠将头部的面罩褪下,露出了托尼的脸,“回来吧,娜塔莉,我知道你没有完全忘记我们。”

    “是啊,巴基,回来吧。”明明和托尼的话不搭嘎,史蒂夫却谜之认同地接话。他看着冬兵,湛蓝色的眼眸无比的真诚,“我相信你会想起我的,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我希望你能够相信我。”

    冬兵和娜塔莉现在很烦。他们的大脑乱如麻绳,本来想要自己好好的理清楚,可偏偏有两个人对着你不停的讲话,讲得大脑更乱了。

    看着史蒂夫和托尼站在那里话的劲头,仿佛他们不是过来打九头蛇的,而是来竞选演讲的明日之星的。

    烦死了。

    娜塔莉还没有动作,一直皱着眉头强忍怒气的冬兵直接掏出了冲/锋/枪,几乎是同一时间,美国队长动作麻利顺溜地将盾挡在自己的面前,仿佛排练过一样流畅的抵住了冬兵的子弹。

    “都不要过来!”史蒂夫还不忘冲自己同伴喊道,“别伤害他!”

    冬兵感觉更烦了,他讨厌别人蔑视自己的实力。

    当冬兵一边开枪,一边用他那机械化的大脑考虑要不要在复仇者们面前暴揍美国队长的时候,他的耳麦响了。

    冬兵睁大了眼睛,他的手上还在进行着射击,他看着用盾抵挡着子弹的金发男人,第一次迟疑了。

    那边的负责人停顿了一下,押上了新的筹码,

    冬兵停止了射击,他转过头,看向娜塔莉。冷漠的绿色眼眸看不出神情。

    耳机另一边的九头蛇研究员们提心吊胆地看着冬兵的反应,他们不确定他会怎么做——阿什莫尔曾经过,他们可以用冬兵和168号互相牵制,可是他们并不相信。两个被洗过脑的武器,就算看上了对方,那感情又有多真多深呢?毕竟再一次洗脑之后,他们仍然不认识彼此。

    在最缓慢的十秒钟之后,冬兵走向了女孩。

    “我们该离开这里。”冬兵。

    娜塔莉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我们要离开这里。”冬兵这回用了肯定的语气。

    “去哪儿?”娜塔莉问。

    “回基地。”

    娜塔莉沉默了。

    “我不知道这个选择是否正确。”半响,她道。

    监控室内,研究员们刚刚放下的心又提起来了。她能够出这种话,明她在思考,并且在抗拒命令——如果她真的不想回来,他们也别无他法。

    冬兵眨了下眼睛,他抿了抿嘴,男人的神情变得迷茫又有些软弱起来。这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组合——冬兵是一个非常有血性的男人,可是当他抿下嘴,脸上的杀气稍微收敛之后,他那纯净的绿色眼眸就使得他的神情显得有些迷茫的委屈。

    而且和本身的硬汉气场完全不违和。

    冬兵的脑子很乱,他隐隐地认为娜塔莉话十分有道理,他的大脑想要下意识的听从命令,又想要抵抗,可是他又真的担心她的生命安全——即使他并不知道这担心的感情从何而来,他应该是没有心的。

    在迷茫和混乱之下,他的面部表情没有之前坚定时那样的肃杀了,而是开始有些软弱的委屈。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他那被洗过之后的空白大脑可以应对所有艰难的任务,可是却没有能够处理这么复杂感情的能力。

    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娜塔莉抓住了他的手。

    “好吧,”她,语气有些无奈,“那就回去。”

    冬兵一愣,既然她作了决定,他便点了点头。

    “等等——?!什么?!”他们两个没有什么反应,对面的复仇者们差点跳起来,“不行,你们不能走!!”

    “乖,娜塔莉——168号——克莉斯——?”托尼像是哄孩一样,他看着娜塔莉,心翼翼地,“看着我,宝贝儿,不要这样做,好吗,收起你要走的念头,看着我——”

    “变种人抑制器呢?”后面,黑寡妇着急地接通了与神盾局的音频,“我们现在需要那玩意,快点!”

    神盾特工令人绝望的道。

    所有人的耳朵里都听到了这个消息,托尼一个僵硬地笑着,一边咳嗽了声,希望贾维斯听明白了,能帮他把刚刚抑制娜塔莉的仪器再打开。

    “巴基,他们会害死你和娜塔莉的,相信我,相信我——”史蒂夫伸着手,他不断地重复着,“九头蛇是你们的敌人,你难道不知道他们对你洗脑吗?”

