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进虐文后我跟男〕〔老公是高岭之花〕〔都市之天帝归来〕〔女主只想在线当颜〕〔灰塔的黎明〕〔斩鬼之孤狼〕〔开局签到十万重炼〕〔VIP修仙传〕〔魔族血统的我却妄〕〔我从崩坏开始就无〕〔天下狂医〕〔精灵之守灵人〕〔首席霸爱:别逃,〕〔反穿后我和死对头〕〔超级交易师〕〔长生不问仙〕〔斗罗之噬神者〕〔末世重生之做个浪〕〔神豪从做出选择开〕〔海兰萨领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英美]关系户 第83章
    警灯闪动,直升机呼啸,救护车嗡鸣。

    从纽约和其他城市而来的救援呼啸而至,特警将特伦顿的各个出入口封闭, 可依旧挡不住激情似火的记者们。他们争相恐后地想要进入城市, 得到第一手消息。

    警察不让进, 没办法, 城市的各个出入口处的外面都被记者占满, 他们挑选着最满目疮痍的地方做背景,为自己所在的电视台做直播。

    布鲁斯的心情很不好,他刚刚找回的妹妹竟然被九头蛇以这样的形式利用,他们将她塑造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反派, 现在网上已经流传开了关于她的照片和刚刚毁灭城市的场景,而九头蛇却仍然潜伏在地下。

    他甚至没能跟她上一句话。

    万幸的是, 她在暴风雨来临之前离开了这里。

    布鲁斯的心系娜塔莉, 他的手上却不停, 正帮忙搬运伤者。即使快银跑遍了全城,救下了绝大部分的人,可是仍有一部分人被他遗漏。毕竟时间有限,快银不可能顾及到所有地方。

    克拉克在一边帮忙抬起杂物,比如坍塌在大楼门口的石块之类的。他没有穿超人制服,所以抬东西的时候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生怕做出举起一栋楼之类的事情。

    克拉克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直到和其他人搬走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之后,克拉克才接通了那电话。

    布鲁斯心不在焉,他正在想怎么对待九头蛇,可是克拉克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飘了过来。

    “……不行,我现在不能采访……不,主编,你不能这样话,就算你威胁我,我也不会将里面的情况告诉你,警方得对,现在不能再让散布恐慌了……”克拉克沉默着,似乎在听对面人训话,然后他心平气和地,“你知道你不能辞退我,我可是撑起了你的部门——”

    话还没有完,手机就被人抢走了。克拉克转过头,他看到布鲁斯拿着他的手机,皱着眉毛。

    “喂,你是谁?”他口气不耐烦地,“你是星球日报的编辑,对吧?你是什么职位,叫什么名字?——好,我告诉你,你现在被辞退了。”

    克拉克吃惊地看着他,不用靠近,都能听到对面那人在咆哮,布鲁斯仰起了眉毛。

    “我没有资格?”布鲁斯冷笑道,“我是布鲁斯·韦恩,前年刚刚收购你们。不——别扯没用的,狗屁记者精神,就算你们是记者,也得讲点道德——我赔你双倍违约金,你自己去人事部报道吧。”

    布鲁斯关了电话,甩给了克拉克。

    “你升职了,恭喜你,克拉克先生。”布鲁斯扬了扬眉毛,然后转身又帮忙搭手扶了一下伤员。

    克拉克有些无奈。

    “你这样做太随性了,你不应该——”

    布鲁斯伸出手,阻止他再下去。

    “我现在没有心思想你的办公室纠葛,你要是愿意聘他作你的下手,随你便。”布鲁斯,“现在,别烦我,我很火大。”

    “你想怎么办?”克拉克看着布鲁斯,布鲁斯冲着前面走去,他就跟在他的身边。

    “什么怎么办?”布鲁斯抬起头,他看着这满目疮痍的城市,神情严肃,“赔偿、重建,安抚民心,尽可能满足他们的一切要求,他们应得的。”

    “那娜塔莉——抱歉,莱娅呢?”克拉克担忧地,“现在的局势对我们很不好。”

    “会解决的。”布鲁斯,他的蓝色眼眸闪动着冰冷的光,“别的都不,先要解决九头蛇。”

    //

    从脱离九头蛇的掌控开始,娜塔莉的情况就很不好。无论她是如何控制了一个城市,那都不是她本身能够做到的。

    旺达和查尔斯的确进入了她的大脑,他们解开了她头脑中的洗脑控制,可是也让她的精神走向了另一个不可控的方向。在这方面,娜塔莉和冬兵很像。他们只记得彼此,对其他事情却模糊成一片。

    娜塔莉的精神恍惚,身体衰弱。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只是巴基的面容看起来十分凝重。

    她的大脑和身体一样浑浑噩噩。她依在他的怀里,面色苍白,气若游丝。巴基抱着她,只觉得怀中的女孩十分瘦弱,她后背的骨头咯得他手痛。

    他第一次去杀她的时候,她明明没有这样瘦弱,那时候的娜塔莉看起来就是一个被人精心养大的姑娘,可是现在,她瘦骨嶙峋,看起来随时都会死去。

    晚上的时候,她发起了高烧。

    巴基抱着娜塔莉来到了一个旅馆,这里的人都着异乡的话,是波兰语。他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口,故意不让其他人看到她的样子。他用流畅的外语与他们交流,付钱,领到钥匙。

    他将她放在床上,试了试她的额头,烫得吓人。

    巴基皱起眉毛,他对于这些情况有些束手无策,这七十五年来,他只负责杀人,其他自会有专人负责。

    现在,他被抛入现实世界,犹如刚刚从冰冻中苏醒的史蒂夫,而且比史蒂夫所面临的状况更糟——他不仅没有黑人局长的引导,而且头脑混乱,还要照顾另一个垂危的生命。

    巴基从七十五年的洗脑当中解除控制也只不过才六个时左右,他的情况不比娜塔莉好到哪去,但是他必须振作起来,不然娜塔莉会死在异国他乡之中。

    他坐在床边,翻看朗姆洛给他的背包——里面竟然什么都有,有普通的衣服,钱、手机、还有各式各样的药。

    巴基找出了退烧药,给娜塔莉喂下,仍然觉得放不下心来。

    对他来,生病已经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了。他只会受伤,可受伤比生病容易控制多了——受伤太重就会死,可至少伤口是肉眼可见的。

    娜塔莉服了药,她紧闭着眼睛,鼻息微弱。

    巴基蹲在地上,正好可以以蹲姿直视躺在床上的娜塔莉。他看着她,看着她的胸口起伏微弱,生怕她下一秒就不再呼吸。

    昔日的九头蛇扛把子杀手蹲在床边,因为一件事而犯了难。

    他怎么知道她有没有好起来?如果吃了药之后还没有好转该怎么办?

    幸好,身为一个杀手,他总是要与时俱进地学习先进武器和各种器材,巴基拿出了朗姆洛给他的手机,上网google。

    他在输入框打字。

    犹豫了一下,填了几个词语。

    几秒后,出现了页面。

    巴基放下手机,他隐隐觉得这回答特别不靠谱,他看着娜塔莉的样子,感觉并没有那么答案得那么‘事’。

    于是,他还搜索了普通人类的发烧对策,然后按照那上面最容易的做法弄了一个湿毛巾,放在昏睡的女孩额头上。

    做完这件事,巴基重新蹲回床边,一动不动地看着床上的女孩,她是那么脆弱,看起来谁都能要了她的性命。巴基仔细地看着她呼吸,生怕她睡着睡着就死去。

    曾经他在九头蛇里的时候,也经常为了任务整夜不动。而且他的耐性超好,就真的一直蹲在床边,直到女孩的呼吸越来越正常。此刻已经是深夜了,巴基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烧已经退了。

    巴基看了眼时间,从他第一次喂药到现在,一共才过去了三个时……变种人的恢复力可真快。

    男人这才松了口气,他站起身来,才发现这空间很的房间内,只有女孩身下躺着的这张双人床。

    他沉默了半响,坐在了屋内夹角处唯一的椅子上。

    娜塔莉感觉自己十分难受,她被卷入一个又一个令人眩晕的噩梦。

    可是当清晨,她的鼻尖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感觉到阳光温柔地洒在自己脸上的时候,那些噩梦都褪去了。

    她睁开眼睛,入目是白色的天花板。恍然间,她回到了艾格西妈妈的公寓里。

    “艾格西,我做噩梦了。”她嘟囔着,嗓子有些沙哑,毫不客气地,“我渴了。”

    她听到有人站了起来,然后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娜塔莉眨了眨眼睛,她侧过头,对上了巴基绿色的眼眸,娜塔莉瞬间僵化。

    巴基递给她水,她愣愣地接住,她呆愣地看着巴基,看着他伸出人类的手,轻抚自己的额头。

    “你的烧退了。”他。

    “你怎么在这里?!”娜塔莉磕磕巴巴地,她猛地坐了起来,浑身酸软差点没倒下,巴基动作很快,他一手握住娜塔莉拿杯子的手,一手扶住她的后背,让她坐起来。

    娜塔莉愣愣地看着他。

    过了半响,她才回过神来,“哦,对,我跟你私奔了。……呸!我是,我——我——”

    “别话了,喝水。”巴基。他的语气并不是命令,而是令人很舒服低沉磁性。

    娜塔莉依旧呆呆地,她呆呆地喝水,呆呆地看着巴基,看着他从桌子上拿下一盒药,然后将药粒递给她。

    “吃药。”他。

    娜塔莉吃了药,然后她看着巴基面色平静地、靠谱地、沉稳地继续在屋里乱转。

    仿佛有那么一点手足无措。

    “呃……”娜塔莉试探地,“你过来坐一会吧?”

    巴基的身体猛地一停,仿佛娜塔莉下了一道命令,他坐在了床脚,和娜塔莉的距离远得可以睡下一个人。

    娜塔莉盯着他,随着她的目光,巴基的身体越来越僵硬。

    两人之间流窜着一股类似于新婚夫妇第一夜之后的尴尬,可明明他们之间还什么关系都没有。

    娜塔莉忽然意识到,这是她和巴基之间,第一次能够如此平和地、没有任何人打扰,两人之间也没有人被洗脑控制的相处一室。

    再仔细想想,他们见了很多面,却连最基本的聊天都没有过。

    巴基身体僵硬地坐在床脚,他的目光笔直地看向窗外,仿佛自己是一尊雕像。娜塔莉甚至怀疑,如果她不话,他能一直那样坐在那里,坐到天荒地老。

    “我——我可以叫你巴基吗?”娜塔莉试探地问。

    巴基沉默地点了点头。

    “巴基,”她,“……你应该坐过来一点,我都要快看不清你长什么样子了。”

    于是,巴基向这边移动了十厘米,两人之间的距离仍然可以躺下一个人。

    虽然娜塔莉从没有谈过恋爱,可是她在男孩子堆里长大,她很快就明白了巴基的变现是因为什么。

    他正处于手足无措的羞涩当中。

    再然后,她看到了自己身上崭新的衣服,便确定了他的确是在害羞。好吧,如果这句话搁在几个月以前,她都不敢往冬日战士的身上按的。

    娜塔莉眼睛一转,她扶住自己的胸口,面露痛苦地哼了一声,果然,远在床脚的男人立刻转过了头,来到她的面前。

    “怎么了?哪里难受?”他紧皱着眉毛,绿色的眼眸带着显而易见的担忧。

    娜塔莉看着他,眯起眼睛笑了起来,捂住胸口的手,转而放在了肚子上。

    “我饿了。”她不好意思地,“我好像已经几个月都没吃过饭了——九头蛇可真是抠门,天天就给我灌营养液。”

    巴基依旧认真而严肃地看着她,然后,“我给你弄些吃的,可能会好受一点。”

    男人那副认真的样子,让娜塔莉都不好意思,她是在故意调理他了。

    “好,你去吧。”她。

    巴基点了点头。

    他站起来,走向房间的门,然后身体一顿。他转回来,将窗帘拉上,又将一把枪塞给娜塔莉。

    “不要用能力,不要给人开门,有看起来奇怪的人就直接开枪。”他嘱咐道。

    “你这是要一去不复返吗?”娜塔莉握着枪,无奈地问。

    “我去楼下超市。”巴基,然后用眼神督促她,“上膛。”

    “我觉得有我上膛的时间,你都已经回来了。”娜塔莉吐槽道,还是乖乖地上了膛。

    巴基点了点头,然后,“我马上就回来,不要离开这里。”

    娜塔莉露出一个超级乖巧的笑容,注视着巴基离开了房间,关上门。她侧耳倾听,确定男人的脚步声离开,她才放下枪,迅速地拿起遥控器。

    果然,和她所想一样,特伦顿市的事情得到了全球关注。她放大了声音。

    屏幕上,是整个城市的鸟瞰视角,看起来是无人机拍摄的。

    屏幕的亮光倒映着娜塔莉的眼眸上,她抿着嘴,只是看着电视,心渐渐地沉了下去。

    她能够记起那控制力量肆虐的感觉,也记得那些楼房是如何碎裂,人类嘶声的尖叫——娜塔莉的脑子一震,她努力地击中注意力,继续看电视。

    当巴基回来的时候,他推开门,看到的却是空空如也的床。他的心脏猛地一跳——几乎窒息。

    “回来了?”直到门后的卫生间响起女孩的声音,巴基紧绷的身体才松懈下来。

    他关上门,看到娜塔莉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拿着剪刀。

    “你在做什么?”他问。

    “剪头发。”她,抬起头冲着巴基笑了笑,“逃亡就要有逃亡的样子嘛,长发太难打理。”

    听到这个词,巴基有些担心地盯着她,怕她心情不好。可是娜塔莉的神情很平静,她手气刀落,干脆地下剪子,很快就将头发剪得刚刚过耳。

    她看向巴基,露出笑容。

    “像个假子。”她笑得有点傻,女孩收回笑容,又抬起下巴,打量着自己的锁骨,“九头蛇应该开个减肥集中营,我努力了那么多年,想让自己更瘦点,都失败了。没想到去他们那儿却这么容易就成功了。”

    巴基想起来之前遇见娜塔莉的时候,她那时身材就很匀称,因为练习格斗和注意身体素质,身体有力又紧绷,简直不能再过标准了。可是现在,看起来她有些偏瘦。

    “唯一不好的就是,肌肉还得重新练。”娜塔莉啧啧道,她停顿了一下,扬了扬眉毛,“不对啊,我一个能力形变种人,跟别人比身体素质干嘛?随便一挥手他们就都得叫我爸爸——那太好了,肌肉也不用练了。”

    巴基不话,只是一直看着她。

    “看我干嘛?”娜塔莉晃了晃头,“看我好看啊。”

    “好看。”巴基。

    他话的时候沉稳,认真,平和。看着她的绿色眼眸深沉又专注,娜塔莉被他这么看着,只觉得脸颊火烧火燎起来。

    无形撩人最致命。

    娜塔莉放下剪子,她拍了拍自己的脖子,然后走出了卫生间,门厅很挤,她几乎是和巴基贴身而过。

    她坐在床上,巴基把袋子递给她,里面都是面包和火腿肠,还有饮料。

    娜塔莉拿起面包,她撕开包装袋,咬下一口,只觉得舌头和味觉都快失灵。

    啊,好久没有吃东西了。

    娜塔莉一边大口嚼着面包,一边模糊地呜咽着,交杂着骂声,“我想吃肉!九头蛇太讨厌了……我好想吃肉!”

    看着她的样子,巴基尽可能地安慰道,“等我们离开这里。来的时候太匆忙,我没有勘察地形,也没有排除危险,不放心带你出去。”

    “这里是哪里?”娜塔莉扒下一根香肠,吃得差点没咬掉舌头。

    “波兰,克拉科夫。”巴基,他一边从善如流地倒了一杯水给女孩,一边严肃地,“我记得中欧这边有九头蛇的分支,我们最好赶紧离开。”

    “好,”娜塔莉眯起眼睛笑了起来,“你去哪儿就去哪。”

    看着她笑着,巴基也就不由自主的勾起嘴角。

    这可真奇妙,他想,他

    作者有话要:  这可真奇妙,他想,他仿佛再次感到了一种仿佛早就已经离他而去的感受。

    ——活着的感觉。

    ====================

    感谢 里子扔了1个火箭炮 莫九阁扔了1个手榴弹

    夙扔了1个地雷 梓木尧扔了1个地雷

    中毒太深扔了1个地雷 关关之洲向存稿箱扔了1个地雷

    =========

    嘤嘤嘤嘤,昨天大家的留言我真的是敲感动啊,炒鸡炒鸡感动tut已经无法言喻我有多感动了,大概就像是那种睡觉睡着睡着忽然看见吧唧从天而降的感觉吧【等等!!

    真的太爱你们了,爱得满地打滚

    本来想2月开始隔日更,好准备新文存稿(因为下一个礼拜就要发文了),为了感谢你们的爱,我决定日更到完结!真的敲开心!敲爱你们!!

    然后今天我大概加上新文又码了一万多字,出于吐血的边缘_(:3」∠)_大家的评论我都嘤嘤哭泣地看了,等我休息好了认认真真地回大家!爱你们爱你们(づ ̄3 ̄)づ

    ·

    这一章将载入本文的史册,因为八十三章了,男女主角终于正常地、没有外人打搅地相处了整整一章!!感动美国啊!

    忽然感觉娜塔莉和吧唧这一对也很奇葩啊,根本没好好地过几次话,就谜之多次的看上对方而且在女主幼年时就私定终身了23333

    远在美国的阿什莫尔(嚎啕大哭):不活了!!九头蛇要破产了!!两个扛把子私奔去恋爱了呜呜呜呜t口t

    远在天堂的伊戈尔:呵呵:)是谁给你的勇气,把他们两个一起放出去的?梁静茹吗?【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大道纪〕〔精灵掌门人
  sitemap