    “我知道。”第一次,冬兵回答了美国队长的话。他平静地沉声,“洗脑是任务的一部分。”

    话毕,冬兵弯下腰,单手抱起娜塔莉。

    娜塔莉扶着他的肩膀,面色平静的看着复仇者们,仿佛从不认识他们。

    “不,不,不!乖女孩,不要这样!”托尼吼道。他伸出手掌,可是娜塔莉的动作比他还快,噼啪——钢铁侠的手掌失去了控制。

    她看向另一个的深坑,轻轻一挑手指,一个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毫无意识地从坑中飞了出来,然后轻轻放在了地上。

    做完这一切,娜塔莉垂下睫毛。冬兵的绿色眼眸则一直毫无温度地盯着史蒂夫看。

    下一秒,他们消失在原地。

    “不————!!”托尼大吼道。

    他跑上前,左右巡视着,这片广袤的乡下平原只剩下了复仇者们,和一直缭绕在耳边的风。

    在托尼的怒吼之中,史蒂夫双手捂住头,他无力地蹲下身体,不让任何人看到他的表情。

    //

    九头蛇总部,阿什莫尔面色阴森的躺在床上。他的对面,是全息投影的皮尔斯。

    男人的第一句话便质问道,

    “因为万磁王。”他阴冷地,“他制止了这次行动。”

    皮尔斯震惊地,

    “他他变了。”阿什莫尔冷冷地,“我从未想过他竟然会变成阻碍我们计划的人。”

    “是的!这就是他现在还活着的理由。”阿什莫尔,他的情绪似乎平复下来了,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被168号袭击之后,我的脾气变得暴躁了很多。”

    皮尔斯安慰道,

    “我就可以结束忍耐一个反社会变种人的生活了。”阿什莫尔冷冷地接话道,“168号活着也是个好事,大不了我们缩短她的任务时间。”

    “最好的谎话永远都掺杂着真话。”阿什莫尔,他阴森地笑了,“让我来给他透露一些实料吧。”

    ……

    两个星期后。

    “血液?”艾瑞克皱起眉毛,“你为什么要我的血液?”

    “当然是告诉你,为什么我那么看重那孩子。”阿什莫尔。

    此刻,他坐着轮椅,之前被娜塔莉打伤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好。两个人站在九头蛇总部的走廊里向前前进着。

    “什么意思?”

    “你觉得168号的能力是什么?”阿什莫尔问。

    艾瑞克沉默地回忆了一下。

    “心想事成——?”他,“她的力量似乎很杂,她既可以凭空控制东西、还可以变成东西来,也可以做更多事情,看起来就是随心所欲。”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阿什莫尔不屑地笑了,“不,艾瑞克,这都不是她能力的本质。”

    两个人来到一个士兵看守的门前,士兵为他们打开了门。

    “她的力量不是随心所欲心想事成,而是接纳一切。”

    他们走进房间,站在巨大的营养仓前。

    “接纳一切?”

    “是的,犹如硬盘一样。”阿什莫尔笑道,“这才是她的闪光之处。美国政府组织的人发现了她,却不知道什么是她最好的地方。”

    “清楚一些。”艾瑞克沉声。

    “她的变种人力量可以让她接纳一切。”阿什莫尔仰起头,眯着眼睛看着营养液之中身材修长的女孩,“她可以接纳其他变种人的能力、可以吸收伤害、她的能力努力地把一切好的东西吸收过来,再为己所用。”

    艾瑞克皱起眉毛,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久远的事情。

    “那dna呢?”他问。

    “她有许多吸收接纳力量的渠道,血液是比较主动的一种。”阿什莫尔淡淡地,“当其他变种人的血液所制成的血清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她的能力会努力的接纳,这个时候,血清犹如病毒一般,会改变她的dna——当然,这只是暂时性的。”

    “她的能力和她的身体非常的强势。”阿什莫尔接这,“能力允许其他病毒占时占据身体,可是当她吸收之后,她的能力会把不好的东西赶出去——就像为什么洗脑会对她越来越失效。她的身体只接纳好的东西,如果是不好的,就会全力清除。”

    “她年幼时曾经检测到和我一样的dna。”艾瑞克冷冷地,“查尔斯还以为她是我孩子。”

    “这么来,她那个时候一定注射过你的血液制成的血清。”阿什莫尔,“我记得你之前因为刺杀总统而被扣押过不短的时间吧。他们抽过你的血吗?”

    “我仍然不明白你的意思。”艾瑞克沉声,“你是,她现在所展现出的能力,是从其他变种人身上吸收过来的?那她要接纳多少变种人的力量才能变出现在这个样子……”

    “许多许多变种人。”阿什莫尔淡淡地,“她的背后死过很多变种人,这就是政府所做的事情。”

    艾瑞克沉默了。

    “你还有什么事情想要?”他问,然后停顿了一下,“你从来都不会只找我闲聊。”

    “我的确有事找你。”阿什莫尔笑了,“她的能力虽然能够接纳一切外来力量,可是它不懂得停歇,只会不断的调动自己。假设168号能用出百分之一百的能力,可是当她想要更多的力量的时候该怎么办?她的能力会调用一切资源,比如以损耗她的身体为代价释放更多的力量。”

    阿什莫尔的目光看向了营养液中的女孩。

    “两个星期以前,我只不过是想把浩克引来,看看她能做到什么程度。”他淡然地,“她打败了绿巨人,便就有了能够毁灭一个城市的力量。可是她差点因为负荷而死去,全凭她的能力支撑。”

    “所以呢?”

    “我想到你不想让她死,那么能救她的也只有你。”阿什莫尔看向了艾瑞克,“她需要你的血清。”

    “为什么?”艾瑞克皱起了眉毛。

    “在她的体内,你的力量早就与她的力量合二为一了。”阿什莫尔,“你的血液没有改变她的dna,可是你的力量永远地改变了她的力量。”

    “你是她的身体接纳的第一个外来能力,她之后的所有力量融合变形都出于你和她能力融合之后的蓝本。”阿什莫尔淡淡地,“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够拯救她的体质,不是超级士兵的血清,而是你的血液。”

    //

    两个月后。

    一天清晨,雨后的微甜空气被微风吹起,韦恩庄园内,整齐的草抖下了一滴雨水。

    富丽堂皇、却又充满古典气息的古堡客厅内,身穿燕尾服的白发老人身材笔挺的站着,丝毫没有人到老年的病态和拖沓。

    楼梯上,有脚步声响起。

    “早啊,阿福。”

    老人抬起了头,嘴角勾起了丝笑意。

    “早安,韦恩少爷。昨晚睡得怎么样?”

    从楼梯上走下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男人,他身材修长高大,深色的头发微长有些卷,鼻梁高挺,深蓝色的眼眸自带一种忧郁的迷人。

    典型的女人杀手。

    他穿着长长的睡袍,一边向下走,一边打了个哈气。

    “睡得特别好。”他。

    男人走近桌子,他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阿福俯身仔细地瞧了眼男人,他看到他的脖子和锁骨上有些许的伤痕。

    “看起来,您睡觉的时候还从床上掉下来过。”他哼笑着打趣,转身从餐车上拿出早餐,一盘盘摆在男人面前的桌子上。

    “得对极了。”布鲁斯·韦恩嘟囔道,“我应该把那床换了,太。”

    “真的,少爷。”阿福有些无奈,“你应该挑时间好好地休息休息,你每天晚上不是为了正义而奋斗,就是在女人身上奋斗——您真的不担心自己过劳死吗?”

    “正义和女人,还有每天早上你必怼我的日常,”布鲁斯拿起茶杯,嘴唇勾出弧度,“简直是我的生命/之光。”

    阿福叹了口气,他还想些什么,布鲁斯伸出了手,他像是一个大男孩似的抓起一叠烤饼,又往嘴里塞了两个。

    “再见阿福,我要回去好好休息了。”他含糊不清地,然后在阿福再次开口之前站了起来,三步两步地跨上楼梯,快速地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布鲁斯关上门,他这才松了口气——本来夜晚打击犯罪就够辛苦了,他实在不想听老人家的嘟囔。

    那边刚和阿福承诺要好好休息,这边他便打开电视机,开始搜寻新的犯罪分子。

    布鲁斯一般只看哥谭本地的电视台,其他地方的犯罪分子自有其他英雄去收,他从来不插手。他草草地拨台。

    拨过。

    看了几眼女模特,拨过。

    电视里是一个人手机拍摄的视频,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孩漂浮在空中。

    拨过。

    布鲁斯漫无目的的又拨了几个台,他忽然停住了,男人的眼睛越睁越大。

    他迅速地拨了回去。

    报道的声音越来越远,布鲁斯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电视中的那个身影,他的眉毛越皱越深。

    男人摁了暂停,然后转过头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钱包。

    钱包里,是一张四个人的照片。两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和女人站着,一个男孩站在女人的身前,还有一个的女孩,被男人抱着。

    布鲁斯举起照片,他上上下下的与电视里的人对比着。

    “whatthe?”布鲁斯放下照片,他呆滞地喃喃道,“真是活见鬼了。”

    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黎明之剑〕〔烂柯棋缘〕〔饲养全人类〕〔皇兄万岁〕〔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绍